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分享欧洲各国疫下见闻

意大利去年 3 月成为首个爆发疫情的欧洲国家。图为北部重灾区之一米兰,封城令下街上几近空无一人 (Photo by 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英国大纪元特刊】(文|文苳晴)英国杂志《经济学人》早前分析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疫情下“全球常态指数”(另见报道),指香港在50个国家或地区当中排名第一,反映港人已经重回疫情爆发前的正常生活水平。但所谓正常,各人所见不同,《大纪元》访问了四名疫情前后移欧港人,听他们分享在英国、荷兰、瑞士和意大利的疫情见闻和生活。尽管四人抗疫思维有所不同,但都一致认为封城是最为令人绝望。

居意港人:坦言封城痛苦不堪

本身在港从事设计行业的Jasmine,去年3月随意大利籍丈夫返回其出生地米兰定居,刚巧遇上当地疫情大爆发,“整个意大利北部都是愁云惨雾。”她回忆起自己经历了痛苦不堪的一段时期,当时米兰由于疫情严重,封城令期间两人几近足不出户,感觉像坐监一样,“就算有丈夫陪伴,整个人都好黑暗,想念香港是当然。但见到当地新闻画面很多人确诊住院感到压抑。我的邻居中有一对老夫妇双双染疫去世,我们的情绪很波动,至今仍未平复。”

Jasmine指,疫情一浪接一浪,感到不厌其烦,移居意大利是想远离香港的烦嚣和政治混乱,结果反而体会到另一种恐怖,“过一段时间感染数字下跌,以为疫怖可受控,但过数星期又有一新波疫情,完全停不了。”她坦言意大利要一直到7月在2020年欧国杯中击败英格兰夺冠,国民才迎来久违的笑容,“这象征意大利最糟糕时期的结束。”

目前意大利疫情基本受控,不过备受争议的“绿色通行证”健康证明已正式生效,新证明对未接种疫苗的人进行一定的自由限制,包括进入电影院、博物馆、餐厅等。Jasmine形容此举是不公平,有很多人是不适名接种疫苗,“部分老人家是长期病患,医生都不建议接种。为了所谓的防疫,要这样夺去别人的自由吗?”

无论如何,Jasmine只希望疫情尽快消失,生活可以变得正常,像疫情未爆发前一样,不需再戴口罩去享受每一日。

居英港人:形容封城像末日电影

本身在港从事银行行业的Dale在今年2月持BNO签证来英国定居,当时仍正值英国封城,居住在伦敦的她形容是“末日电影中28日后的死城状态”,只有超市等必要商店可以继续营业,平时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哪里都去不了,我试过被警察盘问离家原因,其后被要求尽快回家。”她当时整天留在家中,虽然靠自由工作(Freelance)能够维持收入,但购买东西都只能在网上订购,令她情绪非常失落,“英国本身的天气又不好,加上疫情又失控,我有一段时间晚上都睡不好,要靠酒精帮助睡眠。”

直至今年4月,英国因疫苗接种人数良好,宣布陆续解封防疫措施,包括解除封城令,容许食肆、酒吧等设堂食。其后在7月19日撤销所有与防疫相关的规定,酒吧、夜店重开,没有任何限聚令,一切像回到前疫情时代,感染人数近日一直下跌。

Dale表示,随着英国7月“大解封”,不同地方亦已逐渐回复正常,与香港在《经济学人》中定义的正常生活水平所差无几,但政府一直有消息传出部分场所将来需要出示接种疫苗证明后方可进入,“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个人自由。”

最后Dale透露,她在英国的同事,有的感染病毒后却一直无法完全康复,要跟后遗症奋战,其中有人一直失去嗅觉味觉、经常头痛昏眩等,虽然不是致命但严重影响生活品质和工作表现,“他在感染前是公司最有干劲的一个,但感染后一直都是死气沉沉。”

居荷兰港人:认为适者生存

图为阿姆斯特丹市中心,平日车水马龙的餐店悉数关门。( 文苳晴/大纪元 )

已移居荷兰的前香港爱滋病社总干事林振中(Duncan Lam)表示,荷兰同样经历过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年初更因政府实施自二战以来首次的宵禁导致多个城市爆发激烈示威,有病毒测试中心更被纵火烧毁。他指出,疫情所衍生的一系列措施,包括封城、限聚、禁堂食等,严重影响荷兰经济,“疫情让向来安逸的荷兰民众无所适从,很多人顿成失业大军,零收入,只能靠政府福利金生活。”

Duncan指,去年的圣诞节是非常不好过,疫情不断,当地封城防疫措施再升级,更规定每个家庭每天只能接待二位访客。另外,大量零售店关闭,街道萧条冷清,“我老公说荷兰的经济从未如此差。我们两个就在家中度过一个孤独又感到绝望的圣诞节。”

香港人一向被认为是防疫群体,但Duncan是少数反对防疫的人,他指自己在荷兰爆发疫情至今,都不会在街外戴口罩,仅在一些室内场所根据法例要求才戴,“适者生存,物竞天择,人类是要与病毒共存。”

居瑞士港人:指民众已无视疫情

至于定居在瑞士德语区的港人Carol则表示,瑞士是欧洲疫情较轻微的国家之一,封城已经是今年5月初前的事,现今已经全国解封,更可以跨国旅行。她回忆封城时一片死寂,当时人们大多在外出时都戴口罩。虽然目前当局仍规定室内一定要戴口罩,包括餐厅、公共交通工具等,但绝大部分人已无视疫情,重回正常生活。

瑞士近一周平均有逾两千宗感染个案,从香港的角度看,竟然在每天逾两千人感染的情况下大解封,令人目瞪口呆!但从瑞士的角度看,每天只有单位数字感染,竟然需要封关隔离警戒,完全小题大作!Carol认为,不能拿国与国之间相比,“除了地理环境外(瑞士为内陆国,国土皆与邻国无缝接壤),社会文化、民族性格和思想等都有极大差距。她续指,当地人已视病毒如无物,“我认识很多人都趁暑假出国旅行,包括我的老板,但他们的前提是已经接种二剂疫苗。不过疫苗不是百分百的安全。”

另外,她指瑞士近日天气炎热,在烈日当空下戴口罩是不可能的事,“我近日从家中走去火车站的路上都不戴口罩了。一来街上空旷无人,二来真的很热,不消数分钟口罩已经湿透,如同虚设。”

被问到如何看待疫情,Carol认为疫情不会结束,“我觉得不会完,人们要学会与病毒共存。”

《大纪元》访问四名居欧港人,分享在疫情下的当地见闻。图为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大广场街道,商店全关,街上 行人寥寥可数。( 文苳晴/大纪元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