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篇与后记

郑兢业:人吃与吃人(五)

—— 中国大饥荒的劫因难果

人气 375

【大纪元2018年01月30日讯】

35、娃娃带着人肉去幼稚园

依娃受访者甘肃临夏新庄乡榆木村赵兰花:那时我在积石山县大河大队王家村,村里有个年纪和我差不多,脚有点瘸,这媳妇姓康,外号叫“铁啷镗”。她家住着一个逃荒的老汉,老汉死后,白天埋了,人家两口子夜里又挖出来煮吃。她的娃娃到幼稚园,别的娃娃没吃的,她的娃娃嘴里吃着啥,保姆就问:“娃娃,你吃的啥?”娃娃说:“我吃的肉。”再问:“你吃的哪里来的肉?”娃娃说:“我妈拿来的肉。”

娃娃吃人肉,不知道是人肉,娃娃太小,才几岁大。男人后来也饿死了,女人带着孩子逃荒去了,活下来没有不知道。

36、揣着煮熟的娃娃胳膊去大食堂喝汤

依娃记述:和政县新营乡河沿村的马应海,当时三十多岁,他饿得没有办法,就到人家的坟地里找。白天饿死的人埋了,晚上他就去挖,挖回来放在水缸里,慢慢煮着吃。马应海来食堂喝汤的时候,他把煮熟的娃娃的胳膊在怀里揣着,想喝着汤吃着肉。让人给看见了,被驻队干部一顿暴打。

37、老太太煮囫囵娃娃

依娃记述:和政县新营乡,三个干部去一个老奶奶家检查,问老奶奶吃早饭了没有,老奶奶说没有,干部看见锅上冒着热气,就问:“老奶奶,你锅里煮着的啥?”老奶奶不出声音,一个干部揭开锅盖,里面煮着一个娃娃。这个娃娃是本村饿死的孩子,没有剁碎,整个煮在锅里。

38、吃人四连环

李磊记述:1960年春,临夏市红台公社小沟门作业队的李尕六,先后吃了自己两孩子,也没挡住自己当饿死鬼。李尕六饿死后,被同村一个叫胡八的吃了。胡八饿死后,又被肖正志吃了。

39、“人肉冒充猪肉卖掉二斤”

黄河清先生在《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中写道:1960年11月24日《中共凤阳县委向省、地委的报告》:……同时还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63起。大庙公社五一大队陈章英和她的丈夫赵夕珍,将亲生的8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武店公社中拌井大队王兰英不仅拾死人来家吃,还把人肉冒充猪肉卖掉二斤。

40、人肉假冒“牛肉”每斤五元

肖磊记述:1961年春,山东莱阳的一个复员军人因卖人肉被捕后供述:两年内盗挖尸体多次。一具尸体能割十几斤肉。最初,因全家饿的快要死,吃了几次人肉没饿死。往后盗了尸体煮熟推到大集上当牛肉卖,每斤五元,都抢着买。

41、“爹肉”充“猪肉”每斤一元六角

梁志远记述:1960年5月25日,亳县魏岗公社逯楼大队陈营村马某,父亲饿死后被他煮吃,并将一部分充当猪肉,以每斤1.6元卖掉。

42、人肉最低价三毛一斤

《墓碑》记述:河南息县张陶公社温圈子大队社员张文儒,1959年11月间,卖人肉时被抓,并在群殴中一命呜呼。他被人下毒手往死里打,不是恨他没人性卖人肉,而是同行恨他价格太低,一斤人肉只卖三角钱,让别人也卖不上价。他是当成扰乱行情的害群之马被打死的。

43、人骨冒充“熊骨”一斤一元五角

《墓碑》记述:1960年3月16日,四川灌县蒲阳公社八管区三队一个潘姓妇女的丈夫死后埋葬时,她让帮忙的人埋浅点。当晚深夜,她带上锄头、菜刀、背篓,挖开丈夫的坟,将尸体弄回家。自己把肉吃了,把骨头冒充“熊骨”售卖,一斤1.5元,共卖11.75斤。

44、“还没有走过桥头,人肉就卖完了”

依娃受访者和政县城关镇沈家庄王玉珍:离我家不到半里路有个桥头,经常看见有人提着罐罐在桥头卖人肉,人肉是方块的、粉色的、皮很薄。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斤两,饥饿的人买上就吃,天刚刚亮,还没有走过桥头,人肉就卖完了。

45、吃人肉、卖人肉、存人肉

王冠群先生在《我所知道的颖上县“特殊案件”》中写道:1960年3月12日,江口镇48岁的居民刘陈氏,用花生米将其4岁的亲侄儿马驹骗到自己家中,按倒在地用手卡死并肢解了尸体,除自己食用外,又冒充煮熟的猪肉在街上出售。剩余部分仍保存在自家床下。马驹的父亲刘在志发现儿子走失后,向公安机关报案。破案后刘陈氏被判处死刑。其夫刘在祥涉嫌包庇罪被拘留,教育释放后不久也饿死在家中。

46、“人的脚跟和手掌最好吃”

曾任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的秘书余德鸿回忆:秋收过后不到一个月,食堂基本都停了。到了农历10月草根树皮吃光了。以后就大量饿死人。我家在淮滨县防胡,回去两次。阴历年前从包信到防胡几公里路边看到6具尸体,回到离我家5公里的防胡两边死人一片,100多具尸体在野外没人埋,走到河塘两边的苇塘里,又看到100多具尸体。外面传说尸体被狗吃了,还说狗吃人吃红了眼。这是不符合事实的,狗早被人吃完了,那时哪有狗?

开始死了人就抬出去,放在门板上用牛拖走,后来就抬不动了。防胡西边的刘长营村,一家姓杨的,大人死了没抬出去,剩下3个8-12岁的小孩靠吃大人的尸体维持了几个月。后来从他家清理出一堆人骨头,孩子说人的脚跟和手掌最好吃。

47、“我也曾吃过人肉,是个脚脖子”

安徽省濉溪县临涣镇刘油坊村陈令峰告诉李素立:“我们一家子,七八口人,死的剩下我父亲一个人。我大娘的孩子叫抓根,她吃她的小孩。孩子刚会走。死了被我大娘吃了。我也曾吃过人肉,是个脚脖子。我饿。我那时有十一岁。”

48、“小娃的手一煮,和馒头一样”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下店子村冒德一家三口,靠在山沟里刮人肉活了下来。母亲已经饿得动弹不了,姐妹俩天天提个篮子镰刀去刮肉,冒德妈给村子人说:“小娃的手一煮,和馒头一样。”

49、“孩子的肋子软,好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西城乡一对老夫妻,因为饥饿,经常到山沟里刮死人肉吃,吃得脸上冒油。还毫无顾忌的对十几岁的雷英花说:“小孩的肋子软,好吃,老人的硬,咬不动。”

50、脑髓,“就这个吃上好”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上店子村农妇静娃的母亲,给儿子煮了三个人脑髓,说:“就这个吃上好。”她用人脑髓救下了儿子的命。

51、“我还吃过死人的骨头哩”

2014年5月23日,依娃在秦安县王堡乡罗店村采访69岁的王碎狗老太太时,已经采访过三百多人次的她,还没有碰上一个像王老太太这样坦然直言——

“你见过吃人吗?”

她没有任何愧疚地回答:“死人吗?见过嘛,见过的多得很。我还吃过死人的骨头哩。”

当时只有十来岁的王碎狗家里饿死了八个人,她天天和妹妹在地里挖野菜吃,挖到什么吃什么。本村的高高父亲饿死了,因为埋的浅,尸体被狼挖出来吃。王碎狗挖野菜的时候挖出来一条腿,抓在手里就啃,她记得上面已经没有血色了,只有干干的皮。饿死的人,身上没有什么肉,皮很快就干枯了。到现在, 王碎狗见到她的妹妹,她的妹妹都会说:“你把高高大吃上了。”

52、把腌人肉的瓮抬到打麦场上“展览”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冰峪乡冉月花:路上人死的没处走路了,人也都不知道害怕了,小路上死人死满了。我们那里有个人,叫伍孙子,四十多岁,我叫四公哩。人家打窑时发现,他把饿死的人捡来腌在瓮里,准备慢慢吃,度荒哩。我看见腿伸出来,伸出多长,还有手、胳膊。几个干部把腌肉的瓮抬到打麦场上,叫全村社员都来看看,展览哩。开会的时候,几个人朝死里打哩,你吃人还不得往死里打?他腌的都是死人,不是他打死的人,就开了个斗争会,没判刑。过了一年多,四公就死了。

53、会场上“一盆人肉抢得精光”

王体忠回忆:1960年春,亳县五马公社泥店西南王楼村有不少农民因饥饿而吃人肉。大队干部为制止这种情况蔓延,决定抓一个多次吃人的村妇示众。有一天,这个村妇刚把煮熟的人肉捞到盆里,被干部查获,把人和人肉一起送到大会场里,立即召开群众大会对她进行批斗。参加大会的人闻到香喷喷的人肉,想吃又不敢吃。有个大胆的人说一声“我尝尝”,伸手拿了一块人肉大口吞食,接着众人一哄而上,你抢我夺,乱成一团,转眼间一盆人肉抢得精光。王体忠的妻子也抢了一块,当时吃了感觉很香。批斗大会无法开下去,只好宣布散会。

54、“批斗会后,吃人肉的就少了”

李士远先生回忆:1960年春,亳县吃人肉的越来越多。立德公社杨王大队为制止人吃人愈演愈烈,就抓了李寨村一个多次吃人肉的李某的老婆,召开群众大会批斗,要求人人参加,不参加者食堂扣饭。几个干部在会上发言,指责她“犯法”,“往政府脸上抹黑”。并警告说:谁再吃人肉,就把谁关死在监狱里。批斗会后,吃人肉的就少了。

55、叔父吃侄女

亳县民政局离休干部葛现德回忆,他的家乡城父公社葛鱼池生产队有一名社员,吃了侄女的肉。1960年,他的兄嫂死后,一个不满10岁的侄女被他收养,不久侄女饿死,被他吃掉。

56、弟弟去姐家讨吃的,反被姐吃了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鸡川镇许堡张玉凤:许堡三队陈莲凡的娘家弟弟从陈家河来姐姐家,本想讨要点吃的,但姐姐家也没有吃的。弟弟就饿死在姐姐家。陈莲凡割了些弟弟的肉煮食。后来她的丈夫不要她了,嫌弃她吃过自己兄弟的肉。

57、老太太吃了一家七个人

时寒冰先生在《这是父母告诉我的老家的真实情况》中写道:1959年,所有家庭的锅碗瓢盆被没收,一律吃大食堂。但由于干部虚夸,虚报粮食产量,上面要求多交公粮,交不上去的有的被活活打死。家里都没有粮食吃了。大食堂只能喝稀汤。人们饥饿难忍。舅舅饿得端着碗不松手。姥姥去地里弄些草根、菜叶在铁锨上面煮,驻队干部看见谁家生火就闯进去,看到好吃的就端走,看到不好吃的就砸掉。母亲才两岁的妹妹在哭声弱下来的时候,饿死了。村里谁家死人,都不会说,有的直接把死人吃了,有的瞒着多分一碗稀汤。村里一个老婆婆,就是把家里死掉的孙女吃掉活下来的,她吃了七个人。

58、按新“家规”吃自家人

《墓碑》记述:河南淮滨县刘长营村的老杨,1959年春饿死前交代家人:我没几天活头了,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往后家里不管谁死了,都不准埋,统统留着自家吃,也算给续杨家烟火做点最后贡献。大人接二连三饿死后,剩下的小孩靠新“家规”活了下来。

59、死婴脱胎就下锅

《墓碑》记述:1960年春,安徽凤阳的一个孕妇,枯竭的羊水养不住胎儿,孩子提前降生了。那女人太瘦弱,早产儿刚露头,女人就虚脱了,紧接着就昏过去了。家人商讨过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后,她婆婆就两手卡住婴儿的脖子,从娘身上拽了出来。婆婆见孩子没有一丝声息,就直接放进洗脸盆,端到厨房。

产妇苏醒后,挣扎着来到厨房时,看到婆婆正用笊篱从滚锅里捞起煮熟的孩子。

60、全家九口一顿吃掉一个孩子

《墓碑》记述:安徽亳县大杨公社老石家,是全村人口最多的家庭,四世同堂,共十八口人。1960年春,家中第九个饿死的,是石老三的孩子。石家像先前吃过饿死的家人一样,把尸体也下锅煮了。剩下的九口人,一顿就把小孩吃完了。仗着石家人多,最终没成绝户。十八口之家饿死十七口,只剩下石有亮一人延续烟火。

61、儿子媳妇外出讨饭,爷爷在家吃了孙女

武威县城刘惠珍老太太告诉依娃:街道上,城门外边,野滩上,都是斜躺着的人,横三竖四死了的人。就是要饭的,吃不饱,就饿死了。我们这里有一家,一个老汉,一对儿子媳妇,还有一个孙女。儿子媳妇出门要饭前对老汉说:你在家看着娃娃,我们出去要吃的去,要上了就回来。老人走不动,弄不到吃的,儿子媳妇出门七、八天不见回来。孙女已经饿死,老人哀叹:孙女都饿死了,我还活着干啥?想死又死不了,饥饿难当中就把孙女吃了。没等到儿子回来,老汉也饿死了。一个饿干的小丫头能有多少肉吃?能顶几天?儿子媳妇回来也不哭,那时候的人没有眼泪了,死人见多了,连自己都顾不上,还说啥感情不感情。

62、奶奶的缸里腌着孙女肉

据时任开封地区第二书记张申回忆:1958年底他陪副省长赵文甫到禹城社集私访,一进村就看到很多饿得浮肿的群众。从村西头走进一家,见一老人在草窝里睡,屋里有个小缸,缸里腌着肉,问是什么肉,老人哭了,说是我孙女的肉。

63、奶奶拖起孙女的尸体向后院走去

《金桥路漫》作者张大发记述:一个四口人的家,儿子已经饿死了,剩下奶奶、儿媳和一个孙女。一天孙女也死了,年轻的妈妈望着死在院中的女儿发愣——她无力哭泣,哭也没眼泪。就在这时,奶奶从屋里爬出来,拖起孙女干柴一般消瘦的尸体,向后院走去。过了一会,年轻的妈妈来到后院,发现孩子已被奶奶碎尸后煮进了锅。后来,这个煮食孙女的奶奶也没能活下来。

64、母亲害怕知道孩子的埋葬地点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许堡村占义妈自己的孩子饿死了,人家抬上出去要走哩,占义妈说:“你们出去埋去,不要给我说这个地点,不然,我就到那里割肉去了。”

65、假埋孩子,偷抱回来煮食

用依娃记述:通渭县陇阳乡周店大队黄家菜子,一对夫妻,在自己家孩子饿死后,抱出家门,放在碾子上在村里转一圈,让村子人知道他们去埋孩子了,然后又偷偷把自己的死孩子抱回来煮食。

66、妈妈“舍不得”埋娃娃尸体

依娃记述:通渭县马营乡九坪,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自己的孩子饿死了,她拉出去,又“舍不得”放下,又拉回来,剁碎煮食。她的婆婆对村子人说:“人家把娃娃偷着剁碎煮着吃上了。”后来,村里来了一个外地的讨饭人,饿死在村子,这个妇女也刮去了他身上的肉,将他的骨头扔到河湾里。

67、死者在灵床“丢”了一条腿

依娃记述:通渭县马营乡顺岔,一个老父亲饿死了,尸体放在家里,村里人给帮忙埋的时候, 发现少了一条腿,村人问他儿子怎么少了一条腿,儿子说“被狼吃掉了。”但是尸体是在家里的,大家心里明白,死者的腿是被他的儿子吃掉了。

68、大队支书带头吃儿子

《往事微痕》引述:1960年初,山东省金乡县胡集公社一个大队支书不满四岁的儿子饿死后,家人拿不定主意是自家吃还是送乱葬岗。家长兼支书最后决定:自家的孩子自家吃。妻子只好依从丈夫,见丈夫操起菜刀,她就去抱柴生火。

“儿肉”煮熟捞到盆里后,夫妻俩和女儿围着肉盆落泪,谁也不愿先吃。最后又是支书当了带头人,他抹一把鼻涕眼泪,撕一块肉填进嘴里。他嚼烂咽下后见妻子女儿还在犹豫,就给妻女做起思想动员:第一,我当大队支书都敢吃,你们怕啥?第二,吃饱了就是立即拉出去枪毙,也比饿死强!

听了这番动员,妻子和女儿抖索着手伸向肉盆。

69、把女儿的尸体藏在门后随吃随割

依娃记述:和政县买家集乡民主大队河村陈立宝的女儿饿死了,他没有去埋,把女儿的身体藏在门后面,吃的时候就割一块放在锅里煮。他靠吃女儿的尸体活了下来。

70、把娘的肉腌在坛子里慢慢吃

依娃记述:甘肃陇西县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伙,1960年春打死母亲,把剔下的肉腌在坛子里,藏在地窖里慢慢吃。眼看肉变黑了,还是舍不得放开肚子吃。地窖里冒出的腐臭味呛着了邻居才被告发。判处死刑后,一个法官对他说,你要是再小半岁,哪怕是提前一个月把你妈杀吃,就属于未成年人,也不会被枪毙。

71、独吃三个孩子的母亲

余德鸿记述:信阳淮滨县防胡乡余文海说:高庄生产队的高鸿文有三个孩子,高鸿文到明港修铁路去了,他老婆把三个小孩都煮了吃了。在外面片死人肉吃的人不少,片大腿和屁股上的肉,饿死的人很瘦,肉不多。片来片去,外面的死尸有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那时吃人大多是吃死人,吃活人是个别的。那是冬天,死尸放在外面没有坏。

72、村妇先吃丈夫后吃女儿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鄢岗冯寨大队的退伍军人付得民死去,妻子吃了他屁股上的肉。女儿死后,这女人又吃了女儿的肉。

73、爹吃娃肉卖娃尸衣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冰峪乡村民冉月花:有个叫曹玉州的,把五个娃娃都吃完了,还把衣服都剥下来,都卖了,换上些啥,都吃上了。有的人把死人收拾下,胆子大的,有办法的,还包上人肉包子去卖哩。想起来我就恶心。在咸阳火车站,我买个包子,一块钱买了一个,一掰开,指头这么长,在包子馅里哩。人家吃,我不吃,觉得恶心。

74、锅里煮儿肉,灶台放着死者衣

山东省郓城县樊家庄大队樊作运回忆:1960年的一天夜里,他开会回到村里,闻到樊兆祥家冒出肉香味,他就到樊家厨房里看看,揭开冒着热气的锅盖,锅里是个蜷曲着的小孩,锅台上还放着扒下来的小孩衣服。被煮的孩子,是樊家的小三,孩子饿死了,饥饿的母亲就煮了吃。

75、父亲吃了女儿肉,没力气扔骨头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镇苟堡乡咸阳社牛正正家,他的父亲吃了牛正正十多岁的姐姐。村里人进去看见孩子的骨头一堆堆的,给铲出去扔掉,因为吃人的人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76、儿肉,“情愿一顿吃饱死”

梁志远的一个亲戚吃了死去的儿子,夫妇腹泻病危,其婶母说他们不该吃人肉。他说:“情愿一顿吃饱死,不愿长饿活着生。”结果两夫妇死亡,全家7口人死去5口。

77、父亲架着干柴烧吃小孩

原商城县委通讯员陈德鸿回忆:鄢岗徐寨黄楼的张明信十三岁的孩子死了,他架着干柴,烧他小孩的肉吃。最后他们家绝户了。

78、女儿按母亲临终“遗言”吃娘的心

《墓碑》记述:临夏市农妇马阿卜都,1960年开春的一天,饥饿中预感没几天活头了,就把小女儿马哈素非叫到床前交代后事:孩子啊,你看,我身上没多少肉了,我死后,你就把我的心挖出来吃了吧,心好煮好吃。

女儿记住了她的遗言,实现了她的遗愿,她死后,女儿真就把母亲的心挖出来煮吃了。

79、母亲煎吃女儿心肝

《墓碑》记述:1961年5月11日,贵州省赤水县隆兴公社马临管理区新华大队妇女王智珍在6岁的女儿罗三女死后,用刀解剖尸体,取出心肝煎吃。

80、妈妈想煮娃肉,没有锅烤吃

依娃受访者通渭县冰峪乡村民冉月花说:店子河的一个村妇,娃娃饿死后,想吃娃肉却没有锅,就放在火上烤吃了。

81、没咽气就被人刮肉

依娃的舅爷牛耀干说:秦安县冯坪村,一个外地逃荒的人饿昏在路上,另一个人在他还没有咽气之时,腿还在一伸一伸,就下手刮肉。

82、神经病男子被杀吃

依娃受访者临夏韩集镇张尕进:长子沟有个神经病男子饿得天天到处乱跑找吃的,一天晚上跑到一个村子里,人家勒住脖子把他弄死,让人吃上了。那是人吃人的年间。

83、算命盲人被杀吃

李素立《商城县“死绝村”调查》记述:商城县上石桥公社的鲍正英说,上石桥大队的一个算命瞎子,因为吃的胖,在上石桥东岗被人杀吃了。

84、走夜路者被杀吃

李素立记述:商城县雷前修家住新楼,在余集工作。他听说全家死了,就回来看。天黑走路的时候,被人杀死,肉被割去。

85、把人杀吃后,头发积攒在笼里

甘肃省武都县李桂兰告诉依娃:那是大年景!东庄子人不敢到西庄子去,西庄子人不敢到东庄子去,就害怕半路上让人杀了刮上人肉。去了就把你杀着吃了,人吃人哩。自己的娃饿死了自己人埋了,有人就去掏出来煮着吃了。有的人去要饭,晚上随便歇息在烂房子里,人家就把人杀了,吃了,头发还积攒在笼里。

86、偷吃洋芋反被杀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冰峪乡冉月花的二姐夫因偷吃生产队的洋芋,被人发现后害怕批斗,逃跑中在马营乡被人按倒杀害刮食。

87、教师外出被人拦住杀吃

依娃记述:秦安县杨湾里有个老师路过通渭县牛家坡,在河湾里被人拦住杀掉刮肉。家人得到消息赶来时,见到的只是一架骨头架子。

88、杀子之父释放回家途中被杀吃

依娃记述:秦安县魏店乡小石沟一个三十多岁的父亲,因饥饿的孩子哭着要吃的,他就把孩子勒死扔到沟里。被人告发后被关押数月。释放那天,在回家途中被饿民杀掉割肉。

89、投奔哥哥半路被杀吃

李素立记述:商城退休教师汪流凯说:他有个姓黄的表弟,当时十三四岁。因为在家没有吃的,他去在外的哥哥那里。哥哥等了两天没有见他,去找。在上石桥西边的灌河河滩上发现了他的尸体。他被人杀了,屁股、大腿上的肉被人割走了。

90、背着粮食弃子逃走的女人被杀吃

依娃记述:通渭县鸡川公社某村一村妇,丈夫在外地工作,丈夫听说家乡发生饥荒,寄来了十多斤粮票。这女人把面买回来后,反锁大门,数日不出。好些天过去了,村里的人还不见这家门里有人走动,翻墙进去,发现几个孩子已饿死了,但不见这个女人。此后多年也不知下落。直到七十年代初,当年的作案者才供出真相,原来这个女人弃下儿女,背着面逃走,她还没走出村庄,就被人杀了吃了。(未完待续)

--转自《纵览中国》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郑兢业:忠烈失骨骸魂归何处
墓碑——大饥荒纪实
【史海】邓小平堂弟曝三年大饥荒卖吃人肉惨况
毛泽东的大饥荒  纪录片揭密人吃人惨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