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814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近日,在京的部分疫苗受害家长带着孩子到天安门广场游玩,却被安检处的警察以曾经上访为由强行带离。一直到晚上6、7点,饿着肚子的孩子们才和家长一起被释放。

22日中午,重庆的刘洋、黄秀宏,浙江的任佳佳,河南的高丽等六位疫苗受害家长,带着孩子们到天安门广场看花篮、游玩。在广场安检处,他们均遭到拒绝。

“全部都安检了,身上都安检了两三次,怎么都不让我进去,我说我们只是看花篮,孩子就是要去广场玩。”黄秀宏对大纪元记者说,“我也没有违法乱纪啊,更何况我没有任何记录。”

天安门广场的警察。(受访者提供)

黄秀宏表示21日曾带着两个双胞胎小女儿到广场游玩,回去后,大女儿(即疫苗受害者)看到她们玩耍的照片,也希望能到广场上玩一下。

“我们不是来这里反映问题的,也不是上访的,任凭我们百般解释,他们就是不听。”黄秀宏说,“他们让我们配合一下工作,说一会儿会用车拉我们回来看花篮。”

可是到了天安门派出所,这些家长和孩子们就不被允许离开,“他们问我们是不是要到久敬庄(专门关押上访人的地方),我们说我们不反映问题,他们却说只有驻京办的来,才能接人。”

部分疫苗家长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受访者提供)
部分疫苗家长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受访者提供)

浙江疫苗受害家长任佳佳对大纪元表示,他们当时有六个家庭的家长,在广场安检时,被指认说身份证上有记录,“我们也不清楚是什么,凡是只要你上访了,就不能进去。警察把我们带走后,一直到晚上6、7点,孩子都挺饿的,驻京办才来人把我们接走。”

黄秀宏带着大女儿搭乘地铁去天安门。(受访者提供)
黄秀宏带着大女儿搭乘地铁去天安门。(受访者提供)

23日,黄秀宏再一次带着双胞胎女儿和大女儿一起来到天安门,结果还是跟前一天一样的遭遇。

“警察说不让,然后要请示他们的领导。领导上来就说,你知道你怎么回事吗?上访户⋯⋯后来越说越难听。”黄秀宏说,这个“领导”的口气听上去就像土匪,当自己要解释只是想带孩子来看花篮时,对方却说自己在嚷嚷,不允许说话。

“我们为孩子打疫苗致残的事情上访,有什么不对啊?为孩子维权,是宪法赋予的合法权益,怎么到你这里就违法了?”黄秀宏对当局如此另眼看待和她一样的疫苗受害家长而感到愤怒,“我们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安检了好几次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给我孩子幼小的心里造成多大的伤害!他们太欺负人了。想想是多冤屈啊。”

23日黄秀宏再次来到天安门。图为她(右一)在跟警察讲道理。左二是江苏南通疫苗受害家长朱浩。(受访者提供)
23日黄秀宏再次来到天安门。图为黄秀宏(右一)在跟警察讲道理。左二是江苏南通疫苗受害家长朱浩。(受访者提供)

黄秀宏的大女儿董颖自2011年注射疫苗发病后,四处求医无效,至今花了60多万。为了争取公正的鉴定,澄清疫苗导致孩子截瘫的事实,以及得到应有的补偿,黄秀宏一家三代走上了艰辛维权之路,但是他们却不断受到打压。

浙江疫苗受害家长任佳佳的独生儿子三年前刚出生时就打了毒疫苗,结果出现全身化脓现象,随后脓疮发炎,高烧达40度,最终演变成肺炎,外加血液病。直到2017年,任佳佳从好心医生那里了解到孩子的症状是疫苗所致,但是去维权时一直拿不到公平、真实的诊断书。#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25 7: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