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

经国济世大臣刘秉忠散曲《干荷叶》借喻人生成住坏灭

作者:踏雪飞鸿
刘秉忠的散曲《干荷叶》寄喻生命的“坏灭”紧跟“成住”而来,生命就这样循环着,能够跳脱循环的生命才不受坏灭的催折。(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5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干荷叶映衬着夕阳下的帝都北京城”,这样的景象给你怎样的感受联想?是一场繁华与衰落的交织?华年易逝繁盛无常的倾诉?或者是“成住坏灭”天道的循环?可知帝都“北京城”和元曲《干荷叶》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他是谁呢?他既是艺术家、建筑家、儒学家、僧人,又是良相忠臣——辅佐元世祖建立大元帝国的刘秉忠

经国济世的刘秉忠

刘秉忠像。图:明代王圻辑,万历刻《三才图会》。(公有领域)

刘秉忠本名侃,字仲晦,出家时释名子聪,拜官后改名秉忠。他生于金朝的名门望族,天生风骨秀异,志气英爽不羁。自幼博览好学,八岁入学,日诵数百言.博古通今,尤其深研《易》、邵雍《经世书》,凡天文、地理、律历、三式六壬遁甲(趋吉避凶的演算术)之属的学问无不精通。

他十七岁时,在邢台节度使府中当令史,以奉养双亲。但是当一名记事小令史,不能发挥他经国济世的理想,一日他感叹道:“丈夫不遇于世,当隐居以求志!”于是丢掉工作,隐居山中。经过一段时日,天宁虚照禅师遣僧徒招他入寺为僧。

后来他游云中,留居南堂寺。那时,海云禅师受召前去见元世祖忽必烈(当时尚未即位),听说他博学多材多艺,经过南堂寺就邀他一起前往。他入见世祖,应对称旨,谈论天下事,了若指掌,大受世祖喜爱,就被留了下来。

刘秉忠随元世祖征讨大理、云南,以及后来伐宋时,每次都用“王者之神武不杀”来劝诫元世祖。因此每破城之日,元世祖都不妄杀一人。由于他的劝谏得以保全活命的百姓,不计其数。他辅佐元世祖,经国济世,以典章礼乐为先,启开元世祖一代的治平局面。元帝国的政治体制、国号以及上都、大都北京城的设计都是出于刘秉忠之手。从规划选址到施工,北京城从平正通达的宏观格局到雍容精致的艺术美,都凝聚着刘秉忠深厚的文化根底和堪舆术数、阴阳五行的奇能。

晚年的刘秉忠虽然位极人臣,功成名就,但对世间一切名利超然物外。他虽然为元朝的开国元勋,但始终过着斋居蔬食的生活,终日淡然,和平昔的生活没有两样。观其一生,当是降生凡间来完成大使命的天上神仙。

文学家的刘秉忠和散曲《干荷叶》

“干荷叶,色无多,不奈风霜锉,贴秋波,倒枝柯”,寄喻生命成住坏灭。(Shutterstock)

刘秉忠也是个诗文词曲兼擅的文学家,自号藏春散人,著作很丰富[1]。后人评其诗萧散闲淡,类其为人。他的作品《【南吕】干荷叶》,结合散曲和民歌,因题起意、即物取喻,咏叹生命的起落,给人生命的启悟,传为佳作。

【南吕】《干荷叶》

一、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了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在秋江上。

译文与赏析:

干枯的荷叶,色苍黑,干巴的老柄在风里摇荡。清香减退了,枯黄多起来了。都是因为昨夜一场霜。把凄凉的寂寞留在秋江荷叶上。

这一段苍茫之感漫秋江!诗意的语言描写秋霜打叶,夺去了荷叶的青春留下苍黑干枯的容颜。比喻青春光艳的人生来到转折点,往日的光鲜不再,徒留寂寞,远景苍茫。

二、干荷叶,映着枯蒲柳,折柄难擎露。藉丝无,倩*风扶。待擎无力不乘珠,难宿滩头鹭。

译文与赏析:
干枯的荷叶,映着干枯的蒲柳。叶,柄折了,叶,擎不了露。没了凭借挺立不了,只有请秋风来相扶。待擎扶的荷叶无力呀乘不住露珠,滩头白鹭不来宿。

这一曲押“乌韵”,音带着收束意味。荷叶叶柄折断了擎不了露水,暗喻失去恩宠;白鹭不宿,表示在失去青春的人生,又遭遇失偶的危机。

三、根摧折,柄欹斜,翠减清香谢。恁时节,万丝绝。红鸳白鹭不能遮,憔悴损干荷叶。

译文与赏析:
荷根(莲藕)已摧折,荷叶柄歪斜,翠绿色消去,清香不再。这个时候,万根藕丝都断绝。红鸳鸯、白鹭鸶怎也遮蔽不了,干荷叶被憔悴摧折。

上一曲写遭遇失偶的危机,到了这一曲,荷根已摧折。荷根即莲藕,谐音“连偶”。偶不连,恩情万丝绝,再加上“红鸳白鹭不能遮,憔悴损干荷叶”,在在示现人生失偶之悲。

四、干荷叶,色无多,不奈风霜锉。贴秋波,倒枝柯。宫娃齐唱《采莲歌》,梦里繁华过。

译文与赏析:
干枯的荷叶,残留的颜色不多了,受不了寒风严霜的折磨,枝柄倒在秋水上。那些宫女还在齐声唱着《采莲歌》。啊!繁华盛景曾经在梦中来过。

藕根没了,荷叶枝柄整个倒下了,顿然,成住坏的人生如一场梦,对映宫中美人声声《采莲歌》,生命起落、兴衰的对比鲜明,沧桑黯然难述。

五、南高峰,北高峰,惨淡烟霞洞。宋高宗,一场空。吴山依旧酒旗风,两度江南梦。

译文与赏析:
杭州西湖畔,南高峰,北高峰,双峰插云遥遥相对;南高峰下的烟霞岭上“南山第一洞天”的烟霞洞,曾是宋高宗避难的地方,如今凄凉惨淡。宋高宗,在杭州建立南宋,偏安一时,如今一场空。西湖东南面杭州地标的吴山,酒旗依旧招展,昔日的吴越与南宋,在江南徒留两次兴亡梦。

这一曲转到比较悠长的韵脚,诗人也转换时空场景,借腔别咏,将镜头从近处秋水上的残荷移向远处双峰、历史人物,从个人的生死说到历史朝代的兴亡。然而,朝代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一样,都逃脱不了兴亡存亡的过程与命数。明代杨慎《词品》说:“其曲凄恻感慨,千古之寡和也!”

六、夜来个,醉如酡,不记花前过。醒来呵,二更过。春衫惹定茨蘼科,绊倒花抓破。

译文与赏析:
昨夜里酒喝得醉醺醺的,不记得和花儿的相遇。酒醒时,已是二更过后。春衫定是绊上野蔷薇,摔了一跤被花刺破了皮肤。

从秋到春转换情境,曲子换了主角,但是曲调回到低荡。喝得醉醺醺的人,忘了真我,没了真情。

七、干荷叶,水上浮,渐渐浮将去。跟将你去,随将去。你问当家中有媳妇?问着不言语。

译文与赏析:
水上,干枯残败荷叶漂浮着,渐渐漂向远方去。跟着你去,随着命运而去。你问家中是否已经有媳妇了?没有答语。

荷花虽死,然而残败的荷叶还漂浮水上,渐漂渐远。跟着枯死的荷叶去,人生的命运也若此,自古谁无死?!然而花心却不死,问:家中有媳妇否?真个人生轮回只因情?

八、脚儿尖,手儿纤,云髻梳儿露半边。脸儿甜,话儿粘。更宜烦恼更宜忺(*音心,喜悦高兴),直恁风流倩(*美好)。

译文与赏析:
哪家人的媳妇儿?脚儿尖尖,手儿纤纤,云髻上斜插着梳子。笑脸甜甜,话儿粘粘。可以让人烦恼可以让人高兴,眼前的仪态竟然如此美好!

这一终曲和第四曲的“宫娃齐唱《采莲歌》,梦里繁华过”遥应,与前四曲形成对比。示现:荷花好,荷叶终会老,不久就变干荷叶的生命循环。

结语:

“南吕”是宫调名。“干荷叶”是曲牌名,又名“翠盘秋”,为刘秉忠自度曲。这个曲牌原是以“干荷叶”起兴咏叹的民间小曲;“干荷叶”在当时是一个隐语,暗喻女子色衰失偶。《【南吕】干荷叶》组曲借干荷叶寄喻生命由盛转衰以至于死的过程,咏叹生命的短促、人事的无常和短暂情爱如梦幻泡影。个人感情的失落、朝代的起落兴亡,恰若干荷叶必然的命运。生命的“坏灭”紧跟“成住”而来,生命就这样循环着,能够跳脱循环的生命才不受坏灭的催折。

——
注[1]:刘秉忠有《藏春集》六卷、《藏春词》一卷、《诗集》二十二卷、《文集》十卷、《平沙玉尺》四卷、《玉尺新镜》二卷等。

资料来源:《元史》《全元曲》《钦定四库全书‧藏春集 提要》

─点阅【历代名臣】系列─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