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氣球 法律 中共打擊美國的工具

人氣 534

【大紀元2023年02月23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Austin Bay撰文/唐雲舒編譯)在穿越北美大陸的高空旅程中,中共的大氣球經過了洲際導彈發射場、戰略轟炸機基地、關鍵的全球性物流中心(例如查爾斯頓,Charleston)以及陸軍和空軍主要基地,而氣球和這些設施的距離近到足以收集情報。

氣球可不只是在風中飄蕩,其行進路線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有理性的美國和加拿大人(不包括受到共產中國收買或勒索的媒體紅人和政治家)都心知肚明,它是來窺探北美關鍵的國防設施的。

這意味著,該氣球負有戰爭使命。注意,我沒寫「戰前(pre-War)」,我寫的是「戰爭(War)」。

我一會兒說為什麼這麼寫,現在先讚揚一下《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2月20日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為「中國攫取西方技術的最新武器——法院」(China’s Newest Weapon to Nab Western Technology—Its Courts)。

該報導說,「美國和歐洲官員指責中國(中共)利用其法院和專利小組來損害外國知識產權、扶持中國企業。他們說,中國(中共)正在用這種方式針對其認為重要的行業,包括科技、製藥和稀土金屬等。」

北京將其法律系統武器化,用來盜竊技術。

北京的法律戰是經過精心策劃、同步進行的。據《華日》報導,歐盟正在起訴中國(中共),指控其試圖阻止歐洲公司向中國境外的法院尋求專利保護。一位官員嘆息說,「這麼多案件同時出問題,令人費解。」

其實,這個事兒沒什麼可困惑的。

最重要的一個事實是,共產中國已經發動了一場意在統治世界的戰爭。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中方已經將一切技術、媒體和個人及組織互動的手段都武器化了。

了解情況的人肯定地告訴我們,中共解放軍1999年2月發表的報告《超限戰》,並不是一個戰爭計劃。我認同這個說法,這確實不是一個按部就班的計劃,而是一本經過深思熟慮的致命指南,中共領導人試圖用其來擊敗美國,建立一個由中共主導的國際秩序。

《超限戰》報告的作者是喬良和王湘穗。兩人撰寫報告時都是中共解放軍空軍上校,喬良後來晉升為少將。

書中第二章的標題是「戰神的面孔模糊了」。該章討論了「全範圍作戰」(full-spectrum warfare),換句話說就是在中美的長期戰爭中,氣象氣球和法律術語都是可以打擊美國戰力的武器。

該章節列舉了好幾種中方無需冒遭受軍事反攻的風險,就可以攻擊和殺傷美國的戰爭類型。

首先是「毒品戰」。在列舉這種作戰方式時,作者用了「禍殃他國牟取暴利的毒品戰 」這一表述。在1999年時,這只是喬良和王湘穗的一個猜測性選項;到2023年,芬太尼已經在美國社會毒害民眾了。在「毒品戰」中,北京是通過什麼系統來運送這種武器的?墨西哥販毒集團。

以下是喬良和王湘穗列舉的一些其它戰爭類型,括號裡是他們對這些選項的評述:
——(造謠恫嚇瓦解對方意志的)心理戰。
——( 攪亂市場打擊經濟秩序的)走私戰。
——(操縱視聽誘導輿論的)媒體戰。
——(把握先機創立規則的)國際法戰。
—— (掠奪儲備攫取財富的)資源戰。中國(中共)通過欺詐性合同和賄賂獲取剛果鈷礦的控制權,這是「白領」式劫掠。
——(明施恩惠暗圖控制的)經援戰。暗圖控制,意味著使用賄賂、敲詐和恐嚇等手段。經援戰和資源戰相輔相成。
——(引領時尚同化異己的)文化戰。北京花了數十億美元影響好萊塢和社交媒體;美國青少年喜歡來自中國的TikTok應用程序,但該軟件和其它類似的應用程序有可能成為間諜活動,以及進行對心理和社會具破壞性作用的宣傳活動的工具。

現在一些州開始禁用TikTok。我們可以反擊。

作者簡介:

奧斯汀‧貝伊(Austin Bay)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上校(退役)、作家、聯合專欄作家,以及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戰略和戰略理論教師。他的最新著作是《來自地獄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原文:Weaponizing Everything, Including Lawyers and Balloons: China’s 1999 Manual for Defeating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間諜氣球警示美國空防薄弱
【名家專欄】從間諜氣球事件後果評估中美關係
何良懋:間諜氣球讓世界再聚焦中共威脅
布林肯:盟友感激美國曝光中共間諜氣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