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根据英国政府公布的绝密档案:为避免受到文革冲击,“六七暴动”后,英国曾两度考虑提前撤出并归还香港。可见中共左祸乱港至深。
1950年6月11日,台湾台北《中央日报》报导了震惊海内外的“吴石案”的庭审和行刑过程。
当荣高棠来到病床前,儿子已处于弥留之际,见到父亲,几乎已说不出话,只是泪流满面,艰难而急促地喘息。最终父子阴阳两隔。儿子刚一咽气,荣高棠又被送回了关押地,他“久久地沉浸在悲哀中”。
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机关讨论历史决议(草案)简报,是由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社联合整理的,内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对毛泽东、华国锋等中共党魁的真实看法,足以颠覆中共一直以来的愚民宣传。
“文革”期间,因为不肯交出邮票,他还为此挨了不少批斗。好在最终保住了邮票,“我将一千多枚苏联早期邮票装到瓦罐里,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树底下。”
后据报章披露,林彬脸部烧焦,头发烧光。他在救护车曾一度苏醒,并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
中共在赢得了受援国感谢的同时,却制造出无数中国饥民,导致数千万没有了口粮和迁徙权的农民在原地被活活饿死。然而,这样一场人为饿死人数最多的悲剧历史,在中共极力掩盖下,很多中国人甚至不知道曾经发生过。
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外国人、外国名人是相当地仰慕中华文化。在他们的眼中,古老的东方文化是那么的迷人,是那么的美好。
据印度内政部的统计,印度全国发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导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制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于是在刑场上,众毒贩大喊“冤枉”。可是行刑者却冷冷地抛出几句话:“别喊了,喊也没用。冤枉啥?贩卖毒品害人,犯的不就是死罪吗?”
从毛到江泽民,罔顾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中共出卖了多少中华民族的利益,估计很多中国人都还不知晓。如果知道中共出卖了外蒙,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出卖了不少中华民族的利益,中国人能不唾弃中共吗?
既然美军没有进行细菌战,那么真相就是当时朝鲜和东北部分地区有传染病流行,中国士兵因此感染而死亡。别有用心的毛周和中共遂利用这个机会,诬蔑美国,意图摆脱自己帮助侵略者朝鲜的行径。
红卫兵再一次来到周家,将房子查封,并将周作人拉到院中的大榆树下,用皮带、棍子抽打。为首的红卫兵看到周作人年迈,就提醒手下的小将们:“不要打头部,得给他留下活口;好叫他交代问题。”
1950年,在中共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詹长麟与哥哥詹长炳同时被抓,詹长炳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枪决。
文革给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怎样的灾难,迄今为止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都没有彻底地反思过。根据官方数据和学者的研究,文革期间被迫害的人数众多,海外学者研究认为,文革至少造成773万人的死亡。而其对文革道德方面的摧残也是史无前例:宗教场所被大量破坏,出家人被迫还俗,有信仰者被迫放弃信仰,文物被大量焚毁,对中国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的儒、释、道三家被批判,这直接导致了文...
朱德晚景凄凉,死因成谜,三代人不得善终
李秀英趁人不备去食堂偷了个馍,却被马书记发现,强迫她女儿陪睡才可以拿走馍。李秀英恳求说女儿浮肿,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自己愿意陪他睡。但是马书记看到瘦得不成人形的李秀英的身体后,将她骂走。没有将馍带回家的李秀英,回家后放声大哭。
女教师几乎被吓晕,赶紧将毛像撕下来,藏入裤兜中。等她一抬头,发现有两三个监管人员正在向自己跑过来。情急之下,女教师迅速将毛像搓成纸团,放入口中,想要吞下去。
更让宋庆龄痛心的是,其父母在上海的坟墓在文革爆发后被挖、被掘,造反派还冲进宋庆龄的居所,要剪掉她的头发;孙中山在南京的铜像也被移走。
抓阄时,黄君战战兢兢,生怕抓到写有“是”字的小纸条。等其他几个人都抓了白纸,他也赶忙上前抓了一个,却没想到中了签。就这样,他成为了“右派”。
而湖南的炎帝陵同样没能逃脱厄运,其主殿及其附属建筑皆毁,坟墓被炸开,陵墓内存物被抢夺一空,最后墓丘被夷为平地。
1968年7月16日,许家七口人被发现死于家中。现场显示,房梁上并排悬挂着四具尸体,分别是许父许长家(57岁)、五子许连福(26岁)、四子许连祺(28岁)、四女许连荣(23岁)。此外,五女许连玲(20岁)自缢绳断,卧尸于地;许母王朝臣(57岁)和小女儿许连清(18岁)自缢后,手拉着手,被端端正正安放在炕上。
中共建政后,发起了一次次运动,摧残中国人和中华传统文化。咏春拳和其它传统武术也不例外,注重实战的咏春拳首当其冲。
主演江姐的赵燕侠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被戴上脚镣手铐,吃饭也不许出来,还动不动“提审”、“枪毙”,模仿《红岩》小说杜撰的情节。
他死时手上还戴着沉重的手铐,两个腕部及肘部表皮脱落,结着黑紫色的血疤。其遗体当天便被火化,半点尸骨都没有留下,火化登记表上没有姓名,只有一个囚犯的号码。
1968年8月11日(一说7月7日),不堪凌辱折磨的吴湖帆,自行拔下了插在喉头中的导管,结束了自己75岁的生命,饮恨而终。
不过,看清了中共嘴脸的张学良,终于在其有生之年,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中共怎样“盛情邀请”,他都再不曾回到故土,不再给中共涂脂抹粉。
1949年后,他再没有写过一个字,没有做过与自己主业对应的研究。而文革后的他已经垂垂老矣,早已错过了再出成果的黄金期,他年轻时的梦想没有实现不说,中国金文的研究滞后多少年更无法言说。这应该是他内心最大的遗憾和悲哀。
文革期间舰体被拆解作废钢处理。“重庆号”的命运难道不是其官兵命运的折射吗?
高中读到南宋著名民族英雄岳飞写的词作《满江红》时,心潮澎湃:“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首词传递的是何等的气概!何等的志向!岳飞的忠肝义胆、壮志凌云跃然纸...
共有约 63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