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是鬼不是人、罪孽深重的康生就这样死前不得安宁,死后则是滚滚骂名和不为人所知的更深重的惩罚。还有多少中共高官也是如此呢?!
在饱受摧残后,梅汝璈因病于1973年离世,终年68岁,其希望完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巨著也未能完稿。在遗憾离世前,梅汝璈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呢?
朱自清父子被中共利用后的痛苦和结局,其实就在昭告世人: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灾祸。
掀起这场暴风骤雨的中共,至今的罪责仍未被清算。但纪录片《暴风骤雨》已掀开了中共党史又一页虚假的历史。
众所周知,鸦片是一种毒品,而与鸦片紧密相连的中共之毒,则明显甚于鸦片。无疑,中国要复兴,中共之毒必须连根拔除。
南昌暴动的背后却有着中共不可言说的秘密,因为里面充斥着的是阴谋与背叛,而其发起者和参与者的结局也大多凄惨。
如果李敦白真的全面了解中共带给中国人的苦难,看看《九评》,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以及更多中共所干的恶事后,还要坚持说自己不后悔吗?
本可以如钱学森那般在导弹领域有所作为的徐璋本,却因为不失知识分子本色和性格使然,走上了坎坷、屈辱的道路。即便在逆境中,也拒绝认罪。他的历史评价也自然与科学无关。
中共党史上类似董健吾这般为中共效力,却被中共卸磨杀驴的人数不胜数,而董健吾略有不同的在于,他还是一个基督徒。既然是一个基督徒,就理应不与宣传无神论的中共为伍。诚如另一个在中国很有名的基督徒、妇产科医生林巧稚在毛、周愿意介绍其入党时所言:“我是一个信仰《圣经》敬畏上帝的基督徒,共产党是无神论者的政党,我是绝对不能参加的。……我青年时期就在上帝面前立志除了医学...
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大多数大师都遭中共凌辱,一些人被迫害致死。
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绝大多数大师都遭受中共侮辱伤害,一些人甚至被迫害致死。
这些大师不仅无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华,而且留在大陆的大多数大师都遭中共凌辱,一些人被迫害致死。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共记协设立了一个以范长江名字命名的“范长江新闻奖”
从1938年3月到1945年12月,战时儿童保育总会和分会所属的各保育院共收容教育儿童29,849名。
毛泽东死后,华国锋为其在天安门广场修建了“纪念堂”,即地上坟墓,并打算仿照苏联,将毛放置在水晶棺中,供人膜拜。这项工程当时称为“一号工程”。
被共产党放在水晶棺中的这些党魁,生前都是好话说尽、坏事干绝、丧尽天良、乱世害人,死后则继续利用腐尸迷惑民众。不过,历史证明,报应只争个早晚,他们迟早要被焚尸扬灰或被土葬的。
一提到李可染,走过毛时代的很多人,一下子会想到他所画的“红色山水画”作品《万山红遍》,而这也是其山水画的成名之作,是以说其是“红色山水画”画家并不为过。
对于当年的经历,常书鸿只有淡淡的一句话来概括:“我是个幸存者,一个留下满身‘纪念品’的幸存者。”
岳飞,南宋著名抗金将领;于谦,在明朝“土木之变”时力挽狂澜的国士;张煌言,明末抗清名将。他们虽属于不同的时代,亦未曾谋面,但他们身后却在杭州西湖聚首,皆被葬于西湖之畔,史称“西湖三杰”,并一直为后人所敬仰。然而,文革期间,他们的忠骨却惨遭破坏。本篇说的是于谦和张煌言。 国士于谦 据《明史》记载,出生在杭州的于谦七岁时,就有僧人以其不凡,称之为“他...
虽然在文革结束后,中共于1979年修复了岳王庙,但有些文物和古迹是永远无法再修复的了,有些伤痛也将永远镌刻在历史上。
中共使用死刑犯器官的罪恶却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一点中共官方已经公开承认了,这样的罪恶显然非人类所能做出。
诚如张爱玲所预言的那样,中国在中共的治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至少八千万中国人受到中共的迫害。张爱玲当年的转身离去是何等的睿智?
如果梁实秋当年选择留在大陆,断不会完成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的翻译的,更遑论自由的教书和表达看法,他留在大陆的儿子梁文琪、女儿梁文茜就是个明证。当历史走过,谁能不说梁实秋具有一双慧眼呢?
陈光甫明智的决定让他避免了一场灾祸。
说到章培这个名字,很多人都觉得陌生,不过提到经济学家、民建创始人之一的章乃器,大家还是有些印象的,而章培正是章乃器的大哥,其对中国装甲机械化研究发展的贡献,无人能及,因此他有着“中国装甲兵之父”或“中国装甲机械化之父”的称谓。他们的三弟章秋阳则在1922年加入了中共,与陈云共事多年。1940年被国民党打死。然而,不论是章培,还是章乃器,他们都因为对中共的误判...
一个丧失信念的政党,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政党,一个脱离广大人民的政党,一个追逐金钱利益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国的。
千万不要相信中共的任何承诺,因为其撒谎成性,其历史就是一部谎言史,换言之,谎言是维持中共统治的柱石。
在反右倾中害了北大师生的陆平最终没有逃过文革。
中共1949年建政至文革爆发,北京大学历经了三位校长:1949年4月至1951年9月的校长汤用彤,1951年9月至1960年的校长马寅初以及其后的校长陆平。
中共1949年建政至文革爆发,北京大学历经了三位校长:1949年4月至1951年9月的校长汤用彤,1951年9月至1960年的校长马寅初以及其后的校长陆平。在中共治下,身为北大校长、同时亦是学者的他们,不仅无法维系大学、学术领域的独立精神,而且他们和家人收获的是中共对他们的侮辱,乃至迫害。本篇说一说马寅初。 1882年出生的马寅初的经历,是那个时代不少...
共有约 52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