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四十年前,写错一个字打成反革命,四十年后,写错一个字被拘留10天,后者岂不就是前者的翻版吗!
中共的极权政治有多险恶多无情,黄帅的人生故事可以作证。
共产主义欲毁灭人类,使其堕入万劫不复之深渊的罪恶目的大白于天下。近日发生的男童杀母与老妇讹财不就是这一目的得逞的一个证明吗!
还有海外网友认为,“世界最大内联网国家开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是赤裸裸向世界统战,向互联网挑衅。”
美国减税,税收,公务员,行政开支
一党专政的中共政权把心思都用在镇压剥削民众以及装点门面上了,而且整部国家机器的运转充满了官僚主义,不可能把民众的利益和冷暖真正放在心上,像整治雾霾这样与民生相关的事怎么可能干的好呢?
被中共牢牢捏在手里的特殊工具,中共想让它什么时候坏它就会在什么时候坏,全看它的需要了。
在近年来的多起公共事件中,事关事件真相的监控视频总是在关键时刻不失时机的出问题了,可以说这已经成了官方用来掩盖事件真相,堵民众嘴的最管用的杀手锏。
这叫什么“情况通报”?说好听点,这是在通报各级领导的工作,说难听点,这是在变相为其评功摆好!这种通报与其说是给民众看的,不如说是给当官的看的。
因为要求手下在清理所谓低端人口时出实招狠招快招,汪先永被网民讥为“三招书记”。
只要中共一党专政的体制不结束,从低端人口遭逐到高端幼稚园孩子被虐待性侵的事件仍会不断上演,而且会愈演愈烈。
只要中共一天不解体,它对网路的非法管制就一天不会停止,中国的互联网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中国网民就无法实现在网路世界自由畅游的梦想。
鲁炜充其量不过是中共钳制网路的总管和高级打手,他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无一不体现了“党的意志”。
“一个用儿子来要胁其母亲的政权”确实“无耻到了极点”,而中共就是这样一个无耻到了极点的邪恶政权。
淫乱腐化可以说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基因,衣俊卿也好,王国炎也好,刘姓副教授也好,不过是步了其老祖宗的后尘而已。
2,000多万比6,000多万,这可不是个简单的比例,它证明了日寇的邪恶,更证明了中共远比日寇还邪恶。
自今年8月13日突然与外界失联后,外界一直都在关注高智晟律师的下落。11月12日亚洲自由电台的一则报导披露了他的最新消息。
川普在华发推本无讽刺中共之意,但为此事所费的周折无意中却再次坐实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共是“互联网自由全球最大破坏者”。客观上这是不是对中共的讽刺?岂止是讽刺,而且是莫大的讽刺!
共产党其实就是天生对洗脑上瘾,一天不对人民洗脑它简直一天都活不下去,洗脑就是它每天都离不开的毒品。
100年前的11月7日,也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当时的俄国合法政府,夺取了政权。自那以后,苏共便将这一天定为“十月革命”纪念日。
英国《皇家协会生物学快报》期刊据此发表报告,正式公布白鱀豚功能性灭绝。
面对中共的封杀,西方世界绝不应为了一时的利益而屈服,理当挺身而起捍卫学术自由,勇敢的进行抗争。
江泽民在十九大上公开亮相在我看来更等同是一次公开受辱,甚至完全有可能是他此生受过的最大一次侮辱。
王岐山说习近平习近平“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既是在捧习近平,也是在打江泽民的脸,而且打的着实不轻,整个就是这一记响亮的大耳光!
开个19大,维稳居然维到这步田地,足见中共已虚弱与恐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这不正是其频临灭亡的鲜明征兆吗?
全中国人民的敌人不是别人,恰是把他们当成敌人一样戒备着监控著和打压着的中共。
按中共自吹自擂的说法是“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历史上罕见的“和谐盛世”了,怎么共产党反倒比四人帮那会更怕老百姓了,对他们的防范更严了呢?
江绵恒为何为了换肾敢杀这么多人?这还不是因为他老子是江泽民吗?还不是因为江泽民是中共的总书记吗?还不是因为中共垄断了中国的所有权力吗?
自从1949年篡权以来,这个党就一直声称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可让人倍感讽刺的是,每到这个党开大会的时候,它统治下的这个国家就变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成了这个党防范、监控与打压的物件,这个国家的首都更是成了一座笼罩着恐惧的死一般沉闷的地狱。 这不,即将到来的10月18日,这个党又要开五年一次的大会了...
《炎黄春秋》前顾问、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现年95岁的何方,于9月3日凌晨去世。8日上午,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协和医院内进行。
共有约 75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