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輸掉的不僅僅是中美芯片戰

人氣 19234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紀元2024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中共挑起了一場贏不了的戰爭,中共的賭注是,既要與俄羅斯和伊朗等國家合作,破壞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同時還希冀獲得美國的技術發展自己。但實際上,由於中共敵視美國和西方,不僅阻礙了中國取得大國地位,反而讓中國變得更加虛弱。

西方不再與中共分享技術

大西洋理事會全球中國中心的非常駐高級研究員、美國資深記者邁克爾‧舒曼(Michael Schuman)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上撰文表示,沒有什麼比先進製程芯片(亦稱晶片)更能體現出中共當下的困境了,它需要最小、最快的芯片來實現科技強國夢想,但中國既無法生產,也無法製造生產芯片所需的極其複雜的光刻機。

中共當局必須依靠美國及其盟國分享技術,但這些國家已無此意願了。

中共政府一直抗議美國芯片禁令不公正,並試圖將取消禁令作為改善兩國關係的條件。中共外交部指責華盛頓「濫用出口管制措施,肆意封鎖和阻礙中國企業」,「將科技和貿易問題政治化」。

但現實是,美國沒有義務與其它國家分享技術,尤其是中共現在成為一個越來越具有對抗性的競爭對手。去年10月拜登的回應是,對向中國出售人工智能芯片施加了更嚴格的限制。

荷蘭ASML公司是全球唯一可以生產極紫外光刻機(EUV)的公司,目前已知有三個型號的浸沒式深紫外光刻機(DUV)可能禁止出售給中國。圖為2018年4月17日ASML荷蘭總部實驗室。(Emmanuel Dunand/AFP)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格雷戈里‧艾倫(Gregory Allen)表示,中方可以繼續抗議,但「他們說什麼都無濟於事」,「這些出口管制措施並不是一種針尖對麥芒的貿易談判」,「它們就是被設計幹這個用的。」

舒曼寫道,這枚芯片告訴我們很多關於中美之間真正力量對比的信息,以及中共所面臨的困難。中共或許認為資本主義的貪婪會壓倒對國家安全的擔憂,或許期待華盛頓兩黨分裂而造成不作為,或許低估了芯片行業的複雜性,以及開發中國所需的芯片需要付出的代價。

芯片禁令讓中國企業失去競爭力

舒曼表示,縮小這一差距對中共當局而言始終是個難題,而拜登政府讓這項任務變得更加不太可能。

2022年,拜登政府禁止美國公司在沒有特別許可證的情況下向中國出售最先進的芯片和芯片製造設備,還說服其盟國日本和荷蘭出台了自己的禁令,並阻止了其它使用美國技術的外國芯片製造公司如台積電,為中國企業生產先進芯片。

這些措施實際上孤立了中國的科技行業。艾倫表示,美國出口管制「同時針對芯片供應鏈所有的環節」,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會發現拜登的政策「極其難以克服」。

白宮強調,這些芯片管制措施不是為了阻礙中國經濟發展,而是為了確保美國的安全。但這些措施將對中國科技行業進而對中國經濟未來產生更廣泛的、破壞性的影響,尤其是減緩了中國大型語言模型和其它人工智能開發的進展。

舒曼指出,這些管制措施持續的時間越長,就會越令人痛苦。隨著中國擁有的美國芯片和設備變得過時且無法替換,中國公司將更難與美國對手競爭。

「出口管制就像在中國芯片業的齒輪上扔進一把扳手」,蘭德公司技術與中國問題高級顧問吉米‧古德里奇(Jimmy Goodrich)表示,「時間越長,中國(中共)在保持創新步伐方面將遇到越來越多的挑戰。」他說,「隨著世界其它國家在創新上快速前進,中美科技行業之間的差距將越來越大。」

中共認為,要擺脫美國的控制,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力更生。十年前中共花費了數千億美元,發起一場大煉芯片運動,然而遠沒有達到目標。生產多少成熟製程芯片毫無意義,問題是能否製造出最先進的芯片。

圖為台積電位於台灣的一處廠房。(I-Hwa Che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據稱,中國自產的最好的光刻機只能製造出28納米芯片;而世界最先進光刻機能製造出2納米芯片。美國巨頭英偉達開發的最新人工智能芯片,比華為目前銷售的芯片快16倍。

去年9月,華為發布了一款新的智能手機Mate 60 Pro,採用了先進的7納米麒麟芯片。舒曼認為,但事實上,華為麒麟芯片證明了美國制裁的有效性,華為所吹噓的勝利甚至是一種倒退。5年前華為還可以與台積電合作生產5納米芯片,但現在台積電已經開始量產3納米芯片了,華為被迫與落後的中國代工廠合作。

舒曼強調,面對這種技術差距,中共的政府主導型方法無法帶來技術突破,「大基金」芯片投資項目陷入腐敗醜聞。中共國家控制的偏好,破壞了中國私營部門的創新活力,無法與美國人才濟濟、根基穩固、報酬豐厚的生態系統形成競爭。

英國法托姆金融諮詢公司(Fathom Financial Consulting)經濟學家安德魯‧哈里斯(Andrew Harris)表示,中共反而營造了一種「你別想太成功」的商業氛圍,「政府可以徵用你的技術」,這種暗示會「極大地抑制」私有部門的創造力。

失去美國支持 共產中國變得虛弱

舒曼表示,共產中國在芯片方面可能永遠無法與美國匹敵,更不用說超越了。當中國公司達到一個目標時,它的外國競爭對手已經遠遠走在前面。

「這是任何後來者都必須面對的問題,你在努力縮小差距,但差距卻在不斷拉大。」古德里奇說。

「十年前,他們落後了兩代;五年前,他們還落後了兩代;現在他們仍落後兩代」,「他們跑得越勤快,就越原地踏步。」研究公司TechInsights的副主席哈奇森(G. Dan Hutcheson)表示。

中共大躍進時期大煉鋼鐵資料圖。(維基百科)

中共自力更生的戰略缺乏經濟合理性,讓中國的經濟發展變得更加艱難。在一個高度全球化的產業中建立單一國家的芯片供應鏈,成本可能高達1萬億美元。據哈奇森估計,中國製造先進芯片的成本是台灣台積電的五倍之多。

與美國打芯片戰的後果表明,中共必須承擔巨大的財政負擔,在國內重新獲得本可以在國外獲得的技術。

哈奇森說:「這是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出發的。因為中共的前提是,與美國的合作有悖於中(共)國的國家利益。」

舒曼表示,中國仍然需要美元、美國資本和美國的全球安全體系來維持自身的發展。中共敵視美國不僅阻礙了中國取得大國地位,實際上還起到了反作用,讓中國變得國家虛弱。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美議員促政府祭關稅 阻中共主導成熟芯片
商務部長:到2030年美國生產20%尖端芯片
獲美66億補貼 台積電在美生產高端芯片
中美對抗加劇 中共要求電信商淘汰外國芯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