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大时代小村落传奇 忆念旭昇居的悲欢岁月

李晴玳 高雄

“旭昇居”宅院宽阔,大门院墙气派雄伟,入口设置圆形花台,形成右进左出的动线,是日治时期建筑中,难得一见且维护完善的仕绅宅邸。(李曜宇/大纪元)

人气: 44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晴玳台湾高雄报导)取道南二高南州交流道,行抵屏东县七块厝聚落,在葱茏乡野间,张家古宅赫然在望。寂然坐落七块路上的旭昇居,几经风霜,典雅风华依旧,静静述说着大时代小村落的悲欢传奇

张征雄与许丽姬伉俪恩爱逾恒。(许丽姬提供)

名列台湾历史建筑百景的旭昇居,是日治时期南州(旧名溪州)企业家张朝辉的故居,宅第主人以别号命名,寓有旭日东昇、事业蒸蒸日上的期许。孰料造化弄人!屋主终竟身陷囹圄含冤而死,偌大事业王国,一夕土崩瓦解。穷愁寥落间,溪州望族之女许丽姬,嫁入张家为媳,日夜奔走打拼,一手撑起了张家大业。

溪州企业家张朝辉功成名就后,倾力起建旭昇居,终竟深陷牢狱含冤而死,徒留画像供后人缅怀。(李曜宇/大纪元)

事业成功起大厝  特高风暴系狱遭难

清朝道光初,张氏先祖移民台湾,落脚溪州七块厝,广置田产建立基业,第三代传人张积庆,育有国嘉、国清二子,另过继国良为养子。国良膝下无子嗣,又领养朝辉以赓续香火。

气派雄伟的院墙一隅。(李曜宇/大纪元)

朝辉在父亲的严格督导下,幼习汉文,造诣甚深,及长更勤敏奋进,广布事业触角。接掌家业后,他致力米种改良,增加农产收益,并跨足米粮贸易、畜产养殖、采蔗制糖等事业;此外,他还经营戏院、创立信合社(农会前身),多角化经营有道,让他累积万贯财富,坐拥田产80余甲、东港大潭鱼塭(今大鹏湾)13甲。

经营事业之外,地方公共事务的参与,他也不落人后。为改善农田沟渠淤积问题,他出钱出力,疏通渠道以排水,增设灌溉设施,以利农民耕作。同时,他还推动庄头大庙南安宫的重建,敦聘武师组训宋江阵,还聘来乐师成立大鼓阵、八音团、北管团等等。

财力雄厚、热血有为的他,年纪轻轻,便担任溪洲信贩购利组合长、东港郡畜产组合代议员、七块厝第二代保正、自治改制后林边庄第一届协议会议员等职。保正任内,他积极争取村里建设,深得乡亲敬重。在七块厝,他是名重一方的传奇人物。

1926年,26岁的张朝辉,规划起建大厝,他以一年为期,游历日本、上海、西班牙等地考察,回台后积极擘划兴建事宜。起建当时,同村蔡姓大户正好也在盖房子,两家较量财力,经常互探虚实,若觉建筑构件略逊对方一筹,便命工匠打掉重作,如此你来我往及至落成,施工费用相当于13甲土地。

“旭昇居”,采单进双护龙三合院形制,外观属闽洋融合式建筑。(李曜宇/大纪元)

张家大厝座东朝西,采单进双护龙三合院形制,搭配巴洛克装饰的山墙泥塑与西式柱列、檐墙及回廊,外观属闽洋融合式建筑,室内格局则为日式和风。有别于传统合院,张宅庭院以花园取代稻埕,正身山墙顶端更塑有展翅飞鹰,寄寓张家振翼翱翔、鸿图大展之意。

“旭昇居”室内格局,采日本和室风尚。(李曜宇/大纪元)

风流蕴藉的他,除讲究建构格局,还不忘为新居添注诗书风雅,传承后代子孙。他礼聘府城彩绘大师陈玉峰进驻府中,进行正厅壁画彩绘,举凡忠孝节义、化外仙翁、娴淑仕女、花鸟山水,无不入画。1929年旭昇居竣工落成,在乡里传为一时佳话。

“旭昇居”正厅的人物花鸟壁画,是府城彩绘大师陈玉峰精心绘制的作品。(李曜宇/大纪元)

1942年,日本太平洋战事节节失利,台湾结社反日风潮四起,引发殖民统治者的高度紧张。为弭乱于未然,日本特高警察罗织罪名,接连炮制多起政治案件,大举逮捕社会菁英,藉以杀鸡儆猴。树大招风的张朝辉也在搜捕之列。

“旭昇居”左右护龙山墙上的狮子。(李曜宇/大纪元)

张氏被押解上车时,次子征雄正放学回家,朝辉招手挥别的身影,成为亲子永别的记忆。时征雄11岁,长子坤都尚在日本京都中学求学。张氏被捕后,以叛乱罪名解送台北刑务所囚禁,饱受严刑拷问的他,三年后冤死狱中。得年45岁。

张朝辉被捕后,家中大半田产遭日人没收,东港大潭鱼塭,也遭日本军部没入,改建为日军水上飞机基地。张家顿失所依,只好变卖值钱家当,换取生活所需;为减轻主人负担,长工佣人们不得不纷纷求去。1945年,台湾光复前夕,张冤死噩耗传来,时征雄甫入屏中初中部就读,孤儿寡母怆然面对无助的未来。

爱其所爱嫁寒门  一手撑起夫家业

朝辉祖家潮州,襁褓时过继张府,张妻陈氏未育男丁,领养长子坤都后,其妾方生嫡子,取名征雄。张家横遇变故,大哥坤都结婚年余又因肺病去世,征雄为了守护家庭,高中毕业后未再升学,一肩挑起全家生活重担。

从繁华盛极到伶仃寥落,风雨飘摇十余载,张征雄备尝人生艰辛。才貌出众、出身同庄望族的许丽姬,在情缘牵系下,款然踏入了张家,倾其所爱浸润张征雄的生命。

1954年,张征雄与溪州望族许氏之女许丽姬结婚,携手共度一生。(许丽姬提供)

许丽姬出身大户之家,长辈们多任职杏坛及医界,唯许父从事贸易,拥有自己的船队,往来上海、香港经商。1947年,二二八事变爆发,风声鹤唳中,他恐遭牵累,毅然结束生意,回归家园抑郁而终。时许氏从高雄第一女中毕业,考入屏东女中,就读甫半年,因没钱注册被迫辍学。

身为长女的许丽姬,下有弟妹8人,她为分担沉重家计,拜师学裁缝,并透过时尚杂志,自学服装暨造型设计。靠着天分与努力,她蔚然自成一家,从嫁衣制作、新娘妆容到发型设计,无不博通精擅。靠着一手灵巧技艺,她撑起了全家生计。

丽姬自幼家教严明、洁身自爱,追求者虽众,却独钟张家贫寒子弟。丽姬屘叔与征雄是雄中同窗,两人经其引介相识相知。征雄朴实儒雅,静默寡言,许氏怜惜他在艰苦中孤独成长,又须奉养孱弱双亲(大娘与生母),决定许以终身。

初为人妇,不谙家务的她,捋袖下厨作羹汤,每天除了洒扫打柴、煮饭洗衣、养鸡喂猪,还得缝制衣服,为新娘化妆赚外快。配合大喜吉时,她常凌晨即起,一日连赶数场,从屏东、高雄到台南,风尘仆仆,一心盼为丈夫分劳解忧。

张家儿女成家立业后,多散居海内外各地,唯长男博程留守家园陪侍八旬高堂,盼让旭昇居的深情厚义,代代薪传。(李晴玳/大纪元)

婚后,征雄在妻子的鼓励下,考取国小教职,并因她的相扶持家,家境日渐改善。夫妻结褵十年,共育2子3女。由于食指浩繁,入不敷出,丽姬又凭其广阔人脉,跨足舶来品买卖及房地产中介业,还应聘中小企银东港分社,当起超级业务员,专责信用贷款、资金调度。

丽姬“事业”愈做愈大,因应业务所需,她率全庄之先,添置电话、电视及摩托车等设备。经常,她骑着机车,一日数次奔波高屏两地;也曾经,烹调十二桌丰盛大宴,招待嘉宾亲友。在南州,提起“丽姬姊”、“丽姬姨”,人人竖起大拇指,扬声称晓。

张家第二代媳妇许丽姬,胼手胝足撑起家业,迄今已逾一甲子。(李曜宇/大纪元)

丽姬日夜在外奔忙,却未曾怠忽家庭。儿女衣食,她亲力亲为;两位婆婆,由她一人服侍,大婆中风后,她关照安寝、把屎把尿,老人家嚼不动槟榔,她悉心捣碎,喂送入口;知道丈夫喜好音乐,她专程从高雄买回音响及唱片。在当时,一套四声道音响要价4万元,足以买下2分地,一张黑胶唱片也得4百元。

“尪只有一个,我疼他、爱他、尊敬他,本是天经地义。”征雄55岁,自溪北国小退休,以夫为尊、百依百顺的丽姬,邀集了雄女同窗好友,带着丈夫一起环游世界。“他说什么,我都说好;只要他高兴,我也就高兴!”丽姬与夫携手一生,恩爱到老。

1999年,征雄罹癌病逝,儿女亦成家立业,散居海内外各地,旭昇居唯丽姬及长男博程留守家园。面对恁大宅院,丽姬心怀恋恋深情,“公公生前起厝盖庙,如果他还健在,一定想念大厝。”身为张家第二代媳妇,完好守护旭昇居成为她最大的心愿。

张家第二代媳妇许丽姬,对先人故院深情恋恋,完好守护旭昇居成为她一生最大的心愿。(李曜宇/大纪元)

旭昇居建成迄今,已悠悠89载,洗石泥塑几经夏雨秋霜,早已褪失了华彩;大厅里的古典红木桌椅及香炉烛台,也遭宵小盗窃一空。为永保前人遗泽,丽姬斥资千万元,垫高地基改善排水,修缮屋顶施作装潢。而今,旭昇古厝典雅风华依旧,静候着张家子弟的归来。

“旭昇居”正身山墙顶端塑有展翅飞鹰,寄寓张家振翼翱翔、鸿图大展之意。(李曜宇/大纪元)

“阿公起大厝,父亲传予了我,厝在这里,人就在这里。”商场退休后,只身陪侍八旬高堂的博程,矢志克绍箕裘,盼让旭昇居的深情厚义,代代薪传。◇

“旭昇居”古色古香、蕴含诗书风雅的正厅。(李曜宇/大纪元)
檐廊西式柱列作工精细、彰显出古典时尚的品味。(李曜宇/大纪元)
檐廊瓶饰栏杆,呈现西方古典时尚的品味。(李曜宇/大纪元)

责任编辑:杜文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