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这样的“负面资讯”是他们想删也删不光的。而且他们每删一次,脸面就会事与愿违的丢一次。
这一来,司马南一下成了人大最短命的教授,喜剧沦为了滑稽剧!
虽然文革过去四十多年了,但张志新被割破喉管的惨剧却依旧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国人无法忘怀。 不过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起孤例,直到昨天看了一篇文章,才知道原来文革时行刑前被割喉管的“罪犯”在辽宁省远不止张志新一人,而是有第三十多例。 文章说,当时有许多犯人行刑前不是大声喊冤,就是要高呼口号,有的“反革命犯”还高呼“毛主席万岁”,这被认为影响极坏...
以亲人、亲情为要胁,是中共秘密警察逼迫异议人士就范常用的一招,也是非常卑鄙阴毒的一招。高律师在女儿上高中问题上的遭遇就是个例子。
全国到底有多少镉麦镉米,政府从没查过,公众更是一无所知,有的人可能连听都没听过这事。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你有滋有味吃着的面制品米制品就是被镉污染的,想想真是不寒而栗啊!
由昔日的网路大V沦落到“虎落平阳被犬欺”,不是“任大炮”的耻辱与悲哀,只能说是中国的耻辱与悲哀。
先是政策出尔反尔朝令夕改造成民众利益受损酿成事端,继而又对合法表达诉求的市民非法使用暴力,接着又蛮横的封杀网民的资讯和评论,上海市政府如此胡作非为不是在耍流氓又是什么?
高律师的姐姐讲的一点不错,中共政权确实像纸糊的一样,别看它平日里总是摆出一付谁都不怕的架势,内里其实比谁都虚弱
高智晟律师的《2017,中国起来》一书,不仅记述了他惨遭中共监控、绑架、酷刑和囚禁的黑暗经历,还贯穿着他对中共暴政的真知灼见,其犀利深刻颇给人以启发。
难以想像,是怎样的冷漠、麻木和自私,使那么多人在面对一个濒于危难急需帮助的弱女子时选择了无所作为?!
陕西大荔县金紫阳公司50名员工公开致信中共中央、中组部、中纪委提出退出中共党组织,引起外界关注。
不管中共官员掌握了多大的权力,也不管他们怎么不信善恶有报的天理,真正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从来都不是权力,而是天理。
建党95年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时期有这么多贪污腐败分子,这绝对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腐败,一场史无前例浩劫。
中共对儿童的洗脑其实每天都在进行,只不过到了儿童节这样的特殊日子力度又加大了n倍罢了。
就在著名作家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因为揭示中共暴力土改的真相被下架的同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也中共彻底禁声。
著名作家作家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这几天成了朋友圈的热门话题。
大陆著名女作家方方的《软埋》是近年来一部罕见的描画当年土改真相的长篇小说。
大陆媒体近日曝光了一起某地官员为应付上级检查“装儿子”的丑事,看的人直发笑。
面对中共迫害维权律师的暴行和黑幕,我想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应沉默,都该发出我们的声音。这既是对迫害王全璋等维权律师的中共的谴责,也是对被迫害的王全璋律师本人的声援。
1995年3月,李洪志先生赴法国巴黎,第一次在海外传授法轮大法,由此揭开了大法在海外弘传的序幕。 从那时起到现在,法轮大法已弘传全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与地区,不仅有成千上万的海外华人成了大法的修炼者,而且吸引了许许多多的外国人也修炼大法,甚至有的一家人都修大法。毫不夸张地说,法轮大法已经成为当代在海外传播最广的中国文化。 那么,来自中国的法轮大法...
一个连被打压者的孩子都不放过,都要用来做要胁的筹码的政权,还有什么坏事干不出来?还有何理由和脸面继续留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
李和平们所受的酷刑,再一次撕下了中共“依法治国”的外衣——所谓“依法治国”其实不过是酷刑治国,暴力治国!
旅美大陆富豪郭文贵5月13日的视频爆料。他在爆料中称,北大校长王恩哥不仅骗取了他的十亿人民币,而且输送女学生送给高官淫乱。
官方的洗脑教育竟把一个80后整成了红卫兵的翻版,太悲催了!
几天前,港媒、法媒、海外中文媒体便纷纷报导,江4月17日傍晚在上海散步时再次中风,被急救送医抢救脱险,但下身瘫痪。
陈秋实怒怼共青团的这番话之所以值得我们为其拍案叫绝大声叫好,是因为他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共青团中央在五四青年节这一天特意把SNH48选为青春偶像,以此进一步误导和蒙骗大陆青年的政治用心。
为什么说中国今天的猪肉是毒品呢?因为我们绝大多数都是吃加了添加剂的饲料长大的,是被催肥的。
不管他们怎么围剿自媒体,怎么收紧对网路舆论的管控,都无法阻止民众想方设法去获取真实的资讯,都无法阻止真相的传播。
这个共产党,却在它制定的宪法上,堂而皇之的写着“言论自由”,脸皮可真够厚的!
要战胜专制,先要战胜专制笼罩在我们内心的恐惧。
共有约 68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