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打擊非法大麻屋 曝出華人受騙慘況

人氣 1442

【大紀元2024年06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一位大陸華人偷渡到美國後,在尋找生計時看到一則誘人的中文廣告——在溫室裡「割草」每月可獲4,000美元報酬——於是他撥通了廣告上的電話。沒想到,這成了他的又一場惡夢的開始。

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對新墨西哥州的一些大麻農場進行了調查(見NPR在6月24日的報導),因為該州執法機構在去年突襲一家非法大麻農場後驚訝地發現了一些飽受摧殘的華人工人。

從這篇NPR調查報導中可以看到,近幾年裡,由華人參與投資、管理和工作的大麻農場(大麻屋)在美國各地如野草般蔓延起來,但是其中一些華人卻對其他華人存在欺騙、利用、剝削和侵害。這顯示出,中共治下中國大陸現在社會中出現的「自坑自害」的醜陋現象也延伸到了在美國的一些華人群體和華人社區中。

新墨西哥州突襲非法大麻農場 爆出華工受摧殘狀況

據NPR報導,2023年8月,新墨西哥執法當局突襲了托蘭斯縣(Torrance County)的布利斯農場(Bliss Farm)。英文「Bliss」的意思是「福佑」。

新墨西哥州大麻管理當局表示,他們去年接到有關工人條件和營業違規行為的舉報後訪問了這家農場。

該州大麻控制部門主任托德‧史蒂文斯(Todd Stevens)說:「那是非常災難性的種植。垃圾、水、肥料、養分和殺蟲劑都滲入到地下。隨著警方迅速介入後,我認為各地都開始出現危險警報信號。」

新墨西哥州警方的特工在檢查布利斯農場時發現,那裡的大麻種植數量超出了州法律允許的範圍。在隨後的檢查中,警方又發現了另一個驚人的情況:該大麻農場裡竟然有數十名營養不良、飽受折磨的華人工人。

這些工人們說,他們是被拐賣到這個農場的,然後他們被阻止離開,也從未得到過報酬。

警方突襲該農場後,接到電話的新墨西哥州一家非營利社會服務組織「生命連結」(The Life Link)的主任林恩‧桑切斯(Lynn Sanchez)說:「他們看起來飽受摧殘。他們非常害怕,簡直嚇壞了。」

桑切斯對她看到的那些工人的狀況描述道:「他們有燒傷,手和手臂上有明顯的燒傷……是化學物質,他們告訴我這是化學物質造成的(燒傷)。他們看起來非常營養不良。」

新墨西哥州當局吊銷了布利斯農場的許可證,並因其超出州種植限制而罰款100萬美元。

NPR隨後對新墨西哥州的一些大麻農場進行了調查,發現這些「種植」大麻的「企業」主要是由中國人提供資金和管理,雇員也都是中國人。儘管新墨西哥州等州已經將大麻合法化,但一些企業還是觸犯了法律。

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瘟疫導致全球經濟危機後,很多中國人「走線」南美洲,經過墨西哥非法越境進入美國。到美國後,其中許多人在美國各地湧現出的數百個大麻農場找到了工作機會。

在布利斯大麻農場發現的L和另外兩名華人工人接受了NPR的採訪。

華工L的悲慘故事:離開龍潭 又入虎穴

41歲的L來自中國湖北省。他要求NPR只使用他名字的首字母,因為他擔心美國和中國對他的法律起訴。

L告訴NPR,在中國的大瘟疫封鎖期間,他很難找到工作。一家國有的房地產開發商為了新建項目用地而拆掉了他的房子,他被迫搬家,但他要買房的新公寓樓卻始終沒有建成,他也失去了首付押金。當他前往開發商辦公室抗議時,他與開發公司員工發生肢體衝突並被投入監獄。

就在L對生活前景的希望要破滅時,他在抖音上看到了一段視頻。抖音是TikTok在中國大陸的版本。抖音視頻中稱人們在美國可以賺很多錢。L說:「有一位有影響力的人不斷向我發送他在加州的工資單,展示他如何每月賺取4,000到5,000美元,並告訴我說這是多麼容易。」

於是L聯繫了一位代理人,那人承諾幫助他來到美國。

透過觀看抖音視頻,L學習如何「走線」到美墨邊境。他先從中國飛往土耳其,然後又從土耳其飛往厄瓜多爾。接著,他花了一個月時間艱苦地從南美洲走到美墨邊境,其中包括乘坐巴士、坐船和長途步行跋涉穿越危險的達連峽(Darién Gap)雨林。

L說:「這段旅程充滿了無數的考驗和磨難。」他在拉丁美洲兩次被搶劫,他擔心自己可能會因此死在路上,但他最後終於在2023年5月成功越境進入美國。

在加勒比海和南美移民經常使用的一條路線上,現在有大量的中國人正在走這條線路抵達美國。美國邊境執法部門表示,2023年他們逮捕到37,000名非法越境進入美國南部邊境的中國人,這一數字超過了過去10年的總和。

2023年5月L從美墨邊境進入美國後,首先被美國邊境執法官員逮捕,但很快於7月就被釋放了。L申請了美國庇護,在等待審核期間,他在南加州的蒙特利公園(Monterey Park)區租了一個房間住。那個區裡有一個大型中國移民社區,其他中國移民向L介紹,如果透過勞工機構找工作,這些勞工機構承諾可以100美元的費用幫助安置沒有合法身分證件的工人。

其中一家機構在中文社群媒體上的廣告引起了L的注意——有公司願意為在溫室中「割草」的工作每月支付4,000美元的報酬。L借了別人的手機,撥通了廣告上的電話號碼。

然後,L和其他一些新到美國的中國人被從加州開車送到新墨西哥州的布利斯農場。

這些工人說,他們對所看到的景象感到震驚——大約有200個溫室,到處亂七八糟——他們的手機和護照也被經理人員拿走了,他們被迫留了下來。

一位來自中國瀋陽的工人告訴NPR說:「大麻屋說他們會提供食物和住房,這樣你就可以省下所有工資。但大麻農場只是一大片土田。」

這位瀋陽人要求匿名,因為他正在美國申請庇護,擔心被遣返回中國。他說,他經常輪班工作,一個班15小時,和他一起工作的還有一名經理以及這位經理的親戚們。這位大麻屋經理來自中國山東省。

接受NPR採訪的三名工人(包括L)表示,輪班工作結束後,經理們會離開,而他們這些工人則就地睡在木棚的骯髒地板上。在布利斯大麻農場被警方打掉之前,他們誰都沒有得到過任何報酬。

這三名中國人都已在美國申請了庇護,他們的案件仍在審理中。

調查發現:中共與中國黑幫及在美大麻生意有聯繫

大麻在美國已成為一門利潤豐厚的大生意,大約一半的州已將大麻的成人娛樂用途合法化,約三分之二的州已將大麻的醫療用途合法化。儘管聯邦法律仍然禁止大麻,但各州用新規則取消了對本州的處罰條例,並寄希望以規範大麻銷售、創造稅收和刺激經濟成長。

新墨西哥州就是其中之一。2021年,該州對大麻的娛樂用途合法化,此前該州對大麻的醫用用途早已合法化,並允許種植者種植有限數量的大麻植株。這引發了人們爭先恐後地購買住宅用地來種植大麻。

新墨西哥州托蘭斯縣負責大麻種植規劃和分區的主任唐‧戈恩(Don Goen)說:「可以說,從一開始,很多人就對試圖搭上這趟賺錢快車感興趣。」他曾調查過與大麻種植的垃圾和用水相關的投訴。他說:「有些人真的知道他們自己在做什麼,而另一些人,這更像是一場夢,而不是現實。」

非營利新聞媒體ProPublica調查發現,在美國的中共外交官、中國共產黨的附屬組織(如美國華人同鄉會)和有組織的華人犯罪集團(黑幫)與美國的一些大麻生意之間存在聯繫。

ProPublica在今年3月發布的調查報告中揭示,中國黑幫在美國參與非法大麻種植,並主導非法大麻市場,甚至透過中國的銀行系統轉移交易資金,涉嫌的犯罪活動包括「暴力、販毒、洗錢、賭博、賄賂、證件造假、銀行欺詐、環境破壞和盜水盜電」。

很多華人被騙投資大麻屋

NPR在調查中發現,美國的大麻生意確實吸引了渴望在海外投資的中國個人投資者。

例如,來自中國山東省的會計師艾拉‧郝(Ella Hao)表示,她在2020年大瘟疫爆發初期與丈夫從中國來到美國洛杉磯,部分原因是為了在美國生孩子,讓他們的孩子確保有美國護照。

根據NPR看到的手寫收據,2020年9月,在另外兩名華人移民的推薦下,郝和她的丈夫決定對在新墨西哥州希普羅克(Shiprock)鎮附近的一個大麻農場投資約3萬美元。郝說:「我們認為他們是好朋友,我們根據他們的推薦進行了投資。」

希普羅克農場距離布利斯農場僅有幾英里,位於新墨西哥州的納瓦霍(Navajo)原住民保留區。希普羅克農場是由前納瓦霍族農場董事會主席迪內‧貝納利(Dineh Benally)創辦的,他目前正在處理有關在這片保留地上種植大麻引發的眾多法律糾紛。

2022年,郝和她的丈夫又拿出另外30萬美元與另一位剛剛從中國來到美國的華人聯合購買了鄰州俄克拉荷馬州的一塊土地。她相信,在俄克拉荷馬州搭起大麻屋會比在新墨西哥州更有利可圖。

文件顯示,儘管郝以朋友的名義成功申請了大麻種植許可證,但他們在俄克拉荷馬州的大麻種植園從未開始運作起來。

俄克拉荷馬州麻醉品局局長唐尼‧安德森(Donnie Anderson)說:「我們的土地價格確實很便宜。我們之前確實沒有任何執法行動,直到我們開始關注這個問題。所以我認為這確實是一場完美的風暴。」

郝說,她對大麻生意的投資都打了水漂。在希普羅克農場被新墨西哥州當局關掉後,她損失了在那裡的3萬美元投資。在俄克拉荷馬州,郝後來發現她投資的大麻農場的土地所有權契約和營業執照上都沒有了她的名字,她的30萬美元——那是她家的畢生積蓄——也就憑空消失了。

「因為我們不會說英語,所以我們無法閱讀任何文件和許可證,也無法對任何法律案件中的事實提出爭議。我們不知道該向哪裡求助。」郝說。

但是郝對於在一系列生意失敗後返回中國感到丟人,她說她要在加州尋找短期工作來撫養兩個年幼的孩子。而她現在最能依靠可以掙到錢的工作還是在加州一家有執照的大麻屋裡「剪草」。

15名華工訴訟:被強迫工作 

突襲布利斯大麻農場不久後,新墨西哥當局又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納瓦霍族企業家貝納利創辦的希普羅克大麻種植地。

2023年9月,15名華人工人提起訴訟,指控貝納利及其同夥在希普羅克大麻農場裡讓工人進行每班14小時的輪班工作,且不給報酬,經理還對工人進行身體虐待以強迫工人更拚命地工作,此外還有警衛阻止工人離開。

托蘭斯縣專員塞繆爾‧施羅普(Samuel Schropp)曾經參觀過貝納利的希普羅克大麻農場的現場。

施羅普說:「我看到一個小屋,裡面有上下舖,像潛艇裡一樣從地板到天花板,舖位疊在一起,上下間隔只有18英寸(46厘米)。還有一些沒有連接裝置的房車,沒有上下水的管道連接,電線就躺在泥水裡。」

其中一些工人來自紐約的華人移民社區。代表這15名華人工人的律師亞倫‧黑勒瓜(Aaron Halegua)表示,這些人曾在餐廳、美甲店、按摩院和其它行業工作,這些行業在大瘟疫期間都遭受到重創。

新墨西哥州當局因希普羅克農場超過該州大麻種植限制和其它違規行為而吊銷了該農場的許可證,並罰款100萬美元。

今年4月,貝納利試圖駁回工人對他的訴訟,並表示聯邦法律對他的案件沒有管轄權。非營利調查機構「新墨西哥州探照燈」(Searchlight New Mexico)今年4月發表的報告顯示,貝納利仍在種植大麻。

根據NPR看到的一份工作協議,貝納利是與一些中國商人合作啟動的希普羅克農場的大麻業務。

美打擊非法種植大麻 農場關閉

在其它案例中,在加州,2022年初,合夥人之一、房地產經紀人歐文‧雷亞‧林(Irving Rea Lin)在一個長達數月的打擊非法種植大麻活動中被捕。另一位合夥人、太陽能板企業家彭曉峰(Xiaofeng Peng,音譯;該人又一英文名是Denton Peng)是一名因詐欺罪被中國警方通緝的逃犯。

在俄克拉荷馬州,另一位叫布萊恩‧彭(Bryan Peng)人(據悉與上面的彭曉峰沒有親屬關係)開展大麻種植業務,並使用了來自新墨西哥州希普羅克大麻農場的一些中國工人。2022年,該大麻農場也遭到突襲搜查並被關掉。

2022年11月,一位名叫吳晨(Chen Wu,音譯)的投資人在俄克拉荷馬城西北處的亨尼西(Hennessey)鎮附近的一個大麻農場開槍殺害了4名華人工人(包括3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要求收回他被騙的30萬美元的投資。

從現有的媒體報導中,還無法確認吳晨與上文提到的山東人艾拉‧郝是否是一家人,郝與她的丈夫也於2022年被騙投資30萬美元在俄克拉荷馬州的一個大麻農場裡。

47歲的吳晨被判終生監禁,不得假釋。目前,他正在俄克拉荷馬州的監獄裡服刑。◇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行刑式殺害四同胞 中國公民在美被判終身監禁
緬因州搜多家大麻屋 查獲40磅大麻 華男被捕
調查:美非法大麻生意通過中國的銀行交易
大麻臭味引鄰居舉報 紐約華男種兩千株大麻被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