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車禍後患纖維肌痛症 兩年劇痛一朝痊癒

戴宜葳遭遇車禍後得了纖維肌痛症,現在恢復健康。圖為戴宜葳與丈夫。(戴宜葳提供)
人氣: 11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4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宇欣、張曉慧報導)「我(那時)已經在醫院裡,但沒辦法得到幫助,真是太可怕了,這個身體就像一個刑具,一個牢籠一樣,把我捆在裡面,然後折磨我。」曾經患有纖維肌痛症的戴宜葳(Isabella Murphy)回憶道。

來自台灣的戴宜葳出生在幸福的家庭,讀書時考上北一女、台大。大學畢業後,她在美國康乃狄克大學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獲得生物技術和電腦工程兩個碩士學位,碩士未畢業就找到工作,並在美國成家。然而,在2005年,一場車禍讓她的生活天翻地覆。

戴宜葳早年照片。(戴宜葳提供)
戴宜葳在台灣大學畢業時與家人合影。(戴宜葳提供)

那時正是她工作一個月後,在開車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從後面撞上。她沒有受到外傷,但診斷為軟組織挫傷,還有一點腦震盪。醫生告訴她,不需要治療,會慢慢康復。然而9個月之後,她的情況越來越差,連走路都成問題。

全身關節錯位了

西醫無法治癒她的疾病,她決定從美國回到台灣尋求中醫治療。她找到一位有經驗的中醫骨科醫師。醫師拿起她的手,一個關節一個關節地摸,摸完就扳一扳,把全身關節扳過一遍後,她就感到全身關節都不痛了。

醫師告訴她:「您的關節每一個都錯位了,所以才會痛。」她問:「可是X光看起來沒問題啊?」他回答:「您這錯位是在X光的誤差值裡面,所以看不出來,但是已經是不對的位子了。」

然而不幸的是,因為延誤治療,關節處的軟組織、韌帶已經無法把關節固定在正確的位置,只要一活動,關節就再次錯位,要請醫師再給扳回來。

戴宜葳的爸爸在醫師家附近租了一個公寓,請醫師帶她做復健運動。「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就經常錯位,然後又回去找他扳回來,然後又繼續運動,又回去找他扳回來,很痛苦。」戴宜葳說。

得了不治之症

在痛苦的復健過程中,更嚴重的神經後遺症出現了。在車禍一年半後,戴宜葳發現,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很痛很痛,凌晨3、4點的時候經常痛醒,全身關節痛、肌肉痛,好像跑了幾公里一樣。她站起來走一走,鬆動一下痠痛的肌肉,才能繼續睡覺。

與她一起看那位中醫骨科醫師的病友告訴她,她也有類似的問題,看了15年醫生後,終於有醫生診斷她得的是纖維肌痛症。

纖維肌痛症是一種痛覺異常的症狀,估計發病率占總人口的2%至8%之間。患者感到全身疼痛和僵硬、嚴重的疲勞,可能伴隨記憶、睡眠和情緒障礙。

在病友介紹下,戴宜葳前往台灣最好的教學醫院之一——台北榮民總醫院參加了一項臨床實驗。兩個月的療程過去了以後,她的病情還在繼續轉差。

她說:「在纖維肌痛症開始以後,那些關節痛變得不是問題了,這個纖維肌痛症反而是真正讓我廢掉的原因。這種疼痛比之前的關節痛糟糕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因為這是中樞神經失調,還有痛覺神經失調,就是有全身有痛覺神經纖維的地方都感覺到痛,而且就連呼吸、體溫、血糖調節全部都混亂了,我經常會昏倒,需要隨身帶氧氣瓶。」

靠嗎啡止痛

住院的時候,在一個端午節的早上,她痛醒過來,想要叫護士拿嗎啡,但她竟然說不出話來。

「我那時才知道人要說話,原來要動用到這麼多個細胞,每一顆細胞都在痛,所有的意志力跟力量都用在忍受痛苦中,根本連發出一個聲音的力氣都沒有。那時我才想到,我已經在醫院裡,但沒辦法得到幫助,真是太可怕了,這個身體就像一個刑具,一個牢籠一樣,把我捆在裡面,然後折磨我。」

纖維肌痛症的疼痛只有嗎啡才能止痛。隔壁病房的一個35歲的病友24小時都掛著點滴瓶,隨時要滴嗎啡。她害怕嗎啡成癮,即時疼痛也不敢請醫師加量。

由於沒有治療辦法,醫生只能給他們這些病人服用一些作用於中樞神經的藥物,看看會不會改善。藥物包括抗癲癇藥、抗失眠藥、抗躁鬱症藥物。她看到病友服用了這些藥物後,每個人性情大變,病情卻沒有甚麼起色。

她與其他病友也尋求中醫針灸治療,針灸有緩解疼痛的作用,嗎啡可以少吃一半,但仍然不足以讓她恢復正常生活。

在台灣醫治一年半後,病情毫無起色。戴宜葳決定回到美國與丈夫團聚,「忍痛」過一生。

在美國針灸很昂貴,她希望尋找自我針灸的方法,在搜尋資料時讀到大紀元上一位中醫師的專欄文章。出發前一天,她找到這位醫師看診。醫師在腎、肝、胃、骨和骨髓對應的位置扎針,發現擠出來的血都是黑色,說明這些器官都不好了。她問戴宜葳:「你是不是有心結?」最後醫師說:「你要回美國了,沒人能救你了,你自己救自己吧。」她送給戴宜葳兩張精美的法輪功單張,建議她上網學習法輪功。

法輪功包括五套動作舒緩的功法和打坐,並指導修煉者按照「真善忍」原則提高道德標準,獲得身心健康。戴宜葳說,她相信這位醫德高尚的中醫,但她急需的是趕快止痛,馬上能工作,而不是花時間學氣功。

戴宜葳與丈夫的結婚照。(戴宜葳提供)

再痛苦也要活著

然而,回到美國後,沒有父母照顧,丈夫白天要上班。她自己一做家事,又把關節弄錯位了,兩個星期臥床不起。她無法自己穿衣,肚子餓了也痛到不想走下樓吃飯,要等丈夫下班才能吃到東西。

她給媽媽打電話,想要再回台灣,即使無法根治,至少能通過針灸緩解疼痛,讓她能走路、吃飯。沒想到媽媽讓她不要回來,還說:「我已經沒有錢了,錢都被你看病看光了,你再回來看病要借錢了。」

戴宜葳大哭一場,哭了兩三天,她想到自殺,回想以前在醫學院唸書的時候,傳聞那些醫生是怎麼樣結束自己生命的。然而,當她想到爸爸媽媽會多麼難過,她下定決心,「再痛苦我也要活下去。」

纖維肌痛症經常伴隨心理健康問題,有研究發現,患者死於自殺的機率是普通人的3倍以上。

決心按真善忍生活

在無望中,她又想起那位中醫師推薦的法輪功。她先在網絡上下載了法輪功的錄像,照著比劃。當做到蹲下的動作時,髖關節錯位了,她再次臥床不起。

「我連煉氣功都沒有辦法!」她絕望地哭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她想,她不應該這麼快就放棄。她忍著疼痛走下樓到電腦前,繼續上網看法輪功的資料,找到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讀了《轉法輪》,她的內心大為震撼,解開了她心中諸多疑問。她很認同書中講的做人道理,書中一直強調要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事情,而且「忍」不是含氣而忍,不是說表面忍住了,心裡面還放不下,而是根本不生氣。她想到自己經常和丈夫吵架,吵架之後很難過,但又忍不住,如果能做到「真善忍」,那真是有德性的人,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到,生活就會非常好。

讀完這本書,她心中暗自想:「就算我的病不會好,我也是要照著《轉法輪》裏面說的這個方法去過日子。」

痛苦一夜之間消失

在患有纖維肌痛症後,她每天早上起來都要活動一根一根肌肉,大概30分鐘才有辦法坐起來。

第二天早上,她正打算小心地動一動四肢,用所有的意志力準備忍受疼痛。然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我一動,平常只能動一點點,現在手一抬就抬起來。這是怎麼回事?我在做夢嗎?我想再動動其它地方,一抬另外一隻手,哎,又動起來了,而且都不痛!」她坐了起來,把腳放在地下,又順暢地走下樓梯,一切都如同車禍發生之前一樣。

戴宜葳之後學習法輪功的盤坐,一開始她擔心髖關節脫臼,但盤了半個多小時,不僅沒有脫臼,還感覺身體很舒服。她心中雀躍不已。

科學無法解釋的奇蹟

曾經在康乃狄克大學分子生物研究所從事生物醫學研究的戴宜葳表示,從現代醫學上還沒有辦法解釋,纖維肌痛症為何能夠一夜消失。她說:「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比我們知道的事情多得太多了。」

2011年發表在《自然評論風濕病學》(nature reviews rheumatology)的一項研究綜述顯示,儘管近年來醫學界對纖維肌痛症有諸多研究,但仍未能全面認識其病理,每個患者發病的機制都有差異。臨床治療仍處在反覆試錯的階段,而且任何止痛藥的療效都十分有限。運動與認知行為療法等非藥物治療可能比藥物效果還好,但非藥物療法的使用並沒有很普遍。

從2007年8月至今十多年過去了,戴宜葳現在身體健康,而且比生病之前更加強壯。戴宜葳用「神蹟」來形容自己的康復經歷,「我一直相信神存在,但是那是一種希望,一種很遙遠的希望,我沒有想到我會碰到神、見到神,但是祂竟然在我身上展現了,我只差眼睛沒有看到而已。」

戴宜葳近照。(戴兵/大紀元)

法輪功顯著改善健康

法輪功是當今社會流傳最廣的身心修煉方法。法輪功由李洪志師父於1992年從中國傳出,截至1999年,在中國的修煉人數達到七千萬到一億人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大陸的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抽樣調查,在接受調查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中,疾病康復和基本康復率達77.5%,加上好轉的20.4%,祛病健身總有效率97.9%。

2020年發表的一項對逾千名台灣法輪功學員的問卷調查研究也發現,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肺部疾病和高血壓等慢性病的法輪功學員,在修煉之後,這些病有70%~89%得到改善或痊癒。@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責任編輯:李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