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住!香港12名抗爭青年

作者:齊玉
2020年10月8日,香港,新證據顯示十二港人被中共和港府聯合設局送中,部分家屬和民主派人士到政府飛行服務隊總部抗議,遭到大批警察包圍。中間高舉看板者為黃之鋒。(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氣: 563
【字號】    
   標籤: tags: , ,

12名香港青年為什麼要逃離香港?有人說,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根本沒有兌現,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們卻是無情的鎮壓,那他們只能逃離這被壓迫之地。「逝將去女,適彼樂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2020年8月23號,對於香港12名抗爭青年來說,這是他們既有希望,又很危險的日子。但是希望沒有出現,危險卻如期到來。在藍天碧水、朗朗日光之下,他們被中共海警船攔下、抓捕。然而,這足夠驚心動魄的一幕,至今沒有公布於眾。

幾天之後,中共廣東省海警聲稱在8月23日,截獲一艘非法越境快艇艇,載有曾參與「反送中」運動的12名人士。9月30號,12名青年被中共當局正式逮捕,並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逮捕的理由是:涉嫌組織他人偷越邊境和涉嫌偷越邊境。它們說這是罪行。

香港市民郭卓堅引述了他的一位漁民朋友說,那天他在現場作業,位置大約是北緯22度,在果洲群島附近的一個島嶼。那是香港的海域,可他親眼看到一艘很大的大陸海警船開過來,靠近一艘快艇,靠近後,海警用威脅的語言喊話:「不要動!我們會開槍的!」

這12名青年分別是香港民間組織「香港故事」成員的李宇軒、張俊富、張銘裕、李子賢、郭子麟、鄧棨然等。年齡最大的不過33歲,最小的也僅有17歲。他們中間有大學生、中學生,有測量師、有營業員。

12名青年失聯後,他們的家屬、朋友以及香港各界人士心急如焚。可是,兩個月來,他們所有的個人信息全被中共當局封鎖,不允許家屬探視和通訊往來,不接受家屬聘請的律師,更不讓這些律師會見當事人。

10月22號,12名港人家屬委託的五位律師,再次到深圳鹽田區看守所要求會面,律師們在門外等待超過兩個小時,依然沒有結果。12青年中的郭子麟家屬指定的代理律師藺其磊說:警察告訴我們說,郭子麟已經委託了兩個律師。我們要求按照法律規定,進行會見核實,被鹽田看守所拒絕。我們認為這個行為是違法的,而且,我們嚴重懷疑說「郭子麟已經委託了兩個律師」這個事實是虛假了,我們將向上級公安機關進行反應和控告。

9月30號,12青年的部分家屬到中聯辦外請願。他們舉著牌子高呼:「送回我們的孩子」、「立即與我們會面」、「拒絕政府指定的律師」。他們還要求海事處公開事發當天果洲群島一帶的雷達紀錄,以明確當事人是否在中國大陸水域被捕。

中秋節到了,是家家團圓的日子,可是孩子們卻身陷囹圄,看不到天日,聽不到親人的呼喚!家屬還帶來了月餅,希望中聯辦能「有同情心」,將月餅轉交給他們的親人。

9月30日,被扣押在大陸的12名港人的部份家屬前往中聯辦請願。(宋碧龍/大紀元)

網上流傳著12青年當中李子賢母親寫給兒子的一封信。這封信是用鋼筆手寫的。信中寫道:「兒子,你好嗎?媽咪好記掛你呀,你幾時返回來呀?」「自從見不到你,我日日都失眠;每天自我重複的一句話就是『要堅強』,兒子還等著我救呀!」信中還說「你快點返回來啊,媽咪真是好愛你」。去年一場反送中運動,她說當時已經知道,兒子是選擇了一條難行的路。李媽媽信中對兒子說,「無論將來結果如何,你都是我的寶貝兒子,媽咪以你為榮。媽咪會一直支持你。」落款是:「子賢媽媽 2020年 9月16號」。

另一位被關押的青年,20歲的張銘裕,他的哥哥和父親接受過《立場新聞》的採訪。張銘裕67歲的爸爸是文革時從大陸偷渡來香港的,他說:「大陸那些事,我都經歷過,可是我的兒子不聽我講嘛⋯⋯」回憶及此,他流下淚水。張銘裕爸爸說,在過去一年反修例運動裡,兒子曾經跟他講要「爭取香港民主自由」,爸爸當時問他:「你爭取這個為什麼?」張銘裕回答「為下一代」,爸爸說:「你下一代,你都還沒結婚⋯⋯」一邊說一邊流眼淚。張銘裕爸爸又說,聽到有人看電視新聞時說「坐監坐死他啦!唔好俾佢出來。」聽到這樣的話後張爸爸覺得「心好痛」,他說「這個不是你的孩子,如果是你的孩子,你能講得出這樣的話?」說到這裡張銘裕的父親已經淚流滿面。

張銘裕哥哥說,希望轉達給弟弟:「撐住,捱過這段辛苦的日子,回到香港。」

12名香港青年為什麼要逃離香港?有人說,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根本沒有兌現,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們卻是無情的鎮壓,那他們只能逃離這被壓迫之地。「逝將去女,適彼樂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然而,「適彼樂土」,卻入虎口。

過去的香港是大陸人嚮往的樂土。多少為了逃到香港的大陸人,冒著被槍殺、被淹水、被遣返的風險,義無反顧的奔向這曾經的自由世界。香港人也伸出援手協助大陸逃港的民眾。曾幾何時,這繁榮、自由的香港被中共染紅。

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曾經在臉書發文感嘆道,局勢惡劣如此,香港政府當然不會有任何協助家屬的動作,都是因他們將對中共的「忠誠」,凌駕在他們生而為人的價值品德之上。以「港人的母親」自居的林鄭月娥絲毫體會不到這些被拘押的青年,他們的母親們四處尋子的難過。

然而,香港人以及中國大陸和海外的各界人士,不僅僅是感嘆,他們更在行動。九月份,香港就有民主派人士發起一人一明信片行動,將心意寄到12青年被關押的看守所。從事教育工作的梁小姐說,很心痛被送中的12港人,希望寫明信片卡來表達對他們支持和關注,「他們的命運就等同於我們香港人的命運」。雖不知道心意卡最後能否送到他們手上,但大家會一直延續著反送中運動的精神。

10月中旬,有香港市民再登上香港獅子山,照射出12道藍色、紫色、黃色、綠色、白色的光柱。12道光柱代表被扣押的12位青年,他們企盼12名青年能夠看到這五色光柱,雖然身在牢房,但心中一定保持住希望;他們也希望全香港、全世界都能看到這12道五色光柱,一起關注、營救12名勇敢的青年。在台灣、在日本、在海外其他地區的很多香港人,用燈管組成「SAVE12」的字樣,向外界求救。

倫敦集會呼籲國際社會關注12名被中共秘密關押的香港人,並不斷向中共施加壓力。(文沁攝/大紀元)

今年四月出獄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全璋也發聲,他說「讓輿論不停地關注,對被羈押的人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王全璋曾經在中共鎮壓維權律師的709大抓捕事件中,被以「顛覆國家」定罪。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五年中不停地奔走、呼籲、抗爭,讓中國、讓天下人都知道,中共在關押、迫害善良的好人。

意大利激進黨在10月12號發起12天絕食活動,聲援12位被捕的香港抗爭青年。每天都以不同的方式,輪流為每一位祈福。絕食第6天的時候,他們祈福的對象是29歲的黃偉然。活動的組織者葛拉齊亞和意大利男高音洛多拉摺出12艘紙船,上面都寫著黃偉然的名字,他們拿到意大利杜林著名的景點波河在上放水漂流,期望12名青年早日獲得自由。河畔上掛的橫幅上還寫著:我跟香港站在一起,也來抓我吧!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14號參加一個活動時發表了視頻講話。他說,這些前往台灣尋求庇護的香港青年並沒有犯罪,「他們只是相信他們應該擁有自由,擁有每個人都不可剝奪的權利」,蓬佩奧說,他們的這個信念並不孤立。美國與他們站在一起。

負責協助12港人的區議員鄒家成、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前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等人10月20日傍晚,在香港銅鑼灣舉行記者會,公布本週五到週日世界各地將有超過30個城市先後舉行集會或遊行,聲援12名港人。香港的「12 港人關注組」也將在25號舉辦網上集會,呼籲市民參與,並派發「毋忘十二手足」透明卡,請大家在全港各地拍照上傳。

12名香港青年,你們要挺住!你們的親人,你們的手足,全世界正義的人們等著你們回家。

——轉載自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晨間話題】

點閱【晨間話題】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能夠聽到葉落,那或許整個驛站沒有多少客人吧,甚至是只有自己。夜半時接待人員應該也歇息了吧。 整個詩篇,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孤獨、失落。
  • 清明之際,舍妹夫婦遠攜父母靈骨而歸葬於故鄉,余在海外,阻於國難不能奔赴,乃弔之以文,曰: 嗚呼!先父仙逝,十三春秋;先母駕鶴,亦近三月。憶思雙親,善良一生。育我兄妹,兼濟親族。力有大小,唯盡本分。載入家譜,亦有光矣。
  • 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西方交響樂曲,經常有有十分貼心的安排,樂曲的選奏也極富巧思,不論觀眾是否熟悉西方古典交響樂,在精采的樂音引領下,總會體驗到層層的驚喜與無盡的感動。
  • 只記得那個衣衫襤褸的長頭髮的女人,拖著一跛一跛的腿,挨個翻著垃圾桶找吃的,他一邊找一邊咧著嘴笑。那女人就是我要說的,我們村老人給我講過的苦命女人。其實提起來,鄉下的人,哪個不覺得自己命苦:幹不完的活,操不完的心,擔不完的驚,受不完的怕。
  • 鳳飛飛的歌聲無疑是台灣近代流行音樂史上非常重要的一頁,她演唱的台灣歌謠作品,為數雖然不多,寥寥數十首,創作年代卻從晚清到近代,風格迥異多元;更重要的是,身為台灣的女兒,面對每一首作品,無論是原唱或是重新演繹,都展現出歌者對傳承尊崇母文化的使命與信念。
  • 我要寫篇短文紀念我剛過世的朋友,林建興。林大哥生前寫道:「人一走,茶就涼,屬自然規律;人還在,茶就涼,為世態炎涼。」我喜歡喝茶,雖不擅焚香煮茶,但我知道,好茶哪怕茶涼了,餘韻裊裊,還是會讓人回味無窮。
  • 什麼是四聯體格式(tetractys)呢?「四聯體格式」是現代英國詩人雷‧斯特賓(Ray Stebbing)發明的一種詩歌形式,由至少 5 行 1、2、3、4、10個音節組成。
  • 這是我父親日記裡的文字 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來的散文詩 多年以後 我看著淚流不止 我的父親已經老得 像一個影子
  • 剛開始,經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頭睡著了,口水都會流出來。慢慢等他大一點,他會拉著我的手,自己走幾步。再大起來,他就喊著廣告詞,變換著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著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們欣賞龍山路華燈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賞著我們這一對母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