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国经济问题是慢性病 存在4个危机

到目前为止,中共当局对贸易战似乎还能“安全”驾驭,但等到美国的对华关税效应真正显现,中国经济问题将深陷麻烦,更麻烦的是问题还可能迅速升级。图为广东深圳一家针织厂 。(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7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除美中贸易战外,中国经济存在另外4个真正的危机——债务人民币疲软房地产泡沫以及劳动人口老化。专家指,中国的经济问题是慢性病,没法按照急性诊治。

CNN报导,到目前为止,中国对贸易战似乎还能“安全”驾驭,但等到美国对华关税真正发挥效应,中国经济问题将深陷麻烦,而这些麻烦更可能会迅速升级。

北京已经在跟贸易战带来的其它经济问题“较劲”。目前,中国经济正以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慢速度增长,同时还面临债务危机、房地产泡沫以及人民币疲软的担忧。

从近况来看,在川普(特朗普)政府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后,中国10月对美出口因提前抢单出货仍增长了16%。但接下来,当关税税率从12月底的10%升至25%的时候,关税效应将让中国出口减速在明年初(未来几个月)陆续显现。如川普所说,他不想中国经济下滑,但除非中共愿意改变其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否则中国经济遭受的冲击将无可避免。

失控的债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的问题之一是,债务出现快速疯涨。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驻悉尼的资深经济学家伯格(Gerard Burg)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是高信贷密集型。”中国金融体系的债务规模现在已经是中国经济体总量的数倍。

一些资金用于桥梁、道路和其它基础设施投资。但是,大多数资金最终被经济体中效率低下的部门,例如中共的大型国企吸走,而更有活力的中国私营部门无法从中受益。如同浇灌渠,不管水加多大,但只往国企注入,水去不了私企。

去年年底,北京加大了所谓的去杠杆化工作,希望控制国企和地方政府的高杠杆,这是中国经济失去动力的主要原因之一。但一些分析师对中共政府清理金融体系的承诺持怀疑态度,特别是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美中贸易战加剧,对中共当局去杠杆承诺是否能兑现,外界更加质疑。

大和证券资本市场公司(Daiwa Capital Markets)的经济学家赖科文(Kevin Lai,音译)表示,中国的许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若没有定期廉价贷款的注入,将会裸泳于水面上。

赖说,切断他们的借贷资金链会产生非常负面影响,比如社会动荡、裁员和破产,而这些是北京想要避免的情况。

暴跌的人民币

中共政府还得竭力抵御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自1月以来下跌超过9%。因担心中国经济健康,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加息推高美元汇率,人民币汇率有进一步走软的可能。

人民币疲软已经在推动中国庞大的出口产业,因为它使中国产品在全球市场上更便宜。但人民币汇率下跌在过去曾引发更令人头疼的问题。

2015~2016年,投资者押注人民币将继续下跌,结果伴随着人民币暴跌,大量资金逃离中国。这场危机最终迫使北京消耗数千亿美元外汇储备来支撑人民币汇率。

新加坡研究公司Centennial Asia的创始人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表示,人民币快速下跌可能会成为一个恶性循环。

“可能会出现巨大的资金外流,这可能会让北京自食其果。”他说。

英国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北京似乎再次开始消耗其庞大的外汇储备,以减缓人民币汇率下跌。

房地产泡沫

中国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则潜伏着另一个经济威胁。研究公司Gavekal表示,由于低利率和主要城市的住房短缺,大陆房地产价格在过去十年中翻了一倍多。

但是,AXA投资管理公司的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姚艾丹(Aidan Yao)表示,房地产市场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些裂缝”。他指出,面对需求疲软,一些大型房地产开发商正在大幅降价。“市场冷却只是时间问题。”姚补充道。

评级公司惠誉(Fitch Solutions)的分析师表示,房地产行业一直是中国经济如今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如果它下滑、则会变为中国经济的负担。他们在10月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将增加另一层压力。”

慢性病问题

中共官员为寻求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已转向减税、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是对中国经济的困境开错了处方。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中国的问题是慢性病,而非急性。”

在他看来,一些重要问题,比如: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以及国内商业环境缺乏竞争等,在很大程度上被中共当局忽视了。而中共政府现在放宽了几十年前开始实施的一胎化政策,并试图通过计划在银行和汽车等领域为外国公司提供更多机会来增加竞争。

史剑道说,这些举措要么来得太晚、要么步子迈得不够大,且进一步引发外界对中国未来长期经济的严重担忧。

“旧的负债经济模式不可能持续。”他说。  #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1-11 7: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