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教师:重庆永川部分教师因绩效工资未兑现“罢课”

标签:

【大纪元12月20日讯】核心提示:9月23日,四川郫县大规模教师停课,要求提高待遇,随后成渝两地的许多学校教师纷纷自发加入到罢课活动中来,大家的目的都一致——要求与当地公务员享受同标准的津补贴。

南风窗11月24日报导

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老师,我们同站在神圣的三尺讲台上,不断进行着知识与文化,人性与人格的接力传递。古往今来,多少帝王将相,无数仁人志士的背后几乎都有我们的影子,家家户户的香火神龛之上也曾为我们留了位置。”

2008年国庆节过后,四川、重庆部分地区的老师中开始传阅着类似内容的信件,在这些名称分别为“《永川人民教师罢教运动倡议书》”、“《致綦江县全体教师的一封公开信》”中,历数了作为教师的种种奉献与艰辛,以及经济待遇方面的窘境,然后发出了呼吁:“为了知识的尊严,为了文化的地位,为了人性与人格的传承,也为了我们不再卑微,我们不能再沉默。”与此同时,许多相关内容的文章、诗歌,甚至“停课檄文”和“罢教运动口诀”也不断涌现在网络上。

“作为教师,我们不可能使用暴力,也清楚不能触犯国家法律,于是我们大家决定采用不讲课、不布置作业、让学生自习等方式来表示抗议,争取引起政府和新闻媒体的注意。”重庆市永川区的李老师说,“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个别老师情绪激动,连教室都不愿意进了。”

停课此起彼伏

此番停课、罢教活动最早出现在四川省成都市下辖的郫县。

“1994年1月1日起施行的《教师法》中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的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建立正常晋级增薪制度,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2006年9月1日起施行的《义务教育法》也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郫县郫筒镇的杨老师说:“尽管两部法律都对教师的待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我们的平均工资水平一直低于当地公务员。”

杨老师表示,2008年郫县进行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后,教师们发现除了基本工资相同外,教师津补贴1.4万元仅为公务员津补贴2.8万元的一半。于是,长久的反映和忍耐终于决堤了——教师们决定“以停课、罢教的方式来争取自己的合法利益”。

事实上,郫县教师的罢课行动只是开了个头,随后成渝两地的许多教师纷纷自发加入到罢课活动中来,大家的目的都一致——要求与当地公务员享受同标准的津补贴。

四川省方面:9月23日,郫县大规模教师停课;10月6日,邛崃市大规模教师停课;10月9日,资中大规模教师停课;10月13日,华蓥县大规模教师停课;重庆市方面:10月8日,铜梁县部分教师停课;10月17日,永川区教师大规模停罢课;10月22日,长寿区教师大规模罢课;10月23日教师大规模停课。

重庆市永川区的一名中学老师在电话中说:“永川区所有学校共2万多名学生都积极支持停课的行动,因为他们了解、关心自己的老师。”她表示,在永川区,许多参加工作七八年的中小学教师的月收入只有800多元,加学校津贴也就是1,000余元,而同时参加工作的公务员的月收入达到每月2,800元以上。

重庆市綦江县的张老师表示:“綦江县教师的总体收入一直严重低于公务员总体收入。2007年綦江县的公务员实行所谓‘阳光工资’(即绩效工资)后,绩效工资达到了年均1.8万元,而我们所有教师仅是在年终发放了一次性补贴3,600元。于是,同资历、同级别的公务员工资总收入几乎达到了教师的3倍左右。”

10月7日,重庆铜梁县曾经有数十名中小学教师前往县政府“反映工资收入情况”,后来被劝说离开;次日,停课情况开始出现。

从10月23日早上开始的綦江县教师大罢课,甚至有少部分学生站出来为教师“声援”,打着“维护教师合法权益”的标语准备出街游行,后被校领导发现制止。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省方面最早进行罢课的郫县教师们“获得了成功”。郫县县政府、财政局和教育局长主要领导随后在郫筒镇鹃城学校宣布每名教师补发9,600元,同时原津贴照发,每月净增1,200元,由此,郫县教师年津补贴费实现了和本县公务员(2.8万元/年)同样的标准。郫县的“胜利消息”如“星星之火”迅速传开,也鼓舞了其他地区的教师们停课要待遇的决心,不过,目前其他地区并没有出现类似“郫县的胜利”。

在川渝各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的努力劝说、疏导下,2008年10月底,所有停课的学校、教师后来都重新回到讲台,最长时间的坚持了一周左右。

事实上,早在2007年11月至12月,重庆市不少区县如渝北区、沙坪坝区、江北区、巴南区……的教师,纷纷举行了各种形式的停课、罢教活动,情形被重庆电视台等当地媒体公开报导;而在此前,类似的行动在川渝的学校、教师中一直不断出现。

值得深思的是,国家人事部、财政部、教育部在2008年2月还联合再次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工资待遇保障工作的通知》。

教师是弱势群体

“名誉上仍然光荣,现实中非常糟糕,事实上我们教师早已经沦落为社会弱势群体。”重庆市永川区的一名教师说,“尽管是合理要求自己的利益,但是我们仍然不能光明正大,包括接受记者采访都只能偷偷摸摸。”

这位老师明确表示,“担心以后被报复,被学校领导,被上级各种领导刁难,因为我们的行动让他们觉得丢脸了。”的确已经有事例:重庆市铜梁县10月7日前往县政府反映情况的40余名教师被县教育局以文件形式通报批评或取消先进评选;四川省邛崃市靠市区较近的桑园镇一名中学教师参与停课活动后被调至离市区较远的天台镇中学。

不过,来自重庆市綦江县篆塘镇初级中学的何世祥老师有些例外,他在2008年10月通过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给市委书记薄熙来、市长王鸿举写了一封署名公开信。

何世祥在信中对两位市领导表示:“近段时间以来,由教师绩效工资不到位而诱发的綦江乃至重庆市的教师罢工、罢课、消极怠工的形势已经非常严重。你们所听到、看到的,绝大多数都是媒体的正面报导和自下而上的层层‘捷报’。”

他说:“很多校园,死一样的沉寂,好多教室冷冷清清,再没有往昔的朗朗书声,没有往昔的激情讲授,没有操场的欢声笑语。更多的是老师们三三两两的抱怨、无可奈何的诅咒以及豪气满怀的愤激。而学生呢?规矩的,在老师平日的威严下,埋头做没完没了的作业,勤勤恳恳地自学;懒一点的,则无所事事,东张西望;更有甚者,干脆不到学校,进网吧,进游戏室,去干他们想干的事……家长们,大多是失望、谩骂、发发牢骚。他们中,也有向媒体举报的,但没有任何意义——可能都被封堵。”

“我署名写这封信是经过多重考虑,下了决心的,目的是要向两位市领导反映心声。否则按照层层反映的方式他们很可能听不到,我们也得不到社会的关注。”11月4日,何世祥表示,“我这样做不违反国家法律,属于正常反映情况,甚至给中央领导写信都是老百姓的权利。”

随后,重庆市长信箱给何世祥进行了回复,綦江县政府、教委的官员也找上门来。11月3日,綦江县组织召开了一次专门的座谈会,何世祥被邀请参加。他表示:“感觉得出市县领导们对我们的反映还是重视的,也有解决问题的诚意,除了解释目前的各种困难,领导们已经承诺将会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我们的情况和要求。”

“通过反映情况引起重视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们目前处于稍作等待时期。”何世祥说,“如果一直没有结果,我们还将向教育部,向中央政府反映。”

目前,本科学历、有着20年工龄的何世祥每月工资总额为1,115元,而正常的生活开支“至少需要1,300元”。他说:“年轻老师养不起自己,中年老师养不起家,这样的职业有多少存在意义?由于经济地位太低,让我们在社会中得不到起码的尊重,非常苦闷。”

对于近期川渝各地发生的大规模停课、罢课事件,何世祥表示虽然自己没有参加,但是很同情、理解自己的同行们,“作为教师现在很可怜,已经到了不闹起来得不到关注的地步。停课行动不一定能够解决教师的问题,但是对学生们的心理造成负面影响是肯定的。”

何世祥表示,如果这样的情形再进一步发展,很有可能引起社会的不稳定。现在,川渝两地大规模的教师停课、罢教活动表面上已经平息,但是仍然“暗流涌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转自互联网论坛﹐未经本站核实

相关新闻
不满工资偏低  湖南省传逾千教师罢课请愿
教师罢课现象严重 书生造反正在蔓延
湖南教师罢课抗议政府拖挪挤津贴
不论在岗下岗 两湖教师集体罢课上访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杰森:德州大停电的深层原因
【首播】专访李南央:中共深藏称霸野心(2)
【新闻大家谈】禁议20大泄习近平处境 缅军亲美远中?
【微视频】美1.9万亿纾困 全球债务货币化危机?
【珍言真语】中共坑蒙拐骗 媒体人吁捍卫港文化
【拍案惊奇】川普低调美媒收视大跌 反送中死多少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