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小費失控 哪種小費方式更讓人接受

在加拿大,給小費通常被認為不僅僅是一種禮貌, 這已成為一種社會規範,來補貼服務人員的收入。(Shutterstock)
人氣: 2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3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海英多倫多報導)在加拿大,小費早已融入我們的用餐和服務體驗中。 對於許多顧客來說,這是表達滿意度,並為服務提供者提供一些額外收入的簡單方式。

然而,隨著小費擴展到越來越多的行業,許多加拿大人覺得自己被要求更多的小費,人們質疑這種做法是否太過分,小費現在更像是一種社會義務,而不是對良好服務的獎勵。

下面是有關加拿大小費文化的背景知識,其它國家/地區的現行做法,當前小費模式的一些值得注意的替代方案。

加拿大小費文化

在加拿大,給小費通常被認為不僅僅是一種禮貌, 這已成為一種社會規範,來補貼服務人員的收入。

在某些省份,例如魁省,賺取小費者的最低工資低於不賺取小費的同行。 收小費的員工的最低工資為每小時12.20元,而不收小費每小時的工資必須至少為15.25元。

在餐廳裡,通常要給稅前帳單15%到20%的小費,具體取決於服務品質。 一些顧客指出,對員工來說,即使是15%也可能顯得粗魯,許多小費提示從18%開始,最高可達30%。

除了餐飲之外,小費還延伸到各種服務業,例如:髮型設計與美容,計程車和交通,酒店及旅遊服務業,紋身服務。

小費越給越多

在COVID-19疫情後, 加拿大餐廳於2022年4月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近一半的加拿大人在餐廳用餐時支付的小費比疫情前高,原因可能是出於對餐飲業的同情和對餐飲業開放後的興奮。

之後加拿大的通貨膨脹率急劇上升,專家表示,高昂的生活成本可能是導致小費增加或「小費膨脹」的原因之一。

隨著越來越多的商家在收款時自動顯示小費提示,小費變得更加普遍。

從小型咖啡館到快餐店,許多銷售點收款系統都有非常明顯的小費提示。

與傳統的小費不同,過去小費是在提供服務後才留下的。現在這些付款系統通常會事先要求小費,並迫使顧客在收銀員和後面排隊的每個人,都清楚地看到的情況下決定給多少錢,這可能會讓一些消費者感到被迫給小費。

根據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今年稍早進行的一項調查,大約五分之四的加拿大人表示,有太多地方要小費,而很少有人認為客戶服務有所改善。

其它國家的小費文化

隨著小費在更多行業中變得越來越流行,這引發了一場全國性的討論,討論小費的優點、缺點以及不同的補償模式。

德國:帳單四捨五入

在德國,小費通常不被認為是強制性的。 根據服務品質和您的滿意度,習慣上會將總帳單四捨五入到最接近的整歐元。

例如,如果您的餐廳帳單是23.50歐元,您在付款時可能會支付25歐元。

與加拿大不同,加拿大的小費以稅前帳單的百分比計算,而德國的小費更能自由裁量。 例如,服務費通常包含在餐廳的菜單價格中,以確保服務提供者獲得公平的工資。 因此,給小費被視為是一種獎勵或一種感謝的姿態。

這些小費通常直接遞給服務提供者,而不是留在桌面上。

法國:小費已在帳單中

在法國,小費是「服務包含」模式。 這意味著服務費已經包含在餐廳菜單上顯示的價格中,因此小費不是強制性的。

大多數餐廳、酒吧和咖啡館的帳單中都會自動添加15%的服務費,並不顯示為額外費用——相反,它包含在菜單上每道菜的價格中。 與德國類似,顧客可能會留下少量零錢作為小費,或將帳單總額四捨五入以表達謝意。

似乎越來越多的加拿大人傾向於法國的「包含服務」的小費模式。安格斯里德研究所民調顯示,59%的人支持這種模式,而2016年只有40%的人表示支持。

在日本和韓國給小費可能是「粗魯的」

日本和韓國的小費文化與北美和歐洲有很大不同。 在這些東亞國家,給小費並不常見,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能被視為不禮貌或不尊重。

給小費可能會造成尷尬的局面,服務生覺得不得不拒絕額外的錢,導致雙方都感到不舒服。 該行為可以被解釋為質疑所提供服務的價值,或暗示工人沒有獲得足夠的工資。

在日本和韓國,不用給小費反映了不同的社會規範,和對雇主有責任向工人提供充分補償的期望。

提供最高水準的服務是工作的一部分,而不是為了賺取額外的錢而改善客戶服務。不過,在為北美遊客提供服務的國際酒店和度假村中,給小費更為常見。

如何向其它國家學習

法國等歐洲國家採用所謂的「包含服務」模式,透過該模式,額外的服務費自動包含在客戶的帳單中。

日本等東亞國家採用了「生活工資」模式,雇主希望員工根據其提供的工作獲得報酬。

這兩種模式與加拿大以百分比計算的小費文化形成鮮明對比,並減輕了顧客的負擔。

越來越多的加拿大人似乎傾向於「包含服務」的小費模式,並且越來越多的餐廳開始免小費,這表明這種文化趨勢可能會成為新常態。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