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千社區中, 可負擔的空置出租屋不到1%

分析發現 在加拿大租房難有多嚴重

人氣 179

【大紀元2024年06月13日】(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報導)加拿大正在陷入出租房屋危機,全國可負擔的房屋數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減少。根據對全國最大城市一千多個社區的分析發現,不到1%的出租房屋空置,並且對大多數加拿大租客來說價格是負擔得起的。

基於2021年人口普查數據與加拿大房貸與住房公司(CMHC)2023年10月進行的租賃市場調查,CBC分析發現,稅前年收入7.5萬元的家庭,可負擔得的租金和水電費上限為1,875元。這基於租金保持在總收入的30%以下,即普遍認同的負擔能力門檻。

在2023年10月,在可負擔的社區,多倫多有1,352套可能空置的兩居室房屋。這相當於所有兩居室出租房屋的0.49%。

在安省金斯頓(Kington),該比例更低至0.4%;安省彼得堡(Peterborough),僅為0.3%。

安省的貝爾維爾-昆特韋斯特(Belleville-Quinte West)、巴里(Barrie),該比率最高,都是2.9%。

房租比工資漲得快

隨著租房供應減少,近年來加拿大的租金大幅上漲。自2018年以來,兩居室出租房屋的平均租金增幅比薪資漲幅高70%。對於低收入加拿大人來說,這意味著住房選擇更少。2023年10月,在逾3,000萬加拿大人居住的35個大都市區,在全職最低工資工人能夠負擔得起的社區,只有1,400套單間公寓或一居室住宅空置。這占所有單間公寓或一屋出租單元的0.09%。

對於家庭來說,找到一個可以稱之為家的地方同樣具有挑戰性。多臥室的可租房屋選擇既稀缺又昂貴。僅有1.4萬套擁有兩個或更多臥室的出租房可能空置,並且價格是收入中位數家庭可負擔的,占所有該類出租房屋的0.5%。

對於單親家庭來說,可能空置並且可負擔的出租房屋僅為7,200套,相關占比更低至0.3%。

所有省份的情況都不容樂觀。過去5年,新斯科舍省、新布倫瑞克省和亞伯塔省的租金漲幅,幾乎是薪資漲幅的兩倍。所有省份的空置率都低於住房短缺門檻。

基於CMHC的空置率和平均租金,以及加統計局的平均小時工資,CBC發現,2023年10月,在安省,兩居室出租房屋的空置率為1.7%,這意味著住房短缺;兩居室平均租金漲幅比平均薪資漲幅高48%。

從2018年到2023年,兩居室出租房屋的平均租金上漲了34%,從每月1,263元增至1,689元;同期,平均薪資增長23%,從每小時28.18元增至34.63元。

多重因素所致

麥克馬斯特大學加拿大住房證據協作組織的執行顧問和行業教授史蒂夫.波默羅伊(Steve Pomeroy)認為,臨時移民推動的加拿大人口快速增長,給租房市場造成了某種程度的壓力。

他表示,雖然聯邦政府現在正試圖通過對簽證數量設定配額來應對,長遠來看會有所幫助;但加拿大需要3到4年的時間建造足夠的住房,以容納已經來到的所有人。

然而,CMHC副首席經濟師凱文.休斯(Kevin Hughes)強調,大量移民湧入絕不是唯一的因素。

他分析說:「在某些市場,供應有所增加,但主要是高價房。對於可負擔的出租房屋來說,情況就不同了。這是最大的問題所在。」

此外,建築行業正面臨勞動力短缺和高通脹,材料成本上升。

與此同時,高房價和利率使潛在的首次購房者選擇繼續租房。隨著就業市場表現良好,年輕工薪族也渴望離開父母的家獨立生活。

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加拿大人陷入了租房需求非常高、空置房源非常少的困境。

加拿大統計局收入和社會經濟福祉統計中心助理主管讓-菲利普.德尚-拉波特(Jean-Philippe Deschamps-Laporte)表示,對於弱勢群體來說,可負擔房屋數量的減少可能會產生戲劇性的連鎖影響。房屋成本的增加是無家可歸的最大推動因素之一。原住民和種族化社群更有可能成為租戶,他們也不成比例地面臨無法支付房租的風險。而對於受到虐待的人,主要是女性,找到一個安全的新居所更加困難。

專家建議立法解困

布雷頓角大學( University of Cape Breton)副教授凱瑟琳‧萊維滕-里德 (Catherine Leviten-Reid)說:「最需要幫助的人沒有住房。這凸顯了對可負擔出租住房進行大規模投資的必要性。」

萊維滕-里德負責針對可負擔住房的研究項目。她表示,最新的聯邦住房撥款和《租客權利法案》將應對這場危機,但數年後才會見到成效。

萊維滕-里德強調了新法規的必要性。她建議房東每年報告有關出租房屋的信息,包括空置和已出租單元的水電費等。這將有助於檢查住房條件並填補租房市場數據中的重大空白。

CBC在分析時發現,除了主要城市之外,幾乎查不到相關信息。許多市政當局對此視而不見。

空置控制是另一項關鍵立法,可以在租客搬出時防止租金大幅上漲,並吸引新租客。如果採用這一政策,新建的出租單元,前10年內應不受到租金上漲的限制,以避免阻礙急需的新住房的建設。

加統計局的德尚-拉波特表示:「對於大多數加拿大人來說,租房是離開家庭後和成為業主之前的一個過渡時期。」

他分析道,隨著房屋成本上升,越來越少的租客能夠存下足夠的錢來購買第一套房產,這將成為長期投資,對許多人來說也是退休計畫的重要一部分。事實上,首次購房者的年齡也在逐漸增長。

他負責的研究中心的近期分析表明,房主的孩子更有可能成為房主,「存在家庭優勢」。德尚-拉波特說,加拿大面對的情況是:一部分人是房主,另一部分人是租客。這引發了住房公平問題。

CMHC的休斯警告,如果不做出改變,越來越多的人將負擔不起住房,這可能會阻礙主要城市的經濟發展。他強調:「如果想讓城市發展,就需要打工族,而打工族需要有地方居住。」◇

責任編輯:文芳

相關新聞
加拿大4月房租同比上漲9.3%
加拿大聯邦新預算討好租客 租客不買帳
加國政府承諾:不再強迫租客代外國房東繳稅
加拿大15大房價「最便宜」城市出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