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岳飞,南宋著名抗金将领;于谦,在明朝“土木之变”时力挽狂澜的国士;张煌言,明末抗清名将。他们虽属于不同的时代,亦未曾谋面,但他们身后却在杭州西湖聚首,皆被葬于西...
虽然在文革结束后,中共于1979年修复了岳王庙,但有些文物和古迹是永远无法再修复的了,有些伤痛也将永远镌刻在历史上。
中共使用死刑犯器官的罪恶却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一点中共官方已经公开承认了,这样的罪恶显然非人类所能做出。
诚如张爱玲所预言的那样,中国在中共的治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至少八千万中国人受到中共的迫害。张爱玲当年的转身离去是何等的睿智?
如果梁实秋当年选择留在大陆,断不会完成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的翻译的,更遑论自由的教书和表达看法,他留在大陆的儿子梁文琪、女儿梁文茜就是个明证。当历史走过,谁能不说梁实秋具有一双慧眼呢?
陈光甫明智的决定让他避免了一场灾祸。
说到章培这个名字,很多人都觉得陌生,不过提到经济学家、民建创始人之一的章乃器,大家还是有些印象的,而章培正是章乃器的大哥,其对中国装甲机械化研究发展的贡献,无人能及,因此他有着“中国装甲兵之父”或“中国装甲机械化之父”的称谓。他们的三弟章秋阳则在1922年加入了中共,与陈云共事多年。1940年被国民党打死。然而,不论是章培,还是章乃器,他们都因为对中共的误判...
一个丧失信念的政党,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政党,一个脱离广大人民的政党,一个追逐金钱利益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国的。
千万不要相信中共的任何承诺,因为其撒谎成性,其历史就是一部谎言史,换言之,谎言是维持中共统治的柱石。
在反右倾中害了北大师生的陆平最终没有逃过文革。
中共1949年建政至文革爆发,北京大学历经了三位校长:1949年4月至1951年9月的校长汤用彤,1951年9月至1960年的校长马寅初以及其后的校长陆平。
中共1949年建政至文革爆发,北京大学历经了三位校长:1949年4月至1951年9月的校长汤用彤,1951年9月至1960年的校长马寅初以及其后的校长陆平。在中共治下,身为北大校长、同时亦是学者的他们,不仅无法维系大学、学术领域的独立精神,而且他们和家人收获的是中共对他们的侮辱,乃至迫害。本篇说一说马寅初。 1882年出生的马寅初的经历,是那个时代不少...
2月21日,中共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份子条例》,该条例将死刑扩大到了十数行,量刑的标准无谱,连“传播谣言”都能“斩立决”。3月30日,毛再度批示“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杀反革命。这种情况必须立即改变。”
在民国知识分子中,有两位大师一定要提及,一位是傅斯年,一位是钱穆。前者是20世纪中国史学界、国学界当之无愧的天才、奇才和大师级人物,有人甚至将其与另一位国学大师陈寅恪相提并论。此外,他富有激情、刚烈、嫉恶如仇的性格,更是在知识分子中少见,人送“傅大炮”的称号。后者亦在史学领域颇有造诣,与陈寅恪、吕思勉、陈垣并称“现代四大历史学家”。他还在香港创办了新亚书院...
在民国知识分子中,有两位大师一定要提及,一位是傅斯年,一位是钱穆。前者是20世纪中国史学界、国学界当之无愧的天才、奇才和大师级人物,有人甚至将其与另一位国学大师陈寅恪相提并论。此外,他富有激情、刚烈、嫉恶如仇的性格,更是在知识分子中少见,人送“傅大炮”的称号。后者亦在史学领域颇有造诣,与陈寅恪、吕思勉、陈垣并称“现代四大历史学家”。他还在香港创办了新亚书院...
如今,大寨、红旗渠的真面目虽然被还原,但中共依然在利用它们作为欺骗民众的鸦片。无疑,铲除鸦片的根本是铲除其根,换言之,就是彻底在中华大地上铲除中共。
大概储安平惨死前,在绝望中,也会有一刹那后悔轻信了中共吧?其实,这样的悲剧又何止王芸生、储安平呢?中共欺骗了多少人,又害了多少人啊!
作为明清首都的北京,除了有气势恢宏的紫禁城外,还有两座著名的皇家园林:颐和园与圆明园。近代以来,这两座园林都遭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破坏。令人叹惋的是,毛和中共发动的文革又给了两座园林重重的一击。 1966年5月文革开始后,“破四旧”之风席卷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作为“封、资、修”立即成为红卫兵们的主要破坏对象。颐和园、圆明园自然...
谈及中国现当代历史人物,宋氏家族中的三姐妹是避不开的。大姐宋霭龄嫁给了孔子第75代孙、山西大户孔祥熙,孔曾任民国时期央行总裁和财政部长。1973年,宋霭龄在美国病逝。二姐宋庆龄嫁给了“国父”孙中山,其后加入共产党,寂寥中于1981年在大陆去世。小妹宋美龄则嫁给了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终身反共,2003年以106岁的高龄卒于美国。 显然,宋氏三姐妹中,宋庆...
1956年,匈牙利爆发了知识份子要求改变共产党的领导并摆脱苏联控制的抗议游行,之后,苏联在中共的支持下出兵对其进行了血腥镇压,造成了2万多人死亡。
1999年7月,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中共则开始了大规模的摘取、盗卖人体器官的罪恶,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这样的罪恶至今未休。
无论是聂耳、田汉,还是李劫夫,无疑都是具有相当的艺术才华的,但他们却用错了地方,尤其是后者更是登峰造极。聂耳幸好早逝,否则他也很可能如田汉、李劫夫那样,不仅助纣为虐、从精神上麻痹、毒害中国人,而且自己的性命最终也被自己服务的党所吞噬。他们可以说,是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出兵帮助侵略者朝鲜打败韩国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将中共军队打回了“三八”线。
中共建政后,曾通过一轮又一轮的运动,将包括中国舞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肆意摧残,将无数承继了传统文化血脉的艺术家加以迫害,甚至对自己培养出来的红色“艺术家”也不放过,白淑湘就是其中之一。而在这一过程中,中共又将人性中的“恶”发挥到了极致,让一些演员从传播艺术的使者变成了害人的凶手,最终也身陷囹圄,刘庆棠就是这样的代表。说中共才是真正的把人变成了鬼丝毫也不为过。
回国的6,000多名中共战俘在踏入国门的一刹那,命运就早已注定。也许,在历经磨难后,他们的内心还是钦羡当年明智选择不回国的战友吧!而那批下落不明的战俘们的命运大概更为凄惨。中共怎是“邪恶”二字可以道尽?!
不知周训典、刘善本在临死那一刻是否醒悟,自己当初相信的不过是中共画出的民主大饼,自己的选择真的错了。他们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更连累了朋友、同事。诚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中共帮助侵略者朝鲜的朝鲜战争中,有一场战役被中共媒体一直大吹特吹,甚至还拍成了电影,它就是上甘岭战役。电影《上甘岭》不仅歪曲了事实,而且使无数中国人受蒙蔽,令人慨叹的是,其导演后来被打成了“右派”,也因为这个原因,文革时期,该电影被停放。最让人惊讶的是,在美国公开的档案中,竟然完全找不到中共如此吹嘘的上甘岭战役的名字。 上甘岭战役的真相 根据大陆媒体...
显而易见,发生在袁世凯、黎元洪两家身上的悲剧不过是那个时代诸多悲剧的缩影而已,而每一次将历史的真相翻出,心中泛起的是阵阵悲凉,但更深切的意识到的是:中共不除,其害国害民就一天不会停止。
1966年文革爆发后,相声界的名角们也难逃被迫害的命运,这其中比较有名气的如“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对口相声大师侯宝林等。前者著名的段子《连升三级》、《珍珠翡翠白玉汤》,对喜爱相声的人来说是耳熟能详;后者的《醉酒》也是广为人知。有人认为,在艺术性上,刘宝瑞要高于侯宝林。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师,却在文革黑暗的岁月中被迫害致死,而且尸骨无存。至于侯宝林则被打成“...
时任上海市市长的吴国桢在其回忆录中曾说:“当人们不满时,或者有不满的理由时,自然就有共产党渗透和可供利用的基础。但如果没有理由,共产党也能造出一些,就拿北平女学生被强奸为例,那件事发生在北平而不是上海,但我们照样遇到了麻烦。”吴国桢一语中地,即中共为了自己的目地,可以不择手段,没有理由也能制造出一些来,而为中共所欺骗、所利用的又何止沈崇一人呢?
共有约 50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