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攻中南海」?四二五親歷者還原真相

人氣 789

【大紀元2021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吳翔綜合報導)1999年4月25日前夕,天津公安暴力抓捕法輪功學員,而天津市委的人告訴法輪功學員「到北京才能解決問題」,4月25日,北京及周邊地區的一萬多名修煉者自發來到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情況,數位學員代表獲時任總理朱鎔基和其他官員接見,得以提出三點訴求。

三天後,北京各報轉載了中辦、國辦信訪局和北京市公安局的「公告」,稱上訪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然而到7月19日,民政部卻將法輪功宣布為「非法組織」予以取締。黨媒《人民日報》8月13日刊文,稱上訪為「圍攻中南海」,到2001年1月7日又升級為「衝擊中南海」。

那麼,事實究竟是怎樣的?

在親歷四二五事件的法輪功修煉者中,不乏北京名校的師生。他們的憶述,成為西方媒體所說「六四事件後中國民眾最大上訪活動」的見證。

清華高材生:上訪是為了他人知道真相

當年清華大學研究生、曾獲該校特等獎學金的謝衛國博士說,1999年4月25日當天一早,他如往常一樣來到清華小樹林學生煉功點。「當我聽說,何祚庥在天津一家雜誌上給法輪功造謠,學員請該雜誌更正錯誤,結果幾十位天津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非法毆打和關押,我決定上訪。」

為什麼要上訪?謝衛國說,上訪是為了他人知道真相。法輪功利國利民,他對此有親身體驗。「我們向政府講出各自修煉法輪功的親身體會,這是真;我們為了他人不受謊言欺騙,為了當局者不幹錯事,這是善;為了世人能做出正確選擇,我們承受無名苦難,這是忍。四二五上訪是符合真、善、忍原則的。」

謝衛國與另外幾位清華學生騎上自行車直奔中南海信訪辦。早8點到達時,他看到人行道上有很多人在靜靜地站著,有的在默默地看書。

警察疏導人群 有意形成「包圍」之勢

前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須寅當天是一個人去的,在中南海附近待了13個小時。日後中共迫害法輪功時稱法輪功學員的上訪是有組織的,身為義務輔導員的須寅認為這不值得一駁:清華去了多少人,他事後才知道。當時清華九個煉功點有四百多人煉功,只有四十多人去上訪;況且如果是有組織的,從北京周邊去的人就不止一萬人了,很可能是十萬、幾十萬。

須寅在早上7點多到達府佑街北口時,不知信訪辦的具體位置,他和現場學員就都站在路口等待。警察布好了警戒線,不讓行人進入中南海西牆外的府佑街。

大概8點,路口聚集了幾百人。須寅驚訝地看到,警察打開府佑街北口的警戒線,將學員引向中南海西門,對面就是通往信訪辦的胡同入口。事後他才知道,另一些警察同時也把另外一些學員從府佑街的南口向北引領。

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從府佑街北口引入中南海北邊的大街——文津街。這種所謂「包圍中南海」的陣勢其實是圈套,是為了日後誣衊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其實,中南海的東面和南面都沒有學員,西、北牆外一側的人行道也沒有站人。

一位參與執勤的警察回憶,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門的各個路口攔截法輪功學員,後來由警察帶路,把人疏導向中南海,其實他們都是來找信訪辦。

朱鎔基接見學員代表

8點15分左右,時任總理朱鎔基從中南海西門出來,挑選了站在身邊的三位學員進入中南海,了解他們上訪的心聲,當時正在中國科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的石采東就是其中一位。

石采東回憶,「朱鎔基邊走邊大聲問道:『你們反映的情況我不是做了批示嗎?』」「可是我們沒有接到他的批示,中間不知被誰給截住了。」

中午,朱鎔基又找來信訪局負責人、公安部、國安部、國務院辦公廳負責人,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學員和幾位北京學員作為代表再一次進入國務院,申訴了三點要求:1. 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 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合法、寬鬆的修煉環境;3. 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

經歷過中共反右迫害的朱鎔基,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合理請求,重申了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

須寅記得,下午兩三點,有穿便衣的人沿途給學員派發「兩辦」的通知,稱政府從來沒有反對任何人練氣功、人人都有練功自由、大家不要被壞人利用。看到傳單的學員不少,但沒有人走。

到晚上9點,默默等待了一天的法輪功學員得知天津公安放了人,在把身邊打掃乾淨之後無聲地散去。須寅是最後走的,他說,成千上萬的人不到半個小時就走光了,地面潔淨得像在發光。

謝衛國則說,當時在場的一位女警察很受感動,說從沒見過表現這麼好的上訪人,在那待了十多個小時,走後地上乾乾淨淨的。

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 化解中共陰謀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記載,四二五當天,江澤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北京衛戍區,詢問若學員至深夜不散,駐京軍隊可否迅速集結架走法輪功學員。下午,江還出去「視察」了一番。天津事件的始作俑者何祚庥和司馬南則現身中南海二十多分鐘,挑釁用意明顯。

當時在現場的法輪功學員說,她的一個鄰居在北京某醫院當醫生,第二天(4月26日)就告訴她,她們醫院昨天被武警奉命緊急徵用,所有病房晚飯前騰出,還準備了大量外傷醫療用品,說有緊急任務;她同學所在的幾家醫院也都接到同樣的命令並做好了準備。

當日北京公安、武警、包括便衣全力出動,沿街巡查、錄像,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善良,卻完全無從下手。

江澤民與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

《九評共產黨》指出,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這面道德的鏡子照出了中共的一切不正,在中共看來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否定黨的領導」。

江澤民本人靠謊報簡歷起家,以鎮壓民眾而飛黃騰達,以勾心鬥角的黨內鬥爭維持權力,生活極其荒淫腐化,庇護親信貪污犯罪,無所不用其極,因此十分懼怕「真、善、忍」的道德力量和法輪功所講的善惡有報。

《江澤民其人》一書也說到,江澤民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妒恨多年;最讓江受不了的是,時不時有人在其耳邊欽佩地說起李大師的高風亮節。

1998年洪災期間,江在視察一處大堤時看到一群人在埋頭苦幹,得意地對手下說:「這些人一定是共產黨員。」隨後經證實是法輪功學員,當時江妒火中燒,陰著臉掉頭走開了。

當時,中共自身面臨重重執政危機,作為江氏「軍師」的曾慶紅給江出了「樹立國內假想敵」的策略,目標定為和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團體。

外界分析,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還有其它原因:它看到朱鎔基對「四二五」事件的處理受到外界讚賞,很不高興;先前它還憤於喬石對法輪功的支持,喬石公開了鄧小平指定胡錦濤為第四代領導核心的消息,等於宣布江到「十六大」必須退休,也讓江憤憤不平。

江澤民在部署鎮壓法輪功的中央會議上稱「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更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一系列「群體滅絕」密令。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在中共傾盡國力的鎮壓迫害中,千千萬萬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各種謊言污衊、誹謗的同時,被非法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和虐殺。而以「四二五萬人上訪」為開端,全球法輪功學員堅持和平理性反迫害,為中國民眾開創了維權的先河。

江澤民曾叫囂「三個月剷除法輪功」,然而,22年過去,法輪功已洪傳到一百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者上億。法輪功獲得各國各級政府的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已超過四千八百項,李洪志大師本人四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中共政權卻在迫害中走向衰退、滅亡。今天的中國社會異象頻出,法律系統被摧毀,公檢法權力黑社會化,都與中共迫害「真、善、忍」信仰和中共的邪惡本質有直接關係。

責任編輯:李緣 #

相關新聞
孔維京:4·25 我被朱鎔基帶進中南海
「4·25」走入法輪功修煉的人權律師
王友群:回顾「四二五」大上访前的四件大事
【新聞大家談】戾氣加重 獨狼行動 苦了華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