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共押注美国大选 恐再误判形势

专家指,中共密切关注美国总统川普2020年的竞选进展,这恐使中共再度误判美方形势。图为2018年4月4日,川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79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中两国正在准备重启贸易谈判,因中方密切关注川普(特朗普)总统2020年的竞选进展,以及中方贸易谈判代表在国内受压,有观点认为,中共恐再度误判美国形势。

美中高级谈判代表将于本周通话,试图重启自5月以来陷入停滞的贸易谈判。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底在日本大阪举行川习会,双方同意贸易战暂时休战,并重启谈判。

彭博社周二(7月9日)报导说,悲观主义主导了上周在北京的十几名中共官僚、政府顾问和研究人员的对话。大多数认为,川普的选举策略是美方在短期内达成交易的最重要因素。

“川普的最大目标是在2020年再次当选,”中共前商务部副部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的魏建国表示。“他的所有行动都是针对它的。”

许多中共官员不愿意公开讨论2020年的美国大选,因为担心他们可能被指责为俄罗斯式的干预。

他们对川普的政治演算可分为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川普必须在2020年达成协议,以取悦他的选票基本盘,所以,川普最终将满足北京的要求。

另一种观点是川普会在竞选活动过程中拖延贸易谈判,特别是如果美国经济和股票市场能保持下去,因为考虑到竞选对手民主党人也基本上对中国(中共)持同样的强硬态度。

彭博社报导说,实际上,一些中共官员认为,川普会给他们比民主党更好的交易。因为川普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在他赢得连任后,他会愿与中国交朋友、而不是继续战斗。

“中国人和(中共)智囊团对民主党和希拉里的印象不好,”前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说。“而川普的最大问题是他不可预测,他不会总按照说的出牌,但他给人的印象是——他是一个可以交易的人。”

不过,中共圈内也有不同的意见。“我不认为习近平希望川普再次当选,”国务院外交事务顾问、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说。“换任何一个民主党人都不会像川普那么直截了当。”

这两种意见凸显中共内部对美贸易政策的不同理解。有评论员指出,中共可能再次误判川普以及贸易战形势。

评论员:中共或再次误判川普

在2018年美中贸易战燃烧8个月后,美国《华尔街日报》曾刊文说,中共对贸易战出现了三大误判:一是中方认为川普首先是商人,其次才是政客;二是中方错误地认为美国财政部长是重要的对话者,而实际上川普更愿意听取白宫里强硬派幕僚的意见;三是中方没有意识到美国和全球对中国在贸易和经济领域赢者通吃的策略日益加剧的不满情绪。

这三大误判的条件若放在现在的形势下分析,仍然适用。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表示,对川普得有几个前提性认识:首先,他当选的是美国总统,虽然改变中共的政治体制不在他的首选项上,但在贸易战触动中共特权阶层利益、若引发中共政治危机连锁反应,他也乐见其成。

其次,无论美方的贸易主谈人是鹰派,还是鸽派,最终拍板决策的都是川普本人,但他身边的鹰派人物越来越多。

刚刚上任的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是退役空军准将大卫‧史迪威(David Stilwell),是川普政府再次增加的对华鹰派重量级官员。

史迪威加上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代表美国外交、国安以及经济(贸易)政策全由鹰派包揽。

最后,川普是个善于妥协并善于进攻的务实者,在谈判中具足典型的美国人风格。简单地讲,就是一切都摆在桌面上来谈。在对中国两大通讯设备商中兴、华为的问题上,他都曾表态可以谈,这只是川普的做事风格。

“如果外界理解成川普把华为当筹码,可以这么说;但若以为川普会轻易放生华为,那绝对是误判。”朱明说。

他表示,在6月底的川习会结束后,川普就华为问题答记者问,说得很含蓄,但已明确华为问题是一个复杂的情况,美国国家层面以及情报界对华为非常关注,美国知道华为很多事,但现在还不适合说,所以,要把华为留到最后来谈。

传中方谈判代表在国内受压

当然,无人能预料2020年美国大选会发生什么,但大多数中方人士都表示,需要为美中长期贸易战做好准备。

中方认为,最大的问题是美国要求中方必须有执行机制——要有实际改革国有企业和知识产权的做法,不同意在中方口头答应的情况下就取消加征的关税。

而习近平若接受任何不取消关税的协议,在政治上或被视为不可行:中国共产党内的民族主义者正向他施压,要求他避免签署一份让人想起中国与殖民国家签署的“不平等条约”。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日前的社论中已发出强烈的这一信号,指“投降者”希望中国“成为美国的附庸,被美国控制和为美国工作”。

中共国务院顾问、中国和全球化中心的创始人王惠尧表示,这一插曲已经削弱了中方贸易谈判代表的话语权。王透露说,当协议文本草案在政府内部传看时,中方谈判代表受到其它部门的抵制。

对川普政府的人员配置,王惠尧认为,川普在给鹰派足够的斡旋空间,主要是军方和国家安全官员。

白宫官员周二(7月9日)证实,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与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商务部长钟山进行电话会谈,美中双方继续就解决悬而未决的贸易问题进行谈判。

这是中方首次出现两个谈判代表的影子,过去都只出现刘鹤一人的名字。

朱明表示,基于中共仍密切关注川普2020年的竞选进展,加上刘鹤在国内受压的传闻,中共恐再次误判川普以及贸易战形势。#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7-10 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