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关于“旅行泡泡”的那些事

新西兰惠灵顿风光。(戴兵 / 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杨裔飞综合报导)由于疫情影响,澳洲人出国旅行尚未放开。在现有条件下,澳洲开始对周边疫情不太严重、防疫措施比较有效的国家,逐步以名为“旅行泡泡”的安全旅行圈方式部分开放了本国的旅游市场,以期刺激澳洲备受疫情打击的旅游行业及其相关行业。

旅行泡泡”的说法对许多一些人来说,可能乍听之下感到一头雾水。那“旅行泡泡”到底是什么?

“旅行泡泡”

在英文语境里,“泡泡”常被人用来形容一个相对安全、宁静、在内可以自由行动、对外又可以观察外面世界的小天地。比如有人会说,我昨天坐在我的“泡泡”里放松了一天。也有人会说,世事太纷杂,我宁可躲进我的泡泡里。所以“泡泡”在一些人眼里就是一个封闭的理想空间。不过“泡泡”也不都是代表美好,就像莎士比亚不朽的名剧《麦克白》(Macbeth)中描述的,当巫婆们对着大锅里正冒着泡泡的毒药作法时,念念有词:“double, double toil and trouble,fire burn and caldron bubble”,意思是说这些泡泡正酿造着双倍的纷争和险境。也有人把莎士比亚这句诗里的“double, double”换成“bubble,bubble”来表达一种困境。

“旅行泡泡”说白了就是一个安全旅行圈计划,显然,“泡泡”是脆弱的,在“泡泡”内外的所有人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否则“泡泡”无论从哪一边被戳破,所有的事情就都成了“如幻泡影”。

“旅行泡泡”对谁开放?

首先获准进入“旅行泡泡”的国家是新西兰。目前澳洲单边对新西兰游客开放。澳洲政府正在与新西兰政府协商,澳洲人有望今年在年底或明年年初飞往新西兰旅行。

今年4月,澳洲与新西兰“跨塔斯曼旅行泡泡”的安全旅行圈的构思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经过多方协商和筹备,澳洲的新州、首都领地和北领地于10月16日对新西兰游客开放。这是自疫情开始澳洲关闭国门数月后首次对国际游客开放。

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澳洲正在与一些亚洲国家谈判,有可能将把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甚至中国的部分地区列入下一步“旅行泡泡”中,来自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游客将无需检疫隔离。

莫里森说,虽然国家内阁会议上会讨论这一议题,但并不会做出决定。他说:“我想,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地推进。”

成功的“旅行泡泡”需要各方的配合和努力

如何让这个灌注了多方心血、凝聚了大家出游希望的旅行计划取得真正的成功,让更多人可以在“旅行泡泡”里享受有限的出行自由和乐趣呢?

澳洲知名旅游网站Traveller.com.au最近刊文对“旅行泡泡”表示了欢迎,并列出了“旅行泡泡”成功所需要各方配合的因素,同时提出了建议。旅游业界还呼吁政治家们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要勇于担当,尽早多开放安全旅行圈,刺激旅游业复苏,拯救本国经济。

“旅行泡泡”需要更多的真诚和信任

每一个参与的成员国需要向其他参与国保证遵守游戏规则,成员国不会允许疫情控制记录不佳的国家的游客入境。

这就排除了目前疫情严重的欧洲和美国,起码在可预见的将来是这样。

澳洲希望与亚洲国家建立起旅行合作关系,亚洲国家也有同样的想法。从目前来看,澳洲人和新西兰人可能是疫情期间允许进入亚洲国家安全旅行圈的唯一的西方游客。

参与国需要向自己的民众提供清晰、随处可见的指引,告诉他们在安全旅行圈里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在澳洲与新西兰刚刚开始“旅行泡泡”时,由于没有清晰的指引,来自新西兰的首批游客擅自进入了当时尚未参与“旅行泡泡”的维州和西澳,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和干扰。

“旅行泡泡”需要政治家们的意愿和勇气

“旅行泡泡”需要政治家们的意愿和勇气,这是最困难的因素之一。说起来可能有人会有不同意见,但是似乎控制中共病毒疫情方面做得越好的国家,要让他们重新放开国际旅游难度越大。

原因很简单:过去这几个月堪称是史上少见的关键时期,政治家们有许多得之不易的成果需要好好保护,还有许多政治资本要切分,处理不好会影响到将来的竞选能否成功。

国际“旅行泡泡”容易受到政治决策变幻莫测的影响。这对已经病入膏肓、有些人说濒临死亡的旅游业来说,真是坏消息。

“旅行泡泡”需要有足够的强度才能保持不破

在目前如此不确定的时代,没有什么具有确定性,也没有什么无风险旅行一说。然而总还是需要那么一点确定性,将风险控制在人们能够接受的水平,才能保证游客们有足够的信心走入“旅行泡泡”。

比如说,新加坡就明确表示,一旦在“旅行泡泡”协议期内爆发中共病毒疫情,该国政府将主动把泡泡的气放掉,亦即暂停游客进入。不过一旦泄气,再重新鼓气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确实,对于政治领袖们来说,现在缺乏有效的疫苗,那么他们想要自己的泡泡保持什么程度的完美呢?他们能够容忍有多少例病例出现呢?泡泡两边的政治家们,一旦泡泡被扎破或出现更糟糕的情况时,他们准备如何应对出现的问题呢?

“旅行泡泡”需要及早实施

“旅行泡泡”推出的时间越晚,这一举措对疫情下备受摧残的经济的帮助就越小。澳洲的邻国——新西兰、斐济和太平洋地区其他岛国,他们的经济严重依赖旅游业。

旅游业占新西兰经济的20%。这么一个仅有500万人口的国家,仅靠国内旅游是无法长期支撑起旅游业的。其实澳洲未对“旅行泡泡”开放的西澳、昆州、塔州,也是一样的局面。它们都需要外来游客振兴旅游业。

对于斐济来说,情况更加严重。旅游业占了这个美丽的岛国的国民收入的40%。

对于政治领袖们来说,是时候做出决定了,为了他们国家脆弱的经济和旅游业,需要走出他们所称的“COVID-19(中共病毒)死胡同”,尽早承诺加入“旅行泡泡”,否则将面临长期的财政打击。

“旅行泡泡”需要解决旅行医疗保险和安全等相关问题

“旅行泡泡”其中一个未决的问题是旅客旅行医疗保险问题。也就是说,参与国政府如何保障其公民在万一感染上中共病毒的情况下能在旅行国或回国后有医疗保险支付医疗费用。

澳洲目前与一些国家签署了互惠医疗协议,但可能需要订立更多的互惠协议。这些措施将保持“旅行泡泡”的开放和维持成本。

导致成本增加的因素包括在机场进行的大规模的病毒检测。这种检测类似于美国911袭击后极度严格的安检措施。它们正在成为国际机场新的财务负担。

同时,当局还必须使旅行过程尽量流畅,以免出现游客们根本不愿出国旅行的局面。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在大机场和其他地方,复杂的卫生措施的一个后果就是可能带来安全隐患。毫无疑问,恐怖份子们会愿意利用疫情带来的国际旅行中的安全漏洞的。◇

了解更多澳洲即时要闻及生活资讯,请点击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