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报导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容桂镇华口村村民因个人土地常年被村官侵蚀,持续维权数月后遭到警方镇压。
“民生观察”编辑丁灵杰女士,9月22日于山东淄博亲戚家被绑架,屋内一片狼藉,电脑、行李等个人物品都不见了,手机一直呈关机状态。
近,河北省廊坊市燕郊镇潮白星光公馆社区4000业主,因不满物业公司将物业费与用水、车位捆绑的无理做法,集体到物业公司维权,遭到物业公司雇佣的黑社会人员殴打,多名业主被打伤。
中共十九大即将在10月召开,近期中国司法部对维权律师及律师事务所的管控正在加剧,使得中国律师执业环境更显严峻,维权律师处境令人担忧。
山东司法厅对祝圣武律师拟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听证会,今日(21日)上午在山东律师协会报告厅召开,许多关注该案的律师和公民前往旁听被拒门外。下午,刘士辉等8名已被非法注销执业证的法界人士,发联合声明文,呼吁山东省司法行政当局保障祝圣武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
黑龙江省依兰县于庆新等6名老兵,退伍后被安置到依兰县农委,但未曾被安排过工作,9年后才得知已经被买断下岗。于庆新说,至今已19年,我们未曾上岗过,哪来下岗?而且任何福利待遇都没有,我们的养老问题谁来管?
9月15日傍晚时分,在京访民宿宝丽、张宝珠、张景彦、王得焰等四名访民,在北京西营村租屋处,被3、4个黑社会人员爆打重伤。王得焰被打断了二根肋骨后被带回安徽。
中共国务院法制办公室8月24日公开《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根据征求意见稿,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自行承担投资损失,引起广大投资受害人的不满。而于本月18日、19日二天自发前往银监会抗议。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话对刘会娣可说是再深刻不过了。她原是一名高校教师,有个幸福的家庭,就在丈夫出轨后,她的苦难就不曾停过,被家暴、虐待、遗弃,最后还被精神病失去教职,沦落到北京乞讨维生,16年来和女儿过着颠沛流离生活。
中共十九大即将在北京召开,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日前对各单位部门下达“军令状”,还说要广泛动员“西城大妈”、“朝阳群众”等参与“维稳保安”工作。
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因网上言论,今年3月入境中国大陆时遭中国政府抓捕,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9月11日庭审中疑“被认罪”。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表示,这是一场政治审判,中共在假借法律之名恐吓台湾人民。
江西籍的上海律师彭永和,最近,向上海市徐汇区法院起诉上海律协,要求公开2016年度相关的财务资料。他表示,律协每年强制律师交纳会员费,估计一年可收取约7千万元(人民币)的会费,钱都花哪儿去?
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5年前因贴真相标语被 被非法绑架后,被冤判七年,将近5年的时间,监狱一直不准家人接见。
微信群“环球实报”的群主刘鹏飞,9月6日早上被20多名便衣抄家带走,目前律师尚宝军证实,案件是重庆公安分局办的,现在人应该在重庆公安分局,其他情况要等到重庆公安分局才能知道。
近日,北京80多岁的访民王秀英发起“我烧党旗为上访”活动,希望民众觉醒,认清中共,解体中共。在中共19大召开前这段期间,全国访民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为了“十九大”的召开,中共当局也在加紧打压各地的维稳人士。自8月开始,上海访民一出门就可能被抓、被关黑监狱。9月8日下午,访民马银花被关黑监狱,在得不到释放的情况下上吊自杀,被访民顾国平等人给救下,当天晚上顾国平被转移到外岛横沙岛。
“709”律师谢燕益9月7日发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万言公开信,要求释放所有良心犯,结束专制走向民主法治。谢燕益表示,这个社会经历了各种苦难,现在是一个人性的觉醒和神性赋归的一个历史时期。
继李金星律师(网名伍雷)被停业一年后,山东司法厅近日再出重手,拟因微博言论吊销祝圣武的律师执业证书,被批是对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赤裸裸的践踏和剥夺。
日前中共司法部律师制度改革研讨班刚结束,说要保障律师权利,才几天光景又有多名律师遭打压,重庆律师张庭源被“嫖娼”,锋锐所刘晓原被“洗钱”,陈建刚执行业务被抓走,余文生申请个人所被阻。律师王飞在博客中说:“律师是这个国家的敌人吗?”
中共十九大即将于10月召开,近日广电总局等五个部委就电视剧监管发出联合通知,进一步加强娱乐资讯管控。湖南卫视制作的热门综艺《爸爸去哪儿》也在这波整治中被下禁播令。
尊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理想的社会应当要做到“老有所依,老有所养”。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以及少子化的趋势,养老问题成当务之急。
湖北武钢炼铁厂职工徐武,十三年前为争取公平待遇,而招致一连串的迫害,不仅两次被关精神病院,现又被软禁在家,被自称维稳的人员24小时监控,禁止跨出家门一步。
辽宁沈阳市访民廉建国8月初在自家楼下无故被抓捕后,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家属没收到任何手续。27日家属接到警方通知,廉建国病重,让家属接回,当天晚上便在医院病逝。临终前,廉建国交代家人,他死后不要火化,要做法医鉴定,查明他的死因,并诉诸法律。目前家属已聘请律师介入该案。
山东省淄博市宝山凤凰村村民向锋,在当地拥有一片大杏园、一个水库、两个水厂和1800平米房屋,价值3000万人民币(以下同)的资产,一夕间被当地黑恶势力买通村官,以暴力胁迫强抢过去。向家三口人为了活命只好外逃,在北京过着乞丐的生活。
知名刑辩律师李金星去年底被停止执行业务一年的行政处罚,而起诉山东省司法厅违法的案件,8月28日在济南市历下区法院开庭,他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发出了向伍雷学习的号召。
中共“十九大”尚未召开,维稳工作似乎已经启动, 8月25日,上海访民刘国芳和韩素芳居住小区,出现了几名黑社会人员盯梢,他们还冲进韩素芳家,扬言收拾她丈夫和儿子。刘国芳说,每次召开重要会议,就是访民的恶梦开始。
“709”辩护律师余文生、马连顺最近因为转所问题,受到当地司法局持续打压,转所受阻,而成了“无所律师”。
上海嘉定区公民李琴,为了要替在1950年土改运动中冤死的父亲张元芳洗冤,自1989年开始上访,至今已28个年头依然无法为冤案平反。近日,她向大纪元揭露父亲在劳教所“被自杀”的悲惨遭遇。
江苏访民骆明凤和丈夫缪林,为控诉辽宁省人大代表王清洲骗去他们1600万人民币财产,二年多来在北京上访毫无结果。最近,骆明凤在情急下,便想出半裸举牌吸引注意。结果被警方拘留在看守所,缪林则被截回江苏老家。
山东省郓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前指导员曾凡锦,因任职期间举报贪官,遭到打击报复冤狱三年,同时被单位“双开”。出狱后的他多次抬棺叫战纵容冤案的山东省高院和院长周强。8月10日被二名自称访民的人骗至宾馆,被安排好的100多名持枪武警,以敲诈罪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共有约 172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