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中植系坍塌 解直錕蹊蹺離世再受矚

人氣 1777

【大紀元2023年11月07日訊】隨著恆大、碧桂園等房地產巨頭爆雷惡果不斷擴大,今年8月,終於衝擊到了金融領域。具有央企背景、中國規模最大的民營資產管理集團「中植系」旗下的中融信託出現兌付違約,涉及人民幣3,500億元(約480億美元)。

實際上,在中融信託爆雷之前,到今年7月31日,中植系總共已有106個信託產品違約爆雷,總價值約440億元(約60億美元),其中與房地產投資相關的資產占74%,成當前中植系的最大風險。在過去兩年中,中融信託幾乎踩遍了房地產所有的雷,包括中國恆大、佳兆業、融創等至少15家房企的大雷。

資產過萬億(約1,5420億美元)的中植系爆雷後,外界警告「中國版雷曼時刻」進入讀秒。有分析說,一年半前,中植系創辦人解直錕突然離世後,中植系就像一艘失去舵手的巨輪,遲早會出事。有業內人士則直言,靠高槓桿、低風控野蠻方式起家的中植系,在中國經濟直線下滑的大背景下,即使解直錕健在,最多也是延緩爆雷,現在中植系的第一張骨牌已經倒下。

恆大爆雷後,外界把恆大的發跡、爆發,到爆雷的坍塌過程比喻為中國經濟幾十年成長的縮影,其實中植系的成長過程也同樣如此。從解直錕打造中植系萬億金融帝國的手法與過程,可看出中國經濟發展的本質。

解直錕的第一桶金:販賣紅松

解直錕,1961年1月出生於黑龍江省伊春市。1980年代,20多歲的解直錕成了黑龍江省一家印刷廠的普通工人,後來印刷廠出現虧損,解直錕因能力突出被任命為廠長。承包印刷廠後,他的經營手腕得以施展,並使經營大為好轉。

此後,有了累積的解直錕,陸續開始涉足麵食廠、服裝廠、水泥廠和養殖場等多個產業。

人們關注一名資產數百億富豪的成功往往對他的第一桶金懷有濃厚興趣。解直錕的第一桶金並不是他創辦的上述產業,而是倒賣黑龍江的特產——紅松。

東北是中國唯一生長大片紅松的地方,這裡的紅松屬於頂級喬木,故宮博物院等重要建築的大規模修繕都指定用黑龍江的紅松。

90年代,不少黑龍江當地人以盜採紅松為生,許多人因此賺到第一桶金,成為老闆。解直錕也依靠倒賣「紅松」的中介業務,由此發家,完成原始累積。1995年4月,34歲的解直錕以5,000萬元(當時約合600萬美元)註冊成立黑龍江中植企業集團,中植集團從此起步。

改天命 開始「點金」之路

如果說,實業是解直錕起家的基礎,那麼金融則是他快速布局「中植系」版圖的動力之源。

2002年對解直錕來說,無論是家庭還是事業,都堪稱關鍵節點。這一年他與知名歌手毛阿敏結婚。20年前的毛阿敏,幾乎是大陸歌壇的天花板。值得一提的是,毛阿敏闖入解直錕的世界後,也成為日後改變中植系以及解直錕命運的關鍵人物。

另一方面,2001年解直錕開始事業方向上的大轉型,開始涉足金融領域,但是真正起步卻是在2002年。

在這期間,還有一個有趣的細節。解直錕原名「解植坤」,據說,在解氏家譜中,「植」字輩排名第五。不過按照「五行」中「木剋金」的說法,恐對「金融」不利,於是他將「植」字「去木」為「直」,將「坤」字「點金」,改為「錕」,以此開始了他的「點金」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解直錕選擇2001年轉向金融圈還有一個因素。這一年,解直錕的哥哥解植春出任光大證券總裁,主管金融。解植春很低調,極少公開露面,但其人脈資源豐富而綿長。

於是在第二年,也就是2002年,中植集團便聯合哈爾濱市國資委、黑龍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等國企,成立中融國際信託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中融信託」)。其中,中植集團出資1.2億元成為第一大股東。至此,「中植系」的根基得以奠定,解直錕正式「闖」入金融圈。

經過約十年發展,中融信託擁有了包括信託、保險、租賃、期貨、公募、私募等金融業的所有牌照,在金融領域開疆擴土,資產規模超過萬億。中融信託成為中植系生根發芽、開枝散葉的根本。中植系也開始廣泛涉獵金融之外的地產、教育、科技、新能源、礦產等行業,核心企業多達37家。

解直錕雖然構築起萬億規模的中植系,但他表現得異常低調,極少公開發言,從不接受媒體採訪。多年來,外界對其本人知之甚少,被稱為最神祕的資本大鱷。

讓渡股權於央企 加持中植系

中植金融帝國的初期發展得益於聯手央企和國企。發達之後,解直錕繼續利用央企、國企招牌加持中植系。2010年,他將中融信託36%的股權讓渡給前央企恆天集團旗下的經緯紡織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同時繼續讓自己的外甥劉洋占據董事長席位,牢牢掌控著中融信託。

隨後,解直錕把這一模式複製到中植系旗下的恆天財富、新湖財富、大唐財富、高晟財富四大財富管理公司,利用央企為中植系背書。

有了央企、國企的加持,中植系獲得大量高端客戶。在中融信託爆雷之後,有報導透露「中植系都是高淨值客戶,單一300萬元(月41萬美元)以上的投資有15萬人,涉及金額2,300億元(約315億美元),單一客戶最大投資50多億元(約6.8億美元)。

有評論指,中植系爆雷或使無數中國富豪「一夜返貧」。似乎也印證了大陸互聯網上流行的一個橋段,即「韭菜死於P2P,中產死於基金、理財,富豪死於信託,只要生活在中共國,總有一款鐮刀能收割你」。

對於解直錕之死,中植集團發訃告稱,集團創辦人解直錕因心臟病突發搶救無效,於2021年12月1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1歲。

大陸社媒平台的傳聞還說健身房房門被反鎖,解直錕被瑜珈繩勒住了脖子。知情人認為解直錕承受不住來自當局以及巨額債務的壓力,最後自殺。還總結了多名商界大佬的離奇死,稱「海航系看風景摔死;先鋒系喝酒醉死;中植系練瑜珈猝死。」

中植集團用解直錕生前最喜歡詩人朗費羅《生命禮讚》中一段詩句形容他的一生:「別作默默無聲,任人驅使的羔羊,要在戰鬥中當一名英勇無畏的闖將。」

然而,熟悉解直錕的人士則用朗費羅另一首《歡樂頌》詩中的開篇一句稱,「人生不過是一場幻夢。」

還有人用改寫范仲淹《書扇示門人》的詩感嘆:「世事循環望九州,前人財產後人收。後人收得休歡喜,還有收人在後頭。」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中國禁聞】瑞典驅逐中國女記者 嚇阻中共海外幫凶
【晚間新聞】美日菲歷史性峰會登場 拜登警告中共
【全球新聞】日相岸田文雄:中共是全球威脅
【環球直擊】越南最大詐騙案 女首富被判死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