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被對俄制裁震撼 中共求解無果

人氣 4250

【大紀元2022年05月04日訊】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4月22日,中共央行和財政部與幾十家主要的國內及國際銀行舉行緊急會議,討論如何保護中國海外資產免受如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所遭受的美國主導的國際制裁(普遍認為,如果中共攻打台灣,將誘發類似制裁),但現場沒有人提出好的解決方案。

這次內部會議,顯示中共真的被震撼到了,因為這至少打破了中共如下三個思維邏輯。

第一個,「利益決定論」。雖然歐盟依賴俄羅斯的能源(例如,歐盟委員會網站數據,歐盟進口的煤炭、天然氣、石油中,俄羅斯占比分別約為45%、45%和25%),但歐盟仍在推進對俄能源禁運,不惜自損八百,也要損俄三千。這表明,歐盟認為安全重於(經濟)利益。

第二個,「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面臨俄羅斯的強烈反應,歐盟、北約多年來都沒有爽快接受烏克蘭的入盟請求。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不是直接攻擊北約、歐盟;即使俄羅斯拿下烏克蘭,以俄羅斯現在的經濟實力,也不大可能繼續侵略歐盟、北約;俄羅斯還使用了核威懾,盡顯強硬。但是,歐盟、北約卻斷然出手,表明其認為和平必須捍衛、 「安全不可分割」、對侵略者絕不能苟且。

第三個,「經濟和政治發展的不平衡是資本主義發展的絕對規律」,由此決定資本主義國家間矛盾和戰爭的不可避免。這是中共拉攏歐盟、離間美歐、分化西方、各個擊破的理論依據。但這次對俄制裁,表明了美國領導下西方世界的聯合及其力量。

這三個思維邏輯在中共以往的經驗裡,是無往而不利的。舉例而言,1989年「六四」屠城舉世震驚,美國等20多個發達國家聯合制裁中共,中共一時遭受巨大壓力(中國在世界市場上獲得中長期貸款的渠道被關閉,來華外國投資減少75%,國民生產總值增長率由1988年的11%下降為1989年的3.9%,進出口增長率由1988年的38%下降為1989年的8.6%,1990年為3.3%)。但中共按照「堅持原則、政策不變、利用矛盾、多做工作、打破制裁」 方針,以日本為突破口,以美國為重點,1992年就成功走出了困境(個別制裁措施維持至今)。

但這次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卻顯示,這三個思維邏輯都撞到南牆上了。這沉重打擊了中共武統台灣的野心。中共長期準備對台作戰,尤其近年來大搞「灰色地帶戰爭」,升級了對台軍事威脅。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某種程度上是替中共發動台海戰爭進行預演。但是,迄今的俄烏戰爭進程,粉碎了中共武統台灣的兩個幻想:(一)閃電出擊,速戰速決;(二)相互經濟依賴,限制西方制裁力度。

這次中共央行和財政部與幾十家主要的國內及國際銀行舉行的緊急會議,正是對第二個幻想破滅的應急反應。

4月12日,英文港媒《南華早報》刊發文章稱: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幾天內,中共目睹了美國及其盟國以驚人的速度、協調和力量打擊莫斯科的經濟;現在華盛頓審視在未來的危機時刻,同樣的經濟武器是否也會對中共起作用?

該文作者之一的伯明翰( Finbarr Bermingham )披露,根據獲得的消息,美方已經開始進行數據建模,包括沒收中國銀行在海外的資產、凍結中國企業和寡頭的資產、讓企業在短期內退市、讓其他盟友切斷和中國的供應鏈等,根據數據模型可以推算出這些制裁能讓中國短期和長期損失多少等等。

這些消息使本已緊張的中共更加膽戰心驚。其實,中共從俄烏戰爭一開始就高度關注西方對俄制裁措施,組織專家進行相關研討,並草擬應對之策(如果落到自己頭上)。例如,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公開發文稱,「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對中國海外資產安全性做通盤考慮」(據中共商務部、國家統計局和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發布《2020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截至2020年底,境外企業資產總額7.9萬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累計淨額25,806.6億美元)。目前,淨資產約2萬億。如果中美發生公開衝突,美國可能會切斷世界與中國的貿易,還可能扣押部分中國流動性金融資產……余永定判斷,雖然美國這種措施會對自身造成損失,但對中共造成的損害更大。

固然,有人認為:鑒於美中經濟的緊密相連,哪怕中共入侵台灣,美國也不會對中共施加類似對俄羅斯的制裁,否則會導致「相互保證的金融毀滅(mutually assured financial destruction)」。例如,中國的經濟體量超過俄羅斯的十倍;雙邊貿易方面,中國常年盤踞美國貿易夥伴的前三名,俄羅斯擠不進前二十;出口上,中國是美國服務出口的第四大市場和第三大商品購買者,俄羅斯的相關排名分別是第十九位和四十位;進口上,中國是美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地,而美國從俄羅斯購買最多的的原油和天然氣,只占美國供應鏈的1%。

但是,通過俄烏戰爭,中共顯然已經判斷:如果發動台海戰爭,美國(領導西方)不是介入不介入的問題,而是如何介入的問題;不是有沒有經濟制裁的問題,而是如何經濟制裁的問題。(美國、歐盟既然連俄羅斯的核威懾都不看在眼裡,又怎麼會被中共的經濟報復嚇住呢?)

中共現在所急盼解決的,是怎樣有效應對制裁。不過,迄今為止,經濟學家、國際經濟界人士給出的基本都是否定的答案。例如,北京大學金融學教授、資深中國觀察家Michael Pettis表示,像中國這樣的貿易順差國家必須投資外國資產,除了美國債券之外別無選擇(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數據,今年1月,中共持有價值 1.06兆美元的美國國債,僅次於日本)。Pettis指出,透過制裁,華盛頓已經表明,對全球支付系統的控制賦予了美國巨大的權力,即使這導致中共、伊朗、俄羅斯和委內瑞拉等積極想要持有美元以外的資產,「但僅紙上談兵而已,他們還能多做些什麼?」

的確,時移勢易,如果中共悍然發動台海戰爭,已不可能再重演「六四」後打破國際制裁的故事了。美國領導的國際制裁,已成為制約中共妄動的重大因素。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專家料西方供應鏈將去俄化 中共面臨更大壓力
中美外交談判後聲明大不同 透露很多信號
【名家專欄】俄烏戰爭帶給中共的恐懼
防海外資產被美制裁 傳中共高層緊急開會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