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国前车之鉴 澳洲5G网络为何不让华为参与

华为被前员工指控盗窃商业机密。(Pau Barrena/AFP)

人气: 31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综合报导)华为是否能参与澳洲的5G网络项目成为近期的舆论热点。未来数周,澳洲的内阁安全委员会将做出是否应将特定公司排除在5G网络之外的决定。

在此前夕,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新报告发现,华为是澳洲联邦政治家们海外旅行的最大赞助商,引发外界质疑华为的动机。那么,是澳洲多虑,还是华为不可信任?

澳洲新闻网站报导了华为澳洲公司董事长、前澳洲皇家海军少将洛德(John Lord)周三在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演讲,希望澳洲人相信华为不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影响。洛德表示,华为是一家私人公司,澳洲客户的数据不会交给中共的间谍机构

澳洲卫报也报导了当日的活动。报导中说,洛德证实了华为内部有中共的组织。“是的,华为有一个共产党支部。”洛德承认,“这是法律。实际上,在中国,四分之三的外企都有党支部。”他说,在大公司中设立党支部是中共的法律,这些公司必须要合作及分享任何所获得的情报。

“(我们)没有理由把大量信息发回中国。”洛德说,“那项法律在中国以外没有法律效应。”

洛德提到的法律是中共的情报法,该法第七条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的情报工作。

澳洲在担心什么?

一、前车之鉴

澳洲广播公司的政治编辑普罗宾(Andrew Probyn)讲述了英国与这个“中资电信巨头”打交道的经历,来帮助澳洲人理解需要谨慎对待华为的原因。

2005年,英国电信公司要进行一项耗资100亿英镑(约合170亿澳元)的网络升级,与华为签订了合同。华为负责提供路由器、传输和接入设备。

2011年,英国电信公司与英国政府的首席安全官员飞往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他们告知华为,从其提供的设备中检测到了问题。

英国情报部门的消息人士告诉澳广,他们在华为安装的被称为“核心交换机(core switches)”的设备内部探测到这些核心交换机在进行大量“通讯”——对方是谁无法确定。

英国的这一漏洞事件并未公开,但澳广了解到英国电信为此更换了许多核心交换机

英国情报与安全委员会(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ittee)2013年6月的报告说:“这意味着英国政府直到华为得到合同时,都没有意识到那些合同与来自有潜在敌意国家的公司有关系。”

不仅是英国,2012年,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经过为期一年的调查后,公开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的调查小组收到了大量有关华为的设备从事可疑行动的报告,例如,把美国公司的数据发送给中国。

报告还称,从华为前雇员那里得到华为的内部档案显示,华为向一个实体提供特别网路服务。该雇员相信这个实体是解放军的一支精锐网络部队。

二、中共套路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网络安全专家尤伦(Tom Uren)在《澳洲金融评论报》撰文,中共当局数十年来进行了积极和广泛的网络间谍活动,其情报法迫使企业协助他们的间谍活动。对澳洲来说,将华为置于澳洲5G网络的风险太大。

中共被认为是美国、英国及澳洲政府部门数据被泄露的背后原因,包括气象局、CSIRO和澳洲议会电子邮件系统。除此之外,中共还对西方公司的知识产权、商业材料等从事盗窃行为。

美国今年3月发布的美国贸易法301条的调查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共总参三部(3PLA是一个军事黑客部队,也称为61398部队)与中国企业之间的密切合作。

尤伦解释,构成5G网络的设备不只是一个基础设施。它可以看到网络内的所有连接并具有控制权──可以看到谁何时、在哪打电话给谁,可以控制发送路由数据。这种设备可以被入侵的方式有很多种。

尤伦告诉澳洲新闻网:“主要担心的是,他们(华为)可以隐蔽地拦截我们的通信,从而获得我们设备上,例如电脑、电话、任何带有信号的设备上的信息。”

尤伦说,加入这个网络会让他们有机会破解我们的数据,并将其反馈给中共政府。

三、华为背景

中共的情报法“赋予”了华为协助政府的“责任”。那华为背景到底如何呢?虽然今年3月23日,华为对外公开董事局成员的变动,但其第一、二号人物仍在华为继续发挥作用。

华为创建者、总裁任正非仍为董事会成员。任正非于1974年进入军队,从事军事科技研发工作。1987年创立华为公司。此后,华为成为中共政府和军方的电信类业务最大承包商。

卸任不久的华为二号人物,原董事长孙亚芳具国安背景,曾在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中共国家安全部从事通信工作,后来在国安部的安排下于1992年进入华为。孙亚芳表示不会退休,将继续在华为治理体系中发挥作用。

华为虽是全球第二大电信巨头,但华为却不是上市公司,其内部资金运作情况外界更无从知晓。

华人如何看华为?

澳洲华人社区对华为现象也有诸多讨论。在一个华人论坛上,就华为受质疑是否与其总裁任正非的党员身份有关时,署名为“qqyang ”的网友说:“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和自由民主社会的政党党章涵盖的范围很不一样,你说有哪个政党可以法外拘禁自己党员的?先不论他是否有这个政治理念,但他一天是中共党员,一天党就可以决定他的命运和行动。这个是事实吧?”

另一位署名“软件工人”的网友说:“华为能发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国开行的贷款,为了替华为抢订单,尤其是不发达地区的客户(比如非洲)提供高额低息贷款,而这些贷款最后往往成为中共对外无偿援助的一部分。所以越穷、别人越赚不到钱的地方,华为越是能赚到高额利润。说白了,就是政府直接给华为送钱。华为的竞争对手哪一个有这样的待遇?而华为并非上市公司,其股权结构完全不透明,换言之,卖多少卖多贵完全是管理层说了算,将来能不能偿还本金没人知道。这种行为跟股权激励完全是两码事。但这种做法搞了十几年,政府完全不管,这在中国绝无仅有。华为的竞争对手哪一个能这么干?”

华为热衷赞助政界出访为哪般?

就在洛德在国家新闻俱乐部极力为华为辩护的前一天,华为又被曝出其已成为澳洲联邦一级的政治家赴海外旅行的最大的企业“赞助”商。资助规模超过任何企业。

澳洲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独家发布给澳广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10年至今,华为向澳洲联邦国会议员赞助了12次到中国的旅行费用(包括国际商务舱航班、中国境内旅行、住宿和膳食)。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的负责人汉森(Fergus Hanson)表示,华为此举引起外界对其动机的质疑,他们想要做什么,还有他们打算如何影响澳洲政治,特别是涉及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时。

华为澳洲公司通信总监米切尔(Jeremy Mitchell)表示,华为不会因此举而道歉,并会继续邀请媒体、企业、智库和政治人物们来参观了解。

华为澳洲公司董事长洛德当听到澳广报导华为是此类出访最大赞助商时也感到惊讶。

澳洲的回应

在澳洲,对华为的安全担忧是政界人士共有的。联邦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说,政府有能力在国家安全考量下排除哪些公司做5G供应商。

昆士兰国家党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本周一在议会表示了担忧,“华为与中共有着密切的联系,必须向其(中共)报告安全信息,中共可能会利用华为监视我们。”

联邦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自由党参议员福西特(David Fawcett)日前警告联盟党的同事不要让华为参与5G网络的建设,因为该企业与中共过从甚密。一些工党议员也赞同这样的警告。

工党国防事务发言人马尔斯(Richard Marles)表示,听取国家安全机构在这些问题上的建议很重要,并表示他会支持对华为的禁令。

本月,澳洲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连接两国的海底高速网络线缆一期工程的合同,这一耗资数百万澳元的合同,彻底阻断了华为的介入。

2012年,在澳洲安全情报机构(ASIO)的建议下,华为被禁止参与澳洲国家宽带网络(NBN)的建设。#

责任编辑:尧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