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多重因素下 华尔街开始远离中共

图为示意图。 (AFP)

人气: 126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自从川普入主白宫后,白宫决策受华尔街的影响程度大大降低。美中贸易战开始前后,华尔街与中共之间更出现疏远迹象。目前,中美贸易战有向金融战发展之势。有分析认为,一旦金融战开始,华尔街料与中共分道扬镳。

美国的金融掌控在华尔街手中。华尔街过去20多年来一直在帮中共输血,华尔街巨头通过向美国人兜售中企股票等,让巨额资金涌向中共。同时,华尔街向中国企业提供首次公开募股、收购美国企业及房地产的咨询服务,赚取大量利润。

分析:华尔街将与中共最高层渐疏远

在美中贸易战之际,有消息指,与华尔街关系紧密的王岐山、朱镕基派系的金融官员失势,王沪宁为代表的文宣官员在中南海大行其道。

对此,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王沪宁应对贸易战就是文革那一套,用重温“长征”,用毛泽东思想来应对贸易战。比较务实、懂金融、懂华尔街运作的王岐山、朱镕基派系的官员被边缘化,这将加速中共与华尔街脱离的进程。

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2008年出任主管金融和商贸的副总理,曾多次主导中共对外商贸谈判;因多年担任中美经济谈判的主要代表,王岐山与美国众多财经要员有过面对面的接触,在华尔街有深厚的人脉。王特别与美国前财长亨利‧鲍尔森(Henry Merritt “Hank” Paulson,Jr.)相识多年。

鲍尔森是美国有名的亲共代表人物之一,被多名中共高层称为“老朋友”。鲍尔森从1992年就开始跟中共打交道,二十多年间,前后共百余次前往中国,尤与王岐山交厚。

进入美国财政部之前,鲍尔森在高盛集团工作了32年,在高盛1999年上市后成为公司CEO。2006年7月至2009年1月,鲍尔森在小布什政府担任美国第74任财政部长。

鲍尔森在其《与中国打交道》一书中,披露了他与中共高官们交往的经历。书中说,鲍尔森与王岐山有近15年的交情,两人密切合作多次。

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要求政府对华尔街施压

除了中共高层间出现的问题之外,华尔街与中共的密切关系也面临来自美国内部的压力。

美中贸易战升级后,5月下旬,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接受港媒专访时表示,希望能把中国企业赶出美国资本市场,直到中共政府同意作出根本性改革为止。班农指控华尔街为中共的投资者关系(Investor Relations)部门,必须马上停止协助中国企业到美国上市集资,亦要求美国退休基金和保险公司停止在中国投资。

他更要求美国证监会(SEC)调查明晟(MSCI)指数编纂公司和其它指数公司,是否协助中共讹骗美国投资者。

明晟(MSCI)指数编纂公司(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又译为“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它是美国金融领域中的全球指数提供商,其旗下编制了多种指数。MSCI指数是全球投资组合经理采用最多的基准指数。

班农曾多次在演讲中披露,美国大企业是中共在美国的游说力量,华尔街是中共在美国的投资人关系部门。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华尔街以让美国股市崩盘和美国经济来要挟川普总统与中共达成贸易协议。这些人是没有注册的外国代理人。

传美政府将对华尔街MSCI施压

除了班农的警告之外,近期,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撰文引述美国财经媒体福布斯消息指,华盛顿准备和中共摊牌,一是准备用增加关税应对人民币贬值,二是表明将向MSCI和彭博巴克莱全球综指施压,将中国A股踢出指数。

何清涟认为,如果川普总统能够向MSCI和彭博巴克莱全球综指(彭博指数)施压,将中国A股踢出全球股市指数编制,将对中共形成不小的打击,打击对方资本市场的吸金能力,就是展开金融战的前哨战。

《纽约时报》5月29日报导说,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议员对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和主要股指上的表现越来越怀疑。

今年4月,包括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在内的一个两党参议员团体致信政府,呼吁要求在美上市的一些中国公司提高信息披露,称这些公司构成国家安全风险,并参与了人权侵犯行动。

信中点名海康威视公司。海康威视是MSCI股指的一部分,其投资者包括瑞银、摩根大通以及加州和纽约教师的公共养老基金。

“如果美国人知道,他们的退休金和其它投资资金正在资助与中国(中共)政府安全机构和恶行有关的中国公司,他们很可能会感到非常不安,甚至愤怒,”信中写道。

华尔街持续帮中共输血的方式

MSCI最近几年,帮中共金融市场输入了很多资金。

2017年6月20日,MSCI宣布,将中国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

2018年6月1日,中美贸易战开打之际,MSCI指数按照2.5%的纳入比例将A股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被外界称为全球指数编制公司老二的伦敦交易所旗下富时罗素亦正式将中国A股纳入“富时全球股票指数系列”(GEIS)。

彭博指数随之宣布,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将被纳入该综合指数。

何清涟的文章表示,上述这几家公司的决定为中国带来巨大的外资流入,缓解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困境,堪称中共的“贵人”。

文章认为,这三大机构(MSCI、GEIS、彭博指数)的承认,等于为中国国内投资者视若畏途的A股,以及不被看好的中国国债进行信誉背书,直接影响全球资本流往中国。

2018年9月3日,MSCI将中国A股的纳入比例提高到5%。

2019年2月28日,MSCI宣称将把中国大型股在其指数中的纳入因子从目前的5%提高至20%。

路透社报导说,MSCI把中国A股在其全球指标指数中的纳入因子提高至现在的4倍。此举可能吸引超过800亿美元的新外资流入中国。

报导称,近年来,中国公司通过美国金融市场筹集了数百亿美元。

6月3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史帕丁(Robert Spalding)接受英文大纪元专访时透露,中共需要美元来发展经济,因为它们需要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购买资源,从事生产、制造和建设。它们如何获得美元?一方面通过向美国和其它国家出口货物,但是现在,大多数公司因关税问题,把制造业转移到其它国家。

史帕丁说,能获得美元的另一种方式是什么?就是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出售金融工具。

史帕丁说,华尔街帮助中共出售(金融资产)时的说辞是,中国经济多年都是两位数增长,现在是6.5%,你在那里投资是有保障的,此外,因为它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他们还暗示中共政权会保障你的投资。

史帕丁认为,而真实情况是,中国的银行坏帐、公司坏帐太多、无力偿还,就像我说的那个收紧的拳头,我认为下一步中共就会收紧西方公司的资产,(从而导致更大资产外流)。

中国概念股前景差 分析:华尔街收益面临减少

随着华为被美国制裁,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面对的不明朗因素大增。中企为了规避风险,有的开始撤出美国市场。中芯国际在美国退市、阿里巴巴准备到香港第二上市的传闻,都可看出这个趋势。

中共国企控股的中芯国际5月24日晚间宣布,中芯国际已通知纽约证券交易所,申请将其美国预托证券股份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并撤销该等美国预托证券股份和相关普通股的注册。在退市消息中也有“补白”:将保留美国场外交易市场。

5月底,彭博社报导,传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考虑最快下半年申请到香港作第二上市。

阿里巴巴已于2014年9月19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与此同时发生的现象是,大量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融资后,股票常跌破发行价。

今年5月17日,中国新零售咖啡连锁品牌、星巴克(Starbucks)的中国竞争对手“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上市。

登陆美股第四个交易日,瑞幸咖啡就跌破发行价17美元。

2018年12月19日,大陆财新网报导,在美股上市的中国企业里,跌破发行价的企业占六成。至12月19日前,在38家在美国上市(IPO)的中企中,有23家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破发率为60.53%。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随着美中贸易战向纵深发展,预计未来去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从美国能圈到的美元也越来越少。过去,华尔街大银行一直通过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赚取佣金,未来这方面收益会减少。这也会对中共和华尔街的关系造成影响。

美财长姆钦对中共转态的背后

具有浓厚华尔街背景的现任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钦(Steven Mnuchin),随着美中贸易战的进程,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在担任财政部长之前,姆钦在美国从事金融工作三十余年。姆钦1985年进入高盛,是高盛的投资银行家,在高盛工作了17年,并曾是高盛的首席信息官(CIO),同华尔街各方关系紧密。

2018年5月初,中美贸易谈判第一回合在北京登场。当时主张与中共妥协的“温和派”姆钦与强硬派纳瓦罗发生了争吵。

姆钦曾公开表示,中共向国际竞争者开放汽车市场和金融服务领域的举措,可能足以缓解川普政府的贸易担忧。在棘手的中兴通讯问题上,姆钦表示,美国无意“让中兴破产”。

在这次中共毁约事件之后,姆钦的态度越来越向强硬派靠拢。

在今年5月3日,美方收到中共发来的外交电报,对长达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做出重大修改,这些改动令中美持续数月的谈判前功尽弃。

之后,姆钦多次坚称,如果中共想要重回谈判桌,必须基于5月初在双方谈判破裂前的文本基础上。

姆钦还表示,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对”的协议,“我们(美国)将继续进行关税”。

李林一认为,姆钦态度的变化,显示华尔街对中共态度,正逐渐变得强硬。

中共与华尔街关系转差的几个细节

华尔街与中共之间的密切联系,早已大不如前。

在美中贸易战开始后的2018年9月,中共当局曾邀请美国主要金融机构负责人赴京,参加“中美金融圆桌会议”。传受邀方包括黑石集团、花旗集团、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高层。

《纽约时报》报导称,华尔街高管在北京与王岐山会晤,试图缓和美中贸易战。但似乎很难取得效果。出席这一金融圆桌会议的代表身份也暗示出一个不详的信号,一是多数代表缺席,二是层级有限。

据报导,由于会议是在匆忙之间召开的,受邀的华尔街顶级管理人员多以“时间仓促”为由缺席。大多数公司都派出了一位高管。

9月16日,摩根士丹利国际业务负责人弗兰克‧佩蒂加斯(Franck Petitgas);高盛总裁约翰‧沃尔德伦(John Waldron);黑石集团排位第二的执行官乔恩‧格雷(Jon Gray)仓促地与中共现任、前任的高官及银行高层主管会面。

9月17日,这组人员与王岐山见面。

《纽时》引述分析指,华尔街与白宫“过去行之有效的关系,过去行之有效的公式,现在却行不通了”。

华尔街与中共关系转差的另一个细节是,鲍尔森本人也罕见对中共提出批评。

鲍尔森2018年11月7日在新加坡出席“彭博新经济论坛”(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时发表讲话。他认为美中关系呈螺旋式下滑趋势与美中的利益渐行渐远有关。在华盛顿一个共识正在形成,中共越来越成为美国的长期敌手。

鲍尔森还批评了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7年来在经济领域的种种做法。他认为很多措施“非常不公平”。他还称,他支持川普总统改革世贸组织的提议。

鲍尔森当时的态度与他在《与中国打交道》一书中对中共及其领导人的吹捧大相径庭。

华尔街与中共渐疏远的另一个例子是黑石集团的主席斯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A.Schwarzman,中文名:苏世民)。

据《金融时报》报导,苏世民被认为是现在华尔街美中之间的“牵线人”。

但苏世民给中共与川普之间“牵的线”经常出问题。

2018年9月份,苏世民展开的微妙外交活动遭遇了惨败。就在中共贸易副部长王受文启程前往华盛顿的两天前,川普宣布,他将兑现自己的承诺、对半数中国输美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王受文立即取消了他的访美计划,此后中美之间的正式贸易谈判实际上被冻结了两个月。

熟悉苏世民的四名人士称,此事是一年多来,苏世民第三次没能兑现承诺,即撮合他的北京朋友跟他的白宫朋友会面。

2017年7月,他曾帮助安排川普和中共首席谈判代表汪洋会面。汪洋在白宫等候之际,川普取消了那次会晤。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随后在2018年3月初,他试图安排到访华盛顿的刘鹤到椭圆形办公室会晤总统。川普拒绝会面。

文章还透露,苏世民在清华大学就他的苏世民书院项目谈判时,一个争论点是谁将管理其4.5亿美元的捐赠资金。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苏世民最终同意将5000万美元委托给清华大学的捐赠基金,但前提是清华大学必须保证每年8%的回报率。

有些中共官员觉得这一要求高得不合理。“这是不信任之源,”一名官员表示。“清华大学觉得这不公平。”#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6-11 3: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