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恒大如炸弹 救或不救中共陷两难

【大纪元2021年09月17日讯】在过去几周内,愈演愈烈的恒大困局,似乎随时会掀起一场风暴。从超过人民币1.9万亿的银行债务,再到400多亿元理财产品的爆雷,以及800个没有完工的住宅楼项目,还有愤怒的供应商、债权人、120万买了恒大烂尾房的人……现在的恒大,已经成了全球焦点。很多国家担心恒大破产会导致全球经济危机。

那么恒大是否会成为中国版的雷曼兄弟,成为击垮中国经济的第一块骨牌呢?而中共政府又是否会救恒大?又是否能救得了呢?今天节目中,我们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恒大会是雷曼第二?

面对恒大的债务危机,可能很多人都在问,北京政府会救它吗?

在9月13日,广东佛山发出的一纸公文,给了恒大一记重拳。公文要求当地金融机构,当日起暂停受理恒大的不动产抵押业务。意思就是说,恒大不能用当地的项目作为抵押,再跟银行贷款;而且,购买恒大房子的人,也不可以申请私人房贷。这明摆着就是让恒大在当地的房子卖不出去,而一旦其它地方政府也跟着仿效的话,恐怕恒大立即就要垮了。

那么,当局是否真的会让恒大倒闭呢?我们也就此问题,联络了一下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的教授,经济学家俞伟雄,听了听他的分析,俞教授认为,恒大成为中国版雷曼兄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恒大倒闭造成的损失,可能会比救它造成的损失要大得多。

2008年9月,在当年雷曼兄弟宣布破产之后,很快就引发了全球金融海啸。当时,美国财政部发现,如果摆平雷曼兄弟的债务危机,需要填进去两千亿美元,最后财政部决定不救,但是,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整个金融系统崩溃,损失的金额超过救援的好几倍。

俞教授认为,这是一个教训,所以北京政府可能会采取一些干预措施,不让恒大这么快就倒闭。比如,也许会让债权人变成股东,或者采取“剪头发”(haircut)的方式,就是100元的债务,还给你25元,这个损失由大家来平摊。

俞教授推测,对于国有银行,当局一定会去扶持。对于那些私人的,或者比较小的金融机构,北京可能就会让它自生自灭。因为那些小企业,比较不会引起连锁性的金融危机。

目前来看,对于这种北京可能会援救恒大的判断,确实也存在可能,因为在14日的时候,彭博社曾经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广东省政府在8月时,已经安排包括会计师和律师事务所在内的联合工作组进驻恒大,对恒大的财务状况进行摸底调查,有分析认为,这有可能是在为重组做准备。

野村国际信贷的分析师认为,恒大债务重整几乎无可避免,并估计,会由政府监督重整计划,以确保恒大能够交屋并付款给供应商,美元债投资人可能会拿回25%的本金,也就是,损失75%的资金。

野村的分析师还认为,也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让一家国有企业出面,完全或是部分接管恒大,但是,这种情况的概率比较低。

中共有能力救吗?

不过,对于中共救不救恒大,也有不少人持否定观点。我们就此采访了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他质疑中共是否有能力救恒大?

我们来看一下恒大大致的债务情况,在恒大1.97万亿人民币的总负债中,有息负债的总额是5,718亿元。而根据恒大去年年底给政府部门的信件,恒大负债涉及超过128家银行和超过121家非银行机构。

除此之外,恒大还有一万多亿的债务来自于监管较少的影子银行,其中就包括信托、理财产品和商业票据。

就商业票据而言,恒大开给供应商、合作方的商业凭证,约定到期付款,因为没有担保,风险极大。很多中国企业,比如从事代售的易居,从事装修的金螳螂,从事建材的三棵树,都累积了数十亿到数千万不等的商票,一旦无法偿付,数以千亿的坏帐,势必冲击整个行业。

吴嘉隆认为,恒大的债务规模如此庞大,很可能是个无底洞,即使丢钱下去,也未必能够救得起来。

北京不希望房地产泡沫破掉,因为这个风险太大了,但是,中共现在护不住了,这不是当局没有意愿救,而是没有能力救。

吴嘉隆举了个例子,前一段时间,中共不让买台湾凤梨,不让大陆游客到台湾旅游,后来又没收护照、停止办理护照,不让中国人出国,原因就是中共没钱了,而出国就需要换外汇。另外,之前曾有消息说,香港的4,5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截至2021年6月底,香港外汇储备资产为4,916亿美元),已经被汇丰银行无担保放款给了北京4,000亿,不过,香港金管局否认了这个说法。

我们再看中共官媒的报导,在今年上半年的财政收入数据中,只有上海市一个地区出现了“财政盈余”,其余30个省都是赤字。不过,吴嘉隆认为,其实上海也是赤字了。

中共财政部在今年1月份公布,去年财政赤字达到6.2万亿人民币,而实际数据可能更高,吴嘉隆估计可能有10万亿。不过,因为中共的数据,历来都是不透明的,所以具体情况我们还不好估计。

但是,有一点,我们倒是比较确信,那就是中共政府没钱了,所以北京现在高喊要“共同富裕”,要大企业捐钱。而近来对各行业一系列的整治,目的之一也是“割韭菜”。不过即使这样,中国的经济也救不起来了。

吴嘉隆认为,恒大肯定像骨牌一样,一张一张地倒下去,它不会马上全部倒。而且这个骨牌效应不会只局限在中国大陆,它会从中国本土向外扩散,从亚洲扩散到美国、欧洲。

仅明年一年,恒大就需要偿付外国投资者74亿美元的债券。而外国投资者,已经出现了恐慌,将恒大债券在二级市场的交易价推向新低。过去一周,面值一美元的恒大债券交易价只有50美分。

外国投资者担心,如果恒大破产,恒大欠的所有钱都将化为乌有。北京当局已经表示,不再愿意帮助国内外的债券持有者。在现在的破产法中,债券持有者,在有权索要这家中国公司资产的债权人名单上,都排在靠后的位置。

有悲观的观点认为,结局可能是,整个中国的金融系统被恒大推倒,而且会冲击全世界的债券和金融市场。

恒大助政敌转移资产 惹怒习近平

另外,吴嘉隆还提到一点,恒大其实已经通过各种操作,将资产都转移到海外了,而许家印通过恒大,也在帮助中共高官洗钱。

在最近引发关注的《红色赌盘》这本书中,作者也提到了许家印,谈到许家印很会巴结中共有权有势的人,方式就是赠送非常昂贵的礼物,许家印还曾经想购买一艘1亿美元的游艇送给大人物,可最终因为装潢不够豪华而放弃。不过,从这种大手笔的操作也可看出,许家印想讨好大人物是很下血本的。

我们再说回刚才提到的许家印为中共高官洗钱这个事,吴嘉隆认为,北京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最近习近平在打击和江泽民、曾庆红关系密切的企业和个人。

吴嘉隆相信,有些钱是从香港出去海外的。方式是在海外购买资产,或者购买一些金融产品。比如,恒大以公司的名义发的美元债,许家印以个人的资金去买,然后恒大再以高息还掉这些债券,这些钱就会转移到其它地方。

也有财经自媒体披露说,早在2018年,许家印就用自己的钱,购买了恒大在香港发行的十亿美元债。之前恒大香港在境外市场发行的美元债,它的票面的利息高达12%,有的甚至达到18%,而其中很多债券都是许家印自己购买的。

也有其他网民披露,恒大在海外发的美元债年息为12~24%,有的高达36%。恒大优先还的那些美元债,实际上是将高额利息存入自己境外的账户。

在7月20日的时候,财联社曾经独家报导,恒大安排了3.52亿美元,提前汇入债券还款账户,用来偿还恒大及子公司发行的4笔美元债券利息。当时,有一些评论就认为,这是先安排把钱还给自己了吗?

在6月24日,中国恒大曾经发布公告说,已经安排自有资金大约136亿港元,相当于17.5亿美元,汇入债券还款账户,用以偿还今年6月28日到期的17.5亿美元债以及应付利息。

综合各消息来看,自去年3月份以来,恒大用自有资金,已经累计归还了7笔境外债券,本息合计大约110亿美元。

据说,许家印正是通过一系列花样繁多的操作手法,让至少两千多亿人民币的资金进了自己海外的账户。

恒大财报显示,从2011年到2020年,恒大每年都有分红。10年间分红的现金,总支出高达1142亿人民币,其中上市公司分到672.8亿元,许家印及其家族持股比率是76.7%,分到了一共516亿元人民币。

7月中旬时,就在债务规模飙至1.9万亿时,中国恒大曾发布公告称,将在7月27日召开董事会会议,讨论特别分红计划。不过最终,这个分红计划流产,据说是被有关部门制止了。

而最近几天,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财富理财产品又爆雷,几百位被迫购买理财产品的恒大员工及家属跑去恒大总部维权,很多人手里的抗议牌上写着“老板盆满钵满,员工倾家荡产”,有恒大财富的内部工作人员提供资料透露,许家印妻子丁玉梅2,300万的款项已经完成兑付,还有恒大的一众高管,也都已经提前完成兑付。而许家印的这一套操作下来,恒大基本上就被掏空了。

房地产业陷两难

经济学家程晓农认为,对于恒大目前的处境,中共不会撒手不管,因为很多恒大的贷款都来自国有银行,如果恒大垮了,这些银行,虽然未必倒闭,却也会伤筋动骨。

从最近中共副总理刘鹤,在国务院的会议上,把恒大事件说成是流动性问题,而非资不抵债来看,就是一种保护姿态,其实,刘鹤是希望银行不要从恒大抽走贷款,那样会把恒大逼倒。而中央政府,还居中协调,帮助恒大出售了一些资产,尽力降低恒大债务危机可能造成的社会影响。

但是,随着全国房地产价格逐渐回落,不少城市实行了按市价打七折的“参考价”,恒大持有的地产和住宅工程势必贬值,它的账面资产因此会不断缩水、每况愈下,而债务负担依然会非常沉重。所以,这家超大型公司,今后也只能是维持一息尚存的状况了。

恒大是中国第一家正在垮下来的超大型公司,但它,却不会是最后一家,还可能会逐渐蔓延到其它公司。

不过,不少分析认为,目前最迫在眉睫的,是担忧发生房地产行业崩溃,而不是雷曼式的金融危机,因为恒大如果贱卖资产,就可能会破坏价格体系,导致那些高杠杆的房企们崩溃,这个占中国经济四分之一的行业很可能会陷入瘫痪。目前,中国已经有多地政府都出台政策,防止房价过快下跌。

有意思的是,9月14日,恒大发布公告,称已新聘两家公司作为联席财务顾问,共同评估公司目前的资本架构,探索所有可行方案。而其中一家公司是华利安诺基,这家公司当年曾参与了雷曼兄弟的破产案。华利安诺基,在2020年全球债务困境和破产重组交易规模中,排名位居第一,据报导出来的消息,华利安诺基不会提供资金,主要是给董事会提供建议,包括如何应对债权人的追索,如何让潜在债权人稳定下来等等。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采访:梁欣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红色赌盘》爆料中共权贵黑幕
【财商天下】大国博弈抢资源 中共非洲投资遇险
【财商天下】汇丰与美脱钩 向往“共同富裕”
【财商天下】北京动战备储油 失大宗商品定价权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