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大陆媒体近日曝光了一起某地官员为应付上级检查“装儿子”的丑事,看的人直发笑。
面对中共迫害维权律师的暴行和黑幕,我想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应沉默,都该发出我们的声音。这既是对迫害王全璋等维权律师的中共的谴责,也是对被迫害的王全璋律师本人的声援。
1995年3月,李洪志先生赴法国巴黎,第一次在海外传授法轮大法,由此揭开了大法在海外弘传的序幕。 从那时起到现在,法轮大法已弘传全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与地区,不仅有成千上万的海外华人成了大法的修炼者,而且吸引了许许多多的外国人也修炼大法,甚至有的一家人都修大法。毫不夸张地说,法轮大法已经成为当代在海外传播最广的中国文化。 那么,来自中国的法轮大法...
一个连被打压者的孩子都不放过,都要用来做要胁的筹码的政权,还有什么坏事干不出来?还有何理由和脸面继续留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
李和平们所受的酷刑,再一次撕下了中共“依法治国”的外衣——所谓“依法治国”其实不过是酷刑治国,暴力治国!
旅美大陆富豪郭文贵5月13日的视频爆料。他在爆料中称,北大校长王恩哥不仅骗取了他的十亿人民币,而且输送女学生送给高官淫乱。
官方的洗脑教育竟把一个80后整成了红卫兵的翻版,太悲催了!
几天前,港媒、法媒、海外中文媒体便纷纷报导,江4月17日傍晚在上海散步时再次中风,被急救送医抢救脱险,但下身瘫痪。
陈秋实怒怼共青团的这番话之所以值得我们为其拍案叫绝大声叫好,是因为他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共青团中央在五四青年节这一天特意把SNH48选为青春偶像,以此进一步误导和蒙骗大陆青年的政治用心。
为什么说中国今天的猪肉是毒品呢?因为我们绝大多数都是吃加了添加剂的饲料长大的,是被催肥的。
不管他们怎么围剿自媒体,怎么收紧对网路舆论的管控,都无法阻止民众想方设法去获取真实的资讯,都无法阻止真相的传播。
这个共产党,却在它制定的宪法上,堂而皇之的写着“言论自由”,脸皮可真够厚的!
要战胜专制,先要战胜专制笼罩在我们内心的恐惧。
要当权者还在恐惧林昭,还在阻扰人们祭奠她,这个政权和体制的本质就没变。
在共产党当权的中国,除了权贵阶层,又有多少人的生命不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呢?!
在当下的中国,对于走投无路的百姓而言,无论是“裸体喊冤”还是“钻胯治病”都不是他们的羞辱,而是这个对民众的困苦熟视无睹,从不把民众的尊严当回事的畸形国家的羞辱。
共产党以谎言治国,自己带头行骗。古人云上行下效,当权者如此,国民焉能不群起仿效?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也是上海文化地标、著名的独立书店季风书园成立20周年,然而令读者感到悲催的是,这家书店却在当日宣布,他不得不于2018年1月31日停业关门。 无独有偶。就在前一天,位于北京南锣鼓巷的著名独立书店草堂书店已被迫关门。书店的微信公号宣告:“4月21日,政府告知,书店门口要求封闭,原因是影响市容。书店厄运终于来临。” 如果说导致...
在中国,当一个公众人物始终坚守自己的独立意志时,危险就离他(她)不远了
就在吃瓜群众纷纷称道《人民的名义》政治尺度大,有突破之际,播了一集的史诗大剧《白鹿原》却因为“政治原因”突然被紧急叫停了。
纵观发生在中国的各种拆迁惨剧,尽管具体情节有别,但根源则无外乎公权力的无法无天,而公权力的无法无天则不外乎是其不受监督和制约的必然结果。
几天前,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题目是《落马副市长:在办公室收红包跟坐台收银员一样》。题目很抢眼,点开一看,原来说的是常德市副市长卢武福贪腐的事。
按照4月7日泸州官方公布的调查结论,中学生赵鑫系高坠死,不是他杀。
证明了一个被人们不厌其烦反复重复的道理——不把权力关进笼子,不彻底改变产生贪官的制度,抓再多的贪官也治不了腐败!
廖曜中律师的义举不但凸显了他个人的正义感和勇气,也充分显示了民间对官方结论的不信和不满严重到了何种程度!
4月7日,泸州市当局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对泸县中学生赵鑫离奇死亡事件的调查结论。
泸县中学生赵鑫离奇死亡已经6天了,当地官方对要求真相和公正的民众的打压不降反升,目前事态仍在进一步发酵中。
日前发生的泸州中学生死亡事件,本是一个在很小范围就能解决的问题,不料想竟迅速演变成了一场当地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尖锐对抗,甚至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千万冤魂今何在,清香一炷寄哀思。但愿那些长眠地下的冤魂安息。
一桩桩惨剧,这一件件暴行,无一不是对江泽民集团的无声控诉,无一不是中共反人类的铁证!
共有约 66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