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体育教师住公寓健康全毁 竟是因为它

图为34岁的高中体育教师卡莉(Carly Buhagiar)健康时的照片。(Carly Buhagiar/Facebook)

人气: 4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4年前,当卡莉(Carly Buhagiar)搬到墨尔本Prahran区的一栋全新公寓中时,她完全没料到这个地方会对她健康造成多大影响。

在3年租住期间,这位34岁的高中体育教师的全身皮肤发生病变。她被诊断患上抑郁症、焦虑症和自身免疫疾病,因为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她不得不辞去工作。

与此同时,卡莉的前男友在这栋公寓居住期间,也患上了类似的自身免疫疾病。

卡莉对9号新闻(9 News)说:“在我2014年4月搬进公寓时,原本非常健康。作为一名体育老师,我的身体状况很棒。在那之前,我4年内只去看过3次医生。”

但很快,卡莉的身体出现一些奇怪的症状,最开始是痤疮爆发,其脸部、胸部和腿部的皮肤大面积损伤。

之后,她开始感到一整天都很疲劳。在住进新房的一年后,她被诊断患有抑郁症和高度焦虑症。此外,她的头脑变得混沌,在上课时经常忘记要讲的话。

“任何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完全变了一个人。” 卡莉说。

她去看过很多名医和专家,但他们都对她的病因感到困惑。因为找不出致病原因,卡莉的身体持续恶化。

到2016年,情况变得如此糟糕,她不得不辞去一个墨尔本顶尖女中体育教师的职位。

卡莉回忆说:“我无法正常生活。当你身边的一切都在倾塌,你却不知道原因时,这会击垮你。”

“我甚至想去医生那,听他们说我患上了癌症,因为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我不在乎病有多重,我只需要一个答案。”

卡莉的前男友在搬进公寓前也十分健壮,但入住后很快就病倒了,确诊患上自身免疫疾病。

转机

直到去年12月份,卡莉见了一个新的全科医生(GP),事情才有了转机。

“他问了我一个简单的问题‘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感觉最好。你的皮肤什么时候最光洁?’我回答说‘当我去度假的时候’。”

于是这位医生确定,墨尔本的某些事物导致卡莉生病。幸运的是,该医生的一位同事对霉菌有一定研究。

卡莉被建议对公寓进行测试。她根据网上的指导信息做了一个检测,立马发现了问题。之后,她联系了澳洲一个顶级的霉菌和微生物学家琼斯(Cameron Jones)博士做进一步检测,最终结果是:“这栋公寓无法住人。”

琼斯发现室内空调附近的区域霉菌孢子浓度很高,打开一看,发现机壳里面长满了霉菌。

“当时一切都很清楚了。空调是罪魁祸首。” 琼斯说。

他说,虽然冷热逆循环空调可以帮助降低室内湿度,但如果不经常检查和维护,里面会发霉。

“它会被霉菌污染,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如果一样东西被污染了,又被置于空气流前面,就会把污染物吹得到处都是,问题就会越变越糟糕。”

琼斯说,内部发霉的空调并不如长霉的墙壁那样显而易见,所以容易被忽视。

“每个人都应该检查他们的空调。你可以用抗菌湿巾进行清洁,每年两次就应该可以去除里面沉积的灰尘。”

霉菌症

虽然卡莉去年4月就搬离了公寓,但她身体恢复的速度很慢,其医生认为这是因为她的体内积存了很多霉菌毒素。

她被诊断患有一种鲜为人知且颇具争议的病症——慢性炎症反应综合症(Chron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Syndrome,简称为CIRS),也被称为“有毒霉菌症”。

虽然医学界对此还有激烈争论,但一些医生认为,CIRS会导致一系列症状,从脑功能到呼吸系统都会受到影响。

据信,约25%的人口携带一种基因,使他们易患霉菌引发的疾病。

该领域的专家说,与霉菌相关的疾病比大多数人预期的要普遍,可影响数万人。

悉尼的全科医生多诺霍(Mark Donohoe)表示,他起初对CIRS持怀疑态度,但在过去几年中,意识到霉菌是很多病人令人困惑的病症背后的原因。

他的很多病人多年来生病,被误诊为慢性疲劳症(chronic fatigue)或精神健康疾病,如抑郁和焦虑等。

诺霍说:“如今,对我来说毫无疑问,霉菌相关的疾病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它。”

治疗

在离开充满霉菌的环境后,卡莉说自己的身体状况开始有了比较明显的改善,但恢复速度依然比预期的要慢。

“当我意识到自己病的有多严重时,我有些被吓到。在澳洲,至少在墨尔本,没有多少专门治疗霉菌相关疾病的医生。”

“我的医生很棒,但他自己也得看书寻找相关药物和治疗方法。”

上个月,卡莉的一位朋友建议她去美国西雅图的一个专治霉菌症的诊所接受治疗。

该诊所的排毒方案包括药物治疗和其它替代性治疗方法,如“臭氧蒸汽桑拿舱”(ozone steam sauna capsules),病人坐在里面,将霉菌毒素通过汗水排出来。

卡莉说,这种排汗法很有效,“我能看到黑色的物质浮在我的皮肤上”。

她表示,虽然治疗费用很高,但很值得,她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健康状况有了极大改善,睡眠时间变短,头脑也变得清晰了。

多诺霍医生说,治疗霉菌症的最主要的方法还是尽量避免接触到霉菌。他说,大多数病人在离开受污染的环境后,健康状况就会改善,之后会慢慢恢复。

上个月,曾患CIRS病症的新州自由党议员维克斯(Lucy Wicks)呼吁政府对霉菌相关疾病展开全国性调查。

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的一位发言人说,亨特对这一建议表示支持。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