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举行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 关注法律进展

12月1日晚,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法律系一间公共教室内,举行题为“活摘器官:法律回应”的公共论坛。图为论坛嘉宾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博士(左),正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政治学博士学位的马修·罗伯森先生(中),前惠灵顿市议员托尼‧布兰特(右)。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新西兰报导)当地时间12月1日晚,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法律系一间公共教室内,近百名当地民众,参加了一个题为“活摘器官法律回应”的公共论坛。

该论坛由奥克兰大学的法学副教授翠莎‧丹沃(Treasa Dunwor)博士主持,三位嘉宾——加拿大研究员,国际人权、移民和难民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博士、前惠灵顿市议员托尼‧布兰特(Tony Brunt)先生和正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政治学博士学位的马修‧罗伯森(Matthew Robertson)先生,分别从不同角探讨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良心犯器官牟利,以及新西兰如何采取行动因应等问题。

为了方便听众明白中共为什么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他们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为什么要集中于法轮功学员,麦塔斯博士先介绍了法轮功这种基于中国古老传统的修炼,短短7年中人数就超过中共党员人数,因而被善妒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无端迫害。这导致数百万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而因修炼获得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就成了江当局最方便的器官来源。

麦塔斯在发言中,概述了他自2006年开始,参与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并从大量翔实数据得出结论,指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自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就一直在发生着。仅他们通过对中国主要医院自己披露的器官移植数字,就相当于中共当局官方数字的10倍。

他并引述在伦敦设立的国际法庭的审判,指中共是全球唯一一个从上到下、以国家机器系统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政权。

作为一名法律专家,麦塔斯从法律的角度,报告了全球各国对于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在法律方面的应对,以及所取得的进展。

麦塔斯表示,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了禁止器官贩卖的条约,大约已有15个国家加入,它们都有必要的立法,但没有有效的域外立法。该项法规在加拿大的通过也已经处于最后阶段,最终将在12月5日颁布,届时将在国会通过三读。

他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已经禁止以摘取器官为目的的贩运人口,这包括在联合国的国际公约中。但澳大利亚同时也明确禁止了器官贩运,这包括了去中国的换器官旅游等,与欧洲议会一样,填补了UN公约中禁止器官贩运的空缺。

新西兰目前还没有针对器官贩运的立法,但国会去年通过的谴责中共迫害维族人的法案中,包括了谴责强摘维族人器官的内容,显示新西兰政府对中共强摘器官的罪恶已经有所认识。

前市议员:不要与中共同流合污

在发言中,布兰特先生讲述了他如何独立地向新西兰政府及相关机构呼吁对中共的活摘器官采取行动,监测和停止新西兰人到中共的器官旅行,以确保新西兰机构(人)不会因参与中共的罪恶而受到损害。

据他介绍,他第一次了解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是在南奥克兰一个周末市场。在那里,他与曾在沈阳一个三甲医院担任近20年外科医生的袁先生交谈。他表示袁医生自己的估算,因器官而被谋杀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150万人。

他以停止新西兰最大地区卫生局——Waitemata与中国山东省卫生厅越来越多的合作为例,表示他从麦塔斯等人的调查报告中,找到了多家山东省卫生厅下属医院参与活摘移植的证据,并写信给相关官员。

他在信中表示,与中共医疗当局的合作,很难保证不被其腐烂的活摘器官罪恶污染,特别是一些与器官移植相关领域的合作,包括相关技术和软件、围绕移植的研究和专利活动,如组织配型研究、器官排斥研究、器官灌注和保存技术等。

他在2020年1月得到了相关官员的回复,并告知该卫生局的首席执行官Dale Bramley医生正在对这个问题进行审查。

研究:中国医生在摘取器官时杀人

罗伯森先生在发言中,报告了他通过过程追踪和数据科学工具,来研究中共器官来源和移植规模等问题的发现。

他这篇与以色列著名心脏外科医生Jacob Lavee合著的学术论文,从科学角度,揭示了在中国的器官(心脏)移植手术室中,为保持移植的心脏新鲜和活性,活体摘取心脏——也就是说,在摘取心脏时杀死供体。

罗伯森说,他们从各种科学杂志上,下载了12.4万篇中国研究人员有关器官移植的论文,主要是心脏和肺移植。然后再根据不同的相关短语筛查,再对最后的300多篇逐篇进行手动筛查。按照其中的实验描述,判定医生是杀死供体的刽子手。

针对一名观众关于从学术论文发表方面抵制中共器官移植领域的学术研究问题,罗伯森表示,他们发现有约200篇中国学者的论文在交代器官来源方面有问题,尽管一些杂志十分关注中国市场,但已有数十篇这类论文被撤稿。

另外,国际心肺移植学会做出决定,就是不管中国外科医生的说法如何,该学会就是不发表他们的研究,因为不相信他们的器官来源是道德的。

为发声者鼓掌:让我们都来发声

在麦塔斯博士发言中,有一名50多岁的西人男士插话,表示他看到过法轮功学员炼功,也了解一些中共对这个团体的迫害,但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中共迫害这样一群非常和平的修炼人而很少听到有关活摘器官的发声。

麦塔斯说,法轮功再和平也不能阻止中共(为了发动迫害而)对他们的妖魔化,就如同中共以反恐为名迫害维族人一样。而中共对于维族人的器官摘取,也只不过是在法轮功学员这个活体器官库大量消耗之后,已经对活摘器官上瘾的中共,要满足其血腥瘾好找到的新来源而已。

他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曝光率没有很多其他事情高,主要是因为被害者已逝,无法为自己发声;直接参与摘取器官的医护人员为了自己和家人安全、或为免自己的罪恶曝光,也都选择噤声;而中共有关当局,则都在系统的掩盖他们的罪行。

“那谁会替他们发声呢?”他说,“我会,我一直在这样做。”

话音刚落,观众席上就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在新西兰,如果你想发声,都可以自由地做。”麦塔斯补充说。

他建议,因为在中国有很多践踏人权的事件发生,中共在全球的政治经济影响力也非常大。所以我们要为反对中共侵犯人权行为设定优先事项——最恶劣的最先,那就是中共极力掩盖的活摘器官罪行。

“罪恶还在继续”,他说,“所有的努力都应该为防止更多的牺牲发生。”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