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揭秘俄超强防疫部 有特效药?

人气 21443

【大纪元2020年02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现在瘟疫还在蔓延,海外都觉得情况比较紧张,但是在大陆当局一声令下,全国不仅很多地区复工,连不少大型超市、旅游景点,都恢复营业。

不怕死!大陆多省公众欢聚如常 中南海开万人大会

21日,在四川广元的利州广场,人们享受着阳光,很多人却没有戴口罩,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喝茶。

在江西瑞金的一个城镇上,人们上街赶集,好不热闹,口罩也不见太多人戴。

22日,有北京网友上传香山的照片,显示去香山的路上车龙浩荡。

同一天,河南郑州的胡辣汤饭馆,人气旺盛,门外排起长队,也许是许久没吃到胡辣汤的河南朋友,想饱享一下近日难得的美味。

还有上海的美国超市Costco,大陆译为“开市客”,里面也是人头攒动,大家排队买货买吃喝,门外停车场找个位置都很难,只是从画面看,好多人都还戴着口罩。

另外,著名的杭州西湖,也有约五千人在22日这一天游览,车位基本停满,这一天杭州天气也不错,气温近20摄氏度,一部分市民嫌热,干脆摘下口罩,玩个痛快。

除了各地民众出来恢复工作、恢复游乐、恢复购物,大陆权力核心也主动“复会”,在2月23日,召开了有约17万人参加的电视会议,比较辣眼睛的是,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七常委,都没有戴口罩,而在主会场下面坐着的党政军各级领导,却戴着口罩,还有外地的官员视讯与会。

但是在这场大会上,中共最高领导人却说了跟当前复工形势格格不入的实话:这是中共执政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这句话我们昨天的节目也介绍了。

西藏新年被禁宗教聚集 却遣“百万警”零距离“服务”

不过,除了内地省份高调复工复业,在大陆另一个地方的气氛,却与习近平在会上讲的这句话,气氛对接。虽然那里自从新病毒瘟疫爆发以来,只有1例确诊的输入病例,而且已经治愈。那就是西藏。

西藏是全中国受瘟疫影响最轻的地区,而且众所周知,西藏是个信佛的地方,每年大年初一,藏人都会按习俗去寺庙。2月24日,是藏历2147铁鼠年的大年初一,但这一天,西藏人去寺庙的活动被禁止了。

政府是以“防疫”的理由禁止聚集,这是40年来的第一次。同时,当局还在今年1月发起“百万警进千万家”的活动,声称要“零距离为人民服务”。

按理讲,既然要防疫,这种走街串巷的活动,也会是病毒传播的机会。因此,藏人对此很不满意。在台湾的藏人行政中央官员达瓦才仁对《自由亚洲》透露:这是当局用防疫的名义,加强监控,今年以防疫为名把整个西藏弄成类似军事管制的地方,2、3个人在乡下聚在一起都不行。

藏历初一这天,达瓦才仁跟西藏的亲友通话,都说本想试试,但刚出门就被挡回来,他们只能是遥遥的对着寺院叩头。

而对于“百万警进千万家”,大陆公安部长赵克志倒是曾亲口解释说,这是为了深入开展所谓“矛盾纠纷大排查大调处”,“从源头上预防群体事件”。达瓦才仁说呢,这些事其实就是各种名目消耗藏人的意志。现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之前在西藏担任党委书记的时候,还鼓励汉藏通婚,通婚比例都算入政绩。

以上,我们用西藏的例子对比了中国内地北京上海四川的情况,我们能明显看到政策的不同。西藏本身感染不多,但管得很严,内地省份瘟疫流行,但是人们已经走走逛逛,吃吃喝喝。

瘟疫真好转了?武汉“半解封”收回成命

那么,瘟疫是不是真的好转了呢?时事评论员邢仁涛的观点有些不同。他认为,复工,恰恰是因为防治失败,新病毒已经扩散开,继续这种遍地封锁已经没有意义,而且还影响生产,与其继续封下去造成更大问题,不如恢复运转,至少能避免马上崩溃。

在全国陆续复工复业的同时,作为本次瘟疫中央的湖北省,是个例外,封闭措施仍很严格。

当地时间2月24日,当局一度宣布,在武汉的外地人,还包括为保障瘟疫防控城市运行和生产生活,以及特殊疾病的人,可以“错峰出城”,相当于给武汉半解封。但很快,到了当天下午,政策一下180度回转。根据武汉市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外地人可以出城的消息,是武汉市交通防控组发布的,但是没有经过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的同意,所以通告无效。

解封,对武汉人来说,应该不是坏事。但是解封的消息刚一出来的时候,外界的解读往往是担心比较多。因为担心城内万一有被感染的人出来,又会传播病毒。不过当局这种“出尔反尔”的政令,也会让人发觉管理上的漏洞。

武汉公安上千病例 出院老太:人没死就装尸袋

在瘟疫的封闭管理中,很多公安人员也扮演重要角色。我们昨天报导了有其它省份的大批公安去湖北支援,这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封闭措施需要更多人手。

海外《大纪元》24日报导,他们获取了一份湖北省《新冠病毒防控简报》显示。截至2月20日,包括确诊、疑似的人在内,湖北省公安内部已经有一千多个病例,还有4个公安因感染新病毒身亡。但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这是一个公开数据,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更多。

在武汉姓一位姓张的先生接受新唐人电视的采访,他透露了公安在武汉还会做一些让外界意想不到的工作,比如开殡葬车和搬运尸体。因为都穿着防护隔离服,所以看不出里面是谁。

这位张先生还提供了一段视频,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段视频是一位刚出院的老婆婆,在车里跟人讲在医院的见闻。她说自己在医院住着的时候,身边很多人还是活着的,就直接被装进尸袋,有的怕患者传染,给人套了四层尸袋,绳子一捆。然后拖到火葬场。

这位老婆婆说,有的人抢救还是一样会死,所以干脆有的人就被裹上尸袋,直接拉走。老婆婆还说在她的隔壁病房也是这样的,她说都是自己亲眼看到,自己相当心寒。

黄石来信:医护居住难 口罩被锁起 防护服被收

最近,一位湖北黄石的女士向我们节目写信,说湖北黄石的一家三甲级医院,其领导和护士长,无视一线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

这位女士的友人,是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黄石是排名比较靠前的瘟疫重灾区。她的友人并不在呼吸传染科,但是病房内也有发热病人,都是按“疑似”对待,而且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上报,别的科室也不收。但这些病人因为有除了发热之外的其它病症同样需要住院,所以暂时还在医院内,由这里的医护轮番照料。

这些医护的上班规则是,连上7天,再连休7天。挺起来还不错,有7天休假。但问题是,黄石已经没有宾馆可住。这里也有大量医护是从省外赶去支援的人,即便是当地的,不想传染给妻儿,也会选择住外面宾馆。

可是在被订走的旅馆房间中,不乏被医院科室和其他领导全部订走占着位置的,有的领导把房间订去后给了当地认识的有门道的医护,但是没有门道的,特别是外地去的,就面临找不到地方住的尴尬。这是一方面。

还有一方面,刚才提到的这间黄石三甲医院的科室,已经有若干护士和医生确诊感染,向我们诉说遭遇的黄石女士说,他们本来是可以避免被感染的。不过,瘟疫爆发之初,他们的护士长,居然把医用一次性口罩锁了起来,不让护士拿,但是只给每人一天两个使用,说瘟疫没有那么严重。

直到该科室有人被感染,其他人向这名护士长提意见,要重视大家的防护,但是护士长还是说:不行,没有那么容易感染!口罩还是凭她本人的权力去决定分配给谁。直到科室内另一个人感染,院方才有限介入,但根本问题没有解决。

例如,刚才不是说这间科室的患者是疑似感染者吗?院方给他们做了检查后,医院领导对外就说这些人不是新病毒患者。前几天收走了这间科室医护人员的防护服,问题是,医院其它区域已经有确诊了。写信的人说,也可能是医院条件有限、资源有限,但是牺牲的却是这些医护的安全。他们只有在上班时候自己多加小心,多消毒防、多洗手,还有祈祷上苍,来换取心里的一点踏实的感觉。

当这些医护去问有关领导,能不能把这些患者的房间进行重新安排,以降低这个科室医护被感染的风险,但是那名领导的回应是:你们就知足吧,医院向我要名单,让多调一些人去防疫一线的一线,没把你们几个报上去,对你们已经很好了。

这位写信来的黄石女士还说,她认识的在那家医院科室工作的友人,觉得自己很累,不仅要和病毒对抗,最主要的是,还要面对这些人为的磨难。她提出,这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年纪大的医院领导,包括护士长,不听一线年轻人的意见,他们掌握着所有资源。

还有一个问题是,有的院领导,专业水平一般,靠家庭背景在医院混上了一官半职,尸位素餐。可是因为这种人的失职,却要赔上手下年轻医护的生命安全。直到这位女士写信给我们,她说有关造成医护感染的领导,也毫无愧疚。

女士质疑,官媒报纸歌功颂德,宣称医护有车有旅馆,但是真正覆盖率是多少?外界捐款捐物送给医护,但是一线医护能拿到手的又是多少?之所以写信给我们,她说,是因为医护不敢跟当地媒体发声,那样做,不是被医院惩罚,造成工作不保,可能因为官官相护,身边的其他人也会受连累。

这是湖北黄石这么一家医院的一个科室,一线医护日常工作的写实。听起来,他们遇到的烦心事,可能比直接处理瘟疫,更累心。

去年12月大陆“流感”爆增惹疑 达120万例

当然,一线医护之所以付出这么大,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就是瘟疫防治起步,相对有一些晚了。

有一项新的发现,中国大陆其实早在去年12月,已经有数据可以引起警惕。

根据大陆疾病预防控制局的资料显示,2017年12月,还有2018年12月,中国大陆的法定传染病病例都是总计约70万例,但是到了2019年12月,这个数字却一下高得惊人,达到170万例!比前两年同期足足多了100万。

而在2019年12月数据中的流感病例,数目是近120万例,相比前两年同期的流感病例,只有十几万,这种爆发式的增长,足以引起当局警惕。

官方文件说,是因为将快速诊断的结果作为流感确诊病例的诊断依据之一,导致流感报告病例数明显增加。但有中文媒体就质疑,是不是12月份武汉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早已爆发,但是当局迟迟没有通知公众。

相比中国大陆和其它一些国家,俄罗斯对这种新病毒的防堵,算是早的。

中疫情好转 俄却强力部门全上阵严防 说明什么?

在武汉封城之前的1月21日,相当于大陆新华社的俄罗斯新闻署就发布文件,题目是“卫生部称来自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对俄罗斯人来说是生物威胁”,这是直接引用了俄罗斯卫生部副部长(Сергей краевой)的声明。俄罗斯议员对俄罗斯卫生部副部长提问,具体针对俄罗斯公民的是什么样的生物威胁?

副部长回答说,我们按俄罗斯原文逐词翻译,所以接下来的语序可能跟和与习惯的不同,他说:我们的联邦法案第七条恰好解释了主要的生物威胁、危险,我可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列举它的(第七条)核心含义:致病生物因子性质结构的改变,甚至包括其宿主的性质和栖息地的改变。比较明显的例子,恰恰是现在正在中国由冠状病毒引的传染病。

这就是说,早在1月21日,俄罗斯卫生部就已经把中国的新冠病毒上升到生物危机、国家和人民安全的高度上了,并且已经直接引入了法律定义了。

而且,俄罗斯成立了一个“关于防御新冠病毒传播的快速反应指挥部”。一般来讲,在俄罗斯,“快速反应指挥部”这个叫法是带有军事概念的准确定义。它指挥部的主席就是俄罗斯副总理,而其它成员还包括了在医疗和防护领域的国家一级领导人,都是部长级别的。

除了卫生部长,成员中也包括了其它一些和医疗无关的人员,比如俄罗斯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俄罗斯内务部相当于中国公安部,还有外交部长。同时,也有俄罗斯联邦国民武装及紧急灾情部部长,他有权启动和调用俄罗斯境内后方所有的武装力量。

在这里可以简单科普一下,俄罗斯是全民皆兵,所有男人必须服兵役,服完2年兵役后,如果不想继续服兵役是可以复员,但是要进入后备役编制,由国民武装部来统一管理,也就是说,如果国家有需要就可以随时调用。

这个“快速反应指挥部”还有一个特别的部门,是俄罗斯联邦对外间谍情报局副局长,这个俄罗斯对外情报局,是1991年苏联解体后,由克格勃一处和前苏联情报总局合并而成的部门。原先的克格勃一处,是安全口的,重要并权威,另一个是前苏联情报总局,原本职能更多覆盖了外交部门和科技部门,还有在民间的政府中的情报组织。这个俄罗斯对外情报局由这两个部门合并,它最有价值的地方之一就是,能在国外派遣很多专业和非专业的间谍。

因此,这个“俄罗斯防御新冠病毒快速反应指挥部”,涵盖了俄罗斯很多高级别重磅部门,它所能掌握的信息是多元多方面的。因此,我们可以理解这个部门最近的一个动作,就是在2月19日,俄罗斯政府公布出来一个非常严格的“关于禁止拥有中国国籍的人进入俄罗斯境内”的法令,2月18日由俄罗斯总理签署。这个文件在俄罗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俄罗斯知名报刊《生意人报》2月19日头版刊登了这个消息,文章标题用了“史无前例”四个字。

文章中还包含对俄罗斯移民局前副局长的采访,这名前副局长说:在他的记忆中,对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俄罗斯都从来没有采取过如此全面的封锁禁令。这篇文章同时指出,这个决定让中国外交官很无奈也很难理解,因为他们看到这个禁令被通过的时间,正是中国疫情被控制了且已有所好转的情况下,俄罗斯做出了这个前所未有的决定。

但是反过来,俄罗斯一些权威人士也对中方对此的回应不理解,因为中方的回应是“我们理解俄罗斯政府采取的这个决定”。俄方有的人认为,这不符合外交规则,比如外交对等法则。

所以,综合刚才的描述,从俄罗斯政府1月21日提出新病毒是生物威胁,成立拥有众多重量级部门的“快速反应指挥部”,再到2月19日,在中共官方大力宣传疫情好转的同时,俄方却史无前例地正式下令全面禁止有中国国籍的人入境。

我们有理由认为,俄罗斯很可能掌握这种可怕病毒传播的真相,他们不敢掉以轻心。而反过来看大陆官方公布的瘟疫减缓的情况,是很值得怀疑的。

还有一个例子,此前俄罗斯派去武汉撤侨的飞机,是空军飞机,机上有俄罗斯军医及俄罗斯国防部的病毒专家,足见他们对这起新病毒瘟疫的重视。

俄罗斯应对新病毒 有特效药?

根据公开数据,目前俄罗斯是2例确诊,2例治愈。这2例都是去俄罗斯的中国游客,在1月31日确诊,2月中旬相继出院。而且俄方说,他们2人多次检测,也已经没有感染他人的危机。在目前的报导中,我们没有查到他们是具体怎么被治愈的,但俄罗斯是有自己的相关药物,只是药效,公开的信息太少。

根据有限的信息,我们能够知道。在苏联解体前,该国有一项药物研发,因为解体而暂停,但是六年前又重新启动,是专门治埃博拉病毒。当时该药的其中一个发明者说:这种药在治疗埃博拉病毒上并没有得到良好的测试,并且该药也没有在临床上得到广泛的测试。这是比较有争议的地方。

但是俄罗斯军方在其它方面试用了该药,效果很好。具体哪方面还不确知,但是根据一篇报导,这种药叫“三氮唑核苷”(Triazavirin),是专门用于抗病毒的,直接针对RNA病毒,2014年其实就进入市场,最初是用于治疗H5N1禽流感。它可能对治疗新冠状病毒有帮助。2月6日,俄罗斯将90公斤的“三氮唑核苷”运到了哈尔滨。

以上所有有关俄罗斯的内容,都是精通俄语的,俄罗斯华裔杨成先生帮助翻译整理的,还细心地给做出作为凭据的图片。这里非常感谢杨成先生。本来还是要电话采访他,但是节目时间太赶,所以我就直接根据他的材料跟大家分享了。

俄政府文件指新病毒是重组 本节目声明

之前,杨成先生帮我们翻译了俄罗斯卫生部的一个文件,是说“新型冠状病毒是重组结合体”,我们节目并没有说它是人工改造,只是杨成先生在录音中说:“它不是天然来源”。

其实,我们看大陆《第一财经》的报导,也是想澄清,俄罗斯没说,病毒是人工改造。但他们采访了有生物学背景的兰州大学教授韦进深,韦进深也是说,俄方对新病毒的描述重点是:这不是天然来源或者全新的一种病毒,是一种原本存在于动物体内的病毒进化后的产物,而基因重组是有多种可能的,其中包括人工改造。

实际上韦进深就是想论证,俄罗斯没有明确指向说病毒重组是基于“人工改造”这种可能。大家注意啊,韦进深原话提到:俄方对新病毒的描述重点是,这不是“天然来源”,或者“全新的一种病毒”。

其实我们之前节目中,杨先生表述的原话是“它不是天然来源,不是人类至今所知道的,天然来源的这种产物,它是一个综合体”。这与韦进深所说的不是“天然来源”,是一个意思。不是“天然来源”并非只有人工改造的可能。杨先生没有说“人工改造”,我们节目也没有说俄罗斯政府文件确切说是“人工改造”。我们说的是:重组结合。

另外,我在当时节目的描述中,是提到“人工改造说”,这种仍被热议的一种论调,但是我在节目的叙述中,只是根据这个热议的说法,引入了杨成先生对这个俄罗斯文件的翻译和解读。所以,我们节目只说了“重组”,没有说俄罗斯文件确切指“人工改造”。

因此,我看到有极个别媒体,好像只有一家。在报导中提到了我们节目的名字,说我们说,俄罗斯文件提到病毒是“人工改造”,我们节目没有这样说,我们标题明确写是“重组结合体”,描述是准确的。我希望相关媒体同仁可以纠正对我们节目的报导。

而且我们节目就是我们节目,不代表其它媒体,只代表我们自媒体《新闻拍案惊奇》。“惊奇”突出的是YouTube上自媒体要吸引人的特点,但报导本身,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尽所能严谨表述,一定不会为了制造轰动而在叙述中添油加醋,有几分事实,我们说几分话。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节目,在订阅的时候,不要忘了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而且我们收到反馈,有一些观众点了小铃铛,有时也收不到通知。那通常我们节目会在美东时间的周日到周五的,美东时间晚间首播,您可以在方便时候来我们新闻拍案惊奇的频道查看。我还有推特:@xwpajq,欢迎朋友们加我!那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深挖中共病毒真相 华语三剑客备受欢迎
【拍案惊奇】武汉“巨响”成谜 瘟疫何时降温?
【拍案惊奇】北京雪雷预兆不祥 当街倒毙解因
【翻墙必看】中共的四个诡异动作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程晓农:疫情正在改变世界
【新闻看点】抗疫外交遇退货潮 北京连遭问责
【直播】3·31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8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卫生高官:中共颠倒黑白 甩锅美国
【现场视频】中共病毒冲击 出租车停运 司机要求免租三个月
【靖远快评】中共病毒5特征比西班牙流感更可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