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故事
我原来身体有很多毛病,尤其是气管炎很严重,二十几岁,就一把一把的吃药,面黄肌瘦,而且性格孤僻,疑心重,遇到矛盾不知道忍,好动手,常与周围的人闹矛盾,也得罪了很多人。
山东法轮功学员小雅,曾就职于一家军队事业单位,任人事助理,工作轻松且待遇好,是个人人羡慕的好工作。由于工作出色,多次受到领导表扬,并准备把她提拔到管理岗位。然而中共党魁江泽民于1999年7月20日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小雅没有写公开承认是大法弟子,不写悔过书。 结果被变相开除了,开始了她十多年的艰险人生历程。下面是她发表在明慧网2014年2月7日的文章。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高校的教师,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党文化的内容,毕业留校讲授的也是与其相关的课程,邪党学说塞满了整个大脑,唯物唯心是我评判事物的标准,思想中没有神灵、轮回、另外空间等概念,认为佛法是虚幻、迷信,是愚昧无知的产物。所谓的“唯物论”如毒瘤占据着我的大脑,无神论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些东西使我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艰难的前行。
一九九九年,中共却无理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打压,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谎言欺骗的警察打我,我看着被谎言蒙蔽的警察,为他们在无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对他们说: “你们打我,我不恨你们,我为你们痛心,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你们不知道真相,你们被谎言欺骗,以为是在对待敌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
我生长在一个军队高干家庭,从小吃特供长大,娇生惯养,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每天早上还由妈妈和姨姨喂饭。三年大饥荒时,因为军队有自己的生产基地,在那饿死人的恐怖年代,我们从未吃过粗粮。我就读的是军队干部子弟学校,师资强大,环境条件很好,教育质量明显优于其它学校,每个周六周日,各单位接学生的大客车挤满了校门。我在各学校都是老师捧在手心里护着的,因此我也受到了最系统的...
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在我肩上,天天发愁流着眼泪,这日子可怎么过?很快,我五十几岁的人,头发全白了。
万万想不到,一天他突然提出,要我每月给他一千元出去租房子住,说不愿看到我这病歪歪的样子,拿不出一千元就让我滚出家门。无奈,我带着剩有八百元的工资卡和几件破旧的衣服住进了女儿家。
我曾经一度开着舞厅,养着小姐,又吃又喝,夜不归宿。经常每天两顿下饭馆,酒一喝多了就闹事,也记不清闹过多少回事,丢了多少回人。家里面的正常生活搞的一团糟,孩子们也很难过。那时的一天一天就像在死亡线上挣扎,痛苦中觉得活着都没什么意思了。
我再看看自己,四个多月没吃降压药了,没有踩棉花走路的感觉了,反而觉得走路一身轻,高血压好了!过去我是不敢熬夜、不敢着急上火,因为一着急上火或者熬夜,就会犯心脑供血不足,严重时还要休克的。现在读书到深夜,早晨三、四点钟起床炼功啥事没有——心脑供血不足的毛病也好了!
一连16天日夜不准她睡觉。邓彩娟累时打瞌睡,她们就用风油精涂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还用力拽头发,大声骂。他们一连几天不让邓彩娟上厕所,她尿了裤子了。犯人王爱丽用纸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来再塞进邓彩娟的嘴里,然后捉住她的双腿,迫使着用她的身体擦地,拳打脚踢;同时,副大队长田淑玲用手打,用电棍电;裔中队长还不准她坐下,日日夜夜只准蹲着,只要邓彩娟一坐下,她就用电...
年复一年,我还时不时的被送到医院抢救。身体痛,心难熬,治疗效果很渺茫,时间长了,睡觉也开始出问题,每天都是靠吃七、八片安定才能睡一会觉,也睡不实,手伸出来都发抖,那种孤独、无助,就像在风雨中飘零的枯叶。
我亲身经历的事还有许许多多,说几天也说不完。我说这些事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叫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我的师父是宇宙中最好的师父,法轮功就是救人的。希望所有的人们都能明白真相,别再被邪党的谎言蒙蔽,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曾一度仕途家庭两如意的张亦洁女士,她是怎样由一名信仰马列身兼要职的中共官员,变成饱受中共迫害的囚徒。她惊心动魄的故事,令千万人震撼和深思……
(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澳洲墨尔本报导)一张朴实的带着招牌式快乐笑容的华人面孔出现在誉有“澳大利亚咖啡之都”的墨尔本浓浓的咖啡文化中,在举目皆是西人咖啡店的激烈竞争中,市中心Exhibition街Cafe222店专职咖啡师王晓辉先生精心打造的创意咖啡,却能独领风骚,在西人咖啡文化中讲述了华人移民的传奇,从一位一头迈进西方咖啡业界的门外汉,短短一年时间,成就为一位专...
共有约 7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实习律师李庆亮在自己开创的公众号“大爱律人”上,发表了十几篇揭露律师行业黑幕和自己状告北京律协和北京司法局经历的文章。近日,他将文章和文章近万人的支持评论中的一部分打印出来邮寄给了中共前任、现任中共领导人等近四十人,要求政府整顿改革律师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