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跨性别的迷思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3年10月18日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变性似乎越来越时髦,且越来越年轻化。然而,变性对自身造成的心理伤害则是巨大的。尤其是在性健康方面。它不仅仅涉及学生健康保护问题,更涉及到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宇宙本是阴阳两种物质构成的,有男就有女,这是神造的。任何违背神的‘自由’就是对神的亵渎。

第二部:【争议】孩子不变性就会自杀?孩子不变性就会自杀?

谎言:孩子不变性就会自杀

克里斯.埃尔斯顿(Chris Elston)住在加拿大,在听说青春期阻滞剂被允许用在患有性别焦虑症的孩子身上时,父亲的直觉促使他采取行动来保护他的两个年幼女儿。

他做了细致的调查,发现官方的说辞都是谎言,“他们说,如果你不让孩子变性,他们就会自杀,但这是没有证据支持的,世界上所有的证据实际上都指向相反的方向。”

克里斯.埃尔斯顿表示:变性手术后的10年是自杀的高峰期。他们自杀的可能性比同龄人高出19.1倍。图为2020年11月20日在纳米比亚温得和克举行变性人悼念日。(Hildegard Titus / AFP)

他说:“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儿童研究,但我们在成年人身上知道:变性手术后的10年是自杀的高峰期。在考虑了类似的心理健康合并症后,他们自杀的可能性比同龄人高出19.1倍。”

虽然芬兰、瑞典和英国等国家已经系统地审查了支持儿童过渡治疗的证据,但实际上没有找到证据,而且这些国家最终拒绝了这种治疗,但加拿大和美国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埃尔斯顿还引用了一项跟踪139名从5岁到20多岁的男孩的研究。该研究表明,87.8%的严重性别焦虑症,在青春期后就自然消失了。

他得出的结论是,官方政策的背后,根本没有科学依据。所以,他想大声向公众说出他的担忧。

克里斯.埃尔斯顿(Chris Elston)和克洛伊.科尔(Chloe Cole)。克洛伊.科尔在拒绝变性主义并回归她的生理女性身份之前曾接受过变性手术。(由克里斯.埃尔斯顿提供)

他走到大街上,在自己身上挂上牌子。一个牌子重新定义了“爸爸”这个名词,称爸爸是“保护孩子免受性别意识形态影响的人类男性”。他的另一个招牌上写着“孩子不能同意用青春期阻滞剂”。

据说埃尔斯顿成为步行真人广告牌的想法,源于另一个在英国掀起波澜的广告牌。该广告牌与哈利.波特系列书籍的作者JK罗琳(JK Rowling)有关,她公开反对为儿童变性,于是有人在爱丁堡火车站竖起了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我(爱)JK罗琳”。广告牌挂了一天才被取下。

埃尔斯顿在温哥华用同样的措辞展示了一个类似的广告牌,但是它被人用油漆破坏了,第二天就被拆除了,还有温哥华市议员嘲笑这个广告牌是宣传仇恨,称这个标志让她“胃痛”。

然而埃尔斯顿没有退缩,而是加倍努力,除了加拿大,他还在美国各地竖起标语,包括时代广场和华盛顿特区。由于美国有言论自由法,这些广告牌一直竖立在那里。

多年来他与一万多人进行了交谈。他告诉大纪元,90%的人同意他的观点,另外10%的人则被宣传所蒙蔽,丧失了人们天生的同情心和养育孩子的本能。

2021年,他在街上遭到身穿黑衣的蒙面安提法(Antifa)成员的暴力袭击。他们什么也没说,只是走到他跟前,打了他的头,用一个大交通锥打断了他的手臂。

名人与州长们反对儿童变性

如今美国50个州中,有19个州都已通过法律禁止未成年人改变性别。2022年德州州长艾波特(左一)还下令调查跨性别儿童家庭,调查在儿童变性过程中,父母和医疗机构是否涉嫌违法。(allison dinner / AFP)

除了普通人站出来反击,很多知名人士以及美国州政府官员也公开站出来反对。

著名的加拿大心理学家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在推特上指出,“性别平权护理这个词是一个罪恶的谎言”。
埃隆.马斯克回答说,“对未成年人进行性别肯定的护理,是纯粹的邪恶。”他还说,所谓性别肯定护理,“这意味着阉割”。

2022年3月11日,德州最高法院通过一项裁决,让提供堕胎手术的诊所败诉,宣布任何公民可以起诉帮助怀孕6周的孕妇堕胎的医疗人员,这强化了全美最严格的反堕胎法案。

同一天,德州州长艾波特还下令调查跨性别儿童家庭,调查在儿童变性过程中,父母和医疗机构是否涉嫌违法。艾波特称这样的手术是“虐待儿童”。此举遭到苹果、脸书等60家企业的公开谴责尽管拜登总统在2022年3月国情咨文演讲中表示,德州对跨性别儿童家庭的调查“是最糟糕的过度干预”,这样的政策“必须要被停止”,但德州家庭和保护服务局(DFPS)坚持展开了多起调查。

如今美国50个州中,有19个州都已通过法律禁止未成年人改变性别,它们是爱达荷州、蒙大拿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亚利桑那州、内布拉斯加州、爱荷华州、密苏里州、德克萨斯州、阿肯色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乔治亚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肯塔基州、田纳西州和西弗吉尼亚州。

拜登曾公开表示,“仅在2023年,各州和地方立法机构已经推出了600多部针对LGBTQI+社区的仇恨法律。有关LGBTQI+人的书籍正在被禁止进入图书馆”。他还说:“有十几个国家的变性青年被禁止接受医疗上必要的保健服务。

这显示出支持和反对的双方,正在激烈博弈中。

调查:变性会导致偏执和暴力

一篇基于2021年加拿大大学生调查的论文称,“支持跨性别和性别多样化的青年,成为支持暴力激进化(violent radicalization, VR)的最高风险群体,这与最近在大流行期间进行的一项调查的结果相一致,该调查突显了性别少数群体对VR的高度支持以及所承受的心理压力。

在美国,这样的实际案例有很多。

比如2023年3月27日,奥黛丽.伊丽莎白.黑尔(Audrey Elizabeth Hale)在田纳西州的圣约学校枪杀了6人,包括3名儿童。黑尔被认定为跨性别者。

根据纳什维尔警方2023年3月28日公布的监控录像,官方已经确定纳什维尔圣约学校枪击事件的嫌犯是28岁的奥黛丽.黑尔。(Nashville Police Department)

大约一周后在科罗拉多州,一名19岁的年轻人因谋杀未遂被捕,警方在他的家中发现了多起未遂校园枪击案的详细计划。据当地新闻报导,他变性成为了女性。

同样在科罗拉多州,在2019年高地牧场理工学校枪击案中,两名凶手之一的16岁的阿莱克.麦金尼(Alec McKinney)是一名女性,她变性成为了男性。

除了对他人采取暴力攻击,跨性别者对自己也不手软,调查显示,他们中约有30%的人试图自杀。

“群体灭绝”?故意制造仇恨

跨性别主义的政治叙事认为,选择“性别多样化”(gender-diverse)的人,与心甘情愿接受自己先天性别的人——即所谓的“顺性人”(cisgender,也就是普通大众),根本上格格不入。许多具有“自我宣称”(self-declaration)性别的孩子,对“顺性”这一群体不屑一顾,或充满怨恨,特别是在与他们的跨性别朋友交谈时。

201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他们眼里,“顺性人都被认为是邪恶的,是不支持他们的,不管他们对这个话题的实际看法如何;如果你是异性恋,对你出生时被分配的性别感到舒服,而且不是少数族裔,那么你在这群朋友眼中就属于‘最邪恶’的类别,而邪恶的顺性人群的意见声明一般都被认为是病态恐惧的和歧视性的,是不开明的。”

跨性别激进分子频繁地提及变性人的高自杀率,以及跨性别者被谋杀的传闻,作为“跨性别者遭遇种族灭绝”的证据。但事实上,这些都是被故意制造出来的谎言。

2021年,根据美国约三分之二的警察机构的数据,只有一起谋杀案被归类为针对变性人或性别不一致者的仇恨犯罪,而LGBTQ游说团体“人权运动”(Human Rights Campaign)声称,2022年有38名跨性别者在暴力事件中被杀。

统计显示,跨性别者估计占人口的0.6%,而跨性别者被杀率却比普通人低约3到4倍。因此,谎称“跨性别者遭遇种族灭绝”的人,是在故意制造仇恨,散布仇恨,是在欺骗青少年,煽动他们的敌对情绪。

新马克思主义:压迫者受害者

2021年10月10日,加州洛杉矶,一名安提法(Antifa)组织的变性成员在袭击一名手持保护言论自由标语的同性恋活动家。(John Fredricks/The Epoch Times)

麦吉尔大学人类学荣誉教授萨尔兹曼(Philip Carl Salzman)认为,变性运动“这是一个新马克思主义(neo-Marxist)的模式,将社会分为压迫者和受害者,并将受害者描述为是无辜的,将压迫者描述为是邪恶的,因此,自认为是受害者的人觉得有理由憎恨那些据称是他们的压迫者的人。”

马克思主义将这一范式应用于阶级;批判种族理论将其应用于种族;激进女权主义将其应用于性(sex);酷儿理论(Queer theory)将其应用于性别(gender)。

萨尔兹曼说,对于跨性别意识形态的拥护者来说,普通人是“想要摧毁他们的敌人”。

他说,这种世界观会“助长怨恨、对立、仇恨和潜在的暴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偏执心态:我所有的麻烦都是强加给我的,所以我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而是被强加给我的问题。”

这正好迎合了叛逆期的青少年的心态。

拥有宗教研究博士学位,曾在多伦多大学讲授宗教、暴力和伦理学的托马斯.约克(Thomas York)告诉《大纪元》,跨性别群体的激进行为与伊斯兰教激进行为有相似之处。

尽管跨性别意识形态本身不是宗教,但它符合“宗教的功能定义”,也就是说,它为其追随者提供宗教具有的“社会功能或心理功能”。“它有仪式,有社区,有自己的善恶观,有自己的道德观,此外,它与宗教传统中导致宗教暴力的激进运动有着相同的特征。”

在对话作为一种解决方案被抛弃后,暴力就是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然后,暴力就被定义为一种自我牺牲行为。他说,“他们认为自己是烈士,认为他们在捍卫一个他们认为受到攻击的边缘化社区。”

文:何仁慧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