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日食背後的神祕力量

font print 人氣: 18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家好,歡迎來到未解之謎,我是扶搖。

4月8號來自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觀測者可算是一飽眼福了,因為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難得一見的天文奇觀──日全食。

相信能親眼目睹這場以天為幕的太陽消失秀,那感覺一定是非常震撼。不過呢,看不到日全食的觀眾也不用遺憾,也可以在螢幕前和扶搖一起探索有關日食,那些古今中外耐人尋味的故事。

經歷日食是一種什麽樣的體驗呢?自稱是「世界上唯一的日全食記者」的傑米‧卡特(Jamie Carter)説:「整個過程可能會相當離奇」,「有時會讓人有一種洪荒原始的感覺,當太陽消失,天氣變得寒冷,你有時會感到……一陣日食風,那感覺就像世界末日般……有些人……他們的心都揪緊了……他們知道太陽會再次顯現,然而他們內心就是不相信,這可能是一個相當震撼的體驗。」

「相當震撼的體驗」?嗯,你有多久沒有被震撼到了?雖然我們可能不會看到今年4月8日橫跨北美的日全食,但最近的研究表明,它可能對我們的心理產生強大的影響──喚起敬畏的情緒。那種在巨大的感知面前讓我們感到自己無比渺小的「敬畏感」。

早在遠古時期,太陽就是祖先敬畏和依賴的對象。人們習慣了太陽的朝升夕落,但有時它會突然在白天消失,這就引起了人們的恐慌和揣測。這種我們今天稱為「日食」的天文現象,曾經讓古人丟過性命,也曾經讓兩個國家從激戰走向和平……

阻止了一場戰爭的日食

在公元前六~七世紀,在伊朗高原上,居住著米底亞人,建立起一個米底亞王國。米底亞王國一度很強盛,向西征服了亞述帝國,占領了亞述的首都尼尼微,然後繼續向西進兵小亞細亞,遇到了新鄰居呂底亞王國。

呂底亞王國瀕臨愛琴海東岸,也就是今天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高原的西北部,也是個很強盛的小王國。面對侵略,呂底亞人拿起武器頑強抵抗,兩國在哈呂斯河(今柯孜勒河)一帶展開激烈的戰鬥。腳下的土地被他們爭來奪去,戰役一個接著一個,就這樣一打就是六年,雙方士兵大量陣亡,無數百姓流離失所,明知這樣耗下去只會兩敗俱傷,但誰也不願先退讓求和。

據記載,在公元前585年5月28日這一天,兩軍對陣,激烈的廝殺一直持續到太陽偏西,陽光照射到盔甲上,閃現出一道道刀光劍影。忽然,士兵們發現,一個黑影闖進入圓圓的日面,把太陽一點一點地吞食,眩目的太陽光逐漸減少,大地的亮度慢慢減弱,好像黃昏提前來到。

隨即,太陽全被吞沒,頓時天昏地暗,彷彿夜幕突然降臨,一些亮星在昏暗的天空中閃爍著。士兵們從來沒見到過這種景象,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在茫茫的「黑夜」中停止了廝殺。

雖然過了不久,太陽就重新出現,日食很快就結束了,但雙方認為,這是上天不滿他們兩國的戰爭而發出的警告,仗不能再打下去了。雙方的首領經過一番商討以後,決定握手言和,簽訂了永久的和平契約。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就這樣因為一次日全食,而化干戈為玉帛了。

古代人們敬畏日食,這幾乎不分民族。頭頂的天空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存在,但是所有人卻都可以看到,古人相信天空被能量強大的「神」掌管著,當天空中的太陽突然消失了,就是被神話中的某種獸吃掉了。

比如在越南,吃掉太陽的是青蛙;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脈地區,是一隻山獅或美洲獅;來自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維京人的挪威文化,是兩頭狼;在中國,吃掉太陽的則是天狗,天狗食日嘛。並且幾千年前的古人就會用強烈的噪音來驅趕這種野獸,世上幾大古老文明的先人們也都是這麽做的,是不是很巧合?

讓天文官丟了腦袋的「仲康日食」

在中國歷史上,很早就設有專門的部門和人員進行天象的觀測了。一是了解日、月的運行規律,制定儘可能精密的曆法以滿足農業社會從事農耕的需要;第二個原因是古人信奉的「神傳文化」。

在中國古老的神話傳説中認為:人是神創造的,天地萬物是神創造的,宇宙天體也是神創造的。人的生、老、病、死,宇宙的成、住、壞、滅,都是按照上天的意志運行的。

這種觀念認為,「天」是一個有意志的神,神支配著人間,在支配過程中,神經常通過星象上的變化給人間以預兆和警告。
所以各代朝廷都有龐大的司天機構日夜監視這些天象的變化。天文官作為人間君王「通天」的媒介和信使,地位和威望都非同一般。由於天文官舉足輕重的位置,朝廷對於天文官的期望往往很高,天文官也時刻不敢懈怠。

不小心說遠了,不過神傳文化真的是一個很有意思又很值得探討的話題,它可以帶領我們用另一種觀念去看待周圍的事物。如果你想聼扶搖分享更多有關神傳文化,去感受千年以前古人的精神世界,可以留言讓我知道。

好,讓我們回歸正題。話說夏朝之時,第四位君王仲康時代,國勢剛從前朝太康時代的動亂中恢復過來,朝廷內外很有些「中興」的氣象。這年的金秋季節,麥浪滾滾,晴空萬里,農民們正在田裡收穫一年的勞動果實,中午時分,人們突然發現,原本高懸在天空光芒四射的太陽,光線在一點點減弱,彷彿有個黑黑的怪物在一點點地把太陽吞吃掉──這是「天狗吃太陽」了!

百姓們面對突如其來的凶險天象,個個驚恐萬狀,急忙聚集起來敲盆打鑼,按過去的經驗,這樣就可以把天狗嚇走。對這一天象最為擔心的還是朝廷和天子,因為「天狗吃太陽」預示著國家將有災難發生,可能會危及帝王的地位或生命。在那時,朝廷已經形成一套「救日」儀式了。

每當發生「天狗吃太陽」時,監視天象的天文官羲和,要在第一時間觀測到,然後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上報朝廷,隨後天子馬上率領眾臣到殿前設壇,焚香祈禱,向上天貢獻錢幣以把太陽重新召回。

可這次,時間過去了好久,大家眼看著太陽一點點消失,無盡的黑夜就要籠罩大地了,文武百官和仲康大帝都已聚到宮殿前了,卻獨不見羲和的身影。已經錯過了最佳救護時間,仲康大帝顧不得多想,連忙主持開始了救護之禮。

殿內殿外一片忙亂,宮中樂官急急忙忙敲響了救日的鼓聲,主管錢幣的官匆匆地趕往錢庫去取錢,其他官員也慌慌張張跑來跑去安排儀式,這時天色越來越暗,突然,天地一下子陷入黑夜,幾步之內難辨人影,太陽被天狗徹底吞吃了。仲康大帝率眾官跪倒在地,一遍遍地乞求上天寬恕,這一瞬間,人人心中都十分恐懼,心想因為沒有及時救護,太陽可能永遠不出來了,大夏王朝的末日到了。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人們感到徹底絕望時,太陽的西邊緣露出了一點亮光,大地也逐漸明亮起來,日盤露出得越來越多,天狗終於把太陽吐出來了!仲康大帝和文武百官這才舒了一口氣。

「天狗吃太陽」終於結束,仲康大帝這時才發現,天文官羲和到現在也沒露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身負重任的羲和居然不見人影,仲康大帝十分惱火,立刻派人去尋找。

幾個差役趕到清台,就是當時的天文觀測台,好不容易在清台旁守夜的小屋裡找到了羲和。這位重任在肩的天文官居然在呼呼大睡,一問羲和的下屬,才知道羲和昨天喝了一夜的酒,此刻仍然爛醉如泥,差役們不敢耽擱,架起羲和塞進車子,把他送進了宮中。

到了殿上,跪倒在天子面前,羲和還是混混沌沌,不知幾分人事。仲康大帝問明情況,才知原來是羲和酗酒誤事,頓時大怒,立刻下令將羲和推出斬了首。

這個故事記錄在中國最早的一本歷史文獻彙編裡,這是國人第一本書,所以名字就叫《書》,到漢代被稱作《尚書》,意思是「上古之書」,後因為成了儒家的重要經典,又被稱作《書經》。這個故事被記錄在其中的《胤征篇》中。

聽了這個故事,不要以為在中國古代做天文官是非常危險,說掉腦袋就掉腦袋的。像羲和這樣酗酒瀆職的天文主管,幾乎是個空前絕後的例子。由於天文官的特殊身分,君王一般對他們是寬容、禮遇的,後來的各朝代,除了極個別陷入獄案的情況,天文官很少有被殺頭的。不過可以由此看出,古代君王是極其敬畏日食。

令人敬畏的宇宙事件可以強烈影響我們的心理

自現代工業發展起來後,「敬畏感」可是被科學研究實實在在地冷落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敬畏感」漸漸成爲科學研究中越來越流行的領域。「敬畏感」對人的影響有多大呢?有研究指出,壯觀的天文事件可以通過喚起「敬畏」和親社會傾向,使個人減少對自我關注、更加傾向於集體。和大家分享一項有關日食的心理學研究。

在美國期刊《心理科學》曾經刊登了一篇文章,科學家圍繞2017年日食事件,對近300萬名推特用戶數據進行分析。結果發現:那些居住在日食路徑以內地區的用戶比居住在路徑之外的用戶,在推特上表現出更顯著的「敬畏感」,科學家還對比了日食前和「敬畏感」較少的用戶,那些在日食中表現出高敬畏的用戶,他們在推文中使用的語言自我關注減少,反而有更多的親社會、歸屬性、謙虛和集體性。

總的來説,日食可以激發人的「敬畏感」,反過來又增強了人的謙卑。「敬畏感」是現代科學,通過日食發展出的新研究,但其實,對天地自然的敬仰,自古以來,就在人們的心底紮根了。

因為世界上的很多古老文明,出奇地一致,都是相信「天人合一」的理念,而每個文明也都會觀天象,敬神明,從天意中得到啟示,從而完成各自的使命。月有陰晴圓缺,太陽也有其自己的運行規律。這些和我們息息相關的大自然,或許就是在通過她們的語言,在和我們溝通吧,或許,一切都不偶然。

好啦,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這裡,你願意和我們分享這次日食的體驗嗎?可以在評論區留言。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