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者親揭曾遭中共暴力對待:痛不欲生

人氣 3214

【大紀元2023年10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安景韓國報導)近日,韓國律師、脫北者人權團體代表等召開新聞發布會,講述逃離朝鮮的人們(脫北者)被中共拘禁後所遭受的非人待遇,以及被強制遣返回朝鮮後的悲慘經歷,並向國際社會、韓國總統及各界呼籲,敦促中共停止強制遣返脫北者。

10月23日,韓國社團法人朝鮮人權理事長、律師金泰勛,自由朝鮮廣播代表金成民,自由守護聯合代表崔正勛(音)及脫北者池明希在韓國新聞中心召開外媒記者會。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多年來致力於朝鮮人權保護問題的金泰勛表示,「10月9日,中(共)國在亞運會之後突擊遣返了六百多名脫北者,且還將繼續遣返剩下的人。我們接受其親屬的緊急委託,並已將請願書遞交現在正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

此前,位於韓國的朝鮮人權團體「朝鮮正義連帶」表示,10月8日晚間8時許,六百多名被中共羈押在遼寧和吉林的脫北者(逃離朝鮮的人)被送上卡車,通過吉林琿春、圖們、丹東等地被強制遣送回朝鮮。

目睹身邊人被遣返 脫北女性輾轉聯絡韓國親屬求助

目前被中共公安拘留在吉林省白山市拘留所的脫北者金善香(音)2016年3月從朝鮮兩江道惠山市逃到中國,後來被賣到中國農村,她被強迫和中國漢族男子結婚並生下一子一女。去年5月,她為了生計在丹東市賣明太魚乾時,被中共以違反防疫法為由逮捕。

她在遼寧某拘留所被關押了16個月,今年10月初,她和七十多名脫北者突然被送到吉林白山拘留所,當地關押的脫北者從原來的280人左右增至350餘人。9日,其中一百八十多人被遣送回朝鮮,金善香害怕自己也被遣返,於是通過漢族丈夫的朝鮮族熟人向來到韓國的小姨傳遞了消息,希望能夠脫離被遣返的危機。其小姨委託了上述朝鮮人權團體代表,向聯合國和國際保護機構提交請願書。

金善香小姨通過請願書表示:「(中國拘留所)現在完全禁止被關押的脫北者收取家屬送來的食物和藥品,據說這是因為即將遣返他們……我懇切呼籲,無論如何都要阻止遣返脫北者,請務必幫助他們活下去。」

律師譴責中共行徑:不亞於哈馬斯

金泰勛指出:「這不是金善香女士的個人問題⋯⋯雖然無法知道具體數字,但金善香所在的白山拘留所現在還有一百十七多名脫北者,那麼加上其它5處拘留所裡的脫北者,這是個非常大的數字,他們都面臨被強制遣返的危機。」

他遺憾地表示:「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哈以戰爭。哈馬斯抓走的人質大概有150名,而這(被中共抓捕的)可是二千多人,並且六百多人已經被強制遣返了,這是不遜於哈馬斯的重大犯罪!因此我們需要對中(共)國的行徑予以強烈譴責和控訴。」

三次逃離朝鮮 兩次被遣返 脫北者多次遭受非人折磨

記者會上,曾被中共強制遣返回朝鮮的親歷者池明希,以證人身分講述了自己的遭遇:「我兩次經歷朝鮮政權和中國政府的非人道對待,第三次終於成功逃離,2016年來到韓國,獲得了自由。」

「1996年,我丈夫因病去世,我不得不獨自撫養2個兒子。在被強制勞動的情況下,我很艱難地攢了一些錢。然而,2009年11月30日,朝鮮進行了強制貨幣改革,我原本能夠買1470公斤大米的錢,在第二年只能購買19公斤大米,這使我徹底陷入絕望。於是,我在2010年7月離開了我的孩子們,並承諾在外面站穩腳跟後會回來接他們,我第一次逃離了朝鮮。」

「我在中國長春認識了一名能把我帶到韓國來的中介,但在參加聖經學習的過程中,一個中國朝鮮族舉報了我,我在2010年10月13日被中(共)國國家安全局祕密警察逮捕,整整3天不讓我睡覺,讓我坐在椅子上審問我,後來把我送到白山拘留所。」

池明希在拘留所遭遇了諸多不公:「我被單獨關押在隔離牢房裡。每天早晚只有一塊窩頭,午餐是一碗玉米漿糊。警察每天都讓我們洗衣服,有些警察甚至把自己妻子的衣物拿來讓我們洗,不把我們當人看。」

在白山拘留所被拘留一個月左右後,池明希被移交至中國邊境的警衛站。她回憶道:「那裡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70天的時間裡,我們只有一次洗臉的機會。牢房裡有一個破舊的水桶,那就是我們的廁所,桶裡的排泄物裝滿了之後才能倒掉,牢房裡瀰漫著難聞的氣味。我們每天只能吃一、兩頓飯,而且都是軍人們吃剩下的食物。」

「當時的處境太悲慘了,我想,『如果生病去醫院的話,是不是就能逃走?』於是我收集了一個月的頭髮和灰塵,用紙巾包著吃下去。一段時間後,肚子疼得厲害,我告訴軍人們,他們卻像沒聽見一樣。而且小姑娘們在牢房裡哭,那些軍人聽得煩了,就拿著電棍進來打人,這種事經常發生。」

在中國被捕近3個月後,池明希被強制遣送回朝鮮兩江道保衛部集合所,在那裡又遭受了一番折磨:「一般人可能想像不到,『強制遣返』這四個字對我們來說是多麼恐怖。到了集合所後,由於沒有女性工作人員,他們就讓食堂的阿姨在不戴手套的情況下,把手伸進我們子宮裡,看看有沒有偷藏錢。第二天接受審查時,與韓國有聯繫的人都受到了嚴刑拷打,他們說用手打我們的話,手會疼,就用皮鞋套在手上,打我們的臉,用棍子打胳膊和腿……他們打得都流汗了,臉和眼睛都是變成了紅色,至今我的頭上和腿上還有被打到凹陷的痕跡⋯⋯」「如果我們在牢房裡說話被發現,就會被拽到鐵窗前,他們就迫使我們張開嘴,吐痰進來。」

她在講述過程中一度哽咽:「牢房的窗前有一顆大樹,我們有時候能聽到麻雀的叫聲。我們無比羨慕那些麻雀的自由自在,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牢房裡那麼多小姑娘——英順、恩京、英蘭、貞愛……她們都是為了尋求生路而被抓到那裡。」

她還補充說:「我們被送回朝鮮後,在接受審問的時候聽到別人說,中國和朝鮮之間有交易,中國每送去一個脫北者,朝鮮就給中國多少木材——因為沒有錢。」

在經歷了50天的嚴刑拷打後,池明希堅持自己只是為了到中國掙錢,沒有去韓國的想法,最後沒有被送到政治犯收容所,而是被移交到保安局,在開川教化所被勞教2年。

在經歷這些後,她決心不能讓孩子們繼續在朝鮮生活,於是再次越過鴨綠江,2016年來到韓國,2019年冒著生命危險幫助2個兒子從朝鮮逃到中國,現在兒子們已經和她團聚,共同在首爾生活。

她表示:「目前,約有3.5萬名脫北者來到了韓國,那麼被關押在朝鮮政治犯收容所的人數可能是這個數字的好幾倍,他們仍然在經歷不人道、侮辱、虐待和痛苦的折磨,甚至失去生命。」

池明希最後呼籲:「我們強烈譴責中(共)國政府明知如此悲慘的現實,卻抓捕眾多脫北者並將其強制遣送回朝鮮的不人道行為⋯⋯我呼籲國際社會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關心並支持我們,以阻止這種非人道主義行為再次發生。」

盼總統出面 要求中方勿遣返脫北者

自由朝鮮廣播代表、脫北者金成民也曾被中共遣送回朝鮮,後來再次逃離。他當天在記者會上表示:「我今天作為共同起訴人,也接受朝鮮人權團體總聯合會23個人權團體的委任坐在這裡。」

他強調:「身在海外的脫北者們強烈要求中(共)國停止強制遣送脫北者回朝鮮。為了達到這個訴求,我們將殊死一搏⋯⋯讓大家知道中國共產黨目前採取的強制遣返政策是多麼地錯誤。」

金成民指出,為了阻止中共停止遣返脫北者,他們已經試過了能夠想到的一切手段,「包括百萬人、千萬人簽名,請求承認脫北者的難民身分,或是在中(共)國大使館前集會示威,向江澤民、習近平等人呼籲⋯⋯但都沒有用。」

他表示,現在對脫北者來說,只剩下三條路:「我們認為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總統尹錫悅向中國主席強烈要求禁止遣返脫北者,因為他們也是韓國國民;第二,在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脫北者可能會在中國大使館前自焚,逼中方有所動作;第三,幾十名脫北者計劃找到聯合國難民署,要求把中國除名……現在脫北者們已經在做這樣的準備。」

他也呼籲,希望總統能認識到當前情況的迫切性,向中方傳遞上述信息。

有意見認為他的方法似乎過激,金成民對此表示:「脫北者被抓回去就會死,甚至面臨比死更可怕的處境,我認識的很多脫北者表示,為了不讓兄弟姐妹遭受這樣的折磨,願意採取任何行動,沒有做不出來的事情,」「無論用什麼方法,也要要求中(共)國政府停止這非人道、反人類的行為,停止與朝鮮之間的交易,把脫北者送到韓國。」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聯合國朝鮮人權報告員訪韓 傾聽脫北者故事
兩度逃離朝鮮 脫北者歷經九死一生投奔英國
反對強制遣返脫北者 韓國議員促中共停止迫害
韓國民團:中共強制遣返逾600脫北者回朝鮮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