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疫情恐慌 让加拿大大学失去理智

作者:巴里·库珀(Barry Cooper )/李平:翻译

疫情期间,加拿大政府推行强制疫苗政策,卡尔加里大学和其它大学也推出强制疫苗政策。(Shutterstock)
人气: 2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7月28日讯】传统上来说,大学作为学术机构,是孕育批评家和评论家的摇篮,本身既不评论也不批评。就像加拿大总督一样,对于有争议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和政策,大学本身不持任何官方态度,也不会专门挑出哪个政策强加给教职员工。

大学里的教授和学者,职责是寻求逻辑和证据来阐明模糊晦涩的问题,然后把看到的真相告知大众。

然而,自2020年春疫情爆发以来,卡尔加里大学强制COVID-19防疫做法,以及校方随后为此所做的所有公开辩护,都与这些传统背道而驰。卡大这种做法,加剧了2年半疫情期间的道德恐慌,而不是帮助疏通和引导。

媒体借专家推波助澜

所有社会道德恐慌中,主流媒体就像个超大号扩音器,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只有主流媒体闹腾,也翻不出什么花样。在疫情这个问题上,主流媒体还需借用专家、尤其是医学专家的声音。

疫情之初,卡大医学院的同事们就不断给媒体提供耸人听闻的说辞,整天嚷嚷要搞封城、保持社交距离和口罩令等非药物干扰强制手段,无视当年春末就已有的证据,如封城经济代价太大,口罩不仅不能防病毒还存在极大卫生风险等。

直到今年6月底,医学院里的这帮危言耸听派(大学出版刊物认定的专家们)还在说疫情还没结束,口罩令不可少。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显示自己是在关心他人,进行道德表演和说教。

口罩令的演变

整个疫情期间,卡大一帮自称“高级专家领导小组”提供的校园防疫政策辩护说辞,经常改来变去。2020年3月,校方推出远程学习,几天后校长又说什么人都不应该在进入校园大楼时感到“无来由的恐惧”,次日又发布校长令,要求所有教职员工必须立即在家工作。

艺术学院院长确定所有教职员工听众指令后,建议大家照顾好自己,甚至还提醒大家睡个午觉,随后又建议大家参加在线地球日活动,分享居家工作宠物照等,还建议大家每天勤洗澡、刷牙和打电话关心一下老母亲。卡大人事部建议大家可以带个小盆栽到办公室,但要事先获批。

卡大领导们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这么做完全是把一帮搞学术科研的成人同事当婴儿看。

2020年春末,卡大管理层无视校长不要恐慌的建议,利用大众恐慌心理,推动又一轮校园口罩令,为后来变本加厉的疫苗令上演前奏。当年9月份,校方唯一防疫重点就是口罩令,至于戴口罩是否有用,即使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戴口罩根本不管用,也没人关心和讨论。

疫苗令的演变

2021年春,亚省政府宣布秋季恢复课堂面授教学后,卡大开始推出疫苗运动,煽情地把打疫苗说成是“为他人着想”的一种无私和善良,循循善诱地说,只有靠打疫苗这种药物干扰手段,才能取消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等非药物干扰手段。

当年夏天,院长说校方不强制打疫苗,只要求强制检测没打疫苗的员工,后来突然又说有可能会强制打疫苗。当年9月中旬,疫苗运动从最初的规劝,一下子变成强制,所有人必须在2022年新年前打疫苗,不打疫苗不发工资。和当初口罩令一样,疫苗有何副作用没人讨论,结果到2021年秋大量证据显示疫苗存在严重副作用。

此外,mRNA疫苗发展迅速,意味着找不到足够证据证明疫苗安全。也就是说,所有人在打疫苗时,都没有足够的知情权。这意味着,卡大疫苗令违反二战战争重大罪犯审判后制定的《纽伦堡法案》,就更不用说违反《普通法》和《宪法》了。

如此这般折腾违反个人知情权强制打疫苗的大学,岂止卡大一家。在教职员工中制造散播恐慌的全国高校中,也不是只有卡大一家。无论是从封锁到远程学习,还是从口罩和疫苗规劝到强制,所有过程中,校方都无视证明这些做法既蠢又恶的大量确凿证据。

在这场原本可避免的道德恐慌中,卡大成了共犯。如此发展下去无论是否会催生一个生物安全威权国家,卡大都抛弃了作为学术机构最重要的历史职责:质疑政府官方科学。

作者简介:

巴里·库珀(Barry Cooper )是卡尔加里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撰写、编辑或翻译了35 本书,最近出版了《旧石器时代的政治》,并发表了近200篇论文和书籍章节。

原文Barry Cooper: Empire of Fear: How the Pandemic Made a Canadian University Lose Its Mind发表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谨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