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一九五〇年,姚治邦才十一岁。 那年底到次年初,他家所在的南汇县掀起了搜捕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高潮。短短几个月内,全县共处决 “反革命分子”好几百人。
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会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审议通过了长达1445页、涉及2500亿美元预算支出的《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这意味着美国以立法方式,开启了对中共的全面对抗。
侯德喜家世代生活在北京朝阳区洼里乡洼边村,衣食无忧,但并不是很富裕。父亲侯荣14岁那年离家外出学手艺,1949后成了北京五建公司的一名工人。大伯则凭借着自己经营,在农村买了几十亩地,靠地租生活,结果土改时被划为地主。1959年,侯德喜的父亲把全家接到了北京城里,住在单位的房子里。
中共一向吹嘘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安全的国家,可仅仅在刚刚过去的5月份最后一周,大陆便连续发生了多起无差别杀人恶性案件,让人心惊肉跳,无限恐怖。
32年前的今天,大陆爆发了六四惨案,号称人民子弟兵的中共军队,公然在首都北京,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开花子弹和坦克血腥屠杀爱国学生和民众。
文革时,吴续久和胡健是实验小学5年级的同学,他俩的父亲又都是被批斗的当权派,因此他们常在一起。胡健家有一台红灯收音机,吴续久来时他们会乱拨电台挑选节目。一次,他们无意中拨到了莫斯科广播电台。那可是敌台!他们十分惊异,十分恐惧。
如同往年一样,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大陆的幼儿园和学校都会热火朝天的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微信上更是满屏的“节日快乐”。不过,尽管这些活动看上去五花八门,喜庆花哨的很,或许还博得了一些平日里连起码的快乐都缺乏的可怜的孩子们的欢心,但却令人倍感荒诞与讽刺。为什么?因为童年在中国早就死去了,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国家!童年都没了,这样的儿童节岂不是徒有其表...
夺取政权后,中共依然坚持马列的阶级斗争理论,不断发动政治运动整人,不但剥夺了人的权利,践踏了人的价值,而且直接导致了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给大陆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如今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的人,一定都还记得当年轰动一时的“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毒事件。
继《青春有你3》被停播,《创造营》第5季面试暂停之后,蜚声中国和全球华语圈已多年的综艺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眼看也将命终寿寝!
“打土豪”是中共创建的红军当年筹集粮饷的主要方式,说白了就是用暴力剥夺抢占土地所有者的财富,也就是抢劫。
“文革”新贵们不仅追求住的好、吃得好,也很讲究生活“品味”。
文革结束已经近半个世纪了,在这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毛左们一直试图为文革翻案。为了给文革翻案,他们一直在竭力美化文革。而为了美化文革,他们一直在宣扬一个观点,就是“文革没有贪污腐败”。 这种观点在那些不了解文革真相,同时又对改革开放时代中共的贪腐极度反感的人中可以说很有市场。
荥经古称若水,地处四川盆地西部边缘的雅安地区中部,距成都175公里,扼川滇、川藏线的咽喉。荥经土地资源丰富,全县幅员1781平方公里,辖25个乡镇,当年人口6万余。
在太行山区,吕正操带领的共产党军队不但诛杀异己,而且还强迫孩子现场看杀人。
诚如雷震远神父所说,“共产党所用的恐怖政治,是一种暴行制度”。自从吕正操带领共产党军队开进太行山区后,这种恐怖政治同时也被他们带到了那里。“他们在逮捕或处死人犯前,总是先捏造出一些假仁假义的口实;但有时也突然闯进一个曾经发表过反共言论的人的家里,立即予以处决。”
抗战爆发后,先后任中共冀中人民自卫军司令员、冀中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的吕正操率领中共军队开进太行山地区,这期间来自美国的雷震远神父恰好也在这里传道和帮助国军作战时医疗工作,并曾一度任河北省安国县代理县长,与吕正操打过多次交道,亲历了他领导下的中共军队,如何打着抗日的旗号,不断用强盗手段扩充实力,并推行红色恐怖的真实情景,并于日后根据这段见闻写成了...
通过伪造历史,从而美化自己,抹黑和打击对手,是中共党内各派进行权力斗争的惯用手段,而毛泽东则是精通和滥用这一手段的谎言大师,其编造的谎言范围之广数量之多,说谎水平之高,说谎手段之卑鄙,说谎时脸皮之厚,在中共党内可谓无人能出其右。
众所周知,成都49中学生坠亡事件,最早在微博上曝光和质疑校方的不是别人,正是死者的母亲鲁女士。
“成都49中学生坠楼事件”引发群情激愤,以至官媒不得不上阵主导舆情。新华社13日凌晨发出报导,针对事件各项疑点“还原真相”。
母亲节一个母亲最心碎的事,莫过于儿子前一天还在祝自己节日快乐,当天却匪夷所思的没了,而且死的不明不白,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成都49中高二学生林唯麒的母亲鲁女士(微博号 @人生就像泡沫)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不幸突然摊在了自己身上!
中共的宣传机器宣称,毛泽东在生活上一贯艰苦朴素,始终坚持与人民同甘共苦。事实恰恰相反。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指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在中国由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政治运动。毛泽东和当时的中共中央称它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发展的一个更深入、更广阔的新阶段。”但事实证明,它不仅不是什么“大革命”,而且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大浩劫,连中共自己后来也承认它是“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
1957年4月27日,中共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出批评建议。运动开始后,广大群众、党外人士和广大党员怀着对中共的满腔热情,积极响应中共的号召,对中共及其政府的工作以及中共党员干部的作风提出了许多有益的批评、建议。
提到周扒皮,凡是在大陆度过童年的人,大都记得《半夜鸡叫》中的这个恶霸地主。他为了催促长工们早起去干活,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趴到鸡笼子里学雄鸡打鸣,引起雄鸡纷纷啼叫。鸡一叫,长工们便不得不提早起床。周扒皮凶狠贪婪地残酷剥削雇工的故事让年少的读者们无不义愤填膺,在中共当政后的几代人的脑海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不过,周扒皮的原型系今大连瓦房店市阎店乡一个姓邹的地主。据当...
如果说当年中共塑造的“大恶霸地主刘文彩”与真实的刘文彩完全是两回事,那麽作为文学形象的黄世仁、南霸天和周扒皮就更是背离生活真实凭空杜撰出来的虚假典型了。
1965年初,在大邑县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四川美术学院的师生们用泥巴塑造了一组解放前农民向地主交租的群像,这组以刘文彩为原型名为《收租院》的泥塑大大小小共114个,一个个栩栩如生,无言地诉说着刘文彩当年所干的种种坏事与罪恶--从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牢、草菅人命,到喝人血、吃人奶……
截止今天前,中共迟迟未公布“全国人口第七次普查数据”。
当被压迫者因为无法改变被压迫者压迫的处境而陷于绝望时,他们唯一能做的反抗与唯一剩下的快乐,便是盼着一直骑在自己头顶作威作福却又对之无可奈何的压迫者倒楣——哪怕是自己会跟着一起倒楣,甚至会跟他们同归于尽。用网友的话说,“反正都是死,那抱着一起死是最爽的。”因为他们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倒楣与否,他们反正已没有希望了。由此可见压迫者对他们的压迫有多重,他们对压迫者的仇...
关于抗战结束后接踵而来的那场内战,中共一直都说是国民党挑起的,其实不然!
共有约 146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