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华为和中共政权的真实关系

从野心勃勃到四面楚歌 华为如何走到今天(上)

华为公司高管在英国听证会上,多次表白对人权问题没有善恶立场后,被英国议员当面斥责“缺德”。(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163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自去年年底以来,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受到的冲击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近日美国出口管制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更有加剧之势,华为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了除贸易战外,全球每日关注的另一大焦点。

在美国商务部5月16日正式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单后,连锁反应相继涌现。华为产品供应链的多家大企业纷纷宣布遵守美国新规定,与华为切断业务;同时多家外国通讯商暂停预定华为新款手机。霎那间舆论四起,有人对华为前景感到消极,认为华为挺不过这关;有人表示不理解,觉得美国不应该向华为封锁技术。但也有中国问题专家称,华为是“犯罪企业”,美国政府早该惩治。

那么,华为到底做了什么让美国如此焦虑,美国为何要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抛开美国不说,华为为何也被出口大幅依靠中国市场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拒之门外,无法参与两国的5G建设?而要想了解这些问题的本质,找出华为为何走到今天四面楚歌的地步,首先要介绍一些有关华为备受争议的几个点。

华为是私企还是国企引争议

近年来,西方国家对华为的官方背景和安全隐患的质疑声浪一波接一波。以美国为首的国家担心,中共政府会利用华为设备,在国外进行间谍活动。

尽管任正非正在试图证明华为是一家独立于中共政府的民营企业,不受中共的控制,而且华为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展现自己公开、透明、值得信赖的形象,但收效甚微。

“华盛顿自由灯塔”说,华为被中共政府称为“全国冠军”企业。这是中共给国有实体指定的官方称号,这表明,这家生产路由器、手机和其它设备的企业集团是中共国家指导的经济政策(包括收购外国技术)的关键因素。

4月15日在“社会科学研究网”(SSRN)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公布了华为员工股份所有权的私有制性质,再次引发针对华为所有制的争议。这份报告指出,华为的股权结构显示,创始人任正非拥有1%的股份,其余99%全部为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简称工会)持有,而在中国,工会是由政府掌控的,因此华为的实际所有者很有可能是中共政府。

华为员工股份所有权到底是真是假,到底华为是任正非所说的“百分之百的私企”,还是实际由中共政府控制的国企,引发质疑。

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的中国安全分析师瑞克·费舍尔(Rick Fisher)表示,公众需要意识到,华为声称自己是一家私营公司,这是虚构的。

“华为是在中共军队的帮助和鼓励下成立的,并且一再显示出它服务于中国(共)的军事和间谍目标。” 费希尔说。

据英国《卫报》报导,评论员、前记者李大同(Li Datong,音译)直言不讳地说:“对华为有太多怀疑。”

“华为能够扩大并占据市场的大份额,人们想知道其背后还有什么其它力量在支撑?(其实)每个人都知道答案。” 李大同说。

《纽时》:华为的灵魂中浸透了共产党文化

《纽约时报》称,撇开一直引发激烈争论的所有权和政府控制问题不谈,华为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源自其内部冲突。在其核心层面,从它的组织结构到培养员工忠诚度的方式来看,华为与中国共产党非常相似。华为的灵魂中还是浸透了共产党文化。

在一本介绍华为的书中直接就写到“在这个几乎没有多少商业管理思想和经验的国度,中国的企业家所能依托和运用的管理哲学,基本上是(中共)传统的政治文化和政党文化。”

报导称,华为的结构与中国共产党惊人地相似。其中一点是,它们都由七名高级官员组成的小组领导。华为将自己的管理培训项目称为“中央党校”,共产党培养未来干部的机构也叫这个名字。

在团队建设和培养忠诚这方面,任正非拿来了共产党的自我批评体系,让干部们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共产党一样,华为的自我批评会议被称为“民主生活会”。

华为还会定期举行仪式,从董事会到公司高管都要宣誓保持诚信,共产党也是如此。曾在军中当工程兵的任正非还将军事文化注入华为。他有时会把重大商业交易称为“上甘岭”,指的是朝鲜战争期间中、美军队的一场交战。

他说,“上甘岭”的终极目标是超越美国对手。他在2012年的年度寄语结尾处写道:“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这是借用了一段关于中共军队越过鸭绿江与美国和韩国作战的歌词。

《纽时》称,华为咄咄逼人的企业精神——被外界和公司员工称为“狼性文化”,高管们称之为“奋斗文化”——也源于共产党文化。十年前,一些员工自杀事件让华为见诸报端,对此,任正非说:“我说奋斗怎么了?我们全是向共产党学的。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华为不受中共控制?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一次在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表示,华为绝不会参与间谍活动,绝不会安装后门。即使被中共的法律要求,华为也将坚定予以拒绝。

但任正非的定心丸似乎作用不大,英国《卫报》称,和所有在中国运营的公司一样,华为除了向中共国安提供信息外别无选择。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已经做出明确规定,所有的组织和个体都要对国安部的情报工作提供协助和合作。中共的反间谍法也规定,所有公司和公民都必须提供信息,不得拒绝。

“事实是,在中国没有一个公司能够避开这一点,”李大同说,“无论你是国有还是私有,你都必须做政府要求你做的事。如果你拒绝,你的业务就完蛋了。”

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克·沃纳(Mark Warner)表示,有充分证据表明,没有一家大型中国公司独立于中国(共)政府和共产党,被中国(共)政府和军方推崇为“全国冠军”(企业)的华为也不例外。允许华为加入美国的5G基础设施可能会严重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并使关键供应链面临风险。

《国家利益》指出,过去,中共一直被指控,其在运营受政府控制的“私人”公司,并在软件和组件中故意制造“后门”漏洞,这些产品在国外销售,用于民用,私有甚至防御目的。

英国外交政策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5月份发布的一份有关华为的报告称,华为虽然试图向西方公众保证,他们绝不会代表中共进行间谍活动,但媒体报导及美国司法部对华为的指控却异常的多。2019年1月,司法部在其公布的起诉书中所罗列的一个指控是,华为根据公司政策制定了一套奖励办法,奖励那些从竞争对手那里窃取机密信息的员工。

多方资料揭示,华为实际是私企名义面纱掩盖下的中共国家主导企业。华为不仅参与打造中共的网路防火墙,承包中共公安部面向全国的监控工程,也对外输出网路监控,而且还大举盗窃海外情报,更是中共对外扩张的网路武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23日告诉CNBC新闻,尽管华为极力否认,但该公司确实在与中共政府合作,任正非对此说谎,没有告诉美国人民和世界真相。

“如果你是一个(中共)国家主导的企业,你直接接受中国(中共)政府的补贴,难怪‘机会’都是你的。”他说道。

蓬佩奥之后在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采访时还表示,华为与中共政府的这种深层次的关联“存在于它们的政治经济运作方式中”,“这在美国非常不同。这是美国总统从华为中所看到的威胁”。

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抓捕后,中共对加拿大从威胁上升到拘捕加国公民,企图利用人质外交逼迫加拿大放人。而这正是深刻反映了中共与华为的密切关系。中国学者也看出了这一点。大陆知名金融学者贺江兵周三发推文调侃说:“你见过一国外交部跟打鸡血似的天天为一个‘民企’战狼式的外交么?你见过一国之力为一个民企财务官官司把另一国两个公民判死刑、抓两人么?你见过一国官媒为一民企集体持续打鸡血么?”

美国有证据只是还没有公开

美国多次指出,华为与中共关系密切。华为则回应说,美国未能拿出证据。但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4月20日披露,美国情报界指控华为是由中共国家安全机构资助。

报导称,这样的证据是存在的,只是还没有被公开。报导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指控华为接受来自中共国安机构的资金,比如国家安全委员会(China’s 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中共军队(People’s Liberation Army)与中共国家情报网(Chinese State Intelligence Network)等安全机构提供的经费。

报导还引述消息指,美国情报界称,对华为的政府支持资金是由中共主要执行间谍行动的中共国安部批准。知情人士还表示,只有最高级别的英国官员才能看到美国CIA的情报。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美国情报官员表示,至少自2014年华为企图通过一家美国国防承包商获取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信息后,华为就已代表中共情报机构在行动。如果华为那次成功的话,美国还无法察觉。

华为还与一家名为广州博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Boyusec)的中国网络安全公司有密切合作。2017年11月,三名Boyusec员工被美国联邦大陪审团起诉,涉嫌对三家公司(其中包括两家美国公司),进行网络攻击。Boyusec被指与中共情报机构国家安全部有不对外公开的秘密合作关系。

在2014年,美国情报机构内部报告称,华为通过骇客入侵一家美国路由器公司关键软件的详细信息,而使该公司受损。

美国多次指出,中共会通过在华为设备上安装后门,从而更加容易的在海外进行间谍活动。华为对此表示否认。

但全球第二大移动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坦承,早在几年前就发现由华为供应给沃达丰旗下意大利业务的设备出现后门。

根据彭博社所看到的2009和2011年沃达丰的安全简报文件以及知情人士的消息,该公司发现,华为设备所设的隐藏后门,容许华为在未经沃达丰的许可之下,接触该运营商在意大利业务的固网网络(Fixed-line Network),而该系统为数百万企业及家庭提供网络服务。沃达丰曾在2011年要求华为拆除家庭互联网路由器中的后门,并得到华为的保证,称问题得到解决。但进一步测试显示,安全漏洞仍然存在。(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5-30 9: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