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众所周知,公众第一次获知武汉肺炎会人传人是1月20日,公布这个讯息的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那么在这之前有没有人已经发现武汉肺炎会人传人,并告知了有...
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首次公布新型肺炎疫情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二十多天理应是这次瘟疫的黄金防控期,但在这二十多天里,中共上上下下却没有采取应有的防控措施,完全错失了黄金防控期。
突如其来的新型肺炎,冷不防改变了全中国人尤其是湖北人、武汉人的生活,成千上万的患者被病魔折磨的身心交瘁,在死亡边缘绝望挣扎,而越来越多的病重不治者则在孤独凄凉中含泪离世,即便是暂时没有感染病毒的人,也被隔离在各自的家里,面临着种种不便和风险,形同囚徒。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人都在如何看待武汉肺炎的问题上达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这次疫情既是天灾更是人祸!现在迫切要追问的是造成这起人祸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中共越来越严的网络封锁,逼的大陆网民不停的与其斗智斗勇。
有网友说,如果讲李文亮揭露了被官方刻意隐瞒的疫情,那么伯曼儿则揭露了武汉封城之后的人道灾难! 李文亮大家都知道,伯曼儿是谁? 她是一位湖北女大学生,微博账户名叫“伯曼儿”。因发烧住院,1月24日伯曼儿被查出肺部有问题,期间她冒着被抓的风险,在抖音和微博直播自己的住院经历,曝光医院方面只是每天给发两颗奥司他韦,既不给她做CT,也不给她做血常规检测...
2月11日,广西南宁市中共纪委官方网站发布了一份通告,指正当广西启动重大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来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关键时刻,南宁市卫健委办公室主任蓝智却“擅自将不实的疫情防控信息,以微信方式发送至家族群和老乡群”,由此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因此决定给予其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2月8日,微信名为“富城”的一位中国公民,致电武汉警方110,对武汉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刚散播疫情谣言等涉嫌刑事案件问题进行了实名举报,但警方拒绝受理。事后,他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富城先生”上发布了《对武汉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刚的实名举报》一文,以下是文中公布的举报电话录音:
2月9日深夜,自称是武汉百步亭社区居民的微博注册用户@野孩子hanniblo发博说:“武汉市的相关领导为掩盖百步亭有很多人感染这个病毒的真相,百步亭一个网格一天只给一个核酸检测的名额,大量疑似和发热病人至今还在家,没有集中隔离,甚至还有重症病人四处奔波求救,我们听说武汉市直接放弃了百步亭。我们今天听别人区防疫的说,百步亭这边感染人数超过了预期,江岸区政府不敢...
1月初武汉肺炎爆发后,当局为了打造太平盛世的假象,竟然罔顾疫情,置市民的健康和生命于不顾,在该市百步亭社区照常举办“万家宴”,组织4万余户家庭共吃团圆饭,结果导致众多居民被感染。
这个消息一下子戳中了被武汉肺炎疫情围困肆虐的国人的痛点和泪点,成千上万的网民不约而同的称颂他是“吹哨人”,赞扬他的直言。就我所知,这样的情形自有互联网以来还不曾有过,完全称得上是规模空前史无前例!
2020年2月6日晚21时30分,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走了。消息传开后,微信上掀起了一阵史无前例的舆论海啸,网民在痛悼李文亮的同时,不仅将问责的矛头直指造成此次疫情爆发蔓延的罪魁祸首中共,而且无所畏惧的发出了要求实现言论自由的强劲呼声。网上热传的“清华部分校友告全国同胞书”更是大声疾呼:“一定要追究渎职官员的责,追体制的责”,“重启政治改革”,“同胞...
由于中共从上到下隐瞒疫情,防控不力,应对失措,导致武汉肺炎迅速蔓延至全国及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成千上万的人纷纷染病,甚至因此失去了生命。在这场灾难中,作为罪魁祸首的中共,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广大民众的谴责和唾骂,连一些体制内良知犹存的官员和知识分子也纷纷站出来对当局口诛笔伐。以下便是网络上热传的几篇这样的文字。
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一些良知犹存的大陆媒体和记者,冒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深入到武汉抗击疫情的第一线,采访了很多感染者或他们的家人,写出了一些如实反映武汉肺炎真相的报道,不但曝光了中共官方瞒报疫情甚至误导公众的细节,也披露了武汉市内大量被感染人群,因为医疗资源不足而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很多人到死都没能获得确诊,甚至都没被列入官方的统计数字之中的惨状。
1月24日晚间,武汉的张女士在社交媒体发出求救。 她说,之前医院高度怀疑父亲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因为缺少试剂盒,做不了核酸检测,无法确诊,当然也就住不了院,得到及时的抢救。直到1月24日父亲去世,最终也没能确诊,连名字都没能列入政府的死亡统计。
武汉眼下最缺什么?口罩! 武汉眼下最需要口罩是谁?医护人员。
武汉新型肺炎之所以快速扩散,祸及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完全是中共在疫情发生初期拚命掩盖疫情真相酿成的恶果。面对国内外的巨大压力,尽管自1月20日起,中共高调声称要“及时准确、公开透明发布疫情”,但其实仍在封网民的口,想方设法掩盖疫情真相,因此人们对官方发布的各种信息不能不存有疑问,特别是在以下这些方面: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香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曾对大陆财新网记者明确表示,封城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但究竟错过了多少天黄金防控期他没说。根据目前已经公开的信息,我认为错过了一个月,至少是二十天左右的黄金防控期。
今年第一天,武汉警方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题为《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报,称:“近期,我市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了多例肺炎病例,市卫健委就此发布了情况通报。但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十八大是中共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 从那时起,中共大开历史的倒车,方向盘急往左转,对内不断加码施与民众的高压,对外奉行战狼式外交到处渗透扩张,数年间民怨沸腾名声扫地,加速踏上死亡之旅。
随着武汉疫情的扩散和加重,当地市民在社交媒体上反应出的愤怒与无助,也一天天加剧。
今年大年三十,新型肺炎已在中国大陆迅速扩散,疫情万分危急,一日紧似一日,封城后的武汉更是一片惨状,各大医院人满为患,尸体被放到了走廊,医生忙得一刻停不下来,然而,北京城里装点中共门面的春晚却依旧在高调上演,两者的反差之大,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特别讽刺的是,一贯热捧中共的港星在春晚上特意献唱了一首《大侠霍元甲》,其中的歌词“问我国家哪像染病”招来了网友的一片...
1月23日,武汉为防疫情扩散全国开始封城,随后鄂州、仙桃、枝江、潜江、黄冈、赤壁等湖北城市也相继封城。这无疑是中国当天的头号新闻,也是世界大新闻。这样的事,别说中共当权后从未有过,在世界上也属罕见。
武汉封城后,财新记者采访了香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问他对封城怎么看。
武汉肺炎爆发后,1月22日,中共武汉市委市政府给市民发出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说:自我市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来,一场关系到每一位市民生命健康的疫情防控战已经打响。目前,全市防控工作正按照统一部署有序展开。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防控疫情,人人有责,每个人都可以为防控出力。
连日来武汉肺炎迅速扩散,中共官方的神经也越来越紧张。
几天了,“开豪车进故宫”事件仍在发酵。国人愤愤不平,议论纷纷。愤怒什么?议论什么?焦点不外乎当事人的“炫耀”和“特权”。今天我想把这事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里说说。
这几天,有两位上了热搜榜的年轻女子牢牢吸引了中国网民的眼球——一个是开着豪车进故宫并把照片嗮到微博上的红三代“露小宝LL”(真名高露,以下简称露小宝),另一个是因病离世的贵州贫困女生吴花燕
中美贸易战开战以来,面对美国强大的关税攻势,嘴硬的中共多次表示奉陪到底,“绝不惧怕贸易战,有信心、有能力应对任何挑战”,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甚至扬言:“如果有人想来硬的,我们一定会奉陪,看谁能坚持得更久。”结果呢,现在还不是乖乖的认怂服输,跟美国签了约,虽然目前只是第一阶段的协议。
2019年11月,贵州贫困女生吴花燕的故事被大陆媒体报导后,引发了舆论对其命运的关注;2020年1月13日,吴花燕因久病医治无效离世,再次引发了舆论对其命运的关注。
共有约 114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她认为神韵演出对当今世界极其重要,“演出将人类和精神信仰重新相连,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美。也就是说演出展现了地球、星球本来的面貌,它是初始的、天然的、纯净的状态,再现了人回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