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报导
民间组织玫瑰团队人权观察员徐秦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经过6次延期审理、6次退侦与三年半的监视居住后被批捕,4月22日扬州中院做出中止审理裁定。
上海封城50天,在动态清零的极端防疫政策下民怨沸腾。上海当局宣布5月16日开始逐步解封,当天虹口高铁站即出现逃离人潮,网民形容是末日大逃亡,而“上海逃离潮”也上了热搜。 5月15日上海市副市长陈通宣布,从16日开始分阶段推行复商复市。16日当天,上海副市长宗明又宣布,上海进入三阶段防控程序,第一阶段5月16日至21日,巩固清零攻坚十大成果,有序放开社会...
上海在清零运动下,创造了一百多个防疫口号,有网民收集后编成“上海抗疫小辞典”。不过这些口号是为推动极端防疫政策而产生的,因此被市民视为文革式的滥词。
中国各地因新冠病毒疫情持续爆发,封城、全员核酸检测是中共清零政策的重要手段。在长时间封控下老百姓情绪开始出现反弹。最近有网民号召大家一起作对联,借机调侃封控乱象抒发情绪,获得网民热烈回应。
近日,上海大学退休教师顾国平因接受外媒采访,今(14)日上午,长宁区两名警察上门来给他做讯问笔录。顾国平指出,警察监听公民电话是违法行为,拒绝做任何回答。
中共当局在各地广征法律人加入“法理斗争民兵排”,以共产党员、退伍军人优先考虑。外界普遍认为是新形势下的阶级斗争,就像是文革2.0版。
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新的《信访工作条例》5月1日起实施。新的条例对于承包案件责任追责制规定明确,湖北潜江当局赶在实施前通报将积案清零。湖北潜江工行下岗职工伍立娟称,该通报弄虚作假。
上海市黄浦区五⾥桥街道日前核酸检测出现5名疑似假阳性病例,后经医院复检5人皆为阴,但人已被转运去方舱,事件在居民间造成恐慌。五⾥桥街道居⺠要求撤换检测机构上海中科润达医学检验实验室。
“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目前在四川巴中监狱服刑,他的母亲蒲文清,在四川内江当局长期监控下,被阻绝了与外界的任何接触。近日,内江市中区公安局示意将从蒲文清家中撤出,转由温江当局接手。
北京在劳动节前夕传出疫情上升,据在京访民提供消息,现在有许多小区已封闭,每天全员核酸。近期到京访民都被纳入疫情管控区,行动自由受到多项限制,如脱离管控区,将会被拘留或隔离。
今天是母亲节,这一周来互联网上类似“请不要忘了脖子上有铁链的母亲”的帖文、图片不断涌现。视频中她那淡淡的一句:“这世界不要俺了!”听来格外令人揪心。
上海松江区在5月1日“微解封”,市民可在区内活动。但同一天,该区多地又重新宣布封控,并做全员核酸检测。有当地居民质问:当局如此反复的防疫措施,科学依据是什么?
上海因疫情封控一个多月,各区爆发物资短缺,居民生活得不到保障。据此,松江区居民宋嘉鸿向国务院李克强总理留言求助,问题尚未得到回复,却迎来了辖区警察电话,警告他不要附和境外势力诋毁中国。
河北省邯郸市退休作家田奇庄因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广西党委书记刘宁违反党章搞个人崇拜。上周六遭国保抄家,并警告他不能再发声。
广东维权人士郑志鹏于上月25日被辖区警察在住家附近带走,当时他正准备搭车前往广州会友。后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的罪名将其行政拘留7天,于昨(3日)晚获释。
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被病患家属曝光大面积染疫,医护人员核酸阳性依然在工作,许多病患也验出阳性。上海公民石萍在此医院已经住院多年,最近突然出现肺部严重感染后死亡。家属怀疑感染新冠病毒,要求尸检遭到拒绝。
上海疫情实施封控至今今已逾一个月,市民生活物资供应出了问题。近日,有市民因饥饿难忍向国务院投诉:“我天天饿肚子,快饿死了,一个月我体重瘦了10斤。”有市民投诉:“居委会不管居民生活保障。”
深圳一家长因不同意孩子打疫苗,他在家长群里说明不打疫苗原因,被群里家长举报,而遭到警方传唤。他表示,“以政治任务为目的强制疫苗,宁愿坐牢也不接种。”
上海疫情持续,居民物资紧缺,25日晚电视新闻播放上海书记到静安区一师附小调研,带去几卡车的物资并和这些物资拍了照。居民向居委会追问物资,居委会称:“没收到”。
广东惠州维权人士郑志鹏4月25日计划前往广州访友,被蹲守住家附近的警察给带走,原因不明。
4月21日深夜,辽宁访民姜家文又被地方公安局从北京带回丹东市,车辆在高速路上遇弯道驾驶员未减速,车子直接冲出护栏50米远,车上8人分别轻重伤。姜家文手关节严重脱臼,目前手术住院。
河北省邯郸市退休作家、中共党员田奇庄,4月20日向中纪委赵乐际实名举报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宁,在会议公报中公然违反党章搞个人崇拜。
福建省福州市一女性访民,2月17日深夜在京遭暴力绑架失联。近日,她出现在福州市公安局门口,控诉五凤街道官员对她进行绑架、殴打、非法拘禁,还抢走她的身份证等物品,至今未归还。
上海市徐汇区一居民核酸检测阳转阴已一周,派出所警察突然上门来要强行送她去方舱医院隔离。她要求出示阳性报告否则不走,警察拿不出报告,走时撂下话:“不去就采取措施”。
上海律师彭永和4月中连续发表两封公开信,对于上海疫情有颇多评论。21日,彭妻发出消息称,“彭永和律师因上海疫情妄议领导,可能遇到点麻烦。他的手机被警方扣押。”
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刘小兵与26名选民,于4月18日联名提出“关于防疫工作的建议”,点出中共当局防疫政策的问题,并提出具体建议。不过这项建议在中国网路上已遭到遮罩。
重庆市北碚区为修筑高速路,4月18日早上无预警出动数百特警、保安进行征地强拆,而爆发警民冲突,邻近村民也遭到控制。
陕西访民吴远秀去年1月底在北京地铁站两度遭绑架,脱险后她向北京警方报案,但警方一直不立案侦查。9个月后城东分局突然打电话通知她去立案,结果将她交给了陕西警方带回原籍,后以“寻衅滋事罪”拘押在看守所,已逾半年。
上海疫情3月大爆发后,当局从封小区到目前的封城,全民每天核酸不停,感染人数却未见下降。如此的抗疫政策市民已怨声载道,有公民直批大检核酸宛如1958年大炼钢铁再现。
上海疫情爆发至今似无停歇迹象,在长时间封控政策下人心浮动,各种的矛盾冲突事件频发。4月15日又有民众向大纪元记者爆料,她核酸检测时被捅破喉出血不止,她外出寻医时与辖区警察起了冲突,而遭到殴打。
共有约 271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