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機密檔案中的歷史真相之六

【祕檔】反右運動之二:放長線釣大魚

王世三

人氣 1028

【大紀元2017年06月20日訊】

事情正在起變化

5月10日,上海《解放日報》第二版上以「大膽揭露矛盾,幫助黨內整風」為題,整版刊登了前兩天各報邀請一批中小學教師開座談會的發言摘要。毛澤東看了這些意見後說:「一些人的意見是可以接受的。」毛肯定了多數人的意見是好的,是幫助黨整風,有部分人的意見是錯誤的,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毛澤東的態度明顯地開始改變。

毛澤東在該版上批示:「少奇、恩來、陳雲、小平、彭真同志閱。這一整版值得過細一看,不整風黨就會毀了。」「請你們注意上海解放日報、南京新華日報、上海文匯報、北京日報、光明日報,集中看人民內部矛盾和我黨整風消息,這是天下第一大事。」

5月10日,中共中央根據毛澤東的意見,發出《關於報導黨外人士對黨政各方面工作的批評的指示》。要求「對於黨外人士的錯誤批評,特別是右傾言論,目前不要反駁,以便使他們暢所欲言。」「我們各地的報紙,應繼續去報導黨外人士的言論,特別是右傾分子,反共分子的言論,必須原樣的,不加粉飾地報導出來,使群眾明了他們的面目,這對於教育群眾、教育中間分子,有很大好處。」

5月15日,毛澤東開始著手撰寫一篇文章,題為「走向反面(未定稿)」,後又改為「事情正在起變化」,並且註明:「內部文件,注意保存。」6月12日印發黨內。

這篇文章,用嚴厲的措詞,對當時整風、鳴放的形式和黨內外思想政治狀況做出分析,對一些言論進行駁斥,第一次提出了「右派猖狂」進攻的問題,明確指出黨內對反擊右派進攻在思想上要有所準備。

文章認為:「最近這個時期,在民主黨派中和高等學校中,右派表現得最堅決最猖狂。」但是「現在右派的進攻還沒有達到頂點。」

「我們還要讓他們猖狂一個時期,讓他們走到頂點。」「人們說:怕釣魚,或者說: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4]

其實,毛澤東早就想把民主人士當作鬥爭對象了。李銳說:「毛在延安中共七大上說過,掌握政權以後,我們的鬥爭對象就是民主人士了。」[5]

毛澤東密切關心整風鳴放動態

5月16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了《關於對待當前黨外人士批評的指示》,對如何對待右派言論做了部署:「最近一些天以來,社會上有少數帶有反共情緒的人躍躍欲試,發表一些帶有煽動性的言論,企圖將正確解決人民內部矛盾、鞏固人民民主專政,以利社會主義建設的正確方向,引導到錯誤方向去。此點請你們注意,放手讓他們發表,並且暫時(幾個星期內)不要批駁,使右翼分子在人民面前暴露其反動面目,過一個時期再研究反駁的問題。」[6]

毛澤東撰寫的《事情正在起變化》和5月16日起草的《關於對待當前黨外人士批評的指示》當時都未公開,社會上一般人都不知道。

中央統戰部召開的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座談會仍在繼續舉行。從5月16日到6月3日,又開了7次會。從5月15日到6月8日,中央統戰部和國務院第八辦公室聯合召開了25次座談會,有108位工商界人士發了言。

同這兩種座談會相比,高等學校校園裡的鳴放就更為激烈。5月19日,北京大學有的學生在大飯廳貼出大字報。到22日,北京大學校園裡的大學報由幾十張激增到幾百張。大字報的內容,很多是要求取消黨委負責制,要求言論集會結社自由,徹底開放一切禁書等。《光明日報》和《文匯報》用「北京大學民主牆」稱呼做了報導。

這段時間,毛澤東密切關心整風鳴放的動態,通過各種渠道及時了解各方面的反應。

局勢在急劇變化。毛澤東看到「大魚已浮水面,毒蛇已出動」,反擊右派的準備已做好,何時收網,何時出手,正等著尋找由頭。

抓住 「由頭」, 毛澤東組織對右派進行反擊

5月25日,民革中央委員、國務院祕書長助理盧郁文在民革中央擴大會議上發言,批評現在一些人提意見有片面性,只許自己提意見,不許人家作說明。會下,他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說他「為虎作倀,」恐嚇他「及早回頭,否則不會饒恕他的。」匿名信還說,「共產黨如果只認識你這班人的話」,「總有一天會走向滅亡。」毛澤東等待的反擊「由頭」來了。

毛澤東決心抓住這個「由頭」(這一由頭是偶然出現的還是人工製造的,現在無法查證),組織對右派進行反擊。

6月7日上午,毛澤東同胡喬木,吳冷西談話,說:「這封匿名信好就好在他攻擊的是黨外人士,而且是民革成員,不是某個有名有姓的人署名。過去幾天我就一直考慮什麼時候抓住什麼機會發動反擊。現在機會來了,馬上抓住它,用《人民日報》社論的形式發動反擊右派的鬥爭。社論的題目是『這是為什麼?』在大家面前提出這樣的問題,讓大家來思考。」[1]

矛頭指向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

6月8日,《人民日報》在頭版顯著位置發表了社論《這是為什麼?》。這是開始反擊右派的信號。除上海《文匯報》和《光明日報》外,各主要報紙都轉載了這篇社論。社論在社會上引起強烈的反響。8月以後,《人民日報》又連續發表社論,批駁有代表性「大右派」言論,把矛頭指向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

1957年5月21日,章伯鈞在統戰部座談會上做了「關於政治設計院的發言,他說:共產黨「過去,做了許多轟轟烈烈的好事,但是,有些事情也給國家帶來了損失。如果在工作進行之初,就多聽聽人大常委會、政協、民主黨派的意見,就可以少走彎路。如掃盲運動、五年一貫制、推廣雙輪雙鏵犁等問題,如果事先經過國務院的部長們,根據材料,多方面地進行討論,或經過民主黨派、高級知識分子、專家的討論,就會減少損失。如果黨內一決定,就那麼幹下去,是不能達到預期目的的。」

「現在工業方面有許多設計院,可是政治上的許多設施,就沒有一個設計院。我看政協、人大、民主黨派、人民團體,應該是政治上的四個設計院。應該多發揮這些設計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設,要事先交他們討論,三個臭皮匠,合成一個諸葛亮。現在大學裡對黨委制很不滿,應該展開廣泛的討論,制度是可以補充的,因為大家都是走社會主義的路。這樣搞,民主生活的內容就會豐富起來。」

章伯鈞提議「政協、人大、民主黨派、人民團體,應該是政治上的四個設計院。」其目的無非是開放民主,擴大民主,並無惡意。通觀其全篇發言,並無反對和取消共產黨領導的意思。

1957年5月22日,羅隆基在統戰部召開的座談會上發言。他說:「最近有兩個外國記者到我家去,讓我談談對於『鳴』和『放』的印象,特別是對馬寅初、張奚若發言的意見。我說這次爭鳴是很健康的。大家雖然提了不少意見,但並沒有人反對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是一。第二,『鳴』和『放』是在黨的領導下進行的。」發言的最後,提出成立「平反委員會」。他建議:「由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委員會成立一個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不但要檢查過去三反、五反、肅反運動中的偏差,它還將公開聲明,鼓勵大家有什麼委曲都來申訴。這個委員會包括共產黨,也包括民主黨派和各方面人士。我以為這樣做有三個好處:一、可以鼓勵大家提意見,各地知識分子就不會顧慮有話無處說,而是條條大路通北京了;二、過去的三反、五反、肅反雖然有很大的成績,但是也發生了副作用,使人不敢講話。有人擔心在這次的『放』和『鳴』以後,會有『收』和『整』。在過去運動中受了委屈的,要給他們平反,就可以使他們減少同黨和政府的隔膜。平反的機構一定要同三反、五反、肅反的原領導機構分開。三、現在誰都不能保證在下級機關裡不發生打擊報復事件。有這個機構,敢於打擊報復的人,知有所懼;受到打擊報復的人就有路可走。他們可以提出控告。這樣,既檢查了肅反運動中的遺留問題,又配合了整風。

1957年6月1日,統戰部召開的座談會會上,各民主黨派機關報《光明日報》總編輯儲安平,以「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為題發言。他說:「最近大家對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見,但對老和尚沒有人提意見,我現在想舉一個例子,向毛主席和周總理請教。解放以前,我們聽到毛主席倡議和黨外人士組織聯合政府。1949年開國時的中央人民政府六個副主席中有三個黨外人士,四個副總理中有二個黨外人士,還像個聯合政府的樣子。後來政府改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副主席只有一位,原來中央人民政府幾個非黨副主席,他們的椅子都搬到人大常委會去了。現在國務院的副總理有12位之多,其中沒有一個非黨人士,是不是非黨人士中沒有一個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沒有一個人可以被培植來擔任這樣的職務?從團結黨外人士、團結全國的願望出發,考慮到國內和國際上的影響,這樣的安排是不是還可以研究?只要有黨和非黨的存在,就有黨和非黨的矛盾。這種矛盾不可能完全消滅。只要處理得當,可以緩和到最大限度。黨外人士熱烈歡迎這次黨的整風。我們都願意在黨的領導下盡其一得之愚,期望對國事有所貢獻。」

正是這些言論:章伯鈞的「政治設計院」,羅隆基的「平反委員會」,儲安平的「黨天下」,他們三人被稱為反共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資產階級大右派,在全國被大張撻伐,認為他們代表資產階級要和共產黨爭天下。

[1] 吳冷西:《憶毛主席》,新華出版社1995年2月版,第39、40頁。#

責任編輯:張憲義

點閱中共機密檔案中的歷史真相系列文章。

相關新聞
【祕檔】毛澤東加罪潘漢年的內幕
【祕檔】南泥灣「大生產運動」種植罌粟
【祕檔】埋下禍根的「農業合作化」運動
【祕檔】百團大戰、皖南事變的真相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帶去郊遊 ECCO優惠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