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传系列之六

【佳人传】黄氏姐妹的不同人生

作者:兰音
摊位上摆着一幅幅颇具元人笔法的淡墨山水,画作上题着娟秀的小楷——“黄媛介”,摊主恰恰是位布衣荆钗的少妇。(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18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西湖之畔,段家桥头,有一处小摊格外引人瞩目。摊位上摆着一幅幅颇具元人笔法的淡墨山水,画作上题着娟秀的小楷——“黄媛介”,摊主恰恰是位布衣荆钗的少妇。一旦赚够一日的生活费,她就匆匆收摊,不肯再作画。

女子抛头露面来养家糊口,在古代称得上是一大奇闻。这位独行特立的女子,正是晚明嘉兴的名媛淑女黄媛介。她和姐姐黄媛贞,更是一对才女姐妹花。时人对她们有一段知名的评价:

“世徒盛传皆令之诗画,然皆令青绫步障,时时载笔朱门,微嫌近风尘之色,不若皆德之冰雪聪明也。”

皆令是黄媛介的字,皆德指的是黄媛贞。大多数人认为,妹妹当街卖画,终究如伶人乐伎一般,沾染了风尘之色;而姐姐就保持了良家女冰清玉洁的身份。那么这对姐妹到底经历了什么故事,果真如人们所评价的那样吗?

黄媛介和姐姐黄媛贞,堪称一对才女姐妹花。图为明人绘《仕女图册》。(公有领域)

一双才女,两重人生

嘉兴的黄家,本是世代书香的名门望族,然而黄媛介姐妹这一支属于大族旁系,亲故凋零,家境寒素,她们的生活远不及一般闺秀的清贵。她们的父母已不可考,幸运的是子女不乏诗书教养,她们和兄长黄象三皆负才名,足以令人称羡。

黄媛介与黄媛贞,一样的姿容秀美,雅好翰墨。她们也都以闺房为书房,妆阁为诗卢,在诗词的吟咏中过着风雅不俗的生活。而她们命运的分野,始于许字嫁人的那一刻。

姐姐黄媛贞好读史书,留下几篇咏史的佳作。如《秋窗阅史》:“幽怀阅古今,叹息因何设。君心昧虚灵, 孤臣恨难彻。”她的姻缘也和史书有关。

她十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正在院子里静心阅读《史记》,却不知墙外的行人,早已被她琅琅清圆的读书声倾倒。朱茂时,嘉兴才俊,家境殷富,崇祯年间任贵阳太守,为人通诗文,性情刚明果决。当他路经黄家大门后,就开始四处打听黄家姑娘的消息。

那时候,朱茂时已经娶妻,力求媒人说亲,娶黄媛贞为妾室。以黄家的清贫来说,黄媛贞能嫁给一位有德、有才的富家子弟,也算是很好的归宿了。而她这一生,也的确衣食无忧,不必像妹妹那样辛苦谋生。

巧合的是,黄媛介也差点做了妾室。求亲的人来头更大,乃是晚明著名文人、复社的领袖张溥。黄媛介本与青梅竹马的杨世功定下婚约,但是杨家比黄家还要惨,眼看婚期近了,杨世功却没有钱财筹办一场简单的婚礼,无奈之下远走他乡。黄媛介可是十几岁就诗名远扬的大才女,自然吸引来新的求亲者。

黄媛介的父兄都有些心动了,虽然也是做妾室,终究是一条“出路”。何况准新郎不仅穷困潦倒,还有逃婚的嫌疑呢!黄媛介却打定了主意,非杨君不嫁,也做好了一辈子粗茶淡饭的准备,以“食贫,吾命也”为由拒绝悔婚。

正是黄媛介的坚守,鼓舞了杨世功的信心。他听说黄媛介坚持婚约,便很快返乡,与佳人结为连理。

新婚那几年,黄媛介在家里没日没夜地纺织劳作。图为清陈枚绘 《画耕织图之攀花》局部。(公有领域)

昔为儒家女,今为贫者妇

作为官员的妾室,黄媛贞无需操劳衣食,依旧过着少女时代琴书相伴的娴静生活。正如她在诗词中所写:“琴书时寂寂,草木两依依”“读罢《南华》红日晚,琴樽楚楚如宾。”

正是这般清雅高华的艺术品位,令黄媛贞赢得了朱茂时的万千宠爱。他会带着黄媛贞游春赏景,得了画卷会邀其题诗歌咏;他对外往来的书信,更是出自黄氏之手。后来朱茂时在贵阳做官,黄媛贞也是陪伴在他身边的红颜知己。

因而,黄媛贞的诗词,大多是围绕贵妇生活展开的,呈现的是风花雪月式的脂粉格调。这其中,既有面对四时变换的闺情和闺怨,也有依恋丈夫的甜蜜和缱绻,还有牵挂家人的离愁和别绪。不过和妹妹相比,黄媛贞一生算是非常顺遂了。

当初,由于黄媛介不改初衷,促成了清门才女和寒门素士的结合。明清易代的乱世背景,已经定下了黄媛介夫妇生活的基本调子。新婚那几年,杨世功放下读书人的面子,做起了贩卖竹篾器具的生意;黄媛介则在家里没日没夜地纺织劳作。

明灯惟我影,林寒鸟稀鸣。窗中人息机,风雪初有声。

夜深人静时,黄媛介仍在灯下纺纱织布,窗外风雪大作,她却完全听不到,直到结束了工作,才听到风雪的呼啸声。黄媛介用白描手法描绘了自己孤独辛劳的情境,不含一字抒情,却让我们感受到了萧瑟凄凉的意味。

黄媛介的诗词,不止一次描写生活的艰辛:

一日饥寒见,三年感愧深。君看水流处,一折一回心。

倾橐无锱铢,搜瓶无升斗。相逢患难人,何能解相救?

还有她卖书画为生的尴尬岁月:“著书不费居山事,沽酒恒消卖画钱。贫况不堪门外见,依依槐柳绿遮天。

即便生活如此艰辛,黄媛介也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据史料记载,杨家一片“萧然寒素”,黄媛介却和丈夫“黾勉同心,怡然自乐”,表现出安贫乐道、伉俪情深的高士风骨。

黄媛介和姐姐黄媛贞,堪称一对才女姐妹花。图为清陈书的仕女图。(公有领域)

美满而略带缺憾

姐妹俩出嫁之后,相见的机会越来越少,生活境况更是天差地别。黄媛贞在富贵闲适的环境下,也并非全然欢乐。她时常想念一起长大的妹妹,用诗词寄去深切的问候:

高云语征鸟,离思两难沉。今我远庭闱,与子分芳衾。宁忍携手好,所以伤我心。一言一回顾,别泪垂不禁。

朱茂时远赴贵阳时,黄媛贞正抱病在身。尽管她万般不舍,也只能强撑病体整束行装,在渡口与父母、兄长匆匆话别。她又陆续创作了《幽窗三十咏》,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更加沉郁:

割慈忍爱,情牵红日难留;去国离乡,泪湿春云无际。

天涯二月早芳菲,官舍何曾远翠微。如此溪山堪累月,杜鹃犹道不如归。

而很快,山河变色,明朝覆灭。朱茂时不愿出仕清廷,隐居别墅放鹤草堂。这是一座山水清嘉、草木秀美的园林。国难之下,朱茂时尚能给予黄媛贞一个安身之所,也保护了她满腹的诗书才华。

黄媛贞有两首在放鹤洲写下的诗歌,其中有“绮席悬灯留夜饮,小山邀月待人看”“彩霞笼水双呈艳,新月临池并吐香”这样风光旖旎的句子。时代的变迁,似乎没有在黄媛贞笔下留下太多痕迹,其诗作仍然呈现出贵妇生活的风雅与悠闲。

就这样,黄媛贞与朱茂时饮酒酬唱,相依相伴。她以女子的才情和温柔,服侍丈夫,抚慰失意士人的精神。

若说有什么不如意,恐怕就是膝下子女早夭的悲剧了。黄媛贞育有三子,两子周岁而亡,第三子也仅仅活了十三岁。她接连遭逢丧子之痛,留下满腔“哀颜母氏泪痕枯”的无奈与绝望。

最后,黄媛贞以老寿终,走过了数十年波澜不惊却也饱尝悲欢离合的一生。

黄媛介的襟怀与才情,加上特殊的生活经历,让她受到名媛与名妓两大才女群体的倾慕和敬重。图为清陈枚绘 《月曼清游图册》局部。(公有领域)

襟情不凡,拂尽风尘之色

黄媛介的生活,在国破之后更加艰难困顿。嘉兴陷落,她在战乱中遭清兵劫掠,辗转于松江、寒山、南京、金坛等地,后来侥幸逃脱,从此和丈夫一起流落他乡。在这期间,黄媛介也结交了许多名士名媛,得到他们的资助。丈夫的竹编生意已经无法维持生计,他们也不可能永远靠救济生活,黄媛介决定凭借自己的才华,承担起生活重担。

她起初驾一叶小舟,往来吴越之间,后来在西湖畔租了一间楼阁,每日出售她的书画作品。黄媛介最落魄的时候,衣衫破裂,儿女啼号,积雪拒门,炊烟断续。而她的画作,也常常无人问津,这种怀才不遇的遭遇,更让她有了“卖珠补屋”之叹。

其实,黄媛介在绘画上的功底是很深的。她师法元代画家吴镇,擅长以湿墨法画山水图景,笔力雄劲,墨气沉厚;亦效仿倪瓒、董其昌等人,寥寥数笔营造出隐约疏旷之景致,简淡清远之画风,宁静豁达之趣味。她的画笔墨古雅,全无女子纤巧无力的闺阁面目。

尽管承受着世人异样的眼光,尝尽辛酸的黄媛介却报以乐观自信的心态,并在诗中说:“或时卖歌诗,或时卖山水。犹自高其风,如昔鬻草履。”她认为,自己卖文卖画好比刘备当日卖草鞋一样,凭借自己的能力谋生,反而是值得骄傲的。

如同画作,黄媛介的诗文同样流露出士大夫一样的骨气。她流落无依时,依然不忘国家危难,作诗《丙戌清明》明志:

倚柱空怀漆室忧,人家依旧有红楼。思将细雨应同发,泪与飞花总不收。折柳已成新伏腊,禁烟原是古春秋。白云亲舍常凝望,一寸心当万斛愁。

她更写下《闲思赋》,抒发个人命运与家国危难的哀鸣:“既不察余之衷情兮,何踌躇而不去?诵诗书以自陈兮, 使君王之道光。

黄媛介的襟怀与才情,加上特殊的生活经历,让她受到名媛与名妓两大才女群体的倾慕和敬重。祁氏家族的女主人商景兰,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都是黄媛介的至交好友。

后来,黄媛介受官员之邀,赴京城担任家庭塾师。岂料行船途中,她的儿子意外溺水身亡,第二年她的女儿也不幸亡故。接连痛失子女的打击,让黄媛介心力交瘁,不到一年就返回了江南。半年后,四十多岁的黄媛介在贫病交加中去世,留下了《离隐词》《湖上草》《如石阁漫草》等著作,可惜大多散佚。

黄氏姐妹,一个用诗歌点缀生活,一个却在诗歌中努力经营生活。不一样的性情,终究走出了不一样的人生。黄媛贞有幸安享一份恬静,黄媛介则在重重磨难下,收获了更多风景。

点阅【佳人传】连载文章。

参考资料:《妇人集》《无声诗史》《嘉禾征献录》《牧斋有学集》等。@*#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诗坛有一位才女,长于书香之家,嫁入诗礼之族。她身边的亲友,皆是文士、才女,她本人更是这个文学家族中,一颗光华熠熠的明珠。
  • 山东才女王照圆,不仅是郝懿行治学生涯上的贤内助,自己也留下了补注古文的专业著作。
  • 飘然尘外,一洁如斯,她是一株淡雅超然的凌波水仙;欲飞还歇、徘徊空阶,她也是一只漂泊半生的秋日残蝶。
  • 清代这位出身江南书香门第的小女孩──沈善宝,不仅能诗擅画,甚至能用书画换取钱财,承担养家的重任。她不仅是神童,更是才华与担当兼备的传奇女生。
  • 明清时期,江南才女如群星闪耀。其中有一位传奇闺秀席氏女,因擅长画兰而以“佩兰”为号。她不仅能教丈夫写诗,双双结为人间诗侣;而且惊世骇俗,成为“乾隆三大家”之首袁枚最推崇的女弟子。 席佩兰,本名蕊珠,字韵芬,又号道华。她生于常熟望族,祖上世代为官,亦多文人雅士。她的祖父是大诗人吴伟业的外孙,有诗集四卷;两位姑姑皆是闺秀诗人,二姑姑席仲田更有两卷《绿窗小咏》,是家族引以为傲的才女。席佩兰八九岁时,便熟读《诗经》,以姑姑们为榜样,钻研诗艺,积淀了文思敏捷、辞令娴雅的才华。
  • 明清之交的江南无锡,既有粱溪回流、蠡湖烟波之风光,也有名流荟萃、诗赋鼎盛之风流。这片吴中繁华之乡,在闺秀文学盛况空前的时代,也孕育了一位以诗词传世的才女——顾贞立。
  • “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妇人。”明清以来,许多文人认同这一论点,重视女子才华,因而这一时期才女大量涌现,才女文学之繁荣,也大大超越以往的朝代。 古人品评明清才女,大多推举商夫人为冠。这位商夫人,就是名重一时的江南贤媛商景兰。富庶而风雅的江南大地,才、德、貌俱佳的名媛闺秀数不胜数,商夫人为何能居首位?她又具有怎样的英灵之气呢……
  • 西湖之畔,段家桥头,有一处小摊格外引人瞩目。摊位上摆着一幅幅颇具元人笔法的淡墨山水,画作上题着娟秀的小楷——“黄媛介”,摊主恰恰是位布衣荆钗的少妇。一旦赚够一日的生活费,她就匆匆收摊,不肯再作画。 女子抛头露面来养家糊口,在古代称得上是一大奇闻。这位独行特立的女子,正是晚明嘉兴的名媛淑女黄媛介。她和姐姐黄媛贞,更是一对才女姐妹花。时人对她们有一段知名的评价……
  • “我谢絮才,生长闺门,性耽书史,自惭巾帼,不爱铅华……”一出独幕剧,一场独角戏,吟唱着清代女子的才情与心志。这部杂剧名为《乔影》,甫问世就被之管弦,传唱大江南北,其流行程度,颇似有井水处必歌柳永词的盛况。
  • 次次都能逢凶化吉,他为什么如此幸运?蒋家与布袋和尚的奇特缘分……虚云和尚凭借什么,收服了民国政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