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如今,大寨、红旗渠的真面目虽然被还原,但中共依然在利用它们作为欺骗民众的鸦片。无疑,铲除鸦片的根本是铲除其根,换言之,就是彻底在中华大地上铲除中共。
大概储安平惨死前,在绝望中,也会有一刹那后悔轻信了中共吧?其实,这样的悲剧又何止王芸生、储安平呢?中共欺骗了多少人,又害了多少人啊!
作为明清首都的北京,除了有气势恢宏的紫禁城外,还有两座著名的皇家园林:颐和园与圆明园。近代以来,这两座园林都遭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破坏。令人叹惋的是,毛和中共发动的文革又给了两座园林重重的一击。 1966年5月文革开始后,“破四旧”之风席卷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作为“封、资、修”立即成为红卫兵们的主要破坏对象。颐和园、圆明园自然...
谈及中国现当代历史人物,宋氏家族中的三姐妹是避不开的。大姐宋霭龄嫁给了孔子第75代孙、山西大户孔祥熙,孔曾任民国时期央行总裁和财政部长。1973年,宋霭龄在美国病逝。二姐宋庆龄嫁给了“国父”孙中山,其后加入共产党,寂寥中于1981年在大陆去世。小妹宋美龄则嫁给了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终身反共,2003年以106岁的高龄卒于美国。 显然,宋氏三姐妹中,宋庆...
1956年,匈牙利爆发了知识份子要求改变共产党的领导并摆脱苏联控制的抗议游行,之后,苏联在中共的支持下出兵对其进行了血腥镇压,造成了2万多人死亡。
1999年7月,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中共则开始了大规模的摘取、盗卖人体器官的罪恶,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这样的罪恶至今未休。
无论是聂耳、田汉,还是李劫夫,无疑都是具有相当的艺术才华的,但他们却用错了地方,尤其是后者更是登峰造极。聂耳幸好早逝,否则他也很可能如田汉、李劫夫那样,不仅助纣为虐、从精神上麻痹、毒害中国人,而且自己的性命最终也被自己服务的党所吞噬。他们可以说,是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共出兵帮助侵略者朝鲜打败韩国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将中共军队打回了“三八”线。
中共建政后,曾通过一轮又一轮的运动,将包括中国舞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肆意摧残,将无数承继了传统文化血脉的艺术家加以迫害,甚至对自己培养出来的红色“艺术家”也不放过,白淑湘就是其中之一。而在这一过程中,中共又将人性中的“恶”发挥到了极致,让一些演员从传播艺术的使者变成了害人的凶手,最终也身陷囹圄,刘庆棠就是这样的代表。说中共才是真正的把人变成了鬼丝毫也不为过。
回国的6,000多名中共战俘在踏入国门的一刹那,命运就早已注定。也许,在历经磨难后,他们的内心还是钦羡当年明智选择不回国的战友吧!而那批下落不明的战俘们的命运大概更为凄惨。中共怎是“邪恶”二字可以道尽?!
不知周训典、刘善本在临死那一刻是否醒悟,自己当初相信的不过是中共画出的民主大饼,自己的选择真的错了。他们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更连累了朋友、同事。诚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中共帮助侵略者朝鲜的朝鲜战争中,有一场战役被中共媒体一直大吹特吹,甚至还拍成了电影,它就是上甘岭战役。电影《上甘岭》不仅歪曲了事实,而且使无数中国人受蒙蔽,令人慨叹的是,其导演后来被打成了“右派”,也因为这个原因,文革时期,该电影被停放。最让人惊讶的是,在美国公开的档案中,竟然完全找不到中共如此吹嘘的上甘岭战役的名字。 上甘岭战役的真相 根据大陆媒体...
显而易见,发生在袁世凯、黎元洪两家身上的悲剧不过是那个时代诸多悲剧的缩影而已,而每一次将历史的真相翻出,心中泛起的是阵阵悲凉,但更深切的意识到的是:中共不除,其害国害民就一天不会停止。
1966年文革爆发后,相声界的名角们也难逃被迫害的命运,这其中比较有名气的如“单口相声大王”刘宝瑞、对口相声大师侯宝林等。前者著名的段子《连升三级》、《珍珠翡翠白玉汤》,对喜爱相声的人来说是耳熟能详;后者的《醉酒》也是广为人知。有人认为,在艺术性上,刘宝瑞要高于侯宝林。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师,却在文革黑暗的岁月中被迫害致死,而且尸骨无存。至于侯宝林则被打成“...
时任上海市市长的吴国桢在其回忆录中曾说:“当人们不满时,或者有不满的理由时,自然就有共产党渗透和可供利用的基础。但如果没有理由,共产党也能造出一些,就拿北平女学生被强奸为例,那件事发生在北平而不是上海,但我们照样遇到了麻烦。”吴国桢一语中地,即中共为了自己的目地,可以不择手段,没有理由也能制造出一些来,而为中共所欺骗、所利用的又何止沈崇一人呢?
发生在全聚德身上的荒唐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个时代的荒唐,也是遭到中共迫害的私人企业和企业家的缩影。
在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共继续颠倒黑白,让蒋介石“背黑锅”至今未休。
当中国人知道当年中共所谓的“抗美援朝”不过是帮助朝鲜人的侵略战争,该作何感想?当那些被中共和金日成当炮灰的上述将领和军人战死他乡或下场凄惨,他们该作何感想?显然,所有的人都不过是中共利用的工具罢了,而至今还有不少中国人麻木的被中共利用着。
“卖国卖民”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禀性,“卖国求权”也是其党一贯的方针路线,不仅苏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以中共为例,其一方面体现在抗战期间中共与日本的暗中勾结上;另一方面重点体现在支持苏联,罔顾民族利益,甚至一再签订卖国条约上。
民国时期的法学家不仅从小接受儒家教育,而且大多具有海外留学背景,亦接受了西方宪政思想。他们与其他接受西方思想的中国人一样,希望仿效西方,推动中国法治建设。
“话虽然是多余的,又何必说呢?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期,余剩的日子不但不能按照年份来算,甚至不能按星期来算了……我愿意趁这余剩的生命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写一点最后的最坦白的话。”这是早期曾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瞿秋白临死前写的遗作《多余的话》中的开篇语。也正是因为这“多余的话”,瞿秋白死后被中共打成“叛徒”,妻子惨死,孩子被关,父母坟墓被掘。 瞿秋白在《多余的...
杨开慧在遗书中愤然指毛是政治、生活双料流氓,江青则在公审时自称是毛的一条狗,贺子珍则被毛折磨得十年怀孕9次。毛是什么德行由此可见。
抛弃对共产主义的幻想、抛弃苏联之举,值得当今中国每一个仍旧对中共抱持幻想的知识份子思考。
史料透露,苏联人送给中共最大的礼物是:日军的枪支十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20万满洲国军队。毫无疑问,中共收到了这样的礼物,又怎会在乎区区上万中国人的悲声呢?
正是因为中共假和谈而真心发动内战,中华民国政府和国民党为避免内战所付诸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不仅中国老百姓再次陷入战火的蹂躏中,中共也借机窃夺了政权
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一本叫《红岩》的小说曾经广为流行,其作者罗广斌把主人公江姐塑造成“光辉形象”。电影、歌剧《江姐》的出现,以及薄熙来重庆“唱红打黑”时大颂江姐,都在说明,江姐已成为中共不可或缺的“红色英雄”。然而,真实的历史是:江姐是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并没有受过《红岩》中所说的酷刑,至于炮制者罗广斌则走上了自杀之路。
中共污名化中美合作所的真实用意,就是为了贬低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的卓绝努力,同时隐藏自己不抗日专心扩大自己势力的真面目。然而,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随着台湾披露出的无可辩驳史料,中共又一个谎言被戳穿了。
中共建政后,七龄童因出身和历史问题,在历次运动中都受到了影响。1966年文革爆发后,他被造反派彻底打倒,身心饱受摧残,最终导致旧病复发,于1968年因肠癌扩散离世,一代“活八戒”就此消逝。
从中共刻意隐瞒李大钊被处死的罪名看,中共对于自己背叛中国、投靠苏联的历史是非常不愿意中国老百姓知道的,因为知道了,无疑就在打“伟、光、正”的脸。
对中共怀着特殊感情的“被改造”的商人,虽然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因彭真的关系而免受伤害,但最终还是没有躲过文革波涛。
共有约 48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