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掏空財政 地方政府頻出怪招籌錢惹議

人氣 3137

【大紀元2023年0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過去三年中共極端的「清零政策」掏空了地方財政,政府債台高築,面臨違約風險。為籌集資金,地方政府使出各種怪招,但專家認為,這無法實質性解決債務問題。

支出大收入少 地方政府遭三重打擊

根據中共地方政府年度預算報告,中國各省份2022年僅在疫情防控方面,就至少花費了3520億元人民幣(約合506.9億美元)。雪上加霜的是,中央為刺激經濟而實施減稅政策,使地方政府財政收入減少。此外,中央對房地產開發商的打壓造成了席捲全國的房地產危機,這也打擊了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與土地銷售有關的收入通常占地方政府收入的30%以上。在2019年至2021年期間,該份額約為40%。但2022年的土地銷售收入與2021年相比下降了近三分之一。

支出大幅增加、收入驟減的局面使地方政府財政陷入困境。為填補缺口,地方政府一直在舉債。

到2022年12月,地方政府已經積累了35萬億元人民幣(5.04萬億美元)的債務,高於前一年的30.5萬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中國的省級債務負擔要比歐洲經濟大國德國的GDP總量還要多出約20%。

初步估計表明,中國2022年經濟增長下滑至3%。若不考慮2020年COVID-19首次爆發後2.2%的最低紀錄,這將是1976年以來最糟糕的表現。

《衛報》報導,研究機構策緯諮詢(Trivium China)的分析師孫文燁(Wenye Sun,音譯)說,地方政府債務是國民經濟的一個「大麻煩」。

孫文燁說,存在真正的風險,即更多低級別政府將出現債務違約。

「在最壞的情況下,這將引發一場金融危機。」

通過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積累的隱性債務,可能會使總債務負擔增加一倍以上。智庫MacroPolo負責中國經濟的研究員宋厚澤(Houze Song)估計,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持有的債務已經超過了GDP的70%。

一旦LGFV爆雷,中共政府將面臨艱難選擇。《華爾街日報》說,爆雷聽起來有點兒耳熟,因為這種類似的情況過去在中國房地產市場上長期存在。

沒錢了 多地轉向新方式籌款

面對日益嚴峻的財政狀況,一些城市正在轉向新的方式來籌集資金。一種方法是出售地方資產。

2022年8月,貴州榕江縣民政局以1.268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公開拍賣了該縣殯儀館20年的特許經營權。

2021年10月,西南聯合產權交易網發布了有關四川「樂山大佛景區觀光遊覽車和攤點30年經營權整體轉讓」的拍賣,掛牌底價為17.10億元,保證金為1.5億元,項目掛牌起止日期為2021年10月26日—11月29日。到目前為止,尚沒有看到這一拍賣的結果。

《衛報》駐華記者艾米‧霍金斯(Amy Hawkins)披露,在2020年至2021年之間,15個地級市當局的罰款收入增加了一倍以上。一些地方的交通當局甚至還想出辦法,要司機每月支付2000元的「罰款包」,就可應對未來任何潛在的違規行為所產生的罰款。

然而,一些專家對地方政府採取的措施是否有效持懷疑態度。

經濟學家羅志恆(Luo Zhiheng)在一篇博文中,反對地方政府亂罰款、亂收費,試圖從普通人身上榨取現金。羅志恆認為,地方政府採取的一些策略可能相當於「涸澤而漁」。

MacroPolo的宋厚澤說,地方政府一直在「優先考慮債務展期,而不是償還債務」。

「結果是,債務的增長速度繼續高於GDP。」他說,「出售資產或罰款只能為解決債務問題提供微小幫助。」

地方沒錢所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醫保問題。醫保的資金來自地方政府財政。在資金陷入困境之際,武漢等市推動醫保改革,當地政府減少了醫保的個人帳戶返款,引發老年人上街抗議。儘管官方解釋,這是利用個人帳戶的部分盈餘來滿足日益增長的公共醫療需求,但抗議者認為政府拿走了他們的積蓄。

去年9月,已欠工資多月的蘭州公交集團有限公司向職工發出通知書,要求員工自己貸款獲得6月至9月的工資。這家國有企業已拖欠約9000萬元人民幣的員工工資,該企業向工人們承諾,公司將代表他們償還貸款。

當時有職工家屬質疑,這是讓職工自己貸款給自己發工資,如果企業自己都因為各種原因辦理不下來貸款,那無法還貸的風險又有誰來承擔?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周曉輝:中南海為何讓人學習雷鋒的幸福感
美眾院對中共委員會:將審查美企在華業務
上海設攤北京外擺 一線城市重拾地攤經濟
成龍《傳說》成本3.6億 9小時票房僅61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