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北京冬奥帮了美国大忙

【大纪元2022年02月17日讯】《有冇搞错》。2月17日。

现在世界上吸引了全球目光的,有两件大事,一个是北京的冬季奥运会,另一个是乌克兰危机。但实际上,有一件事情的重要性,其实远远超过了上述两件事情,尤其是对中共政权和美国,这件事恐怕更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这就是韩国大选

韩国3月9日将举行总统大选。韩国总统不能竞选连任,所以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将在3月份卸任,权力交给新选出的总统。目前,文在寅的共同民主党,和在野的国民力量党的总统竞选人,在民意上“叮当马头”,旗鼓相当。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韩国多次政权接替轮换的其中一次,但在中国、美国、日本这些亚太大国眼中,这次选举至关重要,决定了在美中对抗大环境下的地缘政治格局。

全世界都有左派右派,韩国也是一样,但在韩国,事情可能略为复杂,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民主化之后,一共产生过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和文在寅七任总统。如果撇开国内治理理念,单就对外关系来说,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和文在寅,都是属于平衡派,就是在美国、日本、中国中间发展平衡关系,金泳三、金大中更推出阳光政策,积极和北韩发展关系,给钱给粮食。而李明博和朴槿惠,算是对北韩强硬派,对华政策也比较强硬。

文在寅其实是两个金总统和卢武铉路线的跟随者,除了对北韩亲近之外,对中共更是几近屈从的地步。

2017年,刚刚上任的文在寅访问中国,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时称:“中国引领的东方文明领先于西方文明,中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还有“中国是如同山峰般的大国”,他表示:“小国韩国将与中国梦同在”。文在寅政府向中共承诺“三不”,即不追加萨德系统、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MD)、不发展韩美日三方军事同盟。他委任的驻华大使卢英敏,向习近平递交国书里面写着“万折必东”,这是受中华文化影响的韩国传统讲法,意思是“黄河经历万次曲折,最后都将东流入海”。

韩国《朝鲜日报》一篇评论认为,这是中华帝国蕃属国发誓效忠于中央帝国天子的语言,所以认为这些行动,是“对韩国的国格造成了决定性的损害”。

文在寅的三不承诺中,萨德系统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一个重要战略举措,萨德系统可以监控三四千公里范围的太空发射。由于中国到美国的最短距离,实际上是通过北极上空,所以这个系统对中共洲际弹道导弹形成了制约,中共认为这是改变了战略平衡。中国的做法是发起限韩令,韩国经济外贸和文化产品都受到针对。那是朴槿惠总统时期。文在寅改变了政策,但却无法换来中共的利益,这当然是必然的。

过往多任的韩国总统,都在中美之间进行平衡外交,获得不少好处。但事过境迁,现在的环境已经发生巨大改变。以前是美中全球合作的时代,而自七八年前开始,尤其是2017年以后,是美中对抗甚至冲突的时代。

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在乌克兰危机吸引了全球目光的时候,白宫仍然发出了“美国印太战略”的框架书,美军重点部署仍然放在亚太地区,美国过去几年开始的“高科技供应链重组”仍然在积极进行,毫不放松。很明显,对美国而言,乌克兰危机充其量是地区冲突,这与美国和中共全球性的全方位的长期冲突比较起来,显得并不重要。

站在美国的角度,东亚战略,是印太战略中最重要的一环,除了军事外,还有高科技的问题。美国在东北亚有美日军事同盟,和美韩军事同盟,美国在日韩两国都有驻军。有人说这是为了对付北韩的,其实根本不是。对付北韩用不了这样的军事部署,曾经有美国军官说,对付北韩,日韩美军加上海空军,大概一两个小时就能解决战斗甚至战争。

美日韩三角同盟,对付的其实是中共和俄罗斯。大家心里都明白。而美中全面冲突局势,实际上决定了韩国过去的在美中之间的平衡外交,已经无法继续。文在寅看不到这一点,或者说,他不愿意看到这一点。

这次韩国总统大选,文在寅的共同民主党推出的候选人李在明,基本上是遵循文在寅的路线。而他的主要对手,是国民力量党的尹锡悦。

最近,尹锡悦投书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他在文章中说:“在文在寅政府时期,韩国远离了长期的同盟美国,倒向了中国。”

他认为,文在寅保持着此前一直延续的所谓“战略模糊性”策略,处境变得更加艰难。对于能就美中之间主要焦点问题明确表明立场的问题,韩国也保持沉默,表现出模糊的态度,实际上并非站在美国一边,而是站在中国一边。在自由民主主义国家一致谴责中国香港人权侵害问题等中国的反人权行为时,文在寅政府没有按照美国的要求站出来。

他说:“现在国际政治正处于剧变时期,要求明确、堂堂正正和坚守原则的立场。韩国应该不再受困于朝鲜半岛,要通过自由民主主义的价值和实质性的合作,挑战成为增进自由、和平和繁荣的‘全球关键国家’(global pivotal state:世界枢纽国)。”

韩国这次大选,不同政党有很多争执,但在国际地缘政治角度看,这是一次韩国未来走向的选择。

在美国刚刚公布的印太战略框架中,提到了美国要“塑造中国周边环境”,点出的国家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和印尼,甚至提出日韩关系是关键环节。日本与韩国的关系一直不是太好,但文在寅政府走得更远,基本上把日韩关系基础彻底破坏。比如搞出一个安倍晋三向韩国慰安妇跪地求饶的塑像,比如不承认两国经过多年谈判达成的日本赔偿韩国战时劳工的协议,径自提出另外的高额赔偿金额,比如激化竹岛主权争议等等。这导致韩国和日本关系陷入冰点,两国经贸冷战已经影响到韩日的高科技合作。

从中国的角度,要突破美国在东北亚的军事三角同盟,美日、美韩、日韩三条边,韩日关系最脆弱。文在寅政府过去几年的做法,几乎完全是对中共的投怀送抱,正中下怀。中共在2017年以后在国际上遭遇很多挫折,但对韩国的关系,绝对是中共过去几年的一大地缘政治胜利。

不仅如此,美国主导高科技供应链重组,正是为了堵截中共在科技创新领域超越西方。而韩国却成为这个高科技封锁链的一个破洞。正因为如此,美国多份设计未来高科技供应链的文件,都未提及韩国。这对韩国经济来说,是一大隐忧。

韩国制造业在中国大陆频遭技术剽窃和人才挖角,已经不是新闻,而美国为了防止中共获取先进技术,未来或许会减少与韩国的技术合作,这对韩国未来经济增长将构成严重影响。

去年8月,在韩国业界的强大压力之下,文在寅提前释放了三星集团的李在镕,目的是让他赴美活动。李在镕到美国后,宣布将投入180亿美元建立高端芯片厂,通过他个人的关系游说,希望美国继续把韩国置于高科技供应链中。

韩国产业界开始行动的不止三星。《朝鲜日报》报导说,在今后6年于美国新设的14家电动汽车电池工厂中,有11家是和韩国电池企业合作或直接建设的工厂。整体投资规模接近230亿美元。而美国汽车行业“三巨头”的九家电池工厂,都有韩国公司持股50%的合作企业。比如SK on,就直接宣称没有中国技术,是韩国制造。报导认为,这种“韩美电池同盟”,可以使美国和韩国都从根本上降低“中国风险”。

不管是岛链还是科技链,在美中全面对抗的环境下,韩国必须选边,没有中间的灰色地带。是敌是友,是分是合,大概会在这次选举的结果中被决定下来。因此,这次3月9日的韩国总统大选,不单是韩国的左右之争,也是美中之争。

目前,韩国总统候选人有14个,主要的,有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李在明,最大反对党国民力量党的尹锡悦,还有国民之党的安哲秀,和正义党的沈相奵。2月初的民调,执政党李在明支持率三成二,国民力量尹锡悦支持率三成五,国民之党安哲秀大约一成多,正义党沈相奵大约百分之四。其他的候选人支持度都比较低,所以关键看李在明和尹锡悦。

这两天,国民之党的安哲秀,提出要和国民力量的尹锡悦合作。如果这个合作成功,共同民主党的李在明肯定就输了。去年,国民之党和国民力量就曾经合作,成功拿下了首尔市长的选举。这次,也有可能再来一次。可以想像,美国和中国,现在都在对韩国施加影响力,希望能够从政圈内部或者是社会外部发挥作用。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北京奥运,中共走出大错招。因为冬奥会韩国的几位滑冰选手被裁判判罚出局,丢掉了几块金牌,导致韩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对中共的不满和愤怒大大上升。

目前还没有看到韩国最新的总统大选民意调查,但有一个相关调查。《朝鲜日报》和TV朝鲜联合委托民意机构对韩国人喜欢还是讨厌哪个国家进行调查。

对中国“完全没有好感”并打0分的人占30.5%,相较于表示对中国有好感(打6至10分)的人多出9%。不分理念倾向和支持政党,反华情绪在韩国社会广泛扩散。中立和进步阶层对中国的好感度分别为2.55分和2.65分,低于保守阶层(2.69分)。正义党支持者对中国的好感度为1.94分,低于共同民主党(2.97分)和国民力量(2.5分)。尤其是20至39岁人群的反华情绪高涨。20至29岁人群对中国的好感度为1.78分,30至39岁人群为1.93分,分数仅为60岁以上人群(3.29)的一半。

在这个调查中,韩国人对中国的恶感,居然超过了日本。而且越是年轻,越是讨厌中国(中共)。

选举类似社会运动,主要是由情绪主导、情绪推动的,韩国人这种讨厌中共的情绪,已经开始在总统选举中发酵了。这大概就是“人算不如天算”。不管是天算还是人算吧,反正北京冬季奥运会,这次是大大地帮了美国一个大忙。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中国群体免疫至少要一万年
【有冇搞错】假如你是普京
【有冇搞错】善是一种选择
【有冇搞错】香港爆疫不是坏事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