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旧金山孪生姊妹花 直面坎坷成长路

夏氏孪生姊妹Joanna(右)和Annabel。(本人提供)

人气: 2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曹景哲、林骁然加州硅谷报导)迎面走来的双胞胎姊妹,阳光快乐,年轻貌美,看不出来她们经历过那么多的心酸和坎坷。

夏氏姊妹不到两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由母亲一人把她们抚养长大。可是,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在5年前突然去世,由于她们都在外地上大学,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只是在殡仪馆向母亲做了最后的道别。

她们没有因为艰难的命运而消沉,脸上依然带着自信善良的笑容。是什么让她们保持乐观?为什么她们如此年轻却经历如此不寻常呢?

夏氏姊妹Joanna和Annabel出生在广东,自幼与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功。自从中共开始镇压以来,成长的过程中,时时伴随着恐惧。她们的母亲因坚持信仰,先后被拘留和劳教。在她们的记忆中,有着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

母亲突然离世 姊妹互相扶持走过难关

2013年十一前两天,正在广州读大学三年级的妹妹Annabel,接到亲戚来的电话要她赶快回家,并急促地问“你是不是明天回来”,她说1日才回去。那个亲戚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是过一会儿又有一位家乡的法轮功学员来电话说,你明天可以回来吗?她说已经订好了后天回去,那个人也没再多说。

Annabel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每天晚上都能接到妈妈的电话,但这几天都没有。

当晚,Annabel又接到了正在越南做交换生的姐姐Joanna打来的电话,说你还是尽快回去吧,因为她也收到家乡的几个电话,就问什么时候回来。姐姐Joanna说:“我也是突然接到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叫我买机票明天就回家。”

Annabel就想,不对劲呀,为什么一定让她们姐妹尽快回去呢?她预感发生了什么,马上就改了车票,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就一个人回家了。“就是休学也好,我书可以不读了也要去照顾我妈妈。”她当时做了这样一个最坏的打算。

妹妹Annabel回到家时,看到屋里坐满了亲戚朋友,大家都默默地看着她。当时她想妈妈可能在房间里,但不在,可是床单全都洗得干干净净的。从小一直对她们很好的一个舅母说,你们以后就好好照顾自己,她当时就哭了,也预感到发生了什么。

她痛不欲生,一直不相信相依为命的妈妈就这样走了吗?她当时最想见的,就是那些认识的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们,但是没看到。她就把自己反锁屋子里,一直哭。

第二天,姐姐Joanna也赶回来了,她们一直说要见妈妈,但亲戚只是说等等。可是当她们去见妈妈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在殡仪馆了,她们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

从小随母亲修炼 开心生活不随波逐流

姐姐Joanna说,她们从5岁开始就随着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了。“那时候我妈妈是看到法轮大法书的法理,很深受触动。”妈妈就说,这是世界上最好、最珍贵的东西,她就开始修炼了,也带着她们姐妹两人一起修炼。

夏氏孪生姊妹和母亲在一起。(本人提供)

她们按照真善忍修炼,生活简单快乐,“我觉得那段时间我们真的很开心”,姐姐Joanna说。平时,她们会跟着妈妈一起学法,也去参加集体的学法。周末的时候,就与修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们去乡镇介绍法轮功,都很喜欢参加这样的弘法活动。

修炼法轮功之后,她们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努力做更好的人。姐姐Joanna说:“以前我也会与妈妈有矛盾冲突,跟同学也会有点冲撞什么的,但是大法的法理要我们做个真善忍的好人,我会想,我在学校里面就是应该做个好学生,在家里就是要做个好孩子。后来我就把坏的脾气,一开始是克制,然后慢慢的我就真正地把这些东西给修掉。”

夏氏孪生姊妹和母亲在一起。(本人提供)

妹妹Annabel也说:“初中、高中、大学,周围的同学都会随着道德的下滑而被社会污染。但是因为我们是修炼真善忍,师父也是要求我们用这个标准来做,所以,我用师父的法理来要求自己,不跟他们随波逐流。”

姐妹俩都觉得那段时光是最幸福的,她们没有因为单亲而自卑,整天开开心心。

中共迫害法轮功 母亲遭迫害

可是,这样好的时光却不长久。1999年,中共开始禁止法轮功,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当年7月21日,妈妈带着她们姐妹,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市政府和平上访。妹妹Annabel说:“记得那天特别热,但是每个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井然有序地站着,希望政府能够明白真相。19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妹妹Annabel说,迫害开始后,一天早晨,她们一家和叔叔阿姨们去公园炼功,坐下来正准备炼第五套功法时,警车就来了,下来了好几个警察,直接把他们十几个人抓走了。“我被抓上警车的那一刻都愣住了,心里想,我才6岁呢!就要开始坐牢了吗?”

姐姐Joanna说:“把我们所有人都拉进了派出所。然后蹲在一个小小的过道上,一直在骂我们。”

在派出所待了一个下午之后,母亲他们一行人被非法关押了,只有我和姐姐被接回了家里。

这是她们第一次和妈妈分开,那天晚上,她们特别想念妈妈,一直在房间里哭。姐姐Joanna说:“就感觉突然家里没有人,因为真的就只有我们两个。”

这次她们的妈妈被非法拘留了10天。

然后,她们与母亲一起参与了资料点的工作,周末帮忙装真相资料,晚上跟着妈妈派发资料。后来,因为资料点被发现,母亲再一次被抓,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母亲离开的将近两年里,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在学校,会受到同学的嘲笑,但是她们心里很明白,自己是大法小弟子,和他们不一样。妈妈出来之后,母女三人还是像以前那样,踏踏实实修炼。

在母亲被劳教期间,姐妹定期给妈妈写信,妹妹Annabel还画画给妈妈。其中的一幅画,让她们母女都很感动。

Annabel画了一条大道,一只大熊带着两只小熊走在路上。Annabel说,这就好像妈妈带着两个女儿走在修炼的路上,大法弟子做的这件事情以后也要一直走下去。母亲回来后跟她说,看到那幅画很感动,觉得她这条路走得是对的,要一直坚持下去。

母亲出来之后,母女又团聚了,但仍长期被中共监视居住。姐姐Joanna说,不管是我们考高中,考大学,他们都会打电话。就是告诉她们,依然是在监视中。

迫害不停 呼吁不止

这场迫害从1999年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将近19年,在中国还有很多像夏氏姊妹一样,从童年开始就和家人一起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却还承负着迫害的重压,更有无数家庭因为这场迫害而骨肉分离。

夏氏孪生姊妹Joanna(右)和Annabel在炼功。(林骁然/大纪元)

夏氏姊妹呼吁早日制止邪恶,不要再上演人间的苦难和悲剧。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更多地关注在中国还在发生的这场迫害,希望有更多人明白真相,共同来制止这场迫害,让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和平自由的修炼环境。

(此文发表于1194F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