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对于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来说,一提到董存瑞这个名字,眼前马上闪现的就是其“手托炸药包炸碉堡,与国民党同归于尽”的形象,因为1956年的同名电影在中共的大肆宣传下...
民国时期由北京《顺天时报》评选出的“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更是代表了京剧旦行艺术的最高成就,他们创造了各具特色的旦角艺术流派。
在京剧界,“须生”通常指表演老生的演员。上个世纪30年代,著名须生余叔岩、高庆奎、马连良、言菊朋各自创立了独具风格的艺术流派,被称为“四大须生”。
文革后,在习仲勋的支持下,六祖真身重见天日,但损毁非常严重。佛源回忆道:“六祖灵骨取出时,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湿,肋骨已有霉变,但仍有条块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时的形象。”他表示,“如果不经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绝不会受此损坏的”。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共打着抗日的幌子,借机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并时刻不忘记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除了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采取了诸多措施外,在思想上,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了延安整风运动,初步确立了自己绝对的领导权威。
本来是好意照顾,结果却成了企业家剥削的罪证,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1952年4月21日,在被工人围困在办公室里两天后,冼冠生就从冠生园的楼上跳下,毙命在南京路上。不甘受辱的他的纵身一跃,使其成为上海众多“空降兵”中的一员,终年64岁。
而从两次发出“后悔加入中共、跟着毛”的谭震林看,他是深知中共的残酷的,因为他自己就曾经在肃反扩大化时,以莫须有的罪名,和项英共同合谋处决(用大刀砍杀)了原红12军参谋长林野夫妇。
1966年5月文革爆发,“破四旧”运动随之掀起,白马寺附近的白马寺生产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带领农民革命,将辽代十八罗汉泥塑、两千年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稀世珍宝玉马在内的佛像、经卷破坏,寺庙也差点被烧掉。
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说好听点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 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
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党派高官、工商业者上层代表人物以及少数民族、宗教、华侨的头面人物,非党高级知识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在中共党史上,尤其在中共夺取政权前的历史上,一定不能缺了被毛称为中共首位“红色医生”的傅连暲的位置,否则,中共党史很可能被修改。
在殉职的200多名高级将领中,有八人被追封为上将,他们是佟麟阁、赵登禹、郝梦龄、饶国华、王铭章、张自忠、唐淮源和李家钰。面对着保家卫国的重任,他们和其他国军将领那为民族大义慷慨赴死的精神,至今仍辉耀在中华大地上。
龚品梅、范忠良以及所列举出的神父的遭遇,表明了中共对于信仰者的摧残。资料显示,留在大陆的五千多名中国主教、神父或被关或被杀,最后只剩数百人,而那些在华的外国籍神父部分被杀后全部被赶出了中国。此外,仅在1957年之前,就有1万1千多名天主教徒被杀,大量教徒被任意拘捕或被勒索性罚款。
中共曾经给“翻身农奴”画出的美妙图景,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发现不过是幻影。而受了中共欺骗,无法从世俗生活中得到地位、金钱的藏人们,返回去再寻找神佛时,却发现信仰和寺庙也被中共大多摧毁。无处可依的藏人如何不仇视中共?而中共军人也难免不成为牺牲品。这大概就是“翻身农奴”反戈一击的原因吧。
假抗日的中共除了吹吹“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和击毙日军阿部规秀中将,确实也没什么可夸耀的了。这样欺世盗名的中共,在真相一个个被揭穿后,还能欺骗到何时?
各种艺术形式中的《白毛女》的创作者们却罔顾事实,彻底将白毛女、杨白劳和黄世仁的本来形象颠覆,原因只有一个:党要这么宣传就只能这么宣传。
对于大陆文革的惨烈,人们或通过亲身经历或通过若干书籍基本有了大致的了解,但对于文革对西藏和西藏文化的摧残,却知之甚少。1962年5月,十世班禅的《七万言书》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窗口。
与中共统治下鲜有大师不同,民国时期涌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大师,按照一些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所言,他们是一批有“骨气”而又“好玩”、“有趣”且学问深厚之人。他们有时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对于世事,亦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而他们可以如此率性而行正是得益于民国政府的宽容。 彼时,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蒋介石治下的南京、重庆国民政府,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格、知识和信...
一直宣扬自己主导抗战的中共,因为实在拿不出像样的大战,只好拿什么地道战、地雷战和敌后武工队来糊弄中国人
1989年1月28日,藏传佛教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新宫猝然离世,终年51岁,其真实原因是什么?
中共有一首宣传南泥湾的歌,吟唱“好地方”的“好风光”。可惜,“好风光”下种的不是庄稼,而是鸦片。
如果所有非皖南地区的中国人都能像皖南人一样了解了真相,中共炮制的所谓“千古奇冤”也就不攻自破了!
中共不仅不抗日,在背后拖国民党的后腿,在后方打国民党,而且暗中与日军相勾结,通敌卖国。这样的行径一旦被中国人知道了,中共还能欺骗民众到几时呢?
通过国民党和中共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用,所有中国人可以清楚看到,中国抗日的中流砥柱非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军莫属。
本系列盘点一心追随中共但被中共迫害的民主党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说的是农工党中央的高官和知名人士。
中共这些“两弹一星”的功臣,在客观上起了某种程度的助纣为虐的作用。他们很多人遭受迫害的经历,可以让人看清与中共共舞的危险,让人反思。
与中共统治下鲜有大师不同,民国时期涌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大师,按照一些描述民国时期的书籍所言,他们是一批有“骨气”而又“好玩”、“有趣”且学问深厚之人。他们有时如孩童般天真,而且对于世事,亦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而他们可以如此随性而为,正是得益于民国政府的宽容。 彼时,无论是北洋军阀政府,还是蒋介石治下的南京、重庆国民政府,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格、知识和...
郭沫若的此等作风却非常合中共的口味,中共除了在学术上吹捧其外,还对其加以利用。1949年后,郭沫若官拜政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学术职务为中国科学院院长、 中国文联主席,其触手涉及科学、文艺、政治等多个领域,郭成为中共在这些领域的代言人。在中共发起的一个个运动中,郭沫若步步紧跟中共,积极参与迫害。文革期间,他更是只要有利于自己向上爬的,就大加谄媚...
叶企孙,可是位不简单的人物,曾荣获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是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是李政道、杨振宁、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著名科学家的老师,被称为“大师的大师”。
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电视辩论时,其中一位候选人说,人可以经常改变他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但不能总是转变他看问题的原则,否则这个人便不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将此言推及到中共,再看看当今中共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就知道变来变去的中共早就不为老百姓所相信了,抛弃中共已成为不少人的共识。
共有约 45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