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暖心的咖啡:SBS记者追忆墨尔本恐袭受害者

11月20日,数千墨尔本民众参加了在恐袭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梓清墨尔本编译报导)11月20日,数千墨尔本民众在St Patrick’s Cathedral教堂,为本月初在恐袭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参加葬礼的人士来自社会各界,有政府官员、警察、社会名流以及学生,他们和马拉斯宾纳的家人一起悼念马拉斯宾纳。

11月20日,数千墨尔本民众参加了在恐袭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一名SBS电视台记者撰写的追思文章,感动了无数人的心。

据澳洲媒体报导,SBS电视台意大利籍记者斯奇阿帕帕西特拉(Davide Schiappapietra,下文简称斯奇)在文章中讲述了他与马拉斯宾纳结识的经历,从中可以看到马拉斯宾纳的善良与乐于助人。

2004年年中,斯奇到墨尔本学习三个月的英语。当时他住在亲友家里,并遇到了他第一个真正的澳洲朋友弗兰克(Frank)。弗兰克出生在墨尔本,父母也是意大利人。

在斯奇来到墨尔本的第一个晚上,弗兰克带他去了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咖啡店Pellegrini’s Espresso Bar。

图为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生前的照片。( WILLIAM WEST/AFP/Getty Images)

在那里,斯奇见到了站在柜台后面的马拉斯宾纳。

斯奇一下子就喜欢上了Pellegrini’s咖啡店,和在柜台后面忙来忙去、和蔼可亲又风度翩翩的马拉斯宾纳。

在之后的三个月,斯奇经常到Pellegrini’s咖啡店喝咖啡。

不过,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斯奇回到了欧洲。

一年后,他设法获得了一个到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进一步深造的机会。2005年6月,斯奇告别了母亲,再次来到了墨尔本。

这一次,他住进了一个留学生宿舍,然后就立即开始找工作。

David Malaspina 为父亲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的葬礼致词。 (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斯奇向墨尔本市中心的每家意大利酒吧和餐厅都投了简历,并且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Pellegrini’s咖啡店。

马拉斯宾纳认真听了斯奇的情况,但不巧的是,Pellegrini’s咖啡店已拥有经验丰富又能干的员工团队,没有多余的工作机会可以给斯奇。

但马拉斯宾纳说,他会帮忙四处打听一下有没有适合斯奇的工作,并开始细数一些他认为比较好的酒吧和餐馆。

说话间,一杯咖啡出现在斯奇面前。

而当斯奇准备离开并为那杯咖啡买单时,马拉斯宾纳却对他说:“在你找到工作之前,Pellegrini’s咖啡店的咖啡对你都是免费的。”

马拉斯宾纳还让斯奇第二天过来吃午饭,并告诉他,如果工作找得不顺利,就来Pellegrini’s咖啡店休整一下,重新再找。

斯奇深受感动,他已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些什么感谢话,但马拉斯宾纳的一番话却永远地留在了他的记忆中。

马拉斯宾纳对斯奇说,这就是墨尔本对待一个远道而来的朋友的方式。

11月20日,墨尔本民众在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上致哀。(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虽然马拉斯宾纳自己没有说,但斯奇有一种感觉——多年前,曾经有人对马拉斯宾纳说过相同的话。

第二天,斯奇继续在中央商务区( CBD)寻找工作,但还是没找到,感觉有些气馁。于是,他又来到了Pellegrini’s咖啡店,想在一个熟悉的地方,得到一个长者的宽慰。

两天后,斯奇在Swanston St街一家意大利咖啡馆(现已不复存在)找到了一份工作,这家咖啡馆也是马拉斯宾纳建议的一家咖啡馆。

斯奇立即跑到马拉斯宾纳的咖啡店,告诉他自己被录用的消息,并支付了那杯咖啡钱。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斯奇仍然经常光顾马拉斯宾纳的咖啡店。

四年之后,斯奇从一名学生、一名咖啡师,变成了一名记者,并回到了意大利。

11月20日,数千墨尔本民众参加了在恐袭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11月20日,数千墨尔本民众参加了在恐袭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的葬礼。(Daniel Pockett – Pool/Getty Images)

2012年,斯奇因工作原因被派往悉尼,在那里待了一年时间。

后来,斯奇移民到了澳洲,定居在悉尼。每次回到墨尔本,他都会和老朋友弗兰克一起去看望马拉斯宾纳。

斯奇说,对他来说,马拉斯宾纳就像是那些被学生们铭记的老师。

老师当然不可能记住那么多学生的名字和长相,但他们却深深地留在了学生们的记忆里,因为他们让学生们受益良多,这些美好的回忆会伴随他们一生。

多年来,当斯奇遇到某个初来澳洲的人时,他会试着像马拉斯宾纳那样帮助别人。

然后,斯奇总会告诉人们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和人们说起马拉斯宾纳和那些咖啡的故事——一个感觉很像墨尔本的故事,一个感觉像家一样的故事。

图为恐袭中遇害的咖啡店店主马拉斯宾纳(Sisto Malaspina)先生。(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维州总督、主要政党领袖都参加了当天的葬礼。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