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曼哈頓一個報攤上發生的故事

作者: 任采真
如果我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觸及的事物經緯,那麼編織而成的世界,一定是以偏概全的結果。(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727
【字號】    
   標籤: tags:

在世界之都的紐約,在摩天大樓掩映下的曼哈頓,有許多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為了三餐,淪為乞丐。在中國城的街頭常見到有幾位衣衫襤褸的白種人,默默的長跪,胸前掛著一塊牌子,用中文寫著他是一個無家無業無錢的人,期待大家的施捨。

由於每天在曼哈頓都會看到許多行乞的人,紐約客縱有愛心,日子一久,也變得無力去一一察看,哪一位是真窘迫需要濟助的。

一個寒風瑟瑟的冬日下午,一位女子往報攤走去,經過一個默默長跪瑟縮發抖的乞丐,在離他幾步遙的報攤上拿了一份雜誌,掏出五張一元鈔票,交到店主的手上。霎時,猛地一陣冷風刮起,店主的手一抖一鬆,其中一張一元鈔票隨即離手飛揚而去。

女子和店主的眼睛齊追著那張在空中飛揚的鈔票,它一度落到地上,又隨風飄起,往街角乞丐那裡盪去。風突然停止,那張鈔票剛好落到乞丐膝前。

這時,店主眼睜睜看著,一聲「哎呀」脫口而出,說道:「糟了!這下肯定拿不回來了……」

一旁,女子也朝乞丐望著。

————

在此,我們轉換一下鏡頭,轉向自己內心的頻道,觀察一下:

自己怎麼想呢?和店主一樣的想法?或是……?你想女子又怎麼想呢?

————

轉回現場。

只見乞丐拿起了膝前的鈔票……

突然他站起身來……

一步一步向報攤走來。

他一語不發,伸出污垢的手,將那張鈔票交還給女子。

女子誠心又敬重地將鈔票塞回乞丐手中;乞丐的手遲疑地停頓在半空中。

女子輕聲說道:「這是你的,這是神的意思。」他囁嚅地說聲謝謝,拿著這一塊錢,又蹣跚地走回原地,跪在街頭。

店主露出訝異的眼神。女子從口袋掏出另一張一元鈔票,補給店主。

店主說:「他是個好人!」他緊緊握著失而復得的錢,又說:「你也是個好人!」女子笑了笑,慢慢踏上歸路。

冬日下午難得的好陽光,照在女子身上,也照在乞丐的身上。

這個真實故事中,有許多小小的跌宕起伏,隨著那陣強風的刮起,情節也隨之翻轉……轉換。我們的心也隨之在貧與貪的觀念世界裡幾度穿梭編織。

最後,我們的心,當也受到了冬天陽光的照拂。

當你看到報攤主說道:「糟了!這下肯定拿不回來了……」當時的你怎麼想呢?這個當下第一時間醞釀而出的想法,當是反映了我們的人生經驗構成的觀念,但並不是這世界的全部。如果我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觸及的事物經緯,那麼編織而成的世界,一定是以偏概全的結果。@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乞丐,可算是世間最不起眼的人,最容易被人們所忽略。這樣的身分反而時常受到仙家青睞,以試驗世間民情真偽。
  • 古命書中以神煞論女命的破敗淫邪,如命中帶桃花、紅豔等煞星就為淫慾之徵嗎?本文以二個命造的八字實例來說明:格局的配合比吉神、凶煞來得重要。
  • 科學家跌入歸納邏輯陷阱,離世懊悔,他通過通靈男孩給人類傳遞了什麼信息?「真空」其實並不空?美國威爾遜總統的經典和平原則原來出自這裡……
  • 清朝五品官某郎中,是武林(杭州舊稱)人,能記得前世之事。他對別人說,自己前生是蘇郡的秀才,到六十歲也無子,家境貧寒靠教書掙錢度日,所得僅夠夫妻二人餬口而已。因為家貧,所以從曾祖父母以下三代都沒有被安葬,他深以為憾。因此發了一個願,每夜焚香一支,跪告上天,願減自己的壽命,換得百兩銀子安葬三代長輩,這樣自己死亦瞑目了。如此虔誠祈禱五六年,始終未能如願而亡。
  • 自私行為會帶來苦果,而自私的心則會導致人不快樂、不知足、不滿、憤怒、妒忌等。看來,人不是一心為自己就是對自己最好的,悲喜禍福的主宰在天,凡事要想想自己的所為是否順應了天理。
  • 過去幾十年的預言都應驗了,最後一則正在上演;大劫難中,只有這樣才能躲過一劫!
  • 父親欠下巨債憂悶喪命導致家庭變故,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孩子和母親被騙入「瘦馬家」,等待她的是養肥後被出售的命運。直到「買主」來「挑貨」那一天,她才豁然明白!面對艱苦餘生,她怎樣選擇?屈從偷生?還是「寧做乞丐而死,而不受辱而生」呢?
  • 對方當初放棄婚姻、配偶、責任,而選擇了「愛情」;某天,當你變成婚姻、配偶、責任時,對方還會選擇「愛情」。對方其實從來沒變心,追愛之心如此「堅定」,是你當初腦子沒拎清。
  • 最近幾年,大陸流行穿越小說和電視劇,故事說的是某個人死後,靈魂出竅,但身體卻被幾百年或幾十年後的靈魂占據,通俗的說就是「借屍還魂」。
  • 日前收到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年輕人發過來的訊息,感到有點意外,已經好幾年沒有聯絡了。原來他知道我來了英國,用盡了各種方法找我,是希望我幫助他從中國大陸來這邊尋求升學或就業的機會,他說「希望得以重建自己的人生」。這讓我想起了去年在《大紀元特刊》的復活節專輯中,講到托爾斯泰那本題為《復活》的文學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