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不难看出,用马克思主义治理臭氧不过是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治疗聋哑人和精神病在今天的翻版。
在证明中共并非不可撼动与战胜的同时高律师还证明了一点,那就是要撼动与战胜中共首先需要撼动与战胜我们内心对中共的恐惧,包括一味保全自我的私心。
这么多年了,你迄今痴心不改,总不肯放弃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结果如何?结果是一次次给我制造了些困难的过程,而你却一次次得到了失败的结果。
中共黑恶势力最不可原谅的就是,他们并不顾及被处罚者生理方面的有限性,许多压迫过程远远超过了人们的生理极限,给人造成了极大的生理痛苦本身成了他们追求的目的。
这是一个自称“政府”的一群人在干这样的事,不身临这种场面,绝不敢相信他们会如此地自暴自弃,对一个和平公民施以如此野蛮的暴行!
没完没了的暴力绑架成了高律师近10年来“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每次绑架无一不彰显了中共的暴虐和嚣张!
中共为了显示其无处不在且无所不能的能量,不断的制造紧张和恐怖氛围,从而逼迫高律师就范,对他采用了包括跟踪、围堵、监控和暗害等在内的各种邪恶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一群具有公职身份者,长期地是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惘顾人类社会的基本道德共识,持续地以完全远离人类道德及人性的方式,干着几乎是彻底摧毁人性,摧毁基本道德、摧毁人类善良及良知的肮脏勾当。
在与这些修炼者的接触过程中,他们面对这场空前惨烈灾难回述时规律性的平静心态,对迫害者的宽容襟怀及对我们民族美好明天的乐观心态使人持久的震撼不已
许多中国人都看过好莱坞大片《铁达尼号》,影片中杰克和萝丝的爱情故事,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中共为了使高律师屈服,用尽了从酷刑折磨到威逼利诱等各种手段,但令人肃然起敬的是,一次次的失去自由,一次次的酷刑折磨都没能让高先生屈服。
中共越是围剿翻墙,网民对墙外世界的好奇心就越大,越想去看看那个世界里到底有什么,翻墙的劲头因此反而会越大。
美国有个著名学者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什么人都可以坏,但有三种人千万不能坏——
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自由开放,但中共却始终在逆历史潮流而行,不断的封杀网路上的自由言论和资讯,以至于使中国的互联网早就沦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局域网。
真正在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试图以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棒别有用心的封杀一切还原历史真相的努力的中共自己。
继6月份“限娱”后,中共当局又一次采取措施,收紧了对网路娱乐的监管。
共产党人的共同特点就是敌视和践踏人类的一切道德底线。试想,这样一群人带给人类的,除了杀戳和欺骗还可能有别的什么吗?
好像是在自怨自艾:“没有道德了──完啦──全完啦──道德全没有了。道德沦丧时,什么事就都完了。”
共产党就是这样靠着勒索欺诈搜集到民间所有的武器和金钱,迅速壮大了自己的势力。
厦大教师维权事件再次说明,只要公权力不被关进笼子,只要现行体制不从根本上改变,每个公民的权利随时都可能遭到官方的侵犯和践踏,底层民众如此,即便是他们自己钦定引进的高端人才、博导、教授也不例外!
受共产党无神论的长期洗脑,许多中国人都不相信恶有恶报的天理,所以做起恶来肆无忌惮,毫不考虑后果。
在印度,交警的的逻辑明摆着则是民众优先,所以他们才会为了让一辆救护车率先通过,阻拦原定优先通行的总统车队。
霍邱县当局不解决导致当地民众不断上访的源头问题,却动歪脑筋,试图通过株连的手法对上访者赶尽杀绝,这充分说明了他们的黔驴技穷和与民为敌。
一言以蔽之,人民的事再大也是小事,领导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这样的“负面资讯”是他们想删也删不光的。而且他们每删一次,脸面就会事与愿违的丢一次。
这一来,司马南一下成了人大最短命的教授,喜剧沦为了滑稽剧!
虽然文革过去四十多年了,但张志新被割破喉管的惨剧却依旧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国人无法忘怀。 不过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起孤例,直到昨天看了一篇文章,才知道原来文革时行刑前被割喉管的“罪犯”在辽宁省远不止张志新一人,而是有第三十多例。 文章说,当时有许多犯人行刑前不是大声喊冤,就是要高呼口号,有的“反革命犯”还高呼“毛主席万岁”,这被认为影响极坏...
以亲人、亲情为要胁,是中共秘密警察逼迫异议人士就范常用的一招,也是非常卑鄙阴毒的一招。高律师在女儿上高中问题上的遭遇就是个例子。
全国到底有多少镉麦镉米,政府从没查过,公众更是一无所知,有的人可能连听都没听过这事。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你有滋有味吃着的面制品米制品就是被镉污染的,想想真是不寒而栗啊!
由昔日的网路大V沦落到“虎落平阳被犬欺”,不是“任大炮”的耻辱与悲哀,只能说是中国的耻辱与悲哀。
共有约 70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