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革命逃亡者:中共秋后算账 财产遭冻结

人气 10707

【大纪元2023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为什么疫情封控第三年会爆发白纸革命?”原广州电业局技术专家黄国安在经历了被封锁在家挨饿之后,也投身了这场运动。他在数月后被警察抓捕,获释后逃出国,手机上仍收到中共派出所发的传唤书,并遭冻结财产

白纸革命被认为是中国自六四以来最大规模的学生运动。2022年11月底,全中国各大高校爆发举白纸运动,抗议中共疫情封锁。人们在上海街头喊出了“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的口号。

在抗议的浪潮声中,自去年12月开始,中共官方突然放开“清零”政策,仓促转向。

白纸革命 风起云涌

广州白纸革命的参与者黄国安告诉记者,广州最后一年封得特别严重。头二年,严格封锁只出现在内陆地区、北方,或者广西这一带,2022年才开始出现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的封锁。

黄国安介绍,去年11月底12月初那段时期,反抗是相当强烈的,网上有一些视频流传。由于大面积的封控,不间断地有人上街举牌子,直接冲破封锁,冲破核酸检测站,这种情况至少了持续一个月。

“我在海珠区的朋友,他们冲破封锁的时候,冲在前面的几个人被警察一棍子敲破脑袋倒地不起。后面的人也被按在地上,打得头破血流。也有很多人被警察当场用电击棒电晕后逮捕的。”

“12月份的时候,已经不是高校内的事情了,所有开店铺的广州市市民,广州市本地居民被锁在家里的,基本上都已经在响应了,直接去外面高喊: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他强调说,前期是学生运动,后期完全是人民运动了。

黄国安认为,白纸革命能发动起来,因为它是分散的组织。他所在的Whatsapp广州群也就五百人,哪怕把这五百人全抓了,还有几十万造反的广州人。这场反抗运动确实起到了成效,有很多小区慢慢就解除了封锁。

而黄国安之所以积极参与白纸革命,直接原因是自己在被封控时挨饿的经历。

大学时代,他开始学会“翻墙”(突破网路封锁),了解到一些时事新闻、政治事件。在油管(YouYube)上看到《九评共产党》,了解到共产党的历史,还关注了辛灏年的讲座。“我觉得这是真的,但也是存疑,不认为共产党这么邪恶。到后面疫情封锁,自己遭殃了,我才知道它的邪恶本质。”

“(中共)它篡改了历史。小孩上学就看不到那段历史,哪怕是文化大革命、大跃进死多少人(都不知道)。现在教科书把‘大白’美化成天使,三年封控这么恐怖的事情,小孩也不知道啊。”他说。

健康码变红了 电子锁锁门一个月

黄国安是一名90后,出生在广东潮汕。2014年考上了985重点大学、被称为“军工七校”之一的电子科技大学。2019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南方电网工作,先后担任软件工程师、项目管理工程师、技术专家,有着年薪30万的优渥收入(加上年终奖)。

图为黄国安的学士学位证书。(受访者提供)

不过,据他透露,三年疫情下来,电力部门虽然没有出现大的裁员,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降薪,尤其是一些科级干部和局级干部,奖金减半。

图为黄国安的常住人口登记卡。2020年7月,黄国安落户到广州供电局。(受访者提供)

“电网部门是彻底的垄断性部门,是不可能亏损的,而且它跟发电厂是完全独立开来的,不管发电厂的成本。澳洲缺煤的时候这边限电,有些电厂还提价了。但是国家财政会从国有企业里面抽钱,国企是它(中共)的提款机,它(企业)得供给政府部门,央企姓党,完全属于共产党的财产。”他说。

2022年10月,黄国安的健康码突然变红了。当时与感染者密切接触会导致红码:就是在800米范围内有一个有红码的人,那周围人的健康码也会变红。

健康码变红意味着不能出入任何公共场合,只能去医院或居家隔离。黄国安当时租住在广州市天河区石牌道城中村,住处直接被社区上了电子锁,从里面是打不开的,只能等大白上门做核酸。整整封了他一个月。

“广州人购物很方便,(所以)我买的东西很少的,一点肉一点菜,吃个三五天就够了,当时存的比较多的就是半袋大米。大米也吃不了一个月,我每天都只能熬粥不敢吃饭,后面越熬得越稀,饿了差不多好几天。还好那个电子锁解锁了,我才得以出来。”

这次经历让黄国安体会到了饥饿的痛苦,“之前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跳楼,但是自己饿的要死时候,你自己都会想跳楼的。你受不了,也会想自杀的。”

他曾经在广州天河区太古汇附近繁华的一带,亲历一起跳楼事件。“(跳楼者)就死在我面前,我路过看到了。当时警察还来不及拉隔离,那个人脸都变形了,整个人在那里鲜血直淌……不到20分钟,警察还有殡仪馆的人就把尸体清走了。然后周围人一个一个查手机,删除所有内容。”

半个小时后,不会再有人知道有人跳楼自杀了。黄国安去问那栋楼上下来的人,“你们看到他是从哪栋楼上跳下去的吗?这个人你们认识吗?”他们说:“有人跳楼吗?我不知道。”

“所以说中国(中共)警察的办事效率也是奇效,也是贼快啊。但是如果你说你没饭吃,是没人理你的,他不是为人民服务,就是把老百姓当畜生啊。”

黄国安说,由于严重的封锁,广州跳楼的人多了很多。“锁在家里面没饭吃,家暴也很严重,‘贫贱夫妻百事哀’,简直就是吵得家破人亡。广州本地人坐在大门口老是看人跳(楼),那些不用上班的收租婆,她们会看得多一点。”

“共产党下台”

在去年11月底和12月份,全国高校开始抗议大封锁时,黄国安加入到这场声势浩大的白纸革命运动中。他从大纪元和干净世界网站上下载各种视频和资料,特别是《九评共产党》。

“干净网视频比较短,比较快消,所以比较容易编辑和宣传。”黄国安觉得这些网站的视频做得很好,就做成宣传材料传播,鼓动大家一起去上街,去冲破封锁,冲破围栏,去举白纸。

“因为线上号召了,大家才有勇气线下去冲击警察。”黄国安注意到,白纸革命的口号,有不要封锁要自由的,不要核酸要吃饭的,但“共产党下台”这个口号是统一的。

“这种口号不仅限于白纸革命,应该说是这疫情三年老百姓的心愿了。如果这个领导人不下台,或者说共产党不下台,大家就绝望了。”他说,“当然它最后解封得太突然了,也是忽然让大家看到生存的希望。但是它虽然解封了,很多人又过上正常生活,但是它还是存在秋后算账的现象。”

共产党秋后算账 警察上门抓人

黄国安认为,中共秋后算账集中在今年1月份和2月份。身边那些真正勇敢的,冲到最前面去举白纸的人,就一个一个消失了。完全联系不上,感觉像人间消失了一样。

“华南理工、中山大学这些学校,学生也是比较勇敢。我听那些广州本地人说他们小孩被抓了没法毕业了,将来没法找工作了,我也觉得听得很心酸。”

“哪怕我这种没有真正站在街头举白纸,只是做宣传的人,也被它挖出来了。轮到我自己的时候我才知道,你做沉默的羔羊,最后会轮到你自己被宰的。”

由于每天都生活于恐惧之中,从2023年2月份黄国安就开始谋划出国事项,找过很多中介,都说需要8个月以上才能办理到达美国或加拿大或澳洲的签证。幸好有一个香港的神父指点帮助,他在5月初办理了新西兰的签证。

5月20日,警察突然上门了,让他拿上衣物和所有电子产品跟他们走,把他带到广州天河区拘留所,开始审问。黄国安发现,他在国内的贴吧、微信的言论甚至账号都已经删除了,可是警察的电脑上还有记录。警察还让他登录自己的Telegram等海外APP,删掉资料并注销账号。

黄国安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间。警察把他的双手拷在拘留所的窗口,只能保持半蹲或半站立的状态。人有三急,但他一天只能上一次厕所,以此来折磨他。

“有时候一铐就是一天一夜。晚上我想睡觉,他们在我面前挂了一盏大大的白炽灯,照着眼睛,熬鹰。他们还用刺激性化学物质制成的喷雾,喷到我的鼻子里面,我的鼻腔、口腔、喉咙、肺部剧烈疼痛,鼻涕口水直流,犹如溺水的感觉,生不如死。”

在他牢房的对面,有一个“老顽固”已经关了五个月,大骂共产党,警察就对他拳打脚踢,用电击棒电得他口吐白沫。

最后几天,在没有信息可以榨取之后,黄国安被放到拘留所的公共空间。“一个大号房间,住了三十多个人;食堂的一个片区,就坐了两三百人。可见当时广州造反的人有多少,拘留所是住满人的。”他说。

黄国安因参加白纸革命,被拘留半个月,中共警察依据宣传资料来源说他是法轮功。(受访者提供)

15天后,黄国安被释放。解除拘留书上写着他的罪名是“法轮功集会、游行”。他澄清说,自己是在白纸革命期间,参与反抗封锁时传播《九评共产党》被抓,警察只是依据宣传资料来源定的罪名。

逃离中共 银行卡遭冻结

黄国安很快被单位开除。他不敢马上出国,一个月后,在7月25日登上飞往新西兰的飞机,逃离了中共的魔爪。

7月31日,黄国安国内的房东给他发来一段监控视频,告诉他警察来找过他,然后就跟他断绝联系了。

8月初,他发现自己支付宝、微信上的钱转不动了。同时,建设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过来,说他涉嫌电信诈骗,跨境诈骗,银行卡上的钱(38万元人民币)被冻结了,要他本人到银行来解冻。

“就感觉像是在诱捕。我第一次出国,连海外的银行卡都没有,你说我电信诈骗,那我诈骗的钱去哪了?我肯定不回去,他就开始威胁。”8月14日,黄国安的国内手机卡收到一个彩信,是天河区派出所的传唤书,称已知晓他在新西兰的情况,要求他删除“反动言论”,“立即回国自首”,并说“所犯案件已经牵扯到了家人”。

2023年8月14日,黄国安的国内手机卡收到天河区派出所的跨境传唤书。(受访者提供)

黄国安打定主意,就是饿死也不回去了。连日来,他到奥克兰市区中国工商银行门前摆摊乞讨,抗议中共没收他的财产。

“在西方,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最核心的法律。中国是没有这条法律的,所有土地、所有个人财产全是共产党的,它随时可以没收。”他说,“我就想让全世界知道,中国所谓的GDP这么富有,美国都觉得中国企业给他造成了压力,这些钱是从中国老百姓那里来的,把老百姓逼成去当乞丐!”

2023年11月6日,黄国安到奥克兰市中心中国工商银行门前,抗议中共非法冻结财产。(受访者提供)

10月14日是四通桥事件一周年。黄国安参加了新西兰民主平台在中共驻奥克兰领事馆前声援四通桥勇士彭载舟的纪念活动,率先用中英文发言。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也呼吁世界华人奋起抵制中共对于中国人的人权侵害。

他说,“关注人权,首先是生存权,白纸革命就是没得吃人们才跳楼,才上吊,才造反的。《九评共产党》说的没错,中共是一个邪党。共产党没有经过审讯,没有经过公开的裁判,就可以把人弄死。人民应该享有的生存权、财产权、言论自由、信仰这些全部剥夺掉,这个明显就是邪党了。”◇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预告】民运人士举行国是会议 勾画民主中国
进京受阻 访民谈北京政府默许的职业“截访”
中共加强控制海外华人 两面手法既宣传又打压
72岁农妇被打毒针致残 再遭公检法构陷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