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习家军争权留悬念 李强背下黑锅

人气 12348

【大纪元2023年11月30日讯】中共党魁习近平似乎开始将一些权力授予二号人物李强,这是近日外媒一个关注点。但观察可见,中共总理李强充其量只算是一个背锅者。而习对于其他习家军成员的授权也并不明确,这对应着危机四伏的中共政权的种种不确定性。

李强挂职金融委 凸现“背锅”模式

习近平在执政的第一个十年里,为累积权力,一方面是以反腐的手段清除政敌,另一方面是压制本应是政治同盟的党内二号人物李克强,习李(克强)时有碰撞。今年3月,被称为“全面主席”的习任命了堪称忠诚的李强担任总理,李强是习主政浙江时的大秘。有迹象显示,习已让李强代理一些过去只有他才能担任的重要职务。

习近平“放权”的最新例子,是让李强担任中央金融委员会主任,而此前一般相信习自己来担任这个重要职务。

今年新成立的中央金融委员会,主要监管中国的银行、保险和证券资产。同时建立的另一个机构是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负责管理金融部门的意识形态管理,以确保政治忠诚。习的福建旧部何立峰担任了中央金融工委书记。何立峰同时也是中央金融委办主任、中财办主任,这两个办公室主任职务,实际控制整个中共的“钱袋子”。

另外,担任中央金融委办常务副主任、中央金融工委常务副书记的王江,则是何立峰的厦门大学校友。

习近平10月24日在副总理何立峰陪同下,罕见视察中共央行及国家外汇管理局。这种种情况,都意味着,真正管金融的是何立峰,而何直接听命于习。李强虽然挂名任金融最高领导人,但在金融实务方面是靠边站的。

有分析认为,李强和何立峰的搭配,是习要确保领导层之间的制衡,这使他自如的扮演调解人的角色并拥有最终决定权。也许是这样,但这对李强是不公的,是不获信任的表现。同时,李强挂名金融最高领导人,在经济形势好时,还可以有些好名声,在经济危机中,往往就是背锅角色。

习试图甩锅 中南海暗战不断

中共党魁习近平的授权可能是动态的,取决于甩锅的实际需要。因为习不想亲自参与前线战斗,力避危险和责任。这种作态,从他多年来从不第一时间到抗洪救灾一线视察可见。

2020年1月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国各地蔓延,新成立的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小组组长,由总理李克强担当。但习安排了一个与防疫实务无关的王沪宁当副组长盯紧李克强,还宣称自己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在李克强卸任后,现在这个组长据说已给了李强,但官方并没有正式宣布。

李强上任总理以来,已有一些“临时背锅”的例子。比如,今年9月,李强成为首位代表中国出席二十国集团领袖峰会的中共总理,习近平显然是因与东道主印度存在地缘政治分歧而缺席了会议。在会议期间,李强收到意大利要退出“一带一路”的信息以及英国对中共干涉英国民主的批评,中共官方不得不低调报导峰会。

另外,尽管习往年都参加过博鳌亚洲论坛,但今年3月,他派李强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由于地缘政治分歧加剧和中国营商环境恶化,参加论坛的政要大幅缩水,这可能是习避免出席的原因之一。而因为习近平当局正拘留了多家外企员工,李强在会上需要用和平言论来消除这些担忧。

李强参加这些习不想参加的会议,本身充当了一种临时背锅的角色。只是,在经济上的背锅,往往是着眼于长远,背锅者的结局通常是不妙的。

之前的中共总理李克强,被认为是一位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来自与他的太子党老板相反的共产党派别——团派。李克强与习近平作对的一个典型事件,就是他向国际社会公开披露,中国仍有6亿人月收入仅千元,让习宣称的全面脱贫胜利成为空话。这是李克强拒绝背锅的一个明证。

但李克强拒绝背锅,还是有代价的。

今年3月的两会上,习近平面对政协委员,将产业的爆雷潮归因于李克强主导的“放管服”(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放了以后,管跟上没有?服到位了没有?光放不管不行,跟着就要爆雷。”

等李克强做完最后一次工作报告,会议散场时,习近平和李克强握手只有一两秒时间,然后转身就走,过程中习并未目视李克强。

10月27日,官方宣布李克强在上海“休息”突发心脏病死亡,非正常死亡的疑云至今未解。

笔者曾经分析过,是因为中国经济全面爆雷后,面对庞大的债务天坑,习近平需要找到一个追责对象,可能密谋要李克强背锅。李克强大有可能是被气到心脏病发而死。

李强上任后,主动宣示国务院是政治机关,表态服从习中央的领导,坐稳奴才位置。这可能是习稍稍愿意在“放权”方面“意思一下”的前提。

当前,由于房地产业陷入险境、失业率攀升等因素,中国经济在疫情解封后未见起色。外资撤离中国已成趋势。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今年第三季度,外商对中国直接投资负债(Direct Investment Liabilities),自1998年开始统计以来首次出现负数,赤字达到118亿美元。

这些问题,党棍类别的何立峰是搞不定的,并无强大经济专业背景的李强也搞不定。

习近平本身面对的内部压力也在加大,他近期突然清洗了上任仅几个月的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这两人都是李强的内阁成员。此外还有一大批军方高层传出落马,显示中共有严重的内斗问题。随着政局恶化,习近平危机加深时,如果需要有人背责,李强也可能被抛出。

“全面主席”成“烂尾帝” 习家军瓜分地盘成谜

近10年来,中共中央设立了多个委员会或领导小组,主任或组长都是由习近平本人兼任,习因此被称为“全面主席”。这些机构原来的小组名称,后来基本上改成了委员会。

中共二十大前,习近平担任着七个中央委员会的职务,包括国安委主席、中央深改委主任、中央军委国防与军改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信委主任、中央外事委主任、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以及中央财经委主任。

中共二十大后,习的“全面主席”似乎角色淡化。目前除了新设的金融委员会主任,让李强挂任,还有些委员会,谁任主任成谜。

比如今年7月召开的中央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会议,在会上讲话的是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蔡奇,由另一名常委兼常务副总理丁薛祥传达习近平“重要指示”。官方报导中未提习的中央网信委主任头衔。而上一届中央网信委,副主任是总理李克强和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王沪宁。

按照惯例,李强和蔡奇应是中央网信委副主任,即便习不出席会议,李强也该出席讲话。现在只有蔡奇和丁薛祥参加并讲话。有可能中央网信委的正副主任已经换成蔡奇、丁薛祥,本身份管文宣和网络的蔡奇,已独立分掌网信委。

如果属实,这很可能因为李强和蔡奇已水火不容,习近平偏向支持蔡奇,纵容蔡奇从李强手上夺权。

今年当局还成立了中央科技委,办公室设在重新改组后的科技部内。8月份陆媒报导显示,科技部多个部门开会,学习中央科技委第一次会议精神。但没有提到科技委的最高领导人是谁。

中共之前有一个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组长是时任总理李克强,这个小组在2018年被撤销,如果对应这个小组的规格,中央科技委的主任很可能也是李强。但中共二十大出炉的政治局常委中,分管科技的却是丁薛祥。故此还是未能判断谁是科技委的最高负责人。

如果按照惯例,丁薛祥担任常务副总理,会同时担任很多具实务性的要职,目前看来许多职务落空。他没担任中央深改委副主任这一要职,也未担任“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组长,以及“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组长。

查询官方资料发现,中共二十大后,当局成立了一个中央区域协调发展领导小组,整体统管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长江经济带、黄河流域生态发展、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由贸易港等事务,过去相关的多个小组悄然撤销。

10月12日,习近平在江西南昌主持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中共政治局11月27日召开会议,审议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政策文件,会议指明这是习核心的重大战略决策。

看来,这个涉及全局、举足轻重的中央区域协调发展领导小组的掌控权,未必会交给丁薛祥,也不一定给李强,习近平很有可能亲自担任。如果是这样,所谓“全面主席”,并没有完全成为过去式。

只是,党魁大抓权,并由极左思维主导,外行管内行,一定会造成处处烂尾。比如,习挂帅大搞军改后,其组建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高层,最近先后传出成批落马,还有国防部长李尚福被免,都证实习式军改,其实已失败。而负责搞军改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近几年一直未有后续的会议消息,或已废弃。

即便习没有挂名任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小组组长,因为他的“亲自指挥、亲自领导”,在过去三年,中共胡乱折腾的动态清零,闹得天怒人怨。

中共已进入穷途末路,政权充满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势下,习近平无论挂不挂名,最终会一朝事败。而习家军在内部争功中,一旦意识到其实这是背锅,也会开始躺平。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人物真相】习家军内斗 何立峰成刺向李强之矛
外企信心低落 李强进博会急喊扩大市场准入
李强提加入CPTPP 澳总理:需满足高标准
李强进博会喊稳外资 专家:习掉入塔西佗陷阱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