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报导
北京连日来下起大暴雨,17日上午持续降雨,水漫天安门广场。有民众在不同时段拍下泡在水中的天安门广场,这几帧照片所呈现出的特别氛围在网上引起一阵热议。
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滩头镇公民杨能善,其出生满月女儿被计生办人员抢走十九年,音讯全无。杨能善夫妻为了寻回女儿,表示如 能协助寻回女儿,愿酬谢重金十万元(人民币,下同)。
江苏省苏州市退伍军人朱永健,退伍后在当地市场经营肉档生意兴隆,招来当地恶霸滋扰,在一次争执中双方互殴各有所伤,而诉诸法律,朱永健被判6个月刑期。18年来他因上访申诉被六次押入精神病院,三次劳教,至今他家门口还有黑保安监控,毫无自由可言。
2011年爆发的“贵州中卫事件”(贵州中卫导航仪有限公司),因系贵州省政府招商引资,却爆出该公司伪造国家公文,崩盘后被淡化为企业诈骗,受害厂商无奈被迫上访。厂商之一的魏正祥,7月2日到中南海举报贵州省腐败问题,被送往久敬庄后遭遣返,后即告失联。
近日,上海五位访民到北京上访后,借道前往北戴河旅游,其中三人出地铁站查验身份证时被拦截遣返,顾国平和马春英幸运躲过这一关,但在夜晚投宿旅馆时,店老板要他们在带摄像头的电脑前,出示身份证登记拍照,不到半小时警察就赶到,将他们带走,连夜遣返回上海。
日前,上海市虹口区外来媳妇万文英,因入户问题一直被地方公安拖延不办理,于是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却遭到执勤员警暴力殴打,导致两根肋骨骨折。她的访民朋友们前去探望声援,并谴责打人恶警的法西斯行为。
上海浦东新区动迁访民韩素芳、沈国明夫妻,在去年“十九大”期间被上海当局构陷,韩素芳被非法关黑监狱35天,沈国明被构陷“妨害公务罪”判了9个月刑期。日前刑满出狱,夫妻俩表示,会用实际行动继续追求民主自由,捍卫人权。
江苏镇江退伍老兵维权事件已告平息,此次事件中除无法得到证实的死伤人数外,还有部分至今失联老兵,生死未卜,家属和他们的战友发出资讯和照片希望协助寻找。
6月25日,北京国家信访局前访民如潮,来自中国各地的一群访民聚集在国家信访局门外,表达抗议。
镇江老兵维权事件,传镇江当局调派大批警力、部队及装甲车到场维稳,24日早上镇江市政府开始戒严,周边道路封锁,老兵们进不到现场,被困老兵被要求在签写遣返保证书。
江苏镇江退役老兵维权事件持续发酵,继23日凌晨镇江市当局调动3万警力暴力清场后,路上惊现坦克车。并有现役军人传出消息:“总参下令两个师在城外待命,要老兵们赶快撤离。”
在中国动迁大潮下,上海有许许多多的家庭一夕间失去安身立命的“家”,从此萍飘蓬转。残疾人曹秀珍,房子被强拆了,连劳保养老金也没有,从此在贫病中维权;张瑜在司法的腐败下失去了所拥有的二套房。争不到公平正义,使她们从冤民成为访民,在打压中艰辛维权,希望政府“还我房子”。
近日,有一群退伍老兵到北京天安门观光,被当作是犯过罪的不稳定人员,不让进入天安门。他们在不满的情绪中写了保证书“不让后代当兵打仗”调侃当局。另有两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役的老兵,因维权一个刚出狱,一个到处流浪要饭,他们感叹:这就是中国法制特色!
江苏省南京市访民吴菊芳的四部手机因被北京警方抢走,近期她进京报案,南京警方认为吴菊芳再次上访,便将其女儿扣为人质,并撂话:“吴菊芳换女儿”。为了换回女儿,吴菊芳再次被南京警方行政拘留。
八年前被维稳致瘫的吉林延边维权人士闫国忠,今年3月病死在维权路上,至今其遗体仍停放在北京航太731医院太平间。为慰父亲在天之灵,闫春凤在网上发起“闫国忠百日悼念活动”,却在活动前二天被延边公安抓走,并以“寻衅滋事罪”将她拘留。
6月9日至10日在山东青岛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不少民众慕名前往观光旅游,却被中共当局以恐怖份子视之,各地公安连夜跨省抓捕,遣返后或关黑监狱,或刑拘。上海公民洪仙华被截回后,又被强行关押在派出所铁笼里,后以“寻衅滋事罪”将她刑事拘留。
6月7日,25名上海访民在山东威海旅游时,因青岛峰会即将举行,而被上海和山东警方联手抓捕,在被强行遣返上海后,被关进上海市政府设的接济站──黑监狱,等待地方政府处理。目前仅知有一人已回到家,其他有被关进黑监狱的,大部分人已失联。
“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将于6月9日至10日在山东青岛进行。全国各地维稳配合峰会举行,上海一旅游团7日早上在威海市连成宾馆,被一大批警察扣押,目前正遣返上海路上。
最近中共网军秒杀微信群,如果无法及时重建群组,为数众多的群友可能就很难再找回来。近日,有一网民发了一个快速建群的教学视频,几分钟内就可以将被封群的群友拉进新的群组。
6月2日,广西陈家鸿(网名陈文胆)律师应邀至上海餐叙,宴席结束他与五名公民正在地铁站准备乘坐地铁回家,被突然冲出的近10名便衣全数带到七宝派出所,后陈家鸿被带离派出所,目前已失联。
6月1日,江苏无锡支伟忠、支伟忠的父亲、胡水珍、周小凤、席云琴等五位访民分别在北京遭到员警查身份证,就被带到久敬庄。2日回到当地后支伟忠被派出所拘留,其他四人已经回家了。
发生于2011年“贵州中卫事件”,一家民营公司伪造国家公文,以修建卫星接收站为名,合同诈骗327厂商,涉及金额1.4亿元(人民币,下同)。受害厂商求索无门,无奈被迫上访,厂商之一的魏正祥因此多次被构陷关押,他在自拟的笔录问答中写着,公权力:“你知道犯了什么罪?”他妙答:“是上访罪吧。”
今天(28日)是国家信访局每个月第四个星期一的访民团结日,访民们聚集在国家信访局对面,上午十点左右唱起了国际歌,警察从两侧包围住访民,抓走了唱歌的6访民,并将现场访民驱散。
近日,网上盛传一段视频,内蒙一名老农在精准扶贫资料中发现,他家4只鹅(一只公鹅),年产4000颗蛋,狠批造假。同为精准扶贫户的甘肃省罗巧玲也表示,扶贫政策“两不愁、三保障、一达标”,她一样也没受惠。目前她在北京乞讨上访,痛诉地方官员贪腐乱象。
“社区三年大变样”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东苑办事处十年前推动的一项社区改造。当地居民张俊娥因不同意拆迁,她的3个宅院7亩多地、680平米房屋和850平米商铺,被法院以障碍物要其自行拆除,期间并九次被村官伙同房地产商雇黑强拆。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锡北镇村民陶国芬,她因一千多亩口粮田被镇政府在没有施工许可证下强行施工,而向土地规划局要求资讯公开,得到的答复是“国家秘密”,她上诉到两级法院,判决书上也写着“国家秘密”,她要求出示证明就是没有。
中共信访部门为达信访案件清仓见底目标,访民信访案件被注销时有所闻,十几年老访一夕变初访,反腐维权联盟马波儿子的冤案就是一个例子。马波表示,她手中握有信访部门及办案单位的造假证据,她要求信访部门为她开研讨听证会,揭穿造假说谎者的真实目的。
山东淄博冤民王玉杨因房产二次被强拆,房内货物、家俱和女儿经营的物流公司货品等财产被强行拉走八大车,不仅至今没有立案,王玉杨因为维权上访还被冤判四年,他的妻子高素清则成了网络逃犯。日前,高素清到济南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时被抓,她的女儿录制视频哭找母亲,在热心网民的协助下终将高素清营救出来。
上海访民尹慧敏自2006年即开始上访,去年底却发现她的信访记录被人为销号了。近日,她到上海高院向前来调研的最高法院院长江必新喊冤,被抓到上海高院信访办,和她同时被抓的还有二位访民。
昆明市五里多片区城中村改造范围之一的云南403厂,继上月开发商采取各种手段逼迁后,5月7日晚上,300名保安和黑社会人员闯入一老职工家进行强拆,老人被打断肋骨后愤而拿起斧头自卫,将打人的黑头目砍伤。目前老人还在医院治疗中。
共有约 187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