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战天斗地” 引发疫情海啸

人气 3751

【大纪元2022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中共突然躺平式开放防疫,引发疫情海啸,中国大陆疫情之惨烈,有外籍医生说“行医30年从未见过”,各大城市急诊室、发热门诊、火葬场不堪重负,且这个过程中很可能会产生新的变种,引发其它国家的担忧。

分析认为,中共从一个极端到了一个极端,决策违背基本医学常识、毫不尊重科学,导致防疫重大失败,但背后的逻辑却相当清晰,即一以贯之 “与天斗” 的斗争哲学,而这个“敢于斗争、学会斗争本领”的斗争哲学,还写进了中共党章和二十大报告。

研究人员已经发现,如果中共当局能够采用国外“拉平曲线”战略,而不是让感染快速达峰,同时接受国外mRNA疫苗,以及大批量进口瑞辉抗病毒药物Paxlovid,预计感染和死亡人数就会大大减少。

但中共不顾医学常识,希望快速感染,快速达峰,医院、药房、火葬场被挤爆。过去的严格封控抑制了退烧药的产能,同时还拒绝国外疫苗援助,这种无视自然规律、要“战天斗地”的斗争哲学,造成疫情海啸,大量脆弱人群死亡。

有网友评论说,中共“用核酸耗尽医保,用封城阻断生产和物流,用三年时间管制退烧药销售,破坏整个医药生产链,不引进国外疫苗,不储备退烧药,不普及医学自救知识,没有分级医疗预案,没有药品应急预案,在流感不宜爆发的夏季管制,而在流感容易爆发的冬季放开。连失败都失败得如此失败!”

选择最坏的解决方案

面对民众的愤怒,中共媒体把2020年3月习近平在杭州视察的讲话扒了出来,为时下现状辩护:“收放自如,应对进退裕如,这是一种能力,是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平。”

有网友讥讽说,“封城不管饭,解封不管药,制度优势;始于两个亲自,终于两手一摊,收放自如。”“好事干得千疮百孔,坏事干得天衣无缝。”

旅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管理14亿人口的大国就要收放自如,简直是胡闹。当天就彻底地放开,什么都不做了,完全就是在一夜之间就彻底躺平放开了,才造成今天的这个乱象。”

“全民免疫,希望叫大家赶紧都感染,让全中国80%到90%的人都感染一次,目标就是到明年的3月份,全民都可以复工复产了,这个就是(中共)政府现在要做的,但是有一个巨大的风险。那些老年人就等于是暴露在这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侵害之中自生自灭,人为造成的人间灾难。 ”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说,COVID在中国的快速传播,出现新变种的可能性非常大,它们可能会对世界其它地方产生巨大影响。

2022年12月22日,北京的一家殡仪馆外,灵车在等待进入。(Photo by AFP)

12月22日澳门大学和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中共躺平式开放,希望快速达峰,1—2个月实现免疫,在未来六个月内可能有多达15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

研究人员发现,如果中共当局能够采用国外“拉平曲线”战略,而不是感染快速达峰,一年内死亡人数可减少37%。在一个模型中,如果90%的人口接受了三剂mRNA疫苗,75%的感染者接受瑞辉抗病毒药物Paxlovid,预计死亡人数为少于20万。

然而中共什么都没有做,选择一种最坏的解决方案,以至于民间还流传一种说法是:这是不是中共当局希望老人快死多死,节约了养老金与医保,减轻中国经济负担。

旅美学者郑旭光对大纪元表示,“现在就是要发展经济,像冯子健和梁万年,他们都希望峰谷早点到来,第一波就传染50%、60%,但这都是拍脑门的想法,实际上中国地盘很大,奥米克戎不可能一轮就会过去,而且在这中间奥密克戎还会有变种,人们也不会完全主动的都跑去感染。所以你能看到他们这种掌握了权力的,哪怕是一些专家,他们说话都是比较鲁莽。”

“实际上就是根本反映了它(中共)对人命不关怀、不关心,我看到有一些说法,就是说,想不到医保的亏空是用这个方式来平的。让大家都阳完了,老年人不治而亡,这样医保的窟窿就可以填上了,这种看法当然也很阴谋论,也很冷酷吧。”

最不缺退烧药的国家 买不到退烧药

从产业链看,中国应是最不缺退烧药的国家,常用的退烧药如扑热息痛和布洛芬,主产地就在中国,能生产这两类药物的企业中国有几百家。但中共开放封控后,中国大陆却缺乏最基本的退烧药、感冒药,抢购蔓延到了海外。

李恒青表示,“中国本身药物生产能力超强,结果最后反而没有退烧药。实际上是因为最早的时候,政府通过强力推行发热门诊,然后禁止退烧药和感冒药的销售。造成了生产厂家急剧降低产量,没有什么库存了。”

“那个时候要严防死守、动态清零。如果你是新冠,按他们的逻辑,你就会一直发烧,那政府就限制你拥有退烧药的机会,你必须得到发热门诊去看,你要想到外头药房或者是在超市去买感冒冲剂呀、板蓝根,或者是降压药,什么小柴胡这种药,都是买不到的,全变成了违禁药了,你都拿不到。 ”

“拿不到以后,你只有到发热门诊去看,政府才知道你发烧了,他来确诊你是不是新冠,新冠就把你抓到方舱去,没有新冠,就给你开点退烧药让你去治。这个是他过去3年当中采取的办法,使得中国的退烧药的用量就减了很多,实际上都是政府乱作为的结果。”

中共开放封控后,中国大陆却缺乏最基本的退烧药、感冒药,抢购蔓延到了海外。 (Photo by Yuxuan ZHANG / AFP)

过去三年来,中共政府对新冠疫情进行恐吓性宣传,时不时无预警封城,导致解封后中国社会恐慌,引发囤药热潮。李恒青说,“囤药也是这段时间被封城吓得,因为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政策又180度大转弯,然后又把大家给封控在这个家里头了,什么也做不了,也不能上街也不能去买药。那自然现在如果他要看到了一些药,那以后用得着大家就赶紧就把它囤起来了,这是非常正常的一种心态。”

“在过去的3年当中,中国老百姓体会的最强烈的就是封控,强制做核酸,强制被关在家里,然后就买不着吃的,买不着菜,买不着药,什么东西都缺,原则上,而且那个时候快递小哥都没有办法给你送达,所以大家对政府已经毫无信任了。”

拒绝外国疫苗抗疫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说,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通话时表示,愿供数亿剂疫苗协助抗疫,却遭拒绝。与此同时,美方表态愿意分享疫苗,也碰了钉子。

李恒青说,“(中国)当第一个疫苗出来了以后,马上开始吹嘘国产疫苗最好,结果在3年的实践当中,最后发现中国的疫苗明显弱于西方疫苗的防疫效力。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一定要有他自己的面子。”

“像美国政府、CDC就提出来要帮助中国,然后他拒绝,疫苗厂家莫德纳(Moderna)跟中国(中共)政府谈判了好多次,结果最后谈判破裂了。布林肯说美国随时都准备好提供疫苗,结果这些都是被断然拒绝。为什么?无非就是一条,就为他(习近平)个人的脸面。”

“这个就像1976年河北省唐山爆发大地震,死了30万人。当时堆积的尸体如山,非常惨。后来才知道,实际上当时全世界很多的国家,提出来要派医疗队到唐山去抗震救灾,帮助搜救那些幸存者,结果被中国(中共)政府断然拒绝。中国(中共)政府说,我们可以自己解决问题,后来死了30万人,你知道吧?所以这个政府感觉丧尽天良,把中国老百姓的命不当人命啊。”

旅美经济学家黄峻(Davy Jun Huang)对大纪元表示,“美国给他也不要,他为啥不要呢?你要了就证明你不行了,影响它那个统治,证明了这个统治没有优越性、合法性。”

郑旭光说,“为什么会拒绝?毛泽东所谓的3年困难时期,他们不要援助,甚至还要出口粮食换黄金。所以他完全不把人命当回事儿,他们在意的是政权本身能不能牢固地统治下去,他在意的是政治。我觉得习近平的这个做法,基本上可以拿毛泽东来做对照,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就是混世魔王的那个心态,他就不要(外国)疫苗。”

中共决定不进口使用mRNA配方的外国疫苗。图为一张摄于2020年11月23日的插图图片,上面显示着辉瑞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的标志。(JOEL SAGET/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战天斗地”式防疫

对于中共“战天斗地”式防疫,有网友评论说,“这三年除了蛮封死控,没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从疫苗开发、药物研发,到开放后衔接管理、药物准备、医院改造(明知最终要放),都停滞不前;相反,在核酸检测亭、小区封控设施、方舱建设方面,花了无数冤枉钱,而从长远、根本上解决问题的事几乎没做。”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对大纪元表示,“人类其实是非常非常渺小的,跟宇宙万物跟大自然相比,跟客观规律相比,人类的主观能动性是非常有限的。你必须遵循大自然的自然规律,包括人的生老病死,包括与病毒共存等等,那么他都不可能由人的主观意志一拍脑袋啊。

“每个人甚至还想长生不老呢,但是这个客观规律摆在这里,你与天斗、与地斗,与大自然斗,与客观规律斗,结果他只能是撞得头破血流,只能自取其辱,这个后果是很自然的,这是一种天理啊,人类只能在有限范围内利用他的主观能动性。

“但是这个专制政权,非要这个违背客观规律,那么一定会栽大跟头。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中共建政70年已经经历过N次,包括60年代3年饥荒的时候饿死几千万人,主要是人祸违背客观规律,非要超英赶美,非要搞大跃进,搞人民公社啊,搞什么三面红旗。

“每一次它们(中共)违背客观规律的时候,都要遭到大自然的惩罚。从2020年到现在,西方从来没有发生过医疗资源挤兑的现象,因为他们的尊重科学,尊重客观规律,所以他们的防御,西方整个防御是有效的。

“我非要跟天斗,它更重要的是要表达什么呢,就是说你看我这个权力是多么的强大,我可以动用这个国家体制啊,我让一个社会去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即使跟客观规律相违背,我也能够做得到。”

李恒青说,“习近平十年施政,全都是我说了算的一个逻辑,不存在一个什么讲究科学。他在二十大当中已经连任了,现在的政治局常委里还有能够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吗?一个都没有,个个都是yesman不会说No的。一个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全是只有一个声音,那你想结果会是什么?那就是全中国14亿人跟着他买单,所以这个就是很大的风险了。”

图为2022年12月22日,北京的火葬场,一家人跟随装有亲人骨灰的骨灰盒。(STF/AFP)

中共防疫是在控制人民

作家叶圣陶写日记记录了当时中共灭麻雀的情形,解读出了灭麻雀之外的现实意义。其日记中说:“余又谓此举之效,盖不仅在歼灭麻雀,尤重要之意义在训练人民。”

在2020年1月的一次防疫讲话中,习近平明确地说“各级党委要在这场严峻斗争的实践中,考察识别干部”,把用人标准定为“敢于斗争”和“敢于担当”。中共这种“战天斗地”运动式防疫,另一个目的要要控制人民的思想和行动。

赖建平表示,“一开始的出发点还有一个政治目的,包括对民众的一种叫服从性训练,把老百姓练得跟木偶似的。任何时候共产党一声令下,无论多大规模的城市,可以顷刻之间停摆。那么老百姓的生活被剥夺了,穷困了,那么就更加依赖这个政权。”

“原来老毛说的话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你看这个连天老爷他都敢斗,那么对我们人,他就更残暴了、更暴力了。所以他是不是让人民感到恐惧?他的目的就是更好地控制人。 ”

“毛泽东当年他自己农民出身,他能不知道1亩地能打多少粮食吗?人民老百姓只是工具,让老百姓感到恐惧啊,必须要臣服下来,老老实实不敢乱说乱动,反正死伤者也不是他,受害者都是老百姓。这个瘟疫死多少人,封控多么严重啊,这几年那么多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丢了工作多少人,这个企业倒闭。”

李恒青说,“防疫3年,中共发明了各种各样的码,比如健康码、出行码,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码,你的位置他都完全可以定位,把你的健康码或者出行码变成红色,你就哪儿也去不了。所以就完全控制起来了,大家都必须得要用那个码,慢慢的人就失去了自由意识,自由出行这本身是你的基本人权,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够有权力完全限制你的人身行动自由。 ”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美国,那老百姓早就拿枪上街了,个人信息是属于个人隐私,但是在中国(中共)就可以训练老百姓,让你去适应这种奴性化的生活。”

“它实际上目的,原来是假抗疫为名,实际上是在奴役中国老百姓,建立出一套监控的体系,使得老百姓在思想当中接受这种奴役体系。”◇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北京疫情惨烈 外籍医生:行医30年从未见过
特斯拉上海工厂被曝罕见在过年期间减产
被疫情海啸压垮 北京医生:我们不是铁人
法国警告:中共产业政策威胁全球经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