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翻墙必看视频版】毛左网站主编等32人魂断朝鲜

人气: 13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视频版文章:

1.乌有之乡主编等32人命丧朝鲜 惊动中朝高层
4月22日,朝鲜黄海北道发生严重车祸,车上32名中国人和4名朝鲜人遇难,另有两名中国乘客严重受伤。

中国32名游客命丧朝鲜,惊动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现已确认,该旅游团是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旗下的“星火旅游团”,该网站总编刁伟铭也在遇难者名单中。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该台记者25日还致电北京旅游发展委员会了解“星火红色旅行社”是否有资质的问题时,对方表示一般情况下,有资质的旅行社都收录在其官方网站上,但记者未在该网站上找到该旅行社的名字。

星火旅游微信公号3月8日发布消息说,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65周年,为了弘扬抗美援朝的伟大精神……星火旅游拟于2018年4月18至24日组织赴朝鲜红色之旅”。

乌有之乡是中国一个毛左网站。该网站2012年4月12日曾被中共当局关闭,后重新开始运营。

目前,中共官方媒体对此事故报导的甚少,至今也没有透露死伤者的身份。

2.北大女生公开信 掀29年来最大校园抗争运动
北大女生岳昕因要求公开前北大教授性侵资讯遭校方迫害,北大师生和校友纷纷打抱不平,甚至扩散到其它北京院校,恰逢下周就是北大120周年校庆,并临近六四29周年,引发当局高度恐慌。校内也展开全面维稳,严控舆论,恐吓学生,党媒亦接连发文引导舆论。有报导称,这是自八九六四29年来影响最大的校园抗争运动。

北大女生岳昕于今年1月联署实名公开信,要求正视校园性侵问题,并于4月向北大申请公开前系主任沈阳于20年前怀疑性侵案时校方的会议记录。

4月23日岳昕发表公开信,指校方连日来不断约谈,要求她停止介入事件,否则会拒绝让她毕业。其母受到过度惊吓而情绪崩溃,她亦被带回家中“看守”。

公开信出来后,北大打压学生正义呼声的高压做法引发众怒,有学生在“三角地”贴出大字报《声援勇士岳昕》,斥责校方“你们究竟在怕什么?”,并将此事形容成“两个北大”的斗争,虽然贴出不久立即被校方人士撕除,但图片很快在网络上传开。但之后岳昕和北大在大陆网站都成为敏感词。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对纽约时报表示,许多教职工也对学校就岳昕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他表示北大有责任做到诚实透明。学生要求真相,证明他们是有社会责任感的。

3.南京被判刑警察再酿车祸 致一女子死亡
因受贿罪被判缓刑的南京前警察邓某某,近日又制造夺命事件。

据陆媒报导,4月25日上午9点半左右,南京一辆轿车将一辆电动车顶行十多米,并撞上路灯,导致骑电动车女子当场死亡。目击者称,轿车司机满身酒气,撞击后仍踩着油门不放。

“南京交警”通报称,事故发生于南京市秦淮区长乐路与龙蟠南路交叉口,邓某某(车主)驾驶的黑色东风日产小轿车撞向骑电动车的女子。

事故原因是,邓某某当时转弯时闯红灯,因捡拾滑落在车内正在接听的手机致车辆失控,撞到骑电动自行车正常行驶的陈某,致陈某当场死亡。

4月24日晚,邓某某与他人在饭店饮酒聚餐,后到某KT喝酒唱歌至4月25日凌晨1时许。

通报还披露了邓某某的身份:原系南京市公安局建邺分局警察,2014年1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他于2014年2月被双开。

不幸身亡的女子今年33岁,是南京秦淮区人,某大型超市员工。

4.人权律师之妻受株连 手脚上铐坐审讯铁椅
大陆人权律师屡遭迫害,当局对他们的打压也株连亲属。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只是个家庭主妇,因为其替丈夫维权,两次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并坐上审讯椅。另外,上海律师彭永和的妻子刘友友,也因当局打压彭永和,她在一个月内连遭三家公司解聘,甚至被威胁,想要工作就离婚。

许艳与余文生结婚后,在家相夫教子,一直都是个家庭主妇。但是,今年1月19日余文生被捕后,警察对她的骚扰不断,或电话、或口头说、或去派出所、或夜里敲门,让她很害怕。

1月27日徐州警察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许艳,她形容,当时在去徐州的路上她的腿在发抖,她告诉自己颤抖着也要往前走。

4月1日,她又被以同样的罪名传唤。许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的丈夫余文生律师被抓了,我为他维权,我一个家庭主妇也两次以犯罪嫌疑人身份被传唤,而且也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一直没能明白。”

在审讯问室中,她被带上审讯的铁椅子上,手脚都上了铐。“第一次传唤说因为我是余文生的妻子,第二次传唤问我有没有岀国过,两次都没问什么,主要都是让我别再发声,没有具体事情。”“后来律师告诉我,这样的传唤是违法的,是不人道的株连行为。”

许艳说:“余文生被抓后一直不让律师会见,他的一些权利是不是有保障,有没有遭到酷刑,我从家属的角度非常担心。而且之前的搜查、传唤都在小孩面前进行,他们应该要避开的,这会给小孩的心灵造成伤害。”

许艳眼中的余文生,是个刚正不阿的好律师,她表示,“作为妻子,我肯定还要为余文生维权。”

大纪元【翻墙必看视频版】制作组

责任编辑:方明

评论
2018-04-27 6: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