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换言之,无论你内心有着怎样的意见,但一旦作为党员表态时,必然要和“组织”保持一致,即便要泯灭人性。作为中共党内的高级领导人,周恩来的一生一直都在身体力行的遵循着...
中共党史称,“一二九”运动是中共领导下的一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运动。问题是:此前从未喊过抗日,此后也甚少与日军作战的中共挑起学生的爱国热情,真的是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吗?
张伯苓死后,他的家人也没能逃过中共的运动。文革中,身为数学家的长子张锡禄、身为商人的次子张锡羊和三子张锡祚都被摧残、迫害致死。而这样的命运在张伯苓选择相信周恩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
然而,真实的周恩来绝非如此,实际上为了自保,他可以“出卖任何人”,无论是他的战友、同事,还是他的“干女儿”、警卫,乃至至亲。这样助纣为虐的周恩来又有什么可称颂的呢?
《第二次握手》等手抄本小说、诗词折射的是那个疯狂、混乱年代,尚保有思考的人们的觉醒、怀疑、迷惘、悲愤、批判以及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尽管它们良莠不齐,甚至还都不能不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但它们让那个许多接触过的中国人多了一些思考,对那个年代保持了些许的警醒,对爱情保有了憧憬,并用黑色的眼睛来寻找光明。而张扬等人的遭遇则是中共罪恶历史上的又一笔。
显然,《十万个为什么》等以及编者在那个荒诞岁月中的遭遇,让我们清晰的认识到,避免重蹈覆辙的唯一途径就是彻底根除造成如此灾难的根源。
在很多人看来,被认为是老实人的阎长贵被莫名关在监狱里近八年,其后又被强迫去农场劳动,其遭遇是那么荒诞——仅仅是因为一封信被送错。显然,直接的罪责都在江青和中共身上。然而,在那个年月被裹挟著参与文革的阎长贵,难道真的清清白白吗?诸葛亮身后的遭遇又是谁的罪责呢?所谓种何种因得何种果,古往今来从没有差之毫厘。
2008年8月,魏巍离世,死前仍抱定“马列主义”不放。而魏巍在中共党内的两次遭遇,即文革时因“有资本主义思想”被批,2000年后又因坚持“左”的思想被软禁,无疑是对中共莫大的讽刺。
这样一位刚正不阿、清正廉洁、断案如神、被老百姓爱戴的清官包拯,在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共手中,被如此糟蹋,丝毫不令人奇怪。但令中共没想到的是,包青天的形象虽然被抹黑,但在民间的口碑却依然没有改变,这让遍地贪官的中共着实尴尬。
精通韬略、忠心为国的韩信就这样被中共歪曲,令人气愤,而其后果就是不少中国人相信了中共的谎言,对韩信等这样光耀历史的人物产生了怀疑,甚至是负面看法,而不是为其骄傲。中共通过一步步抹黑优秀历史人物,达到了最终的洗脑目地。
文革结束后,“血统论”的说法才逐渐消失。而曾经批“血统论”的勇士遇罗克则被后人铭记。
佛教在几个共产党国家所遭遇的红色恐怖再次向世界展示了共产主义的危害,也就是说,只要共产党国家依旧存在,人民就在根本上没有办法享受信仰自由。惨烈的历史是否能否让今人更清楚的意识到共产主义、共产党的危害并以实际行动驱逐它们呢?
释迦牟尼佛预言的魔在内部乱其法,已应验在赵朴初等人身上,其恶果现在也已彰显:寺庙乌烟瘴气,充斥着色、欲、名、利,真正修行之法荡然无存,信众一片茫茫然,没有了对佛的信仰和儒家的礼法约束,中国社会道德更是极具下滑,天灾人祸不断。
中共假孔子之名进行海外统战
对于中国人而言,“封建势力”、“封建社会”、“封建迷信”、“封建思想”、“你这个人太封建”、 “1840年以后,封建的中国逐渐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等说辞早已渗透在日常生活中,在很多人眼中,“封建”就是封闭的,就是落后的,就是陈旧的,而且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但事实上,中国人又上了中共的当,因为正是中共,赋予了“封建”这样的含义,并通过教育、媒体等强...
“人人会写诗,人人会画画,人人会唱歌”,“一县一个梅兰芳”,“村村都要有自己的李白、鲁迅和聂耳”……这样的口号无疑让今天的人哑然失笑,无不视为荒诞。然而,这荒诞的场景就在近60年前的中国大地上上演。
1958年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是全方位的,教育领域也受到了影响,出现了教育大跃进,当时被称为“教育革命”,而这场革命亦是随后爆发的文革教育革命的预演。大陆学者魏曼华撰写的《反思大跃进中的“教育革命”》对此有着较为深入的研究,本文亦参考了部分内容。
丁抒先生在《阳谋》一书中,指出大跃进一共造成了3,500万人到4,000万人被饿死的严重后果。
相反,他的心中或许是惴惴不安。因为散发着魔性的《钢铁》在其生前死后不仅毒害了众多苏联人,也毒害了众多中国人。如今,这样的“红色经典”在苏联解体后已被唾弃,知晓了真相的中国人难道不要将其抛弃吗?
推动毛崇拜走向高潮的林彪死的不明不白,享受千万人崇拜的毛也去见了马克思,那个年代的“忠字舞”、“忠字猪”等荒诞事也成为了后人的笑柄,但是可叹的是,对毛的崇拜迄今在中国大陆还有市场,而究其原因,就是中国人还未对毛的罪恶进行清算。或许这一天已经并不遥远。
普列汉诺夫的遗嘱不仅仅昭告了苏联的终结,其实也在昭告著中共的终结,因为中共所为与苏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叹的是,被中共长期欺骗并被其戕害的郭兰英,不仅开办学校将自己的所学传授给年轻一代,而且在进入耄耋之年后,依旧继续演唱这些为中共涂脂抹粉的歌曲。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不是中共,又是谁呢?
而中共任意曲解篡改传统的神传文化,最常见也最能蒙蔽人的就是把经典加进无神论的含义,如老子说,天大地大道大王大,而中共则用铺天盖地的媒体机器和从小学到大学的灌输是:中共的恩情比天大。谁说毛不敢为天下先?其与中共离经叛道正是敢为天下先的最好注脚,中共背离天道所为已是人神共愤。这样背离天道,毁我中华正统文化,歪曲历史人物,残害百姓的中共,是到了被抛弃的时候了。
中共建政以来,对于老子《道德经》的研究大体可以分为四个时期:1950年至1966年为第一个时期;1967年至1975年为第二个时期;1976年文革后至目前,是第三个时期。 在五、六十年代,不知是否是因为毛喜欢老子的缘故,中共哲学界对老子思想进行了不少研究,发表了近百篇文章,主要分歧是老子是何时的人,《老子》成书于何时老子的,思想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
在中共党史中,中共为了自身宣传需要,树立了一个又一个典型人物,但正如中共历史上树立的其他典型人物张思德、刘胡兰、雷锋、董存瑞、黄继光等背后隐藏着的是谎言一样,邹碧华、任长霞和孔繁森光环背后同样是罪恶和谎言。
中共花大力气新编课本,增加红色内容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末日的恐惧感,它们已然意识到随着真相的广传,中共的崩塌正在加速。因此,近期加强保党宣传以及强化洗脑,就是意在延续中共的寿命。然而,天要灭之,谁能挡得住?!
在一党专制的中共统治下,要获取真相孰非易事,但我们必须相信的是,真相不会被永远掩盖。在中共垮台后,所有的真相都将浮出水面。
在文革中,有不少艺人被迫害致死,而简单的将罪恶归结于“四人帮”又能欺骗多久呢?
是鬼不是人、罪孽深重的康生就这样死前不得安宁,死后则是滚滚骂名和不为人所知的更深重的惩罚。还有多少中共高官也是如此呢?!
在饱受摧残后,梅汝璈因病于1973年离世,终年68岁,其希望完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巨著也未能完稿。在遗憾离世前,梅汝璈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呢?
共有约 54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2017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之际,台湾证实中共迫害法轮功者被拒绝入境。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正式对法轮功发动镇压,迫害波及约1亿人。过去18年来,这个群体失去了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尊严权、公正权、受助权等一切基本人权,因为中共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