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後 數百億元方艙醫院何去何從引關注

人氣 6110

【大紀元2023年03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半島電視台根據衛星圖像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在中共取消COVID「清零政策」近4個月後,當局尚未拆除價值數百億元的龐大的隔離設施。儘管中共說過將如何利用這些設施,但專家認為,那只是為了挽回面子,它們最終將被投入歷史的垃圾堆。

半島電視台說,對衛星圖像的分析顯示,中國三個省份的大規模隔離設施似乎完好無損,其結構沒有明顯變化,這引發了人們對中共政府對這些已停用設施做何計劃的質疑。

中國的隔離設施已經成為「清零政策」成本的象徵。去年11月底,該政策在全國範圍內引發了大規模抗議,中共當局於12月解除防疫措施。

方艙醫院耗資巨大 現在基本全部擱置

中共對這些現已停用的隔離中心有何計劃,尚不得而知。廣東、山東和四川省政府沒有回覆半島電視台的置評請求。半島電視台尚未成功聯繫到中國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NHC)。

然而,在去年12月,國家衛健委呼籲地方政府將隔離中心「升級」為具有包括重症監護設施的醫院。國家衛健委說,地方政府在進行升級時應考慮到當地的需求,但沒有說明應被升級設施的比例或數量。

同時,一些地方政府已經宣布了將這些中心作為其它用途的計劃——從臨時住房到老年人護理院。

半島電視台Sanad調查組獲得並分析的衛星圖像涵蓋了六個隔離中心:三個位於山東省,兩個位於廣東省,一個位於四川。

這些設施包括廣州的可容納80,000人的南沙健康驛站,該中心於去年11月才完工。

Sanad團隊利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無人機鏡頭對隔離中心進行了地理定位,並分析了過去幾天內拍攝的這些設施的衛星圖像。所分析的隔離中心圖像沒有顯示出任何結構變化,也沒有表明當局對這些中心做了任何重大升級。

雖然中共政府尚未公布官方數據,但新聞報導和官方聲明表明,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全國各地搭建了大量臨時隔離設施,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方艙醫院。

根據民生證券2022年5月的一份報告,中共去年可能在方艙醫院上花費了254億元人民幣,再加上核酸檢測點的總費用7393億元,這比盧森堡2022年的國內生產總值還要高。

根據今年1月發布的省級財政報告,僅廣東省就在從2020年開始的過去三年裡,共花費1468億元人民幣用於預防和控制COVID大流行。該省去年花費了711億元(105億美元)用於預防和控制,比2021年增加了57%。

2022年8月,國家衛健委的一項指令要求建立更多的儲備隔離設施。當時中國各地的建設仍在繼續,包括在廣州,當局宣布計劃在2022年11月之前建造36個設施,總容量為11萬張床位。

新聞平台網易(163.com)上的一篇批評文章質疑誰會為山東拆除耗資230億元人民幣(33億美元)建造的隔離營買單。該文章的內容已被刪除,但其標題在網上仍然可見。

圖為2022年11月22日,重慶市一處在建的大型方艙。(CNS/AFP)

方艙醫院能被改作它用?專家:最好當廢物回收

清零政策令地方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許多地方政府表示,他們計劃在大流行之後出租這些設施,以創造收入並為債務提供資金。但專家質疑這些設施的用途。

俄勒岡州立大學全球衛生中心主任紀駿輝(Chi Chunhuei)告訴半島電視台:「隔離醫院的設計方式與急症醫院截然不同,因為這些設施的主要目的是隔離,而不是治療。」

在山東濟南,一份官方聲明說,一個有650個床位的隔離設施——面積超過2萬平方米(21.5萬平方英尺)——被改造成「技術人才」的臨時住房,以解決在附近科技園區工作的人的住房短缺問題。在山東,至少有一個檢疫設施被指定為老年護理院。

俄勒岡州立大學全球衛生中心的紀主任說,雖然一些隔離設施可能會找到其它用途,但另一些則可能會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特別是如果它們建在城市土地上。

「如果它們建在郊區,土地價值沒有那麼高,他們可能不會拆掉它們,他們可以把它們轉為其它用途。但如果一些隔離醫院建在高價值的城市土地上,他們很有可能會把它拆掉,或者把它們改造成商業建築,因為他們迫切需要促進經濟增長。」

商業情報網站和雜誌《中國簡報》(China Briefing)的編輯阿倫德‧霍爾德(Arendse Huld)告訴半島電視台,如果將這些中心改造成其它用途,包括酒店、辦公樓、店面、倉庫、博覽中心甚至停車場,當局可能會發現,很難在經濟上可行。

「我認為,對這些設施長期使用的可行性以及它們是否真的能在未來產生收入持懷疑態度是合理的。」霍爾德說。

霍爾德還說,這些設施是為臨時使用而建造,所以它們似乎不太可能真的有多長的壽命。這種看法在中國也有,可以從各種社交媒體帖子和網絡文章中看到。

2022年4月11日,廣州市一家方艙醫院正在建設中。(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國家衛健委建議,一些隔離中心可以升級為醫療設施,但香港大學醫學教授金冬雁質疑是否適合。

他說,這些設施通常處於不太理想的位置,遠離城市中心,而建築本身也不符合醫療標準。

「即使你從頭開始建一個新醫院,也可能沒有人力來管理它。」金冬雁告訴半島電視台。

根據《中國簡報》彙編的數據,中國農村地區每1,000人中只有2.4名執業醫師和2.6名註冊護士,遠遠少於城市地區,後者的比率為3.7名執業醫師和4.6名護士。

金冬雁說,當局可能試圖通過重新利用這些中心來挽回面子,而不考慮其長期可行性或適用性。

「錢已經花完了,他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嘗試回收廢物。」他說。

對於一些中國人來說,這些中心提醒人們,嚴厲的「清零政策」顛覆了經濟和他們的個人生活。

對於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廣州當地人珍妮(Jenny)來說,看到核酸亭,她都會感到不安。

「它們只能讓我想起痛苦的回憶,還能有什麼呢?」珍妮告訴半島電視台。

珍妮清楚地記得,在去年的反封控抗議活動中,警察部署警棍、水炮和催淚瓦斯來對付抗議者的畫面。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張菁:孔乙己文學和俞敏洪潤出受到祝福
財富榜中國富者越富 距「共同富裕」落差越大
受銀行倒閉拖累 加州兩家養老基金投資受損
小米兩海外總經理涉索賄被解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