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院遭抵制 中共改推鲁班工坊 引国际关注

人气 6004

【大纪元2022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中国职业技术培训中心——鲁班工坊正在进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是习近平上台后,配合一带一路而来的机构。此前,充当大外宣工具的中共孔子学院在各国陆续被关闭,但又改头换面登场。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项目本质上都是中共的大外宣,其渗透行径污染和威胁世界。

习近平亲自推广 鲁班工坊全球多国设点引关注

美国之音11月6日报导指出,自2016年在泰国设立首个鲁班工坊以来,目前已在全球19个国家开设有25处鲁班工坊。鲁班工坊与孔子学院的输出模式基本相同,即中国的职业技术学校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在当地学校落地并开设课程,教授中国标准的相关技术,而学生毕业后投入服务当地的项目。这些特定项目与中国在这些国家的一带一路项目有关。

据悉,为配合中共在泰国投资70亿美金的一带一路高铁项目,鲁班工坊设立了铁院中心,开设高铁动车组检修技术和高铁铁道信号自动控制两个专业。在吉布提,鲁班工坊的专业是铁道运营管理和商贸,服务于一带一路项目。

另外,配合蒙内铁路、匈塞铁路、中老铁路等一带一路项目,鲁班工坊已在沿线各地国家开设了自动化、工业机器人、新能源、铁道、动车组检修、汽车、机械、电子信息等课程。

公开资料显示,鲁班工坊的中方统筹是天津政府。不过,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在国际场合提到鲁班工坊。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开幕式上,习近平提出在非洲设立10个鲁班工坊。今年,习近平在与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会晤时,也提到了建设鲁班工坊。

中共《环球时报》在一篇报导中提到,鲁班工坊是“中国软实力的更新发展”。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全球管理学院研究员德克・范德克雷(Dirk van der Kley)对美国之音说,鲁班工坊给中共在所在国更多的政治活动空间,“这可能在未来造成对中国技术的依赖。”

冯崇义:中共大外宣变花样 鲁班工坊是孔子学院替代品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11月6日告诉大纪元,中共有庞大的大外宣预算,那些利益群体好借项目发财,在世界上寻找最有利的切入口。鲁班工坊主要就是充当大外宣,是所谓的“讲好中国故事”,“表示它很慷慨,给你技术, 目的就是收买人心。”

“以前外边的世界一讲起中国文化就想到孔子,很多人都对孔子有好感,所以它就打孔子这个牌子。但这些年因为它做得太恶劣,受到很多国家的抵制,做不下去了。所以它变个花样。”冯崇义说。

在鲁班工坊引起关注之前,被批评充当中共大外宣和监视工具的孔子学院,陆续在各国被关闭后,却迅速改头换面。

2022年6月15日,美国全国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发表报告《后孔院时代:中国对美国高等教育的持续影响》指出,在过去四年里,美国大学里的118家孔子学院有104家已经关闭。然而大多数学校的孔子学院摇身一变,成为了大学里的汉语语言学习中心。除了名字,其他都没有改变。

大陆一名不方便署名的知名博主11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孔子学院无论变换什么名称,都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也是中共利用西方民主政治进行渗透的工具。由于西方政客特别是西方知识分子的幼稚和天真,使得中共利用文化软实力这张牌,干了许多肮脏丑陋的事情,对西方的教育理念和普世价值观均构成严重威胁。

冯崇义对大纪元表示,中共为了扩张大外宣项目,直接对所在国政要进行收卖,使用一套腐败的办法,污染了世界。

“它对整个世界进行一个大规模的污染,用腐败行为来污染。一带一路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被他们收买了,把他们的子女、亲戚,给很高的奖学金送到中国去学习,毕业之后还高薪聘请。 还在那些总统、总理、部长的家乡,专门做一些项目投资。”

冯崇义说,中共有能力这样做,是因为中共政府收割民财,怎么花根本没有任何约束,所以它就花在给自己贴金,对自己最有利益的地方。

李元华:中共派出企业机构兼收情报 威胁所在国

旅澳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11月7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渗透无所不在,除了孔子学院和鲁班工坊这种机构或企业之外,中使馆一直分片分区管理的同乡会和商会,就是中共的延伸组织。

“以澳洲来说,这些商会在澳洲本地注册,但同时也在中使馆统领下。比如最近大家发现的(中共)海外警察站,就是依托中使馆下边的侨团或者华人商会,对海外华人监视甚至威胁。”

李元华还说,中共在窃取政权之前,就一直以商业形式作为收集情报的掩护。中共的特务有经商的,有通过其他形式,或者直接打入国民政府内部,当时很多国民政府政要身边的秘书,都是中共的情报人员。现在中共派出的企业、机构,包括孔子学院和鲁班工坊,也同样都会有间谍功能。

“这些特务,有归国家安全部管,有归军队管,有归公安管的,有归外交部、使领馆管的,他们发展特务组织,除了收集海外华人的情报,更多的是收集所在国的情况,甚至直接去接触一些政要,把他们拉下水。这种在澳洲就比较多。”

李元华说,中共把强权政治直接输出到海外,破坏所在国的法律,现在有些国家认识到了中共的威胁,但有些国家并没有认识到。

责任编辑:方明#

相关新闻
分析:一带一路挖债务陷阱 北京最终陷困境
反对一带一路 意大利新政府拟对中共强硬
中交集团债务飙升“一带一路”或难脱干系
大环境经济衰退 中共一带一路可能无疾而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