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当年的林希翎、谭天荣如是,张志华还有等等,何尝也不是如此?这大概也就可以理解为何当今中国的学术界后继无人,学术水平一代不如一代了。毁了那么多人的中共,迟早要被清...
1989年的调查显示,当地儿童失学率达到88%,10个人共用一床棉被,因贫困接受救济的家庭达到98%,其中文盲为80&……而曾经的学校、医院、游泳池、孤儿院都只剩下残垣断壁。毋庸置疑,残害了无数汉族人的中共,也是残害苗族人的元凶。如果没有中共,朱焕章们的教育兴国梦何至于中断?!
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而由其资助的中共、东欧共产党开始走上了掌握政权、祸害本国人民的邪恶之路。
大陆著名导演陈凯歌在其回忆文章中曾写道:作为思想教育的一部分,我们从小就被告知,爱是有阶级性的,阶级,是区分爱与恨的最终界限。血族亲爱关系也不例外。爱领袖,爱党,爱自己人。但在阶级社会中,“自己人”是一个变量,所以,昨爱今仇的事时常发生,唯一不变的是对领袖的爱。既然爱是暂时的,局部的,特定的,非普遍的,那么恨就是长期的、全面的、普遍的。爱是毒药,爱情是堕落...
种种疑点,都在传递这样的信号:刺毛案的确有可能是中共炮制的冤案,至于目地前文也点出了。
让莫名其妙的“国家利益”稀释、消融六九届对历史的承受,是别有用心的假大空。
是谁让数千中国的年轻人葬身异国?是谁让为了虚幻的理想而迷失方向的年轻人依旧挣扎在生活的边缘?想必谁都知道答案。但愿那些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年轻面孔,业已魂归故里。
在制造了这场灾难的中共依旧统治中国的前提下,对文革以及其他灾难绝无彻底反思的可能,因为反思就意味着对中共和毛的罪恶的揭露,而这恰恰是中共最为害怕的。
《群丑图》的起伏从侧面反映了毛反动文革的真实意图,其中众多人物的遭遇更是文革惨烈的一个缩影,而翁如兰的洞见也让她吃了苦头。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论是高官还是平民,又有谁可以摆脱被迫害的命运呢?此外,中共自成立后上演了何止一出丑戏?《群丑图》中和之外的中共高官们哪个没在其中扮演角色?
文革后,李讷重新结了婚,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而对文革中发生的许多事,她表示“全忘了”。不过,赵易亚一家对于家破人亡的经历会忘吗?为中共一直效力的赵易亚,是否曾想明白了迫害自己的真正元凶到底是谁呢?是否这也是因果回圈呢?
而究竟是谁让年少的自己罔顾亲情,做出悖逆人伦之事,陈凯歌应该早已知晓了。虽然得到了父亲的原谅,但应该已成为其内心永远的痛。
曾在抗战胜利后出任沈阳市市长的董文琦先生在其口述历史中提到,1946年,他下令恢复沈阳各方面秩序。有关人员在清除路边垃圾时,发现了千余具苏军尸体。董文琦认为,这些尸体应该是苏军闯入民宅强奸抢劫时为老百姓打死并埋于雪堆中。雪化后尸体才被发现。这些被发现的尸体随后在河边焚烧。 苏联人为何要出兵中国东北? 苏军出兵中国东北 1945年随着欧洲战场的推进...
“照你们说来,文化大革命十年来,亿万人民群众参加的这场运动中,所有揭发出来的走资派和叛徒、特务以及一切牛鬼蛇神等等,统统都是假的,统统都是冤案、假案、错案,都是我江某人策划的,这可能吗?这岂不把你们的能力和才华都抹杀了吗?我江某人真要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怎么会坐到这个被告席上来呢?”
中央文革小组为了炮制包括吕正操、万毅、张学思在内的“‘东北帮’叛党投敌反革命集团”案,将国民党将领杜聿明、郑洞国、侯镜如、赵君迈抓来,横加毒打,逼迫他们承认“策反”过吕正操。显然,赵君迈投共后,所遭的罪并不少。
杨家人的遭遇再次表明,任何被中共蛊惑、追随中共之人都逃不过其最终的迫害,而杨刚的决绝之死或许也是意识到了自己上了中共的当吧。
在北岛等主编的《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样一件事:一次高一学生去北京远郊区的桃山进行劳动锻炼,并接受政治教育。据说这个地方是抗战期间的“拉锯地带”。在开所谓的“忆苦会”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请来给学生们做报告。谁料到,这位没文化的老太太讲到痛心处,竟然将八路军和日伪军统统都骂了。台上台下的听众顿时全都懵了。
三尺头上有神灵,相信了中共灌输的“进化论”和“无神论”的中国人,在无知中造下的罪业都躲不过天理的衡量,报应只争个早晚。而至今仍沉迷在中共邪说中的国人该如何选择呢?
对早已作古的齐白石的批判,不过是进一步强化对中国美术界的集体批判,以达到中共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革掉,让中国人成为无根的民族的目的。
从1949年起,“不是人的中共”就携带戾气,横行在中国大陆,不仅无恶不作,而且杀人如麻。试想想,能害死这么多民众的组织,其行为连禽兽也未必比得上,这该是怎样的魔教?!
一向谨言慎行的马三立罕见地对自己的一生作了总结:我是个苦命人,是生活上的可怜虫。他还一次又一次地说:“我不是大师,不是艺术家,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艺人,是个热爱相声、喜欢钻研相声的老艺人。”而有着如此普通愿望的老艺人却在中共的翻云覆雨中,走过了苦涩的一生。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徐玉兰、王文娟成立了自己的红楼剧团,走上了自负盈亏的道路。如今,徐玉兰已于今年4月病逝,享年96岁,而业已91岁的王文娟当然不会忘记与“宝哥哥”走过的每一段岁月的,包括文革那段心酸的日日夜夜。
了解了《红楼梦》的真味,就可以明了红学家们的分析并没切中核心,就可以明了中共的歪曲,实质是在让世人偏离《红楼梦》要传递给世人的真意。人生如梦,受中共洗脑而在迷中执著追求着自己向往的生活的世人,有多少人能明白生命的真正意义呢?
换言之,无论你内心有着怎样的意见,但一旦作为党员表态时,必然要和“组织”保持一致,即便要泯灭人性。作为中共党内的高级领导人,周恩来的一生一直都在身体力行的遵循着“党性高于人性”的原则行事,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其可以对恩人痛下杀手,可以置恩人的苦难于不顾。
中共党史称,“一二九”运动是中共领导下的一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运动。问题是:此前从未喊过抗日,此后也甚少与日军作战的中共挑起学生的爱国热情,真的是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吗?
张伯苓死后,他的家人也没能逃过中共的运动。文革中,身为数学家的长子张锡禄、身为商人的次子张锡羊和三子张锡祚都被摧残、迫害致死。而这样的命运在张伯苓选择相信周恩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
然而,真实的周恩来绝非如此,实际上为了自保,他可以“出卖任何人”,无论是他的战友、同事,还是他的“干女儿”、警卫,乃至至亲。这样助纣为虐的周恩来又有什么可称颂的呢?
《第二次握手》等手抄本小说、诗词折射的是那个疯狂、混乱年代,尚保有思考的人们的觉醒、怀疑、迷惘、悲愤、批判以及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尽管它们良莠不齐,甚至还都不能不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但它们让那个许多接触过的中国人多了一些思考,对那个年代保持了些许的警醒,对爱情保有了憧憬,并用黑色的眼睛来寻找光明。而张扬等人的遭遇则是中共罪恶历史上的又一笔。
显然,《十万个为什么》等以及编者在那个荒诞岁月中的遭遇,让我们清晰的认识到,避免重蹈覆辙的唯一途径就是彻底根除造成如此灾难的根源。
在很多人看来,被认为是老实人的阎长贵被莫名关在监狱里近八年,其后又被强迫去农场劳动,其遭遇是那么荒诞——仅仅是因为一封信被送错。显然,直接的罪责都在江青和中共身上。然而,在那个年月被裹挟著参与文革的阎长贵,难道真的清清白白吗?诸葛亮身后的遭遇又是谁的罪责呢?所谓种何种因得何种果,古往今来从没有差之毫厘。
2008年8月,魏巍离世,死前仍抱定“马列主义”不放。而魏巍在中共党内的两次遭遇,即文革时因“有资本主义思想”被批,2000年后又因坚持“左”的思想被软禁,无疑是对中共莫大的讽刺。
共有约 57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真实人体展”引起巨大争议和质疑,中学教师Trevor Grace认为“这不是艺术,是对人性的侮辱”。新州上议员要求警方和相关部门对展览的合法性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