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之後皆「暴徒」何不勇做坦克人?

突破中共暴力與謊言的素人政治啟蒙

人氣 1061

作者:黃曉敏

作為一名在中國大陸出生和接受「教育」的80後,在政治啟蒙之前,筆者對中國共產黨和政治歷史事件的所有認知,都來自課本和學校。而那些被禁談的敏感事件,比如文革、大饑荒和六四運動,筆者更是聞所未聞。

見證友人遭宗教迫害

成為基督徒之後,筆者認識了同教會的一對基督徒公民夫婦,其後了解到該弟兄於2017年因為海祭劉曉波先生而被迫逃亡、終被追捕拘留,空留已進入孕晚期的太太一個人面對生活和工作壓力,以及房東的無理逼遷。

那時筆者才聽說並逐漸了解劉曉波、林昭,以及被禁歷史事件八九六四。在震驚、悲憤、恐懼的情緒裡,六四開啟了筆者的政治啟蒙。其後筆者也見證著他們一家人不斷地遭受逼迫,被逼遷、被警察上門警告與威脅、被失去工作等遭遇。

親歷香港反送中遊行

2019年7月筆者造訪香港,返回途中,經過維園,聽到有類似集會號召的聲音,聽不懂粵語的筆者詢問附近一位女士,才知道那天下午是「反送中」遊行。該女士告訴筆者,她從大陸來到香港之後,才知道什麼是選舉權,什麼是自由,人們每年都可以自由地來到維園紀念六四。

現在中共的魔爪企圖摧殘香港這片自由的土地,香港市民有責任奮起抗爭,捍衛自由。由於返程緊急,當天筆者抱憾未能參加遊行。當晚回到家中,已是半夜,筆者「科學」上網,查詢相關資訊,尤其是看到遊行畫面、衝突,還有那首「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配合遊行的MV,以及六四記錄視頻中騎車去參加遊行的男生那一句「It’s my duty」,眼眸裡全是對自由的期冀和勇氣。

身處寂靜黑暗之中,來自自由世界的光,即便逐漸黯淡,也照亮筆者的雙眼,和肆意洶湧卻默然無聲的熱淚。六四期間,香港各界聲援和支持學運,在學運慘遭鎮壓之後,還祕密開展黃雀行動,救援學生,更是此後每年都公開紀念六四。

認識「六四」事件

1989年6月4日,剛被立起六天的民主女神像在天安門前被冰冷鐵甲碾碎。同年6月18日,香港維園也矗立起一座民主女神像。然而,這片好公義和憐憫的自由土地,最終也難逃中共的極權專政。

2020年,港府以防疫為由,禁止維園紀念六四的燭光集會。2021年,港府直接封禁維園,香港的自由和良心之光,首次被強行掐滅。自發去維園附近秉燭靜坐的市民也被盤查、刑拘。同年,國殤之柱、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更是被接連強行拆除。香港媒體也難逃言論審查,人人自危。眼下,臺灣已然成了華夏自由民主最後的堡壘。今年臺灣接棒香港,將繼續舉辦六四悼念晚會。

今年筆者得以親見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被坦克碾壓、失去雙腿的倖存者方政先生。他講起他所親歷的六四大屠殺,以及中共在六四屠殺之後的謊言和大清算。

中共要求方政先生撒謊,向外界否認他的雙腿是被坦克碾壓而失去。方先生堅持真相,嚴詞拒絕,為此他兩次被捕,還被禁止參加他所熱愛的殘疾人體育運動比賽。

接觸遭中共迫害受難者

方政先生鼓勵我們探尋真相,追責暴政。筆者也親聞其他被中共迫害親歷者及家人講述他們所遭受的殘酷逼迫,如被關押的王怡牧師和曹三強牧師等(被關押、由傅希秋牧師講述)、基督徒律師高智晟律師(被失蹤、由其妻講述)、基督徒維權人士張海濤(被關押、由其妻講述)、法輪功練習者李明慧女士。

現場親歷者講述,已經足夠震撼。筆者還特意流覽了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那裡有更多關於六四歷史事件的真相和細節,默默地見證著那段歷史,紀念著已故的英靈,也迫切地等待著筆者們去了解。

六四的槍聲與坦克奪走為民請命的愛國學生們的寶貴生命,他們卻成為中共口中的「反革命暴亂分子」、「螳臂擋車的歹徒」。六四之後,民主、群眾示威以及政治體制改革成為了中共眼中不可跨越的紅線。

維穩時代下的「暴徒」

高壓「維穩」也成為中國「後六四時代」的一個重要特徵。中共的維穩機制以暴力和謊言為主,由點到面:試點成功,然後全面推廣。對六四群體的迫害和污名化,被推廣到法輪功群體、基督徒群體、維權群體、新疆同胞、西藏同胞、公義人士、政治異見群體、香港民眾甚至是教育群體等。對新疆的軍管封控已被推廣到西安、上海、長春、北京乃至全國。儘管大陸現在的教育已經足夠洗腦,新疆集中營的終結者洗腦模式最終也將被推廣到全國乃至香港。

一切不利於中共政權穩定的人,都被中共視為「暴徒」和「被維穩物件」。法輪功被中共構陷為邪教,基督徒奉主名聚會被強加「非法聚會」、「邪教」、「煽顛」的罪名,因為房屋被強拆、法律不公奮而維權的人,被中共視為「亂黨」,為港人的自由理性抗爭的勇士也被污名為「暴徒」,連教書育人的老師都被視為「涉黃涉黑勢力」。

如今人民被封控在家,斷食、斷醫,瘋搶高價爛菜,即使民眾繼續忍耐、佛系躺平,中共也會像對待囚犯和動物一般,封門、鎖門加裝鐵欄電網。那可是老百姓幾代人血汗錢買的安家之地啊,沒成想卻成了全家的牢籠監獄!

即使是退守家門,防疫人員似入無人之境,入室消殺甚至偷竊搶劫!我們以為躺平了就會避免被割韭菜,可在我們身後隆隆駛來的,是會朝手無寸鐵的平民學生開槍的、冷血殘暴的國家機器啊!

民眾苦中共久矣!中國大陸愈來愈頻發的維權和抗議等事實證明,對於建立在暴力和謊言的政權,越維穩越不穩,因為我們都是人,都平等地享有不可被剝奪的尊嚴和自由等天賦人權。我們與其躺平,或背過身假裝看不見,不如轉過身來,像坦克人那樣,勇敢地面對那個如坦克般冷血殘暴的暴政!然後我們會發現,在我們身後、身旁、身前,已經有、正在有、也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坦克人,與我們同在!我們絕不是孤勇者!君不見,上海市民勇敢地衝破封鎖,走出被封控的家門和社區,京津等地高校也爆發遊行抗議!

六四悼念週即將開始。對於身在大陸的人士,由於政治封鎖和資訊封鎖,想要了解六四真相,難上加難。悼念六四、為六四發聲、甚至是轉發相關資訊,更是需要冒著被問話、威脅甚至拘留的極大風險。

2016年四名中國公民因自發製作六四紀念酒而犯「尋釁滋事罪」,被刑拘、判刑。與筆者同教會的陳姐妹,因為轉發六四相關文章而被便衣員警上門盤問、威脅。與筆者同教會的高恒弟兄,2021年6月4日在廣州地鐵舉牌「六月四日,爲國家禱告」,次日被抓捕刑拘,目前仍在押。

感恩筆者如今身處自由國度,終於可以良心自由地為六四悼念和禱告。筆者不僅代表筆者個人,也代表所有有心卻無地可去悼念六四的公義與良知之士。在國殤日,筆者將與眾人一起清洗民主女神像,一是為了預備即將開始的六四悼念週,紀念六四相關人士,二是為了擦亮眾多如筆者以前般被蒙蔽雙眼的人們,讓更多中國人了解真相,開啟他們的政治啟蒙之路。

六四之後,在中共眼裡,你我皆「暴徒」,無論你是否知曉六四,是否紀念六四。我們今日不站出來,明日站不出來。與其躺平終被碾,何不勇做坦克人?勿忘六四,薪火相傳,民主終歸!

責任編輯:吳銘

相關新聞
抗議封校 六四前北京多所高校學生校內遊行
紀念六四與維園燭光被滅
害怕六四再現 中共被迫放寬學生防疫規定
六四前 天安門母親被禁接境外來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