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行政机构改革凸显中共政权危机四伏

今年当局“两会”通过了中共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部门由25个增至26个。(Aly Song – Pool/Getty Images)

人气: 269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今年“两会”通过了中共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部门由25个增至26个。其中最受关注的为新设退役军人事务部、应急管理部以及银保监合并等动作。分析认为,这次行政机构改组,凸显中共政权危机四伏,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

机构改革详情公布

3月17日,中共人大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根据该方案,国务院将减少8个正部级机构、7个副部级机构,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

国务院新设置组成的26个部门为:1)外交部;2)国防部;3)国家发展改革委;4)教育部;5)科学技术部;6)工业和信息化部;7)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8)公安部;9)国家安全部;10)民政部;11)司法部;12)财政部;13)人社部;14)自然资源部;15)生态环境部;16)住建部;17)交通运输部;18)水利部;19)农业农村部;20)商务部;21)文化和旅游部;22)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3)退役军人事务部;24)应急管理部;25)央行;26)审计署。

其中,新组建的机构有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退役军人事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应急管理部、生态环境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其它有些机构被重组,如科学技术部、司法部。

国务院其它机构调整中,最大的几个看点则是,组建中共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不再保留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

3月21日,中共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正式公布。

这次新组建的多个部门,背后都体现了中共现在所面临的危机。

上访危机 中共组建退伍军人事务部

此次机构改革,新设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将民政部、人社部以及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后勤保障部有关职责整合,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官方的解释是,“将为军人的转业及退休提供协助”。

据海外媒体的报导,新设“退役军人事务部”的主要原因,就是近年来,中共退伍老兵上访抗议事件屡见不鲜,已经威胁到了中共政权的稳定。

如2016年底和2017年初,有数万名各地退伍老兵多次包围了中共军委“八一大楼”;2017年2月,上万名各地的退伍老兵聚集在中纪委大楼前请愿。

这些老兵的诉求就是要求解决他们的安置问题,此事件成为多年来最大规模的老兵维权事件,引起北京当局紧张。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这些老兵上访令中共头痛,因处理不好会影响中共军队的军心,为了消除这个危机,当局不得不组建这个所谓的“退役军人事务部”。

之前也有消息指,上述提到的大陆各地退伍军人大规模进京维权事件,背后有中共前军委委员房峰辉和张阳两人的策划和协助,被认为是在为发动一场军事政变“热身”。如今,房峰辉被调查,而张阳已“畏罪自杀”。

金融危机 银监会与保监会合并

此次机构改革,中共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当局组建中共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这意味着,未来大陆金融监管体制将形成新的“一行两会”格局:央行、证监会、银保监会。中共国务委员王勇对此解释,“一行两会”的改革防控金融风险,保障国家金融安全。

而运行长达15年的“一行三会”金融分业监管模式也走向终结。

英媒《卫报》分析说,银监会和保监会统合为一个机构,此举是为了更好地应对金融危机。

早在去年11月,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该机构的主要工作任务是为防范风险,保障金融安全等,强化金融监管协调。

外界认为,当前中共的金融领域动作主要是为防止发生类似于2015年夏天的大股灾,以及债务危机的爆发。2015年股灾被指是江派人马针对习近平当局发动的一场“经济政变”。在股灾之后,当局全面启动金融反腐。

至今为止,金融大鳄肖建华、安邦集团控制人吴小晖、华信控制人叶简明等纷纷被抓。据海外媒体报导,肖建华和吴小晖都可能涉及2015年的“经济政变”。肖建华的“明天系”、安邦集团和华信集团,背后都涉及庞大的金融资金,已经威胁到了中共的政权。

天灾人祸频繁 中共新设“应急管理部”

这次新组建的中共“应急管理部”,在安监总局基础上,整合了另外13个部门的相关职能。

这个“应急管理部”包括吞并整个国家安监总局,并将国务院办公厅的应急管理、公安部的消防管理、民政部的救灾、国土资源部的地质灾害防治、水利部的水旱灾害防治、农业部的草原防火、国家林业局的森林防火、中国地震局的震灾应急救援,以及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国家减灾委员会、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的职责,全部划入新设的应急部

近年来,大陆天灾人祸不断,除了严重的雾霾、极度寒流、地震等天灾之外,爆炸、火灾、车祸等人祸亦频繁发生。此外,当今中国社会问题与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群体事件频现,民怨更是沸腾到极点。

2015年的天津大爆炸事件震惊世界。当年8月12日发生的爆炸,海外报导和大陆官方报道口径截然不同,事件原因至今仍未完全揭开。当时参与调查事件的前安监总局局长杨焕宁也已经落马。

政变危机 中共武警八大警种进一步遭“分解”

此次机构改革,中共武警部队原有的三类八大警种部队进一步被分解。

据官方披露的方案和说明,武警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转制后,由“应急管理部”管理。

这也意味着,作为武警部队八大警种中的武警消防部队以及武警森林部队将被纳入国务院及其下属部门编制序列。

3月21日,当局披露《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到了更多武警部队的去向:武警黄金部队并入自然资源部,原有的部分企业职能划转中国黄金总公司;武警水电部队组建为国有企业,由国务院国资委管理。

今年1月1日开始,原归属国务院和军委双重领导的武警部队直接归入中央军委,归习近平统一指挥。

2017年11月28日,中共军方前总参谋部退役上校岳刚在微博上披露,中共武警部队受中共军委、国务院的双重领导存在重大弊端;周永康长期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兼武警第一政委,“自恃手握第二武装,野心膨胀敢于搞团团伙伙,索取更高权力”。

此外,地方滥用武警部队。武警长期受地方指挥领导,会形成利益共同体,为滥用警力埋下伏笔。在王立军叛逃事件中,当时薄熙来掌控的地方政府动用武警部队包围美国驻成都领事馆。

被江派所把持的中共武警部队曾多次涉嫌参与政变。据悉,江派针对习近平的政变,主要依靠的力量就是政法委把持的武警部队及公安部队。

撤销央视等建制 一个“白眼”揭开文宣危机

此次机构改革方案公布,撤销央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央广)、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建制,组建中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由中宣部领导。对内保留原称号,对外统一称为“中国之声”。该方案提到,中共中宣部的职能将会扩大,全面领导广播、电视、电影及新闻出版工作。

今年“两会”的“翻白眼事件”揭开了中共文宣危机。3月13日,上海第一财经女记者梁相宜(蓝衣)对美国全美电视执行台长张慧君(红衣)冗长的提问,做出不屑、翻白眼等夸张表情,场景被全程“直播”,引爆舆论,笑翻围观民众。

这次事件随后在网络迅速发酵。一个白眼,也火了张慧君供职的“美国媒体”全美电视台(AMTV)。有网民直指该电视台是打着“境外媒体”旗号的中共媒体。

随着“翻白眼事件”的爆红,张慧君各种身份被挖出。在2011年中共全国政协会议上,张慧君身份是“香港有线中国经济与旅游电视台执行台长”。2013年中共两会上,张慧君又是《世界知识》杂志社记者,还接受了陆媒的采访。而《世界知识》杂志是中共外交部主管的学术期刊。今年的中共两会上,张慧君摇身一变成了“美国全美电视台记者兼执行台长”。

虽然名义上是外媒记者,但其提问时因为自称“我们国家”,一下子自爆身份。有网民称:“红衣服提问时用错了词,自称我们国家,暴露了她表面是外媒,其实是中共的托儿。”

一批依附在中共大外宣之下的假外媒也纷纷被曝光。

海外中文媒体署名为何马的文章表示,由于美国等民主国家,媒体都是放开注册的,因此中共就借用这些便利,安排华人注册大量的媒体,然后再通过这些媒体或者空壳去从事一些新闻或者是洗钱勾当。当然,一些海外的媒体还承担了大陆不同政治派别的利益,给他们发声音,写评论,再出口转内销回归大陆。

文章说,那海外究竟有哪些中共主导的外媒呢? 典型的包括美国的《侨报》、《芝加哥时报》,加拿大《北美时报》,法国《欧洲时报》,西班牙《欧华报》,俄罗斯《莫斯科晚报》,澳大利亚《大洋时报》,日本《东方时报》,香港《大公报》、《文汇报》,当然还有凤凰的各类媒体。

李林一说,现在中共高压管控舆论之严厉,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两会”上的一个白眼,不仅引发了大陆全民娱乐,还曝光了中共大外宣的把戏,可见中共文宣危机之深。

当局对国务院大改组 分析:政令不通陷危机

时政评论员石久天表示,习当局此次对国务院系统大改组,做法和军队改革有些雷同。就是将机构打碎后再重组。在国务院重要职务上,非习派请走人。

石久天说,习当局这么做,就是为了解决江泽民掌权后遗留的政令不通危机。在中共“十五大”时,江泽民为了制约时任总理朱镕基,安排其心腹、时年66岁的李岚清为第一副总理。李岚清与朱镕基水火不容,当时的国务院官员都心知肚明。随着江掌权时权力越来越大,国务院里面江派高官也越来越多,最后致使胡锦涛掌权时期政令不通。

此次结构改革中,中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职能被分解。过去,中共发改委掌握着地方基建审批、水电煤、药品等价格釐定、能源开发等大权,地方省市去北京“跑部钱进”,即向部委要求落实批核项目,跑的部首要是发改委,可见权力之大,也因此成为贪腐重灾区。

石久天认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发改委。这次结构改革中,过去掌握较大权力、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多个职能被转到其它部门。而长期以来,江泽民派系的利益集团把持着发改委,攫取了巨额财富。

陆媒报导,“十八大”以来,中共国家部委正副司长位置上落马的官员至少有21个。其中发改委系统是重灾区,共有12人,其中一半来自能源局,3人来自价格司,包括江派高官、前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

习近平上任后,当局在政界、国企、军队内展开反腐“打虎”运动,遭遇江泽民利益集团极力阻挠。媒体曾多次报导李克强也因政令不通而发火、拍桌子。

李林一表示,如今中国社会各种危机和矛盾重重,民怨沸腾,习近平上台后的反腐,触动了中共内部各派的利益,党内也危机遍布。这次当局的改革,因政权处于危机之中而不得不改。这些危机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共本身。#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8-03-22 1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