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开个19大,维稳居然维到这步田地,足见中共已虚弱与恐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这不正是其频临灭亡的鲜明征兆吗?
全中国人民的敌人不是别人,恰是把他们当成敌人一样戒备着监控著和打压着的中共。
按中共自吹自擂的说法是“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历史上罕见的“和谐盛世”了,怎么共产党反倒比四人帮那会更怕老百姓了,对他们的防范更严了呢?
江绵恒为何为了换肾敢杀这么多人?这还不是因为他老子是江泽民吗?还不是因为江泽民是中共的总书记吗?还不是因为中共垄断了中国的所有权力吗?
自从1949年篡权以来,这个党就一直声称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可让人倍感讽刺的是,每到这个党开大会的时候,它统治下的这个国家就变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成了这个党防范、监控与打压的物件,这个国家的首都更是成了一座笼罩着恐惧的死一般沉闷的地狱。 这不,即将到来的10月18日,这个党又要开五年一次的大会了...
《炎黄春秋》前顾问、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现年95岁的何方,于9月3日凌晨去世。8日上午,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协和医院内进行。
今天的中国不仅现实世界警权泛滥,虚拟世界同样警权泛滥,整个就是警察国家的升级版。
“大洋国”在哪?不就在我们身边吗!今天的中国,就是现实版的“大洋国”。
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许多公民被非法骚扰,不得安宁。
有人说,别看文革已经结束四十一年了,中共也早已以历史决议的形式公开否定了它,但其实文革在中国一直都阴魂不散,近年来甚至颇有还魂之势。对于这种说法,我原本一直都将信将疑,但看了新唐人网站最近的两条新闻却使我改变了原先的态度。 哪两条新闻? 一条新闻是“河南村民微信聊带‘孟’字 被指侮辱领导人拘5日”,说的是近日河南省一网民在微信谈论五毛写手周小平和...
在中国文艺界,因为类似甚至更惨的遭遇哽咽落泪的何止一个冯小刚,这样的冯小刚有成千上百个。
全球领先的网路流量分析和市场调查公司comScore 的资料显示,大纪元、新唐人网站的美国流览人数(独立访客)遥遥领先于《世界日报》、《中国日报》等老牌媒体。
中共不仅残酷的剥削中国人民的劳动成果,无情的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甚至连他们的身体器官也肆意占为己有,实可谓丧尽天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眼下,中共十九大的召开已进入倒计时。随着会期的不断临近,虽然与之有关的诸多疑问一一有了答案,但仍有些重要的疑问仍是待解的悬念。 悬念之一: 十九大究竟能否平稳召开和结束 以往每逢召开五年一届的全国代表大会,中共都会把神经绷的紧紧的,搞的全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神经绷的再紧,搞的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没到搞到过这次这种登峰造极的地步。之所以如此,是...
越维稳越说明政局不稳,越说明中共的末日快到了。
微信群主就从当下中国原来最嗨皮的人成了最危险最倒楣的人?!
早在上世纪50~80年代,就有65%的中国人口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食用了镉米!
一个告别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古巴,将是一个真正的崭新的古巴。古巴的明天会更美好。
大学本是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的高地,如今倒行逆施,使得中国的大学又将重新回到那个人人自危人人恐惧的黑暗时期。
中国社会矛盾的日益尖锐和中共统治危机的日趋严重,散发着自由气息的网路越来越成了令中共寝食难安的心腹大患,必欲除之而后快。
是凡有良知的人,我想都应该站出来大声谴责中共再次绑架高律师的犯罪行为,直至他安全回家。
有罪的不是那些翻墙和为翻墙提供工具的人,而恰恰是砌墙并且判翻墙者和为他们提供工具的人有罪的中共。
松江公安分局承认打人者为该局警察后,“中国警察网”的“辟谣”当即不攻自破,辟谣再度成了造谣。
只要中共的一党专政存在一天,只要公权力不被关进笼子,警察打人的恶行还会继续不断的上演。
中共的邪恶是我们每个人单凭个人的知识和经历难以完全了解清楚的。
让我们都来关注他的安危。多一份关注,对中共就会多一份压力,高律师的生命也就多一份保障。
一边是高官随心所欲的挥霍来自于纳税人血汗的公共医疗费用,一边却是农村女大学生因为家境贫困不得不“卖身”救弟。这样的新闻究竟是在打谁的脸?
一个政权如果在短时间内昂不得的加大对民众言论严管的力度,以至于到了风声鹤唳步步紧逼的地步,则说明这个政权已经陷入了严重的统治危机,甚至可能末日将临。
每一桩“被认罪”其实都是酷刑高压的结果,都是对当事人人权和尊严的粗暴践踏,都是对法律的无情嘲笑,都是中共犯下的滔天罪行。
据西方媒体报导,为了悼念苏联时期像维拉这样被强制迁移、关押或处决的千百万受害者,就在莫斯科中央环线旁边,一座名叫“悲伤墙”的巨大青铜雕塑已经接近落成。这是俄罗斯第一座国家级纪念碑。
共有约 73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