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闯祸不认错是中共的传统

——介绍志愿军总部卫生部长的一篇回忆

人气 261

【大纪元2020年06月09日讯】1952年2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政府发表声明,谴责美国进行大规模细菌战。美国回应绝无其事。全世界要求知道真相——是英勇的美国军队在践踏文明,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在信口雌黄?

美国军队到底有没有进行细菌战?1952年6月,这个问题提上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议程。美国要求国际红十字会进行调查,得到包括中华民国在内的多数成员国赞成,但被苏联一票否决。

苏联不仅否决了美国提案,而且随即实施了反举措:叫“世界和平理事会”进行调查。这是一个由苏联出资和支持的组织。是它,在7月间成立了一个“关于中国和朝鲜细菌战事实的国际科学委员会”——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ssion for the Facts Concerning Bacterial Warfare in China and Korea(ISC)。是这个委员会,7月28日至8月1日进入朝鲜听取朝方所作的霍乱死亡病例报告和鼠疫死亡病例报告;9月15日发表了一部五百页厚的黑皮书,题目叫做《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报告书及附件》。是这部黑皮书,肯定了中共对美国提出的所谓“进行细菌战”的指控。

六十八年已经过去。苏联瓦解了。世界和平理事会消失了。但这五百页的黑皮书仍然盘踞在世界各国的图书馆和资料库以及一些人的记忆里。这就是黑皮书的作用。它无法叫天下人信服,但它有能力把水搅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更加复杂化了。

幸亏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卫生部长吴之理先生留下了一篇回忆——《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披露了真相,廓清了疑云。

这篇发表在《炎黄春秋》2013年第11期上的文章的要点是:

一,所谓美国进行细菌战的指控,全无事实根据,“很难和细菌战挂上钩”
· 而且无论在朝鲜还是中国东北,在1952整个一年中,“没有发现一名和细菌战有关的患者和死者”
· 指控的根据等于零,这就是事实,这是最根本最雄辩的事实。

二,那么黑皮书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其实调查团尚未进入朝鲜,就已经预先签署过了。这是由调查团副团长,苏联科学院院士茹科夫发动的。他的理由是,朝鲜战场很危险,为了免得万一有意外,劳而无功,需要“预签”。其余的团员认为他的话有道理,就听从了。这也是事实,证明这个调查团的科学性等于零。

三,这位卫生部长本人也不认为美军进行了细菌战。他本人因此两次受到批评。一次是“中央来电”批评他“警惕性不高”,并说“就是敌未进行细菌战,也可乘此加强卫生工作”。另一次是志愿军司令彭德怀批评他,大意是:“我们的卫生部长是美帝国主义的特务,替敌人说话。”因为无法但又必须把铁证制造出来,他甚至委托防疫队的副队长,“给我注射鼠疫菌让我死,就说卫生部长染上美军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铁证。”这也是事实,证明中央和志愿军司令员在处理这个重大问题上的实事求是精神等于零。

四,周恩来因此亲自问志愿军副司令洪学智,你们“做了手脚”没有?洪答,“做了,不然那时没法交差。”这又足以证明对美军的所谓指控和所谓调查是弄虚作假的产物,证明中共高层对这种弄虚作假是清楚的,但是中共领导从来没有因此而向美国道歉,向全世界承认错误,也没有因此教育自己的党员引以为戒痛改前非。这又是一个铁的史实。

是的,从那以后,中共对所谓“细菌战”的指责渐渐淡化;但是淡化不是承认错误。后来的淡化和当初的强化,其实都是政治决定。伤亡惨重,打仗无以为继,和谈犹恐不及,还逞什么口舌!

闯祸不认错,哪怕闯下弥天大祸也坚决不认错,是中共的传统。无中生有指责美军搞细菌战,只是一例。整个朝鲜战争,明明是“一边倒”的产物,明明是奉斯大林之命帮助金日成侵略韩国,偏偏撒谎说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中共何尝承认过错误?对国际社会如此,对本国人民何尝不然!在“三面红旗”下饿死几千万农民,中共它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向全国人民郑重地沉痛地忏悔过?更何况,“八九六四”直接调动几十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要求一个对本国人民不负责任的党,改掉对国际社会不负责任的传统,不是不可能,但是难,很难。

——RFA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张东园:关于朝鲜战争的五大谎言
林辉:诬陷美国发动细菌战 毛周被打脸
【拍案惊奇】中共陷“认错恐惧症”败亡之兆
王赫:中共甩锅美军能走多远?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薇羽看世间】不再称一尊 习梦断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